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01章 心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01章 心坎字體大小: A+
     

    “呃……”若有似無的一聲嚶嚀,指間似有還無的一下顫動,卻令凌羽雀躍不已。“三哥,三哥,你醒了嗎?”

    “人生若,……只如初見!”睡夢之中,凌風斷斷續續的道來,“……”而下,再無聲。

    凌羽卻怔在了當處,許久,他才道:“我明白了!”轉過身,出了無人居,卻見一貫在旁的那十幾個侍衛者,侯聽待命。“去‘嫣紅院’請畫扇姑娘,到此一趟!如果她不願來,就給我燒了那‘嫣紅院’!”他狠聲道。回過身望着依舊酣睡不醒的凌風,輕輕道:“何事秋風悲畫扇!”

    此刻的他,雖表面看上去波瀾不掀,但卻依舊忍不住心中暗讕涌動。望着凌風,心中不禁暗暗生疑。難道,這麼多年不見,當年的棱角真的消磨不見,此刻他所頹廢的,卻是爲了一個青樓女子,而非昨夜去見過母妃後,所受不了的打擊?

    如果說,凌風只爲了這一個青樓女子,而至如此模樣,那麼,卻又爲何與這女子如不相識一般,在大街上那一幕,便可看出。但是,他又爲何想去見母妃?母妃,又對他說了些什麼?

    思量當間,未知時日許久,卻見竹影東斜,隱隱條紋,落在黃土之上,凜冽班駁。才聞得那一絲伊人餘香,款款而至。

    “畫扇姑娘,終於把你請來了!”凌羽似笑非笑的說了一聲。

    步至竹屋之前,畫扇卻停了下來,望着坐在正中的那男子,她是見過的。“凌公子!”她依舊如此喚他。“凌公子如此陣勢,就算是我不從,‘嫣紅院’又哪敢不從呢?”她環望四周,道:“只是不知,凌公子如此大費周章的,把奴家喚到此地,卻又是爲了哪樁呢?”

    “那還得煩勞姑娘移步,進來一看,便知究竟如何了!”說罷,他決然起身,讓開一道,作勢讓畫扇進去的姿態,笑着不語。

    畫扇凝望着他,心中雖有不快,但畢竟見多了形色之人,此刻的臉上,卻不起半點喜怒,只依着他的言,循步踏進那間竹屋之內。

    屋內並無長物,或可說,是她所未見過的糙簡。“這裏是?……”她不解的望向凌羽,期待他的回答。

    卻不想,凌羽沒有開口,卻見手指向一旁的垛,意示她上前一看。畫扇一頭霧水的,怔忪了一下,卻又明知此時,決是拗不過眼前的這個有着皇子身份的人,卻也照着他的話,一步步朝前。

    一個人,側着身,躺在那裏。

    娥眉輕皺,畫扇望向凌羽,不明白他爲何要叫她來此,就只爲了看,……這個人!?再一移步,繞至那恩的身前。

    他緊皺的眉頭,卻在這一瞬,更加緊擰。“凌,……風?”

    “不錯,就爲了他而來!”凌羽終於開口,“見到他,你應該很高興吧?”

    畫扇,卻不如他此刻言語中的如此雲淡風輕,卻在見到凌風的那一刻,連最起碼的鎮定,也隨之瓦解。“他怎麼了?”望着四周,卻詫異着,“他怎麼會在這裏?”

    “畫扇姑娘,上次是我言語過激了。這次請你到此,不爲別的,照樣是爲我的兄長而來!”凌羽雖如此說着,但言語之中,卻沒有半絲這話中的歉意,依舊一付在上高高之樣。

    “我能做什麼?”畫扇直接問。

    “叫醒他!”凌羽指着凌風,道:“睡了三天了,誰都叫不醒他,或許,你可以一試!”

    “我可以一試!”畫扇嘲諷的道,望着這間破費的竹屋,她再次問:“你們不是皇室中人麼?又怎麼會到此地呢?”

    “守凌人,當然在此地皇陵安守,還能期望能帶哪去?”凌羽以着憐憫的口氣講。

    “守陵人?”畫扇指着凌風,“他?……”

    “不錯,他!”

    “他不是皇家子麼?怎麼會在這裏守陵?”

    “他自己的意思!”頓了一下,凌羽轉開話道:“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你來這裏唯一該做的,就是叫醒他,多少銀子,隨你開口!”

    畫扇一笑,道:“真不愧是皇子啊,!”她嘲諷的意味,全然寫在臉上的那抹笑之中,她回望凌風,問:“他怎麼了?”

    “醉……”

    “醉?”

    第25章曉風殘月

    醉,醉夢花落!醉,酣死人心!卻在畫扇此刻,無比辛酸。堪堪眼前凌羽之勢,卻做一絲寒意,落在心頭。“凌公子,……哦,不,應該叫皇子殿下!”畫扇正色道:“事不關我,皇子何苦薔加相逼呢?放過我吧,我與你兄長,不過恩客關係……”

    “恩客關係?!……”凌羽意味着這句話,一手撫着下顎,問:“恩客關係,他會連做夢都喚着你的名字嗎?”

    做夢都喚着我的名字?

    畫扇一愣,回過頭望着那熟睡的容顏,泛着幾許蒼白。辛酸之味,再次涌上心頭。她無奈的道:“可是,我真的無能爲力!”

    “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凌羽冷言道。

    “你這是強人所難!”畫扇怒喝。

    “那又如何!”凌羽卻也同樣吼出聲來。

    “給我一桶水……”畫扇突然安靜下來道。望着凌羽此刻興許未能反應過來的神色,再一次道,“給我一桶水……”

    “你想做什麼?”凌羽望着熟睡之中的凌風,驚訝地問。覆上畫扇的容顏,卻是一臉鎮靜,“不是你說的,不管我用什麼方法嗎?”

    凌羽一愣,稍瞬爾後,擡臂一揮,吩咐手下人道:“給她一桶水!”

    清水,盪漾着一圈圈漣漪,晃盪着被人擡進。

    “淋下去……”畫扇命令道。那提着水的侍從,卻遲疑了,眼神瞅着畫扇,久久未能得到答覆,卻又將眼神望向凌羽,直到凌羽一句,“照她的話做!”

    “譁……”一桶水澆落,在旁看着的凌羽,在冷水澆落的一瞬間,全身猛的一僵。然而那個提着水澆下去的侍從,卻更是僵直了身,滴溜溜的雙眼,望着凌羽此刻的表情,咚的一下跪落在地,求饒道:“皇子恕罪!”

    “下去!”凌羽嚴喝一聲。卻望向畫扇,道:“鬧夠了沒?”

    “呃……”此時熟睡着的凌風卻一聲而出,迷糊着道:“雨,還沒停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