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13章 那次的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13章 那次的情字體大小: A+
     

    “你是想來看看,到底是你的人解決了我,還是想看看是不是我解決掉了你的人?”凌風沒有依着他的話題說下去,卻是依舊凜冽的問着。

    “何必問得這麼清楚呢,我們是兄弟,不是嗎?”凌羽反問,此刻,他卻站起了身,揹着影,站在凌風的面前。折射而下的月光,罩住了他整個人的身姿,此刻眼前,卻顯得無比的高大,卻是凌風,無論如何也無法企及的。

    “呵,……”凌風無奈的笑了出來,“呵呵,哈哈哈……”他隱隱含嗔,眼中一層含暈,幽幽起身,卻顯得疲憊。適才的一場作戰,任他是鐵打鋼造的,也該累了。

    兩人,迎着月,一前一後,就此朝着同一個方向站着。

    “四弟,我一直,一直以爲,你還是以前的那個皇弟!”凌風無奈的道,也是憧憬着,憧憬當年那般無憂無慮。“只是,我未曾想到,爲了權勢,你會連我都下手。我至今還想不透,這是爲什麼,是什麼令你變得這麼……這麼的,喪心病狂!”

    “喪心病狂!”凌羽回味着凌風的這一句話,仰天一閉,道:“三哥,你能體會信仰崩潰是一種什麼感覺嗎?”等了許久,見凌風再無動靜,凌羽繼續道:“我從小到大,唯一的心願,就是幫我的兄長奪或該有的東西,然後,我們一起重回先前的那般時日!”他也無奈的笑了,道:“可是,我不知道是造化弄人,還是你本就難成大器,你居然變成了這般模樣,連最起碼的尊嚴,你都甘願掃地而去。”

    “所以……”凌羽睜開了久閉着的眼,眼中,此刻卻現猙獰,一字一句道:“我寧可你死在我的手裏,也不要你死在我原本的記憶中,你該是和我一樣的鬥志激昂纔是啊,所以……”凌羽緩緩回過頭,望着凌風,未知何時,他竟將腰間軟間抽取而出,一劍猛蕩疾去,幾下晃盪,若靈蛇般,遊移至凌風胸前,繼續完成着他剛纔未完的話,“你拿命來吧……”

    凌風見凌羽手中劍至,驀然退步,幾下踉蹌,卻是連連後退,然而胸前傷口,卻再禁不住這般肆虐,血跡再度滲透那緊圈着的布條。“兄弟,你當真是我當年的皇弟嗎?”凌風望着凌羽此刻仗劍之姿,豪吼而出,聲音之內,竟是陣陣的不平。

    “當然……”凌羽橫劍直指,凜冽的望着凌風,“變的人,是你,不是我!……”說罷,竟不再留熱火餘地,仗劍再去,偏鋒走落,毫不留情。端的是,越喊聲卻越大,想是忿到了極至。“只要你肯要,我凌羽哪怕是爲你橫頸,我也絕不喊一聲屈,只是你退卻了,你負了我,負了母妃,你不配再做我兄弟,不配,不配,不配!……”一字一句吶喊而出,伴着長劍每每砍落,卻是越嘶吼聲越大,聲徹蒼穹。

    然而凌風卻是一躲再躲,直至被凌羽逼至一處死角處,凌風腳下一略,翻起一柄長刀,竟也雙手緊握,居然將那刀,橫豎直劈而落,全然無了本套。

    心若如止水,何能再成活?

    凌羽此刻,砍落每一劍,卻帶着三分心痛,驟現眼前的,是當年幼年之時,他也曾聲喚出:三哥……三哥……

    “啊……”驀然聲出,凌羽一劍蕩落,正欲結束這一場本就強弱懸殊的鬥爭,卻不料,凌風在此一刻,驀然收刀,也不閃避,竟也橫身直去,血肉之軀生生迎入凌羽那把劍端之末。

    劍,其鋒,纓刃着血肉,翻飛出淡淡血跡,青鋒,卻沒有再直指而去。

    時間,靜止在當下。凌風閉着眼,等待着凌羽的那一劍刺下。然而凌羽卻生生的,下不了手,怔在當處。“爲什麼不還手!”他問。

    “我欠你的,我不想有所拖欠!”

