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95章 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95章 殺字體大小: A+
     

    “啊?……”邢良怔了一怔,卻是怕自己未能聽清楚畫扇說的什麼?

    “公子不捨?”畫扇再問。

    “舍……舍,哪會不捨。”說罷,邢良接過畫扇手中的那錠金子,“咚”的一聲,扔落湖底!臉上表情,卻是說不出的苦悶!

    黃金哪!

    就連原本在旁看笑話的小玉,見邢良當真將那一錠金子給扔到了湖底,不禁也嚥了咽口水,“……”直說不出話來。自然,在他身後的一干人,同樣如此。

    “咚……”畫扇笑道:“這湖還挺深的!”轉身與之直視,“公子不愧善解人意,視錢財如作糞土,當真一個君子是也!”

    “那是……!”邢良陪笑道。“姑娘說得極是,極是……”

    畫扇望了望邢良此刻,道:“公子怎麼了?”

    “哪有……”邢良笑,“姑娘不知還有何吩咐!?”

    “就不知這整箱黃金倒在湖底,又是個什麼樣的聲音?”

    當真,語不驚人死不休!

    一箱黃金,足足千兩。

    青樓名支,當真視之若糞土,毫不惜之!

    “啥……”當下,在場所有人,其中,聲音喊得最高的,當屬那箱黃金之主,那個國舅之子……

    ——邢良!

    邢公子了!

    第21章不賣

    此時,西閣河外,楊柳岸旁,早是聚集了不少人,爲之觀望。皆都知道,此刻西閣頂上,當朝國舅之子,霍盡千金,皆拋湖底,就只爲了奪美人一笑。就連不遠處花船之上,舞娘弄腰的風情,也被此刻的千金散盡的場面給怔了住,呆望着西閣之上,那女子與男子的一舉一動。

    “畫扇姑娘……”邢良卻有躊躇之色,忍齒道:“這一箱子,可都是黃金啊!”

    “又如何?”畫扇笑問,回首江面柳岸邊,及目處,一道青清身影,擠過人羣,正朝此處觀望。

    “是啊……”邢良驀一聲笑,朝着岸邊幾處人羣嘈雜聲處叫囂,“……千金散盡還復來,我邢良有的是……”

    話說着,水漫漫!

    一聲沉悶,“咚……”

    定底湖央!

    此時岸邊,多有愛財之人,卻等此刻,金銀落水一刻,紛紛挑入河道之中,趁機打撈。只是河底深沉,撈着與否,都有待評定。且不說河中撈財之人能有收穫否,卻在畫扇回望岸邊之時,那逸青衫,卻再無了蹤影。她驀地一笑,莫是花了眼。

    “怎麼樣?”邢良望着水面笑道,回過身,卻見畫扇正緩緩步下西閣之上。“畫扇,畫扇……”他追上,“……”

    “邢公子,時也不早,我該回去了……”畫扇頷首一道,轉身去,身後的小玉緊步跟上。

    卻在大街之上,無數交首接耳,指指點點,無不討論適才在西閣之上,那千金一擲之話。也是,紈絝子弟,爲一青樓女子,一擲千金,說不爲過,卻也爲過。

    但見邢良追趕而上,跟着畫扇而走,“畫扇,……怎麼這麼快……覺得不過癮?”邢良結巴着道。卻對上畫扇的顏色,道:“邢公子,我累了,該回去歇着了!”說罷,轉身去,卻見風乍起一陣清寒,微微入頸。

    天邊之處,風的吹揚與帶動之下,一張雪白,輕而飄的,晃到了她的腳下處。

    畫扇微微一怔,此情此景,何等相似啊!

    凝身,俯瞰,微微彎腰而下。素手執起一瞬,似有一滴淚,不意識間,凝在眼角處。“畫……麼?……”她細細的道,以只有自己才能聽得到的聲音,道。

    “小姐……”

    “這是什麼?……”這時,邢良早從身後追上畫扇,橫在她身前,卻見她手中握着的這幅畫卷,不解問。

    畫扇望了他一眼,卻似乎,也沒真正地望,只是略微一掃,僅此而已,“不知從哪被風吹來的畫!”說着,畫扇卻不自覺的朝着身旁街道望了去。又是一怔,這不就是當初相遇的那條街道嗎?

    “你怎麼了?”邢良將手拭過畫扇的眼角處,抹去那滴淚,問:“你怎麼哭了?”

    畫扇一愣,微微一笑,卻不經意的朝他退了兩步,笑道:“哪裏是哭了,是剛剛那陣風帶着沙子,跑進我眼中了……”

    “哦……我幫你看……”

    “……能把那畫還我嗎?那是我的……”一個聲音,帶着幾許滄桑,與之幾許熟悉,冰冷冷的,從畫扇等人身後響起。

    是他,他的聲音。

    如夢如魘,怎能相忘?

    微微轉身,眼神交匯處,時間彷彿剎那凍結,靜止在這一刻。

    但,也只是這一刻。

    下一刻,那聲音依舊冰冷冷的響起,“那是我的畫……”修長的手,有着異常漂亮的關節,卻顯得略微的蒼白,緩緩伸至畫扇的跟前,停在當處。

    “你的畫?”畫扇輕輕一問,但拿着畫的那一隻手,卻始終沒有絲毫想動的意思,反之卻似從未相識過的一般,漫道了起來。垂下首,眼斂微闔微睜之間,卻將眼光放在了手上那正被她一存一存打開的畫卷之上。

    一個女子!

    畫扇一怔,屏住了呼吸,繼續朝下打開着。

    一個女子,卻不是她……

    坐在一張看似破廢了的小凳子上,傾瀉着一頭烏黑的長髮,何其漂亮的黑髮。正掬着水,一點一點的,傾溼了那頭黑髮!

    “洗頭的女子……”畫扇盯着那話,吟道:“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站在一旁的邢良,聽畫扇如此一說,禁不住好奇之心,也想上前一看,究竟在畫扇口中,被讚譽如此之高的,會是怎樣一張傾國傾城的臉。

    直到,他的眼光,觸及畫面之上,不禁愣住了,呆滯的道:“這,……這畫根本還沒鉿好嘛!”他指着那張畫,道:“這女的的臉,根本還沒畫上去。”隨之,望着那來討畫之人——凌風,卻是鄙夷着的道:“一張畫畫成這樣子,虧你還有臉拿出來賣,哼……”

    不料,邢良那一句鄙夷道出後,畫扇卻望着凌風,又一點一點的,將手中的畫卷了起來,問道:“這畫多少錢?我買了……”

    “你要買?”邢良不解,完全不明白這畫扇究竟怎麼了,一箱子黃金她不要,生生的,全部倒進了河中,現在卻要這一幅畫得莫名其妙的畫,直教他愣在當處,久久不能回神。“畫扇,……”他拉過畫扇,在旁道:“你喜歡畫可以跟我說一聲啊,多珍貴的東西我都能給你弄到,何必來這大街之上,買這種廉價貨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