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91章 婚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91章 婚約字體大小: A+
     

    未寒從未像此刻一般軟弱,她竟一把撲往這個男子的胸懷之中,任她心中愁苦,一舉隨着淚哭喊而出。

    “姑,姑娘!”洛塵卻顯得尷尬,迎也不是,推也不是,只得望向在旁怔忪的青絲,道:“你家小姐!……”

    卻見青絲,只蹙眉不語,食指放在脣邊,做了個“噓”的動作,再無下話。

    “我……”洛塵無言,望着懷中這個着男裝的女子,卻突現出一股憐憫之心。他緩緩伸出手,輕輕地撥開了那一絲粘貼在她臉上的青絲,無比溫柔。頃刻間,未寒依舊放聲哭着,他卻被自己這一溫柔舉動給嚇住了。

    垂首看,竟也覺,懷中的這女子,竟也是如斯的美麗。

    恍若夢中人!

    蕭蕭煙雨,依舊漫散滿街。

    一滴雨及落大地,散成細流,融聚在長川之內,朝東流。卻見此刻蕭索長街之上,再有何人?只剩那無度蕭瑟,貫滿天地之間,卻問此時斯人宛在,良人何去?

    俱無蹤影!

    第18章傾人城

    清清新晨,寒風剔透。昨夜風雨,今朝早停。卻聞書屋香舍旁,句句低吟,醉在心頭。“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又上心頭。”

    聲頓停,卻轉來一身影,是那洛塵。他細細凝住,久久方道:“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手,輕輕地撫上昨夜那處伊人枕過處,湊至鼻息間,閉眼一嗅,似有暗香殘留,泌在心頭處,久久餘香不去。

    此時,西廂處有來人道:“公子,昨夜的那位姑娘已經醒了!”洛塵聞道,更是喜不勝收。一步並去,朝那廂房處奔跑而去。

    …………

    畫閣,無處不春暖。但見檀香繚繞之處,淡淡的書香氣息,涌入嗅覺之中。

    “呃……”一聲嚶嚀,未寒緩緩睜眼,卻見自己此時身處,是在一處自己所陌生的地方。“青絲……”她試圖開口喚着,卻覺全身無一般,不得以再度躺回軟塌之上。

    只是她未曾注意過的,在旁一直站着的一個小丫鬟,始終焦慮地望着未寒,見未寒意欲起身未果,開口勸道:“姑娘受了風寒,公子吩咐了,得好好休息!”

    “公子?……”未寒蹙眉,從那記憶最深之處,晃晃蕩蕩的,擠兌出一張陌生的面孔,卻又消去無蹤,“是他嗎?……”她低低的吟着。

    也在此刻,一道身影翩然,但確切地來說,是奔跑着進來,停在牀沿邊,卻嘎然無言,望着未寒此刻靜躺牀上,驟止住了言,萬緒千頭,卻無從道起,只化作一句木納的:“你……好些了沒?”

    未寒沒有應他的話,只四下環顧了一番,道:“青絲呢?”

    洛塵沒料到她第一句話會有此一問,瞬時間怔了一下,呆凝着道:“她,她啊,她說要回府一躺,說是稟告老夫人!”

    未寒聞言,靜了下來,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也是,一夜沒回去,奶奶該擔心了!”她勉強撐起身,望着洛塵,冷冷道:“你又是誰?”

    洛塵被此正面一問,卻又見此刻未寒美人咫尺,呼納間香風在側,一時卻失了神,口齒不清了的道:“我,我……洛塵,……我叫洛塵,昨夜見姑娘你……”

    未寒驟然一靜,雙手撫上自己一頭披散的青絲,大驚。雙眼赫然一瞪,冷冷的望向洛塵,“你知道些什麼?”說罷,卻越步而起,拽住洛塵的胸前衣襟,狠狠逼問道。“我迷迷糊糊的時候,都和你說了些什麼?……”

    佳人頓變,且又陰狠如斯,洛塵一時半刻之間,怕是錯愕不及,吶吶道:“我……我能知道些什麼?你就一直抱着我哭,還說了什麼?……”

    洛塵一句無心之話,未寒頓時臉上一陣霞紅,燒至頸邊,驟然尷尬,喝道:“你胡說什麼?我幾時抱着你了……”

    “你肯定被雨淋糊塗了……”洛塵欲上前說什麼,卻被未寒指間緊扣住衣襟,半步不得前,無奈下,洛塵只得道:“好,你什麼都沒做……不,是我什麼都沒做!……”

    未寒見洛塵此刻模樣,不覺將手鬆了開來,卻正當洛塵鬆了一口氣之時,未寒的指間卻掐上了他的咽喉,凜冽道:“我告訴你,我不管你昨夜到底有沒有聽到什麼,也不管你知道些什麼,但是,你要是幹泄露你所知道的一切,我保管你會死得很慘!”

    “是,是,很慘,我可以想象得出了……”他望着那掐在他喉嚨間的指,道:“那,你可以鬆開了沒?很不舒服!”

    未寒緩緩地鬆開那雙手,望着洛塵,突然想起自己剛纔的失態,道:“不好意思,我過於緊張了些。”洛塵不語,只望着她善變的神色。未寒複道:“這裏是哪裏?”

    “宰相府……”洛塵如實相告。

    “宰相府!”未寒卻大驚,“我怎麼會在這裏的!”

    “在下見姑娘昨夜暈倒在雨中,所以就不顧你那丫鬟的反對,把你抱回府中修養了!”洛塵望着未寒,問道:“姑娘睡了一覺,現在該好些了吧!”

    未寒警惕地望着眼前人,道:“我是該回去了!”不出兩步,未寒卻又覺得哪處不對勁,返過身對上洛塵。

    “姑娘怎麼了?”洛塵笑問。

    未寒冷凝了他一眼,伸出一手將他撥開,自己卻朝那銅鏡走去。望將鏡中人兒,一襲羅裳加身,不着半點胭脂色,褪卻全身男兒裝,頓時大愕。

    自從當年那場滅頂之災後,爲怕朝庭,也爲了撐起未寒莊,她一直強迫自己當個男兒,多少年來,未覺自身女兒態,謹身盡是男兒言。卻不料,今日,在這個名叫洛塵的男子前,自己未曾顯露半分的女兒之態,盡入他眸。

    “誰幫我換上這一身衣裳的?”未寒頓時大怒,嘶吼聲出。

    在旁的洛塵驀然一驚,見她如此反常,竟也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覺此刻銅鏡之內,伊人如水,雙眸呈怒,卻更露風情,回眸側首間,卻絲毫不遜色於‘嫣紅院’中那位頭牌花魁姑娘——畫扇!

    “這,這是昨夜見姑娘溼透,一時之間又無衣裳可換,才叫你身旁的丫鬟幫你換上這一身女裝的……你覺得不好看啊?”洛塵自己看着未寒,道:“我覺得是滿好看的,比你着男裝時要好看得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