    一脈偏鋒,依舊在凌羽的手中,止住不前。“我會殺了你的!”

    凌風卻是一笑,丟下了手中的那把長刀,卻反手一握,握住了凌羽手中的劍刃。鮮紅的血,再度從他的手上滑落,“我們是兄弟,……”緩緩的,他將劍刃抵在了自己的喉嚨之上,繼續道:“我不信,你會對我下手。”

    “如果會呢?”凌羽睜大了眼,直直望着凌風,此刻猙獰,怕是他也料想不到,他之前萬般狠心的想痛下殺手,此刻卻呆凝在此刻,全然因爲,凌風的那句:我們是兄弟!

    是啊,他們是兄弟,親生的兄弟!

    從當年患難,至今日反目,當中,他兩在異地相隔之時,也曾相互牽掛着,思念彼此。只是今日不同道而不相謀,如此反目,任是誰也不想看到的。

    “皇位權利你不想要,但是,我和母妃呢,你也不想要嗎,皇兄?”凌羽扔下了劍,驀然轉身,狠然一問。驀地,凌羽又笑了,帶着幾許詭異,道:“我知道,你想跟着那女人一起走,如果,如果,沒有了那個女人呢?你會不會就留下來?”

    凌風聞得此言,臉色驟然大變,“你想做什麼?”

    凌羽轉過身,“我想留你下來,你難道不懂嗎?”他又嘿的一笑,道:“我是不是說對了,沒有了那個女人,你就不會厭倦這種鬥爭生活,就會和我一心並肩而戰,對不?”

    “你瘋了?”凌風大吼,緩緩後退,卻欲轉身離去。不料凌羽卻是橫手一攔,擋在凌風胸前,道:“你以爲,你現在能做得了什麼?”

    看着凌羽的臉色,隱隱有着幾絲訕笑,另凌風不可置信的道:“你到底要對畫扇做什麼?”

    “我只想你留下來!”說罷,凌羽卻伸掌而去,指間微屈,卻呈爪狀,直扣凌風心口那處傷。一緊,一抓,帶着血,蜿落指間。

    卻也在此刻,一方素絹,自凌風的身上,緩緩飄下,飄至眼前。凌風反腳一略,凌空翻至凌羽身後,手中,卻也握着那方飄落的素絹,眼中,深深的期許,那段曾經的銘定,生死白頭的驀然一諾。

    “我不會讓你對她怎麼樣的·!”凌風喃喃道着,轉身,卻是往皇凌出口,狂奔而去。

    凌羽卻沒有追去,只望着凌風的背影,道,“我絕對不會讓你走的,沒有你,這場戲就不好看了!”

    一派月清輝着蒼穹之上,莽莽的笑,此刻至皇凌之中,聲聲震耳!

    卷四寧不知傾國與傾城

    第34章卿顏

    天,連階之處,隱隱爍爍,月的光輝照打着,顯得蕭條街上蕭條之人,背影更加爲之的,蕭條無度。就在凌風手捂着的手上,有一處血跡,緩緩滲過胸膛的布衣,滴淌了一地,順着他朝去的方向,一路蜿蜒滴淌。

    顏如刀刻,此刻越加的蒼白,映上一路蜿蜒而來的鮮血,幾成對比,每每鮮明。蒼顏咫尺,映上恍在在天涯的月,幾於決絕。此時靜謐,卻聞天邊訴情之聲幽幽而起,回首望卻,月兒魅,迷了眼,乍現幽顏。

    端的一笑,迎上悽迷月色,凌風無力地,還是往回走着。朝着那當初容顏一晤的那方地,一步一蹣跚的,吃力而去。

    任是誰,怕也料想不到,包括凌風。前一刻,他還與自家兄弟,一壺酒殛,還在傷感從此天涯兩分。但想從此,與之心中所託,萍蹤浪影在無所歸,甚至,連歸處,他都想好了在哪。或望廬山月,但歸淮水邊,憐情江南雨,細懷漠北情……

