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19章 一句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19章 一句話字體大小: A+
     

    “住手!”此時,凌羽卻開了口。

    一滴血,緩緩流過眼斂,覆蓋住了那死也不肯閉上的頑強,那眼斂,業已染紅。此刻的眼中,瞳孔之中放射而出的,是那緩緩走近的倒影,雲紋靴一步步朝此處踏來的倒影。闔不上的斂,帶着幾許笑意,與幾許哀愁,“你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凌羽一笑,算是回覆了凌風的話。他蹲下了身,一隻手,覆上他臉上的血跡,冷冷道:“骨血……”他似在感慨着,“當年,我們也是這樣的,看着自己的至親,在我們面前,這樣無力的,流着血……”

    轟!

    一句話,頓如雷鳴,頓時交響在凌風的耳際!

    當年,我們也是這樣的,看着自己的至親,在我們面前,這樣無力的,流着血……“母,……妃!……”凌風,無力的呻.吟着。

    那個夜,淒厲無邊的夜,至今,依稀在目。耳邊,伴着凌羽的聲聲呼喚:“母妃,母妃……三哥,父皇不會處死母妃的,你說啊,你告訴我,說父皇不會這樣對我們的!”那樣的雨,是那樣的冰冷,澆了一夜,他們是兄弟,兄弟,兄弟啊!……

    舊事,在記憶之中,點點滴滴的,燃燒着他此刻的每一根神經。似夢還真,他聽到了當年凌羽的呼喚:“三哥,三哥……”那個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小破孩兒。,此刻,他的口中,卻也一直在對他說着,只是,他無心去探聽究竟。

    “父皇,不要處死母妃,不要啊……”那道記憶中的聲音,那個他此刻口中的,“皇弟……皇弟……”他喃喃的喚着。

    “我在……”凌羽似乎,聽到了此時,凌風那無聲的呼喚,卻低下了頭,俯在他的上邊,親密無間,恍若兩人,一直是最親密着的兄弟一樣。凌風也不知這樣,對着凌羽,喃喃的說着不清楚的話語,然而凌羽,卻也一直靜靜的,靜靜的就這樣俯在當處,傾聽着他的話,直到,凌風說出了最後的一句,“……四弟——不要看,不要看……”

    冷酷如凌羽,竟也有落淚的時候!全然,只因凌風口中的那一句,“……四弟,不要看!”在那深埋着的記憶深處,那個長他數歲,在最痛苦的時候,將他緊緊抱在懷中,也是一直,在對着他說:“四弟,……不要看,不要看!……”

    “不要看!……”凌羽的心中,此刻卻再也禁不住這般的山呼海嘯,顫着聲音,道:“這是我們,不得不看的啊!”他笑了,無奈的笑,只是這笑之中,卻帶着某中纖細而又錐心的痛,不錯,錐心,十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停頓過的感覺!他對着地上的凌風道:“三哥,你知道嗎,我真很怕,那晚上,我真的怕,怕得要命!”

    記憶中的,那夜的雨,是那樣的冰冷,澆在心頭之上,成了心病。

    “你爲什麼不一怒而起,爲什麼,爲什麼啊,任憑別人這樣欺負於你,不吭一聲的,你真的一點鬥志都沒了嗎?”凌羽一聲,一聲的問着,直至最後,他將聲音降到了最冰點,“還是,你死了,連回答我一聲,你都不能做到了。”

    地上的凌風,眼神之內,尤然只剩,那一道冰冷的寒光,如死水般,無半點波瀾。觸目所及,卻不禁讓人突生一陣冰寒,從心底寒起的冷,就仿如,是那死去了的人,暝不上雙眼般的,空洞,冷漠與,哀愁!

    “你生氣啊,你站起來啊!……”凌羽的話,依舊在耳邊拂逆着來回,卻一聲聲的撩撥着那不堪回首,那廂舊夢。

    他沒死,他只是哀!

    但是,哀大,莫過於心死,他只是心死了!死在當年母妃凌遲的那個皇宮內,也死在今日兄弟兩個對決的這個場所裏。貌似,他的一生,都是在見證着骨肉相殘。

    他的父皇,他的母妃,現在,又是他的弟弟,他的親弟弟!就在當年,夢醒的那一刻,他的母妃,那一句撕心裂肺:“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震驚魂夢!

    第40章死?

    “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地上的凌風,眼神之內,尤然只剩,那一道冰冷的寒光,如死水般,無半點波瀾。觸目所及,卻不禁讓人突生一陣冰寒,從心底寒起的冷,就仿如,是那死去了的人,暝不上雙眼般的,空洞,冷漠與,哀愁!

    他沒死,他只是哀!

    但是,哀大,莫過於心死,他只是心死了!死在當年母妃凌遲的那個皇宮內,也死在今日兄弟兩個對決的這個場所裏。貌似,他的一生,都是在見證着骨肉相殘。

    “呵呵……”他無聲的笑,諷刺的笑,荒唐的笑……直到,他也累了。當年的他,在皇帝的心中,是一根心頭刺,那個時候,他求的,他念的,是一份存活,一份安逸的存活。那麼多年的枯守皇陵,他也曾以爲,他早經忘卻了當年的那份痛,那份錐心般,與凌羽同樣錐心般的痛。只是與凌羽不同的是,他的痛,使他的心,早早的,死在了當年那個多麼不堪的皇宮之內。

    此時,此刻,他也累了啊,他想閉眼,好好的,睡一覺!此刻寧靜,此刻安逸,那頻臨絕地的視死如歸。或許,死在自己兄弟的手中,也未嘗不可。最起碼,他心也甘願。

    “譁……譁……譁……”耳畔聲聲,西醫有風吹動,那嘩嘩的沙沙聲響,竟是如此的熟悉!只是,在這熟悉之內,尚有耳邊,凌羽的聲音,“你起來啊,拿着刀,再砍,再殺啊……”

    “你要什麼我都給你,你起來給我殺啊!……”

    “起來啊!……”

    不了,他不想。

    “譁……譁……譁……”

    這聲音,依舊在耳邊迴盪着,究竟是什麼呢?竟然給他如此安靜的感覺,安靜得他,幾欲閉眼長眠而去。

    是了,這聲音!是皇陵邊上,那叢竹林,每每一被風過,就發出這樣的聲音,皇陵嗎?

