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94章 承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94章 承認字體大小: A+
     

    未寒似乎,無意疾馳。卻是放緩了疆蹄,信步在大街之上,及目所去,入眼蕭條。嘆了一氣,正當她欲重踢馬肚之時,身後一記哨響,且銳又利,傳至耳畔,心使之下,未寒轉過身望去,卻見至街巷盡頭之處,一匹純白良駒,緩緩朝她而來。

    卻見白馬背上持僵之人,非是那洛塵,又是何許人?卻見良駒步至她身側,安靜停下,然,那洛塵只靜靜觀望着她,但笑不語。

    “你不是回去了嗎?”未寒望着他問。

    洛塵笑着點了點頭,道:“可又來了!”

    “做甚?”

    “相隨!”

    “你?!……”未寒乍舌,卻不是因爲洛塵,而是在大街之上,那個如同衆星拱月般的女子,驟入眼斂。“畫扇……”她望着那被一羣男人如當至寶般圍護着的女子輕聲吟道。

    然而這一句輕吟,卻沒能逃過洛塵的耳朵,他望向未寒,問:“你認識她?”

    未寒望了一眼開口的洛塵,卻不迴應,再回首,卻見畫扇等人,卻也步至他們身側。然而,那畫扇,此刻也正以未寒打量她的眼神,同樣仰望着端坐在馬上的她,兩人皆不語,似不相識,緩步走過,再無交道。

    “洛兄……”其畫扇身後,突來此一句招呼。身豈白馬的洛塵,驟然一愣,“好熟悉的聲音!”回首一望,只見在畫扇的身邊走來一男子,卻是那夜喝得爛醉的邢良。這個花花公子,洛塵在心中鄙夷道,卻也礙於他已打了招呼,洛塵只得下馬,“邢兄……”

    那邢良,望了一眼洛塵此般行頭,不禁問道:“洛兄要出遠門?”未待洛塵開口,邢良的眼光卻又落在一旁馬上的未寒身上,“這位是?”

    未寒瞥了那邢良一眼,心中不禁呸道:“浪蕩子弟……”一個不屑,未寒拽動繮繩,重踢馬肚,朝前疾去。駿馬蕭嘶,所過之處,卻驚翻了幾處小攤販,散落一地。只是在駿馬疾馳過畫扇身側之時,未寒與畫扇兩人眼神之間的意會,勝過旁人千句嘈雜。

    然那洛塵,見未寒此刻遠去,不免也無心在此與邢良這浪蕩公子多逗留,自也是道了聲別,轉身翻身上馬,又似風一陣的,疾策而去。

    “真是……莫名其妙!”邢良見兩人一前一後翻飛疾去,暗暗納悶,轉過身之際,卻見身旁人兒早無了影,轉身問身旁跟隨着的那幾個小廝,“畫扇姑娘呢?到哪去了?……”

    小廝指着身後,道:“喏,走開了……”

    疾風,斂過街道自上,揚起白紗翩翩,一方身影,悄然而去。

    “小姐,你怎麼突然走開了呢?”丫鬟小玉不解問。

    “因爲無趣!”畫扇言道,心中不免啜棄,“紈絝子弟,見也多了去,國舅之子又將如何,也不過一樣貨色!!”

    數人,再度圍上,那邢良咧嘴笑,道:“畫扇姑娘,怎麼走到半路就想回去,不是答應了本公子,陪我四下游玩遊玩麼?”

    畫扇轉身,勾脣,一魅!“公子胡耶,奴家驟有不適之感,怕是辜負公子一番好意了,這遊玩之事,改日無妨?”說罷欲轉身而去,卻被身後邢良上前一阻,道:“姑娘,不遊玩也罷,何不在前面酒樓之中一聚,在下早有安排。”

    “小姐……”小玉擔憂一道。

    畫扇微笑,“公子……”

    “誒……”邢良不待畫扇開口,搶先了道:“姑娘不會連在下這一點小小的心意都要拒之門外吧,這未必就過於不近人情了啊!”

    畫扇思量了一陣,道:“那,公子請吧!”

    ……

    方入酒樓,移步上西閣。

    卻見西閣處,環水而立,一處水榭樓臺,與世隔絕。

    畫扇皺眉,望向身後那邢良,未解道:“公子此邀何意?”

    只見那邢良,按掌三拍,聲落,噶止。緩緩來處,水天之盡,一艘琳琅花船,逆水而上,卻見船上,立有一綠衣女子,半截蠻腰淺露在外,換身珠琅,隨着蠻腰舞動,陣陣銷.魂。

    “這是西域鼓舞,本公子特地命人,遠從西域請來的舞娘,姑娘身慣煙花,見慣百舞,只是這種疆外的東西,就沒見過吧?”

    “公子可真是煞費苦心哪!”畫扇望着那花船上舞動的人兒,冷冷言道。

    然而那邢良,只當畫扇是一番感激,哪還有心思聽得出鉿扇此話之中的諷刺之意。“爲博姑娘一笑,在下可是絞盡肝腸,就不知姑娘能否明白在下的這片心啊!”

    畫扇幽是一笑,卻不語。只轉身移步,獨上頂樓之處。

    及遠眺望,只見西邊水無盡,東邊岸楊柳,卻是撩盡人心之處,無盡風情在側啊。但又見,此刻西閣顫霧甚遠,遙見美人獨立,伊人瀟瀟,乍一翩袂,恍若隔世,自然也吸引來楊柳岸邊,不少佳人才子,遠遠觀望。

    “姑娘,可是喜歡這一處?”邢良不知何時,竟也隨畫扇上了此處,同望柳岸。見畫扇不語,自命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喜歡,故此,我已命人帶足銀兩,想將此處盤下,就權當作是送給姑娘的見面之禮,不知姑娘可喜歡啊?”

    “哦?”畫扇驟聽此言,卻來了興趣,:“公子連銀兩都帶足了!”

    邢良見畫扇動心,心下大喜,“是呀,”稍一使眼色,只見他身後之人,此時已從樓下搬來一個檀色箱子,看樣,足有斤兩。只見邢良又一使眼色,手下人當即將那個箱子大打開來,一色金黃耀眼,驟現眼前,在場之人,無不瞠目結舌。

    “這是黃金千兩,在此西閣之上,就認憑姑娘處置了!”邢良笑着道,暗暗的,意欲伸手,抓住畫扇的手。卻也在經意不經意之間,畫扇抽離了開來,走到那一箱子黃金跟前,似有所惑,道:“任它這般耀眼,世間多少人望塵莫及啊!”

    邢良自負一笑,走近畫扇身前,道:“只要姑娘應允,豈止黃金千兩,就算是天宮月,海底珠,我也給你打撈上來,但未知……今晚能否…………”

    “未知這麼耀眼的東西,丟一個在水裏,會是怎樣一個悅耳的聲音?”畫扇仿若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若有似無的執起一錠黃金,晃在邢良的面前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