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衣香 » 第5節 盛家謀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衣香 - 第5節 盛家謀劃字體大小: A+
     

    薛老侯爺盤算着把盛家綁在一起,盛昌侯府那邊得了音,盛侯爺和世子盛修頤、三少爺盛修沐、夫人康氏亦在商議。

    今早下朝後,皇上突然留鎮顯侯薛太師去御書房說話,盛昌侯是知道的。他當時心中隱隱不安,皇上今日找薛老侯爺,怕是要說蕭太傅橫行朝野之事。

    明日也該輪到他了。

    薛家想要二皇子得東宮之位,盛家同樣指望三皇子榮登大典,兩家都有所圖,便能爲皇上所用。

    可他沒有想到,薛老侯爺居然先皇上一步,把盛家拉下水。

    薛盛兩家亦是被逼上梁山。

    兩位皇子年紀相當,不說蕭太傅如此張狂,就是蕭太傅安分守己,皇后三兩年再無所出,太子定是從兩位皇子中選出。

    如今蕭太傅功高蓋主,就算皇后誕下嫡子,皇上怕也要顧及三分。

    最後,太子之位還是要落在二、三兩位皇子頭上。

    如果二皇子選爲儲君,三皇子的處境堪憂。就算三皇子安分守己,二皇子是否放心他?

    落敗的那位皇子,只怕是死路一條。

    那麼薛家或者盛家可能被連累。

    不管是薛家還是盛家,都只有一條路可走,便是助各自的外甥得榮登東宮之主。

    薛家和盛家就永遠不可能成爲盟友。

    可現在,有人想把皇帝換了,想把二皇子和三皇子一網打盡。兩位皇子東宮之爭的前提,是保障皇位還是皇家的。皇位保不住,太子又能如何?

    此前蕭太傅是薛家和盛家共同的仇敵。

    因爲這個仇敵,薛家便能和盛家結盟,擰在一起。

    “薛鎮顯歷經朝堂五十年,靠得可不是運氣。皇上現在被蕭太傅逼得舉步維艱,想要靠外戚輔助,必須默許外戚結黨。可事成那日,結黨外戚定會被忌諱,朝不保夕。薛鎮顯太精明,他肯和咱們家結盟,我們倆家合力,勝算要大很多,也讓皇上無後顧之憂。”盛昌侯感嘆道,“薛鎮顯真是隻老狐狸!”

    “爹,您最近不是總擔心這件事?”世子盛修頤笑道,“如今,總算有了個兩全其美的法子!既能解皇家之圍,又不置盛家於險境……”

    十九歲的盛修沐聽了,亦微微頷首:“薛老侯爺轉身才走,皇上面上的喜色就禁不住!”

    “就是說,咱們家要娶薛氏女做媳婦了?”盛夫人康氏不似他們父子樂觀,眼底有掩不住的憂色,“蕭太傅被剷除後,後位、太子之位的爭奪,咱們同薛家,是場血戰!替沐哥兒娶薛氏女爲妻,不管咱們家敗了還是薛家敗了,沐哥兒房裏可就翻天了!”

    說罷,她擔憂看了眼年近十九歲卻沉穩幹練的小兒子盛修沐。

    盛侯爺哈哈大笑:“誰說沐哥兒會娶薛氏女?”

    盛修頤、盛修沐、康氏都微愣。

    須臾,世子盛修頤蹙眉:“父親,您是想,讓我娶薛氏女?”

    盛修沐和康氏還是不太明白,目光隨着盛修頤的話,狐惑轉到他臉上。

    盛侯爺眼底就露出滿意之色,笑意更盛:“不錯,咱們要娶薛氏女做盛昌侯府的世子夫人!”

    盛修沐恍然大悟:“父親,如果大哥娶了薛家小姐,倘若將來薛家落敗,咱們家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把世子夫人給……”

    他做了一個殺的手勢。

    康氏心頭一跳。

    政治髒髒齷齪,且流血犧牲不亞於一場混戰。

    她亦明白了盛昌侯的謀劃。

    盛昌侯世子盛修頤今年二十八歲,因爲盛貴妃的緣故,盛家怕盛極而衰,不敢讓薛修頤建功立業,只准他韜光養晦。

    元昌帝踐祚九五,封了無功名無戰績的薛修頤刑部郎中,五品官。

    盛家和薛家一樣的百年望族,大風大浪裏兢兢業業,纔有今日的富貴榮華。越是這樣的人家,越是沉得住氣。

    盛修頤五歲時跟徐家大小姐定了娃娃親,他八歲時,徐家大小姐病逝。十六歲娶陳國府七小姐爲正妻,生子盛樂郝。

    五年前,陳國府暗中支持四皇子謀逆。爲了輔佐太子,盛氏父子四處遊走活動,跟薛家一樣,只求太子平穩登基。

    這件事讓世子夫人陳氏知曉。

    她居然潛入外書房,試圖偷密保給陳國公。

    被盛修頤當場抓獲後,關了起來。

    四皇子敗落,陳國府被抄家滅族。

    鎮顯侯薛家的五小姐同陳國府世子訂了親,但是聖旨下來後,薛老侯爺不顧旁的目光,親自替五小姐退親。盛家得知這個消息後,第二天盛修頤的夫人陳氏暴斃。

    爲了掩人耳目,盛家翻出當年跟盛修頤定了娃娃親的徐大小姐說事,說盛修頤克妻!