    皇陵嗎?原來,他最終的歸處,是那處地方。想想這麼多年來,也只有在守着皇陵的那段日子,纔是最安逸的,原來,那處地方,就是他最終想去的嗎?是這樣的嗎?

    竹林深處,陣陣風清,沙沙的聲響交縱在林中,傳入皇陵。帶着這份安逸,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安逸,他甘心的,就此死去,死去……

    只是,在這即將安息的夢魂之間,卻驟然,傳來一聲呼喚:“凌郎……”就彷彿,在如鏡的湖面之上,投落的一石,激起的漣漪,一圈渙散得比一圈大,擊碎着他此刻心中的安逸!

    “凌郎……”這一聲叫,比起剛纔那一聲,就更爲真切了。

    指間,驀地輕顫着,在滿是血跡的冰冷地上,昭示着生命的尤在。原來,這個世間,還有可令他牽掛的東西,他還有不捨與牽伴,——那個名叫畫扇的女子。

    似乎,在旁邊的凌羽,也覺察到了凌風此刻的變異,他轉望向那個女子,久久無言,是她嗎?凌羽心中納疑着。起身,凌羽卻轉向畫扇而去,“他還記掛着你嗎?”凌羽望着畫扇這張勝似梨花帶雨般的臉,冷冷的問。

    “放過他吧!”畫扇,不是哀求,不是軟弱,卻是鎮定着,臉頰邊上,依稀還是淚。“這麼多年來,他所求的,不也是一份終老此生的安寧,爲什麼,你卻偏偏,不肯如他所求,死咬着不放呢?”

    凌羽冷冷一笑,“你知道什麼?你沒有經歷過,你永遠不知道,他身上的使命是什麼,有我瘋去了的母妃,還有,那該屬於他的東西!”

    “難道,這是他想要的嗎?”畫扇嘶出了聲,“你太不瞭解他了!”

    “就算我不瞭解他,這也是他該要的,不是他想或不想的問題!……”

    “你不能這樣對他,”畫扇的聲音,驟然哽咽了起來,淚道:“他,是你的兄長,親親的兄長啊!”

    凌羽怔了好久,瞥了她一眼,這個女子,卻也有令他刮目相看的一刻,“我知道!”他冰冷的回答着。轉過身,望了一眼那依舊躺在血泊之中的兄長,凌羽閉上了眼,深深一沉,卻最終,做出了一個決定,“三哥,別怪我……”轉身,卻向一旁的邢良走去。

    魅的一笑,竟然,凌羽也有這般驚爲天人的笑容,足以媲美畫扇的傾城絕色。緩緩的,他擡起一手,爲邢良拍去了肩上的那點灰塵,道:“邢兄,真是辛苦你了!”語氣,是邢良認識他到現在,見過最平和的一次。雖然,他倆認識,也不過短短几日,但是,凌風那脾性,卻是連他這紈絝子弟,都不敢輕易恭維的。

    “凌,凌……凌兄,你有事,你就吩咐吧!”邢良打着笑臉道。畢竟,凌風早先纔剛把自己的親生兄長,給打得現在不知是生還是死,凌羽的善變與狠辣,他可算是見識到了,自然此刻,忌憚頗多。

    “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這個名震京師的花魁嗎?”凌羽笑着道,眼神中,是無盡的親個,幾乎平靜到讓邢良忘卻了,剛纔那個下令說,要殺死自己的兄長的人就是他了。

    邢良嘿嘿笑道:“這點,還是瞞不過凌兄你啊!”

    凌羽垂下了頭,低低笑了兩聲,道:“我現在就如你所願!……”

    怔凝,無論是邢良,還是畫扇,都怔凝在當處,他凌羽究竟想幹什麼。卻見凌羽的眼光,雖是垂着首,但卻一直緊鎖在凌風的身上。就在他剛纔的那一句,“我現在就如你所願”的時候,他明顯的看到了,凌風躺在地上的身體,驀地一顫。看來,這個女人,在他心中而言,確實是非常重要的,這樣正好!

    然而邢良,就卻是不置信了的,道:“你,你說……說什麼?”、

    “少給我裝糊塗……”凌羽冷冷一喝,“上這青樓,該做什麼,你會不清楚!”

    “你是說!……”邢良揣測着。

    “不錯,如你所願!”

    邢良聽着,當下心中大喜,竟不想,如此好事,竟然是由凌羽來成全。

    “禽獸!……”畫扇怒罵着。

    凌羽笑了,“你就罵吧!”

    “呸,不過就一個支.女,還當什麼節婦!”邢良見此刻有人幫他撐腰,他竟也對畫扇破罵了起來,“早先害老子白白丟了一箱子黃金,現在,要你全部補回來。”拉拽着,他竟不顧畫扇的掙扎,竟之扛在肩頭,便往着樓上廂房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