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33章 你是個禽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33章 你是個禽獸字體大小: A+
     

    “父皇啊,您應該是睿智的!”凌羽邪魅着的說,但這一句話,卻着實吖在了皇帝的心坎之上,深深一烙。“你果然是回來報復的!……”皇帝無奈的泣訴。

    僅在此刻,他全然放下了所謂皇帝的架子,痛哭了一頓,直到,他那淚,再也流不出來了爲止。“父皇都淪落到了今日這般地步,難道你還不甘心麼?”他無奈,身後是家,是國,卻全系在他的這幾個兒子之中,只是陳年舊事,人早已非啊!

    凌羽一笑,越近狂。他定在了當處,無限惆悵,他避開了身,不去看那哀切的眼神,只留下一句決絕,:“誰教你有當日,便不能怪有今朝,父皇,我凌羽,是問心無愧的,該慚該羞的,是你,是凌霄,而不是我!|”

    “時至今日,當怨阿誰,我想,你心裏,是比誰都要清楚的,不是嗎?”凌羽的話,句句見血,打擊得皇帝那一斯老邁,直是無言以對,一任老淚縱橫,也無半語對駁。

    “羽兒,如能平你怨氣,哪怕父皇此刻斃命在你跟前,也……”皇帝的愧疚,在還未說完之時,卻被凌羽給駁了回去,生冷冷的,道:“父皇,您多想了,我和您的目標,可是一樣的啊!”

    負手而立,皇帝看不清凌羽此刻的神色,但聽他語氣,卻是凜冽到了極致。“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我也想讓三哥回來,當年沒有他,我可是會直接崩潰而死的啊!”

    一笑,卻是帶着寒,直直冰到了皇帝的心裏去,“你別做出對朝堂不利的事纔好啊!”皇帝擔憂的道。

    不料,凌羽卻又是一笑,道:“父皇,您着實多慮了,天下是我們的天下,是三哥的天下,我怎麼會做出什麼不利於朝堂的事來呢,”他半眯着眼,眼中有着肅殺的神色,凜冽的,冰冷而出,“我要的,是某人,從此之後,徹底的從世上消失……|”

    “太子……”皇帝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太子,他只顫抖着心,希望他所料不真。

    孰料,凌羽這次,卻不駁他的話,反之卻問,“您當年不是切切在心,一直想爲他討回個公道嗎?即便當年那件事是我母妃所做,但您的偏袒,似乎大大的超越了一個父親該有的範圍,您寄念於死去的皇后,但您怎麼也不想想,我們也是您的骨肉,親骨肉啊·!”

    再次將當年的事,血淋淋的呈現,依舊刻骨。似乎近來這些時日,每每提及的,便是當年的事啊,皇帝無奈,仰着頭道:“難道,朕就非得在當年所犯的遺憾當中,死去嗎?啊?……|”

    “我會幫你的!|”凌羽卻道:“我會幫您把最後的心願了了的,您會安息的,您儘管放心吧!”說完,凌羽注視着皇帝,此刻的神情,“咱們畢竟,還是父子啊,不是嗎?”

    咱們畢竟,還是父子啊!

    皇帝再一次的哭了,他哀哀的道:“放過霄兒吧!你們畢竟,也還是兄弟啊!”

    凌羽卻無言了,他不回答他的話,只言道:“我會讓三哥回來見你最後一面的!”

    “但是,您得下一道令,處死,……某人!!”他頓了許久,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徑自朝着門口走去,只餘一道聲音,留給皇帝,“我的意思,您該懂的!”

    處死,某人!……

    言下之意,卻令皇帝,怔了再怔。

    “處死她嗎?”皇帝始終不敢去想,那個剛剛走開了的人,真的是,他的兒子,那個曾經膽小,懦弱的兒子,凌羽嗎?短短數年,竟如此的可怕啊!

    ………

    “爲什麼?”冷冷的禁宮之內,有一句幽怨,緩緩的,自那個與這一派金碧輝煌的皇宮格格不入的女子,滿載怨恨的洋溢而出。

    冷畫屏,冷俊顏,一絲輕寒,卻顯無奈。

    畫扇,望着眼前來人,在這冰冷與陌生的皇宮之中,她沒有選擇的餘地,就連此刻,她想出宮,卻也遭到了強硬的拒絕。

    侍衛,依舊冰冷,橫戩在前,令得畫扇,不得外出半步,這還罷了,卻連這自身的自由,也半點由不得她呵。皇帝,她想的,便只有這一點,不過此時,滿腹疑雲,誰又解得了,只得衝着身前這一斯守衛宮門之人,無奈跺腳,來回焦急着。

    “畫扇姑娘!”卻在此時,有一內侍,看似奉命而來,卻對畫扇與皇宮素無交集之人,連說話,卻也好似少可幾分耐性的一般,“皇上有旨,宣你覲見!”

    “是要我出宮麼?”畫扇急急的問。

    卻不料,那傳話之人,冷冷打量着畫扇,不屑着道:“這個咱家咱麼知道,你去了不就什麼都清楚了,……”說罷,依舊沒有好氣的道:“快點,別磨磨蹭蹭,陛下可是在親自等着你呢!”

