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02章 不速之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02章 不速之客字體大小: A+
     

    ……所有的人,都怔了一下。望着凌風,依舊的熟睡容顏,卻又側了一個身,繼續酣睡着。“三哥……”凌羽卻衝到凌風身前,試圖輕晃着他,卻見凌風,除了剛纔那一聲而外,就一如先前,再也不給任何反應。

    “三哥……”叫喚聲,卻被竹屋之外,馬蹄聲起,而驚擾住了聲嘶。

    “稟皇子,宮內急召,請皇子即可進宮!”門外一內侍,急急落馬,跪在外面道。

    “什麼事?”凌羽蹙眉而問。

    “皇上病情突然惡化,要召……”那人頓了一下,眼睛朝屋內瞄了瞄,道“要召三皇子和四皇子進宮!”

    凌羽隨即意會,望着凌風此時的大醉不醒,道:“知道了……”轉過身,望着凌風,道:“沒想到你會用這面目進宮見那老頭子!”說罷,他欲彎身拖起凌風,卻被畫扇一止,“你想做什麼?”

    “你沒看到嗎?”凌羽冷着顏色道:“皇帝有召!”

    “他現在不能走!”

    凌羽卻意外了,望了畫扇良久,卻驀地一笑,道:“照顧好他!”轉身走出,那內侍卻道:“三皇子呢?”

    “我自個兒去就行!”說罷,一行人馬,疾利朝遠處行去。空曠的皇陵,起伏連綿着,蜿蜒如龍,遠去一塵沙塵。

    竹屋之內,畫扇從袖內取出一方絲巾,輕輕爲凌風拭去臉上的水痕,絲巾滑過處,玉指輕顫着,覆上凌風的顏。緩緩滑落,卻執起他的手,眼中慢慢的溼潤了。“對不起……”她輕聲道着。豆大的淚珠,滾燙着情愫,滴落在他手上。

    她望向周邊,一屋子的粗陋,心想:他就是在這裏生活着的麼?

    她想不明白,他是個皇子,卻甘願住在如此簡陋之地,還在大街之上,甘願當一個借酒裝瘋的窮書生,賣畫爲生。在他的身上,究竟有着什麼樣的故事。

    “醒來,好嗎?”畫扇央求道:“不要再睡了,我是畫扇……”

    “畫,扇……”凌風順着她的話呢喃着,“畫扇……居一萍以爲漂浮兮,曾傷心路人;聞樂起舞於清風兮,……與卿且笑一回。……曾傷心,路人,路人……。”

    “與卿,且笑……一回!”凌風,笑着的道。聽在畫扇耳中,卻句句如刀,割在她心房之上,她順着他的話,念:“居一萍以爲漂浮兮,曾傷心路人……”淚再度落下,她卻不曾想到,在他的心中,竟也是如此的傷悲。

    依憑着,竹林深處,偶一聲叫囂聲起,鴉雀紛飛!

    ……

    做夜一場風雨,換來今日的清新一度,直到黃昏時分,似血殘陽,籠罩着整個山頭。淅淅新竹搖晃着,似有喃喃私語,隱隱沙動。

    竹林處,一道清麗身影婆娑,緩緩朝着來時路走去。斜陽之下,白紗飄動,揚起身後一片迷離。她偶一回頭,傾城的容顏之中,有一絲絲的留戀,卻有着更多的決絕。輕輕的,她道:“若有緣,他日再相逢……”

    黃昏逝,永夜來。一絲緊蹙着的眉間,緩緩鬆了開來。清新的眸子,一點一點的,睜了開來。望着熟悉的一切,凌風卻無限惆悵。

    屋外,月早鬆升,踏着還昨夜溼濺的泥土,慌亂的,似乎在尋找着什麼。望着竹林過處,他似瘋了的一般,朝前急急奔跑而去。

    ……

    依舊楊柳岸。

    昨夜風雨,滿地黃花覆。

    繡鞋巧巧,踏上這一地芬芳花落。雲鬢簪簪,巧手摘落,傾瀉而下。

    今夜,名動京師的花魁,——畫扇,卻以着如此凌亂的面目,在此楊柳岸旁,放飛着。緩緩的,她覆落岸旁,輕巧的梳洗。

    烏黑的發,淋上江水清清,黃花落,點點芬芳輕灑。綴得天邊殘月如斯,美人如斯!

    映着江月,迎着江風,聲聲吟唱,傳透江心。

    “堪憂時過千年兮,我故矣,那時紛得誰人兮,君嗚呼!道也忍得不忍兮,迂,敢是年作紅塵兮,也清白……”

    循着江面,遙遙而望,水與月的隱隱之間,連成一線,江水的潮漲之間,殘月隱升隱浮。清清幽幽,若隱若現之間,那,……又是一熟悉得不再熟悉的白紗身影。

    夢,恍若夢,竟美得令人窒息。此情此景,恍若他的畫中,那個挽簪洗髮女。

    身影一道,步若對面岸邊之上。幽魅的眼光,凝落此情此景。流落意識,竟朝此處來,步若畫扇身後,久久不語。

    清影粼粼,杏眼微睜,望着江水倒影而出的那蒼白的滄桑容貌。藉着水鏡,兩兩相望,眼神交匯止處,兩不相言。

    “你來了?”靜止的空氣之中,畫扇望着水中那方倒影,幽幽問道。

    “來了……”同樣,凝視着水中倒影的凌風,眼神之中沒有任何一絲摻雜。此刻重逢,兩人皆有意無意的,會心而笑。

    風揚起凌風的發,覆過頸邊,若刀刻般的容顏,今夜盡褪滄桑。問道:“我送你回去吧!”用樣飛揚着的白紗,沾着絲絲江水的清涼,劃過他的顏,留下一點點痕跡,撫上一手,卻又不見。

    “凌風……”畫扇幽幽起身,如玉容顏,此刻鉛華盡褪,一比濃妝豔抹,更添一絲嫵媚。“回去好嗎?”她望着凌風,用一種,近乎哀求的語氣,道:“別再漂泊了,那隻會埋沒了你!”

    “凌羽對你說什麼?”凌風立刻意識着問。

    畫扇搖了搖頭,“他之前確實有叫我勸你回去,但我拒絕了,那時候覺得,回不回去,該是你自己的決定,任何人也左右不了你!”畫扇頓了下去,久久的沉吟。凌風卻問:“那現在呢?爲什麼又改變主意,勸我回去了呢?”

    “因爲我去過皇陵!”畫扇帶着幾許憐惜,一手撫上凌風的臉,“那不是你該呆的地方,……”

    凌風吸了一氣,望着眼前的這個女子,問:“如果,我一直是如果的江湖漂泊,你會肯跟着我嗎?”

    畫扇意料不到他會說出此話,“我們之前……”

    “之前……”凌風一笑,卻又止住了話,轉身而過,望着江月朗朗,誰也不想說話。回想過往種種,誰是誰非,卻是誰也道不來的。

    “忘卻過往……”凌風終於開口,“好嗎?……”

    “過往……”畫扇憧憬着道:“我連過往,是什麼,我都分不清!”畫扇一笑,又回頭,還是那句話,道:“凌風,回去吧,好嗎?”

    “給我個理由!”

    “你也把過去斬斷,我們到一處沒有紛爭的地方,從此歲月流過,天涯交錯,都與我們無關,可好?”畫扇執起他的手,道:“與其夢魂夜夜,我不想錯過了。我……忘不了你!”指間,早已嵌入他的肉,按破血肉,劃落一絲血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