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45章 順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45章 順流字體大小: A+
     

    這一步,他如何邁得進啊。她是否依舊無恙,或有容顏消瘦,還是相思無邊……撇撇頭,凌風散去滿腹疑思,心中暗嘲,平日不是一直想着見她嗎,今日得見,怎麼又變得這般扭捏了呢,這完全不像他平素的作風呀。

    只是不說他也知道,這一別,雖是短短几月,在他倆來說,卻如隔春秋數十載一般,經歷了生死,經歷了苦痛,也經歷過那從天上到凡間,再被狠狠拉下地獄的感覺,當下,也由不得他莫名的感慨了起來。“……終於,要見到你了嗎?”他對着那扇竹門,喃喃自語道,眼神之中,竟幽幽見光。

    可是,就在他凝神的這一刻,房間之內,卻聽小玉的聲音,“小姐時也不早了,您還是早些歇息吧,把身體熬壞了,來日凌公子見了,怕不心疼死……”

    聽到這聲音,;凌風怔了怔,凌公子,說的是他嗎?果然,凌羽沒有騙他,畫扇確實在這裏。可是,聽那丫鬟的話,她是要出來。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凌風驀然之間,竟驚覺自己無處可退,正當無措之間,那扇房門給大打了開來。

    映入眼簾一刻,是那張過分放大了的俊臉,當即,“啊……”一聲大叫聲,驚呼乍起,“登徒子啊%……”小丫鬟的叫聲,引來了房內畫扇的驚慌,“誰……”

    “是我……”凌風曾是百般感想,他與畫扇重逢的那一刻,該是何等景象,只是任他怎麼想,也絕料想不到,會是以這般景況相見,且還生硬的,在他的頭上,安上了‘登徒子’的罪名,當真好不冤枉啊,。隨即,他一手捂上了小玉那張張大了放聲大呼的嘴,適時的止住了她的這般狂叫。

    “凌公子,……!?”小玉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這個人,這一聲出,卻也叫房內的畫扇一怔,隨即朝門口處跑來,親眼探望。、

    這一望,兩人皆靜默了,久久不語,眼中經久一滴淚,緩緩淌過那如玉臉龐,溼了花容,盡是悽楚。身旁的丫鬟,不知在什麼時候悄然退去,這一步一步的,凌風更是走得無比的緩慢,“真的是你……”他對着那花容道。

    一朵梨花,覆雨嬌容,曾帶幾絲難一置信,也應着凌風的那句話,“真的是你……”

    掌,緩緩的擡起,落在那顏面之上,帶着久違的思念與真情,覆上她的臉頰,“你還好嗎?”這一句,集結千千語,當中萬般思念,豈能作言語而出?只是他,縱也有千言萬語,在這相見一刻,他也突然啞口,無從而出啊。

    “好,好……想得我,好苦啊!……”畫扇握住他摸着她臉上的那隻手,連連點頭,面上的淚,在這般搖晃之下,更是簌簌而落,悽怨聲,又起,“這一別,好久好久啊,……”

    “別了一番生死,是好久啊!”凌風感慨,隨即將畫扇擁入懷中,“曾以爲,相見再無時,那時,我又當何處殘生呢?”他笑了,自心中的笑,“上蒼還是眷顧着我的,知我苦了這麼久,終究還是將人世間最美好的東西,留了給我,如此便可,我凌風,再無他求,再無他求呀!……”

    語悽悽,語悽泣,剪竹窗邊,人影斜斜,便是如此相依,堪作比翼連理。也不知這溫語幾時,悄悄卸去,也不知門外風聲幾度,竟吹滅了房中花燭。兩道相依着的身影,就此循着秋月的光和影,迤儷了一地。

    “奴本奉了聖命,飲之鳩酒,當只知醉心醉,必死無疑,便也求聖主賜我一醉,昏沉上路,免去了毒酒穿腸一刻,那般穿腸之痛。……”幽幽素語,在此清宵,別樣淒寒。訴說着,當日那般苦與痛,驚覺浮生若夢,居還在此人世之間。“那日,便將凌羽,與我訴盡肝腸,我方也知曉,這世上,還有比我還愛你的人,得死之前,能有一人訴盡肝腸,也是一番幸事,他與我相惜,昏昏沉沉之際,我原以我那次必死無疑,誰知我一覺醒來,便是在三日之後,那時候我才知道,是凌羽出手相救,是他事先將那毒酒換去,才免我一死。!”感慨,嘆惋人情,“只是自此之後,畫扇已死,我迫於無奈之下,便在凌羽的安排之下,住進了這萬花樓,雖說此地煙花,卻也從未待薄於我,建此竹林,饒是這樓中嬤嬤,也是不得輕易一入,等至今日,纔等到了你,也不知,這究竟,是夢是真?……”

    聽着,這般訴說,甚至無言之人,是凌風,他端坐着,看着畫扇那背對着他的悽楚背影,卻是淡淡一笑,有聲而出,卻不重。然而這一聲笑,畫扇卻見那緬懷生生收起,轉過身,望着那始終無語的凌風,問道:“你笑什麼?”