    三年前太子順利登基,盛家二小姐盛修辰封了盛貴妃,那些眼皮淺的人家不顧盛修頤克妻的謠言,非要給他說親。

    盛老侯爺怕陳氏暴斃的事被御史彈劾,就讓人四處散播謠言,把盛修頤克妻之事誇大其辭。

    一開始大家不太相信,畢竟世子夫人陳氏爲何而死,稍微有點見識的都能明白。

    可謠言愈盛,盛修頤克妻就傳遍了京華。

    大家開始將信將疑,後來就深信不疑,再也沒有人給盛修頤說親了。

    爲此,盛夫人康氏每每長吁短嘆。

    現在聽到老侯爺說把薛氏女說給盛修頤,盛修沐又做出“殺”的手勢,康氏頓時明白過來:他們父子謀劃着,一旦薛家身陷險境,身爲世子夫人的薛氏就會被原本“克妻”的盛修頤剋死。

    倘若薛家沒事,盛家可以對外說,盛修頤命格太硬,非福祿雙全的女子不能匹配。

    薛家小姐命裏富貴,才能配得上盛昌侯世子。

    不管結果如何,勝方都是盛家!

    可拋開這些政治算計,盛修頤幾度喪妻,對他是何種打擊!

    “倘若薛氏再被剋死,將來頤哥兒就真的要孤獨到老了……”盛夫人心疼看了眼長子。

    盛侯爺卻笑起來:“夫人多慮了。若薛氏必須被剋死,那就說明頤哥兒是未來太子爺的親舅舅!單憑這點,京都望族的千金小姐會排着隊兒往咱們府裏送,夫人到時別挑花了眼……”

    盛夫人聽到這話,撲哧一笑,心口的鬱結纔算減輕幾分。

    就算是定下盛修頤娶薛家小姐了。

    盛昌侯又問薛家適齡的小姐有哪幾位。

    “我同薛家不怎麼走動,又從未想過娶他家女兒,不太清楚他家有哪些小姐未嫁。”盛夫人笑道,“侯爺派人去打聽打聽……”

    盛昌侯當即叫了管家進來,讓他去打聽薛老侯爺的孫女。

    沒過一個時辰,管家就回來了。

    “嫡出的五小姐、九小姐、十二小姐,庶出的十小姐、十一小姐……”管家說罷,還一一把這五位小姐的情況仔細告訴了盛昌侯。

    遣了管家下去,盛昌侯、盛夫人及兩位少爺又陷入沉思。

    “五小姐,就是當初跟陳國府定親的?”盛夫人問道。

    “當年陳國府謀逆的前三個月,薛府才同陳家說親。我當時還奇怪,薛老侯爺到底要做什麼。後來纔想明白,他們家大約是想把這位五小姐留到新帝四年選秀……”盛昌侯見盛老夫人開口就問五小姐,便知道她大約看中了薛東蓉,當即潑冷水。

    貴妃娘娘們都會老,聖恩總有耗盡那天。家族爲了永久的聖恩,就會不停送年輕美貌的嫡女進宮固寵!

    不僅是薛家,盛家的三小姐盛修琪今年八月就滿了十七歲,至今未說親。外人一看就明白,盛家三小姐亦在等明年的選秀。

    憑藉薛老侯爺和盛老侯爺的功勳,只要送了嫡女進去,皇上就會接納的,不需要擔心落選。

    望族需要聖恩,皇帝亦需要望族貴胄的支持。

    盛老夫人有些失望,沉思道:“就只剩下九小姐和十二小姐……她們倆是一個房頭的,長幼有序,姐姐不說親,不可能先給妹妹說親的!那,咱們家不就只能娶九小姐?”

    盛昌侯想了想,點頭。

    “可……”盛老夫人眉頭深鎖。

    她想起去年文靖公主府唱堂會時見到的那位小姐。穿着月白色繡淡粉芙蓉盛綻葛雲稠褙子,青豆色八寶奔兔湘裙,頭上戴着白色珍珠簪子,素雅大方。可她站在盛裝濃抹的小姐們堆裏,明明那麼素淨的衣衫,盛老夫人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她。

    那高鬟下的眉眼,精緻嫵媚,雪色肌膚塞初雪,櫻紅脣瓣若桃蕊,眸子烏黑似潑墨,步履穩重卻婀娜多姿,異樣的妖嬈嫵媚。

    太扎眼了!

    她那模樣,不是公卿之家的世子爺能消受得起!

    只有龍子皇孫,才能得到這樣的佳人吧?

    “侯爺,薛家真的不打算送九小姐進宮?”盛老夫人試探着問道,“您沒有見過薛九小姐,不知道她多漂亮。她若是進宮,那就是潑天的恩寵……她若是進了咱們家,只怕咱們家這小廟安不了那麼大的佛!我看,咱們還是定薛十二小姐吧……”

    盛老侯爺若有所思:“九小姐?”

    然後又叫管家仔細去打聽薛九小姐的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