    冷言,冷語,冷宮門。

    此時,也不知天色幾何,道是說變就變。這一變,卻也延續至今。空曠的皇宮啊,在畫扇一步一蹣跚之中,盡收眼底,一磚一石,踩在畫扇的腳下,卻莫名的,出現了幾許的不安。

    忐忑着,是忐忑嗎?

    一路上,畫扇將手覆上自己的心口,試圖着,平復下心口之中的那絲不安,連她自己,也都不知道自己在忐忑着什麼,但,就是莫名的狂跳不止。在這一路之上,也曾有幾次,畫扇試圖從這傳話之人的口中,套出一兩句話,卻都被生冷冷的打了回來。

    徒令得這一路上,安靜得異常。

    不對呀,畫扇回神,此地是皇宮,即便清冷,也不該如此寂靜啊!

    直到乍想一下,畫扇才驀然覺醒。原來,她這外人,卻被安排在這皇宮中最爲僻靜的一處宮院之中,在不知迷茫的幾轉幾折,也不知幾循幾問的情況之下,畫扇赫然止步,怔怔的,望着眼前那冷清的宮門牆院。

    ‘冷宮’二字,依舊冰涼入心。

    “原來這裏是冷宮,怪不得,這麼冷清!”畫扇怔怔的對着那冷宮言道,說罷,卻無意與那傳話人一同前去,轉身而去的方向,卻是那冷宮的門。雖然此刻,冷宮大門緊閉,但畫扇從心底的,清楚裏面的那個女人的悲哀,與那一絲令人切齒的可恨,至於她,爲什麼突然又想進到這冷宮中去,她也不知道。

    就只想去,看看她!

    “你想做什麼?”卻在此時,那傳話之人,不甚耐煩了,朝着畫扇怒吼,“|陛下可是親自在等着呢,你不好好的前去覲見,你來這磨蹭什麼,就不怕陛下定你個罪名?”

    畫扇望着那幅嘴臉,心中無有任何波瀾,只對着他,靜靜的說道:“我想進去看望一個人!”

    “誰都不許你進去看!”傳話人喝令,“陛下的話,你謹遵就是了,在這皇宮之內,你想死,還怕沒理由嗎?當心下一刻,你小命也就不在了!”

    畫扇回望了那道冰冷宮牆,再望了那個人一眼,依舊決絕,似是此意改的般,就說:“我想進去,……”

    “我說你不好好的前去領死,你跑冷宮裏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你說什麼?”畫扇乍的一驚,卻是從他的口中,聽到了令她驚訝的消息,“不好好的,去領死?”畫扇揣測,“誰想要我死?…………”思來想去,只有一人,“難道,……是,,,皇上嗎?……”

    望向那領路人,卻只見他朝別處側過了臉,撇了撇嘴,也不回答畫扇的話。

    畫扇卻是明瞭的一笑,“這麼說,我猜對了,確實是皇帝想要我死!”此刻的話中稱謂,不再是恭敬的皇上,卻是滿載鄙夷的皇帝了,她諷刺的道:“鳥盡,弓藏!”她好嘲啊,“如今,卻是斬草除根,永絕後患啊!”

    那傳話之人,依舊撇着嘴,嘲諷的對着畫扇言道:“陛下肯開恩,親賜死罪,你不但不領恩,還口出不遜,……”

    “謝恩……”畫扇驟覺好笑,“我還得謝他的恩啊!”

    “哼,你以爲國舅那單案子那麼輕易的就解決了,”傳話人鄙夷的看着畫扇,繼言道:“三皇子雖說不得陛下喜愛,但終究是皇上的骨肉,怎麼也不可能真的懲治三皇子殿下的罪的,唯一能結此案的,就是將你嚴辦,對誰都好!”

    “你不過也是一個青樓的支女,死不死,對整個天下,都是不痛不癢的事,不究辦你,究辦誰啊?”

    “原來是這樣啊!”畫扇怔了好久,終於開口,“這就是所謂的皇宮,所謂的天子麼?”她再笑了,似乎釋懷了的,道:“我還一直以爲,天子腳下無有怨案,現在才知道,醜事,全部都不出護城河啊!”

    “大膽!”

    “我都要死了,我還怕什麼?”畫扇輕靈的道,“當年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他是天子,就連要死之前,也不讓我好好的存活下去,臨死,也要我爲他們皇家背這個黑鍋,真夠黑啊!”她無能逃離這個皇宮,她知道的,她只能感慨,“凌風生在這樣的人家,真的是,太委屈了他了呀!”

    說罷,畫扇依舊舉步朝前,只是方向,卻是冷宮!

    第49章風乾的寂寞

    未記長庭落雪日,早酌還怨一杯無。婉言何歸良人意,痛惜金縷作嫁衣!

    長庭步步,卻非舊日長庭,長風灌滿,不再滿頭雪。只是在畫扇的心中,一直,一直的,很是不明瞭,何以每每到最後,無辜遭殃着的,永遠是她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