    “我笑,作日既成雲煙,你我從此,便不再記掛過去,你說可好!?”凌風執起她的手,牽至掌心之內,那一股溫熱,頓時,竄遍心房,暖遍心扉。“只是畫扇,原諒我,我暫時,還不能給你一份安定,對不起!”

    說着對不起的時候,凌風的身體,有着明顯的顫慄。畫扇豈又不知,她搖着頭,輕偎進他的懷中,“經歷了這麼多的事,你我之間,不必說什麼對不起的話,你只要知道,你我同體,生同生,死同死,如此便可!”

    “不是這樣的,不日,我就即將遠赴邊疆,這一戰,年長日久,是生是死,全無定數,我怕!……”凌風的話,才說至一半,卻有那一隻素手,將他的嘴給輕輕的捂了住,搖着頭,有着默契,道:“我知道,……”

    “那你……”

    “娶我,好嗎?”

    第60章餞宴

    “娶我,好嗎?”款款之意,在這短短數月的等待之中,如今二字,卻飽載相思之苦!“無論你身在何方,無論邊疆宮域,只要我身爲你妻,如此便也足以。但祈我與你,生得同牀,死得同穴,如此,畫扇之願,便也足以了呀!……”

    凌風但笑不語,一手撫上那容顏悽泣,萬般憐惜呵。“畫扇,你之願,也是我之願呀,……”凌風頓住了,道:“可是,你當知道,邊廷之兇險,金戈鐵馬,那可是死人堆中找活路,刀槍叢裏尋生機的生活啊,我不知道,我能否安然歸來,只是,……我凌風此生,縱即是死,我也放當給你一個歸宿,這是我應該做的,……”

    “凌郎!……”偎依在那胸膛之上,那熟悉的心跳,此刻卻牴觸上她心中的那抹脈脈青弦,言語之中,有着難以見得的悲愴,“我真不想,你遠去邊關,我也不明白,爲什麼你要違背自己的意願,再次摻入這朝廷中去?”

    “興亡之事,匹夫有責,何況我,……還是皇家之人!”凌風避開了畫扇的這話,他知道,他要說他答應了凌羽,爲報答他救下畫扇而遠赴邊關,那樣的話,畫扇肯定是生不如死,既然如此,那麼,就讓他騙她一次好了。

    “我想聽真話,……”誰知,畫扇卻是緊盡相逼,絲毫也不讓凌風有半絲退讓的機會,只是在凌風苦無言語之下,畫扇卻冷冷的,退了數步,怔怔的望着凌風,嘴邊噙着一抹笑,足以傾倒衆生的笑,只是這笑,卻還帶着幾分淒寒,隱隱的淚光,有着幽怨,“我不癡,也不愚,你即便是不說,我也猜得到的了,不是嗎?……”

    笑,如此悽美的笑,看在凌風的眼中,卻是揪着心般的痛,痛入了骨髓。“畫扇……”只是呵,奈何相見徒不知,“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我……”

    “明白你,……”畫扇緩緩的回了頭,聲音卻是顫抖着,“你又豈曾明白於我呢?呵呵,凌風,我希望的你,是一個從內心而自由的人,我不希望你爲了我,把自己束縛從一隻籠中之鳥,我曾是親眼的,看到皇宮之中的那般醜惡,皇帝,皇子,梅妃,甚至……”她無奈的一笑,“甚至,那個爲了你盡心盡力的凌羽!|”搖了搖頭,她轉過身,道:“你到底知是不知如果我的死,能讓你自由的話,那我也上甘願的呀!”

    “我不想這樣啊!……”凌風搖着頭,冷靜了下來,“畫扇,我們好不容易纔能重逢,再過不久,我們也即將分別,我不希望我們在這個時候,爲了過去的事,而發生爭執,我既然決定了,任何事也別想叫我改變。”

    “等我吧,等我回來,我們立刻拜堂!”凌風也是轉過身,背對着畫扇,對上那冷冷秋月,“我不想虧欠任何人的,特別是虧欠凌羽的,你別做傻事,我會回來的,這一仗,爲了你,爲了我,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輸……”

    回步,轉身,緣只一望,卻再無半分留戀,或者是不如不見,免教生死作別怨。他毅然轉身而去,循着冷冷秋月,瑟瑟秋風,那襲青衫,始終蕭條,漸行漸遠,消失在了這處竹院之地。

    清悽,罩滿心間。畫扇聽着那腳步聲遠去,直至無聲了,她才緩緩回過身,望着那方翠竹之地,何見我郎?

    ………

    一夜,清秋之意,會有百樓珍瓊,不罷不休。卻見此處何地,方人天上,卻是人間,除卻帝王家,尚還有何?但見瓊漿露美,百官文武,這御園之內,片刻之間,居也鼎沸人聲。

    但見此刻,絲竹聲方歇落,正坐龍庭之上,卻見皇帝喜笑顏開,對着側下正座卻一直無言的凌風開了口,“三皇弟,朕自聽四弟說起你要回朝堂日起,便一直心喜至今呀。今日,你我兄弟幾人,總算歡聚,也不枉父皇當時,那麼執着一念的,要你回來了呀,!”皇帝嘆了一口氣,對着煌煌蒼穹,便是道:“父皇如果能看到這一幕,那該多好呀,不過,即便看不到,想必父皇的在天之靈,也能感到欣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