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20章 只此一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20章 只此一脈字體大小: A+
     

    “你要什麼我都給你,你起來,繼續砍,繼續殺,我給你刀……”耳邊廂,竟是依稀纏繞着凌羽的這一句話。“給我殺……”

    指,再度顫都着,遊.移着身側,染滿血跡的手,驀地,觸上一柄硬物,那把刀,他丟棄在地上的那把長刀。驀然之間,憤怒,滿聚力量,手掌驀然一伸一張,他竟然,竟然再度握起了那長刀,帶着血,凌風一步一步起身,步過衆人的眼前。

    誰也沒有出聲,就連凌羽,也看着凌風一點一點的,任憤怒充斥滿他的胸膛,“殺了他……”凌風此時的心中,卻迴響起這樣的一個聲音,畢竟他是皇家人,從一出生,骨血之中,就有着與生俱來的王者威嚴,他的東西,他的女人,任何人,皆都染指不得。

    所有人,都看見了此刻凌風的不同,恍若魔鬼,只有嗜殺的衝動。緊握着長刀的手,那從地上沾染而上的血,正順着刀刃,一滴一滴的流淌而下,蜿蜒着他所踏過的地方。

    人無聲,靜待事情的發生;步伐無聲,正伺機一上。

    “啊……”在步至那扛着掙扎不去的畫扇的邢良身後不過數步之遙,一聲怒吼,自凌風的口中嘶吼而出,就在畫扇聞聲擡眼一瞬,凌風將手中長刀舉過頭頂,驀地一刀落下。

    “啊……”驚吼,卻是從畫扇的口中叫喊而出。

    刀鋒偏去,卻見血肉翻開的一道縱橫,從後頸之處,直下腰間,班駁着的血,頓時泉涌而出。隨着一聲痛呼,邢良吃痛的,自樓階之上滾落,沖天喊叫,痛不欲生。

    “你,你……”邢良望着此時的凌風,求道:“不,不要,不要殺我啊!……”

    凌風望着他,卻又舉起了刀,就在這一瞬,一道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是畫扇的,“不能殺人!……”果然,凌風停了下來,畫扇據悉道着,“殺了人,你就負罪了……”然而,畫扇話未說完,那站在邢良身後的凌羽,卻又是猛的一推,這一次,卻是將他推向了凌風的刀口子上。

    “你……”邢良最後一語,未竟,倒地而亡。

    “你殺人了……”凌羽自得一笑。

    “這就是你想要的?”凌風問着。

    “不錯,殺了他,你說父皇會怎麼處決!”

    “你就連要我死,也死在他的手中麼?”

    “你覺得是這樣嗎?”凌羽此刻心情大好,望着邢良,道:“你也做了你該做的事,不過,你就算死,也還是讓人覺得噁心!”說罷,凌羽竟反腳一踢,將邢良的屍首踢了個翻。轉側,他對凌風說:“我們就來賭賭看,父皇他,會怎樣處置你!”

    “會讓你死,還是……”凌羽頓住了,下話不說,轉身哈哈大笑,與着原先一同前來的士兵,也一同退去,只剩下一句,遠遠傳來,“你就回你的皇陵,等待召喚吧!”

    一切喧囂,此刻又回覆了平靜,大堂之上,頃刻間靜如幽冥。凌風卻癱軟了在地,嘴中喃喃道:“這就是你想要的嗎?就連要我死,也要我死在最恨的人手中……”

    “我們走吧,”畫扇蹲到他身前,幽幽道:“天涯海角,我陪你流亡!”

    凌風卻無奈的笑了,搖了下頭,道:“不必了,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等到一切都如初般的平靜,嬤嬤才下了樓,卻未及樓梯之時,觸目所及,竟是地上的那兩具屍體,驀地一驚,嬤嬤驚腳下一軟,整個人從樓上滾了下去,正好,她圓胖的身體,正對上倒在樓梯不遠處的邢良的屍體之上。

    “啊……”殺豬似的一聲叫,“死人了……”

    第41章同歸

    這一次,凌風還是走了,卻沒有如諾般的,帶上畫扇,一起遠走天涯,卻是回到了那處禁錮着他的皇陵之中。臨走之時,凌風卻只稍稍的,望了畫扇一眼。但也只一看,仿如,此生決絕般,再無他言。

    “凌風……”畫扇叫住了他,眼眸之中,是有擔憂,是有悲傷,更有揣測。“你難道真想一命抵命嗎?”凌風沒有回答,卻只留着個背影,怔在當地罷了。“凌風,不要回去好不?”

    “我不會死!”凌風冷冷的道,語氣之中,再無一貫的溫柔,而是淡淡的冰冷,與漠不關心,“包括皇帝,他不會處死我的!”凌風閉眼,心道:是啊,不會處死他的,就算他把天下給翻了個天,估計,他也不會!因爲…………

    只是誰,都想方設法的,要他回去,只是回去做甚,便不言而論了。

    極目而望,眉鎖遠山,一步揚長,就此別去。徒留,畫扇怔留在當地,望着一地狼籍,竟也掩頭,微微啜泣了起來,“不是說好了,一起走的嗎?……”

    ……

    天朝!

    此時此刻,莊嚴着且肅穆。天朝之上,龍庭天子,雖病在膏肓,但畢竟也執掌朝綱數十載,天子之威,不怒而威!但見朝堂之下,此刻卻未有百官文武,只寥寥站立着兩人,卻見其中一人,是那凌羽。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皇帝,一句威嚴喝出,卻隨之伴來的,也是數聲重重的咳聲,看樣,似乎要把肺也一同給咳了出來一般。

    “父皇……”凌羽正當開口,卻被站在另一邊的那中年之人給截去了話。“皇上……”那人此刻,臉上卻全現於陰煞之氣,就連下顎的胡腮,似乎,也被氣得翹了半截般,“我兒無故喪命,原就是天大的冤曲了,待老夫問明,才知這元兇,元兇竟是……竟是……”話說到一半,這中年之人,竟也潸然,嗚咽不成聲,“可憐老臣,膝下才只此一脈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