    從此天南地北,他自可放任去飛,再無須被這皇家枷鎖所冠。自由,暢懷;暢懷,自由……他一直所想的呵,僅僅離他,一步之遙!此刻所觸,卻只差支離破碎。那個女子,他心心想,心心念的那個女子——

    “畫扇……,不要,……有事啊!”一聲急喘,粗啞嘶吼而出。

    遠邀月,背光而行。粼粼點點照打在他的背,看不清此刻他的容,只是,一路蜿蜒着的血,依舊滲透汗衫夾背。

    ……

    寒光愈酥,點點流盈,斜伴款款音韻,悄然而出。

    紫閣香,似如處子盈盈,美人蕭蕭!但誰聞,暗有私語低低,吟哦而出。

    夜色漸濃,方已入夜,閣中畫扇,卻不耐房中這般清宵之寒,譴去了隨身小玉,一拎披風隨肩而落,緩緩走近那廂窗轅的邊上,‘咿呀’一聲將之開來。

    清涼夜,一陣風寒,侵衣入領。

    畫扇驟時緊了緊衣領邊,捧手一呵,一陣淺淺煙霧氤氳而生,繚繞着芳顏。

    天窗大打而來,隨着夜漸漸深凝,娥眉也隨着清寒之色漸漸深鎖。

    卻見此刻,天邊月沉之處,一抹清寒,飄飄青衫,一步一踉卻是朝此處來。畫扇望着那背月的身影,本就深擰着的娥眉,此刻更是深沉。轉身不顧自身清寒,卻是步下紫閣,朝外奔去。

    但見西街換角,凌風一身孑然,悄然踱來,卻在那方牌匾之處,擡上眼望。‘嫣紅院’三大字依舊,院內酒色沉香,紙醉金迷,饒也依舊。踏上步履,;凌風前腳方進大堂之內,卻也在此刻,一個踉蹌,朝前趔趄撲倒直下,跌撞在地。

    此刻驚惶,自是驚嚇了堂中不少人客。便以此時,有人紛紛朝此投來好奇的目光,卻無人上前一搭。

    就在此刻,院中嬤嬤見堂上甚有依稀熱絡,便循聲而來,卻見這裏躺着的這麼一個襤褸書生,當下不悅,指朝着身旁小廝喝道:“把他給我擡出去!”

    正當小廝將那倒在旁的書生翻過身時,那嬤嬤卻大吃了一驚,忙衝着那幾個小廝叫道:“放下,放下……”她蹲下身,望着此刻昏迷着的凌風,自喃着道:“這不是那個一晚肯出十萬兩的書生麼?”她望着凌風此刻寒衫之上點點血漬,不禁心下一陣發寒,“一個破書生,怎麼惹上這般仇家,追殺成這般樣子……”想想,嬤嬤也不願惹事,要他是真的遭仇家追殺而來的,哪管他是昔日恩客,也不能留着惹禍。如此想罷,嬤嬤便又命令手下衆人,將凌風擡了出去。

    “等等,……嬤嬤!……”不知何時,畫扇已跑到了堂中,衝着堂上嬤嬤一喊。

    衆人聞聲望去,卻被畫扇此刻的難得一出堂給驚嚇了到。雖爲青樓中人,但爲花魁,自然也非常人所能資,再又這畫扇生性清寒,一般也難得接客,這也使得多少王公子第趨之若騖的,但求美人一笑,不惜一擲千金。

    只是此刻,畫扇卻不顧自身未着脂粉,衣衫單薄,便是跑下樓來,橫止住了嬤嬤的這一舉動。

    “女兒你?……”嬤嬤大是不解,看着畫扇此刻零落的樣子,道:“哎呀,你下樓也不知打扮打扮……”她指着堂中無數佳客,道:“多少官人,就等着你肯移步下樓一次呢!”嬤嬤此話說出,堂中頓時有人應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