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81章 到底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81章 到底是誰?字體大小: A+
     

    “母妃。”終於,那兩個男孩猛地掙脫鉗制,撲到了那女子的身聲,緊緊抱住不肯放手,“你不要死,父皇是嚇唬你的……”

    梅妃,聽着孩子的天真童言,卻更傷心的哭了,“他不是嚇唬我,他來真的,母妃殺了他最心愛的皇后,他就要爲孃的死在你們面前,就跟皇后死在他兒子的面前一樣,讓你們一輩子不得好過。”

    “母妃……”

    “……”哭喊聲,在內侍將兩個男孩一把推開之時,梅妃卻被綁在一樁木樁上,森寒的刀,剮斷了所有人最後的一絲希望,所剩下的,是恐懼。

    “千刀萬剮,凌遲處死……”雨中,那女子望着刀鋒處寒光閃耀,不悲反笑,詭異無比。

    手起,刀落!

    “母妃……”絕嘯,淒厲,透徹夜空。其中那年紀尚小的男孩,卻在刀子落下的那一瞬,暈死了過去,只剩那年紀稍大點的男孩,撲倒雨中,卻被人緊緊按耐在地,雙眼睜睜地看着血一片一片的染紅了地上順流着的雨水,沾染在他的臉面之上,怒到了極限,恨到了極點,朝着天嘯道:“皇帝,我恨你,恨你……”

    “靂”一聲雷聲作響,劃破蒼穹,震驚魂夢。

    冷汗,已經溼透了汗衣,在這種凜冽寒冬,他竟然被這舊夢驚醒,還嚇出了一身冷汗,酒醉卻已醒。擡頭望,依舊是那間竹屋,然而凌羽卻早已離去,空洞如斯。凌風卻無奈地笑了笑,自道:“這麼多年了,居然還會做起這個夢……”

    “母妃……”他擡頭,仰望夜色蒼茫,白雪荒涼,絲絲冷風泌入溼透的夾衣,隱隱泛寒,但卻比起剛纔那個夢,夢裏的情景,這點寒遠比心內的寒要渺得許多。他順手操過身旁的酒罈子,仰頭喝下。

    人早散,瓶早空,獨剩一絲淒涼慰清寒,影寥落!

    凌風又是一笑。每個人都該有他的夢,然而他的夢,早在酒裏醉死了,早無了形影。繼而,凌風又躺下身,雙手作枕,細細輸理着因剛纔那噩夢所帶來的煩悶心情。許久眼斂緩緩一閉,經年風霜在此刻,全都彙集眉心,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溝壑,嵌在眉間,喚作滄桑!

    是誰?

    那女子,靜靜的守侯在他的身旁,靜靜的,靜靜。以至於他疏忽了他身旁還有她的存在。一隻纖纖手,輕輕撩過他長凝的眉心處,一絲吻,帶着憐惜,落在了他那道溝壑之上。

    驀然睜眼,凌風卻是久久怔凝。這是他今夜,第二次從睡夢之中被驚嚇而醒的了。

    “怎麼會夢到她?”凌風怔凝久久,方道:

    “畫扇!”

    轉身走出竹屋,屋外,即使無月,這漫天白雪的皚皚之色,遠比月華之光來得清亮。步月清宵,凌風驟覺清郎無比,適才的噩夢,在此刻瑩瑩白雪之下,也早消盡無蹤,只任由自己信步而去,或是買醉,或是尋蹤,心中卻無一個明確之地。

    信步而來,信步而止,所停之處,卻是那“嫣紅院”!凌風驀地一笑,卻不步入,幾經躊躇,卻轉身而去,所去之地——浩浩皇宮是也!

    那一夜,宮牆之上,久久凝立着一人影,蕭蕭雪未停歇,卻又增添了幾許孤寒。所望之處,卻是皇宮處最爲偏僻的一處地方,——冷宮!

    如此行爲,於他來講,又豈止一次兩次。每次,他都站在宮牆的頂高之處,直到夜闌天明才走,口中,最後的依戀,他所喚出的那一句,卻是——

    母親!

    第9章畫中人

    夜風凜凜,華燈初上,此時,卻是京華客最是留戀之時,傾國傾城!一縷雪漬,污過華靴,緩緩散讓開來,卻教凌羽意興闌珊之地,那處高閣樓。

    “四皇子,就是那處高樓中的女子!”領頭的黑衣人指着那閣樓道。

    凌羽點點頭,卻對他身後等人道:“此處嘈雜,不可露我襟身,盡喚是四爺便可!”衆人應下,凌羽對那帶路的黑衣人道:“那你可曾見過我三哥的那幅畫?”

    “屬下曾經,瞥過一眼。”黑衣人吶吶道。

    “那好,畫來!”凌羽笑着說。

    “啊?”黑衣人這下卻是呆在當處,想不明凌羽究竟意欲何爲,卻道:“屬下武粗出身,這舞文弄墨之事,未曾沾身,恐怕不能完成皇,……不能完成四爺您交代的事!”

    “這樣啊!”凌羽卻費思量了起來,“也是,那我也就不爲難你了,你帶着你的同僚們回皇凌去吧,小心看好我三哥便是!”黑衣人如蒙大赦,隨即謝恩退去。

    一絲風吹起,凌風緊了盡衣襟,望向那處高閣,卻無限的好奇。卻在此刻,高閣上那扇緊閉着的窗,“吱呀”的被打了開來,驟現一女子,映入眼斂。

    “是她嗎?”凌羽驟然大喜,卻見那女子一臉愁容,斜倚窗臺邊上,眼光卻不知往何處流連去,偶然一聲輕咳,卻被素娟遮去,更顯其嬌。“怪不得三哥會對她念念不忘,倒也是個絕色!”凌羽自道。

    風乍起,斂眼迷離,遮了雙眼,卻顯恍惚。

    但見窗桓之上,那女子的病容矯色,在身側薄紗翩起一瞬,遮去了那傾城容顏,更是令人爲之遐想。

    “妙啊!”凌羽一拍手道,隨即吩咐身後隨從,“即取筆墨!”

    一展畫,點傾城,再度成輝,落落畫中人,——畫扇!

    …………

    閣樓之中,暖香依舊,人卻寥落。丫鬟在旁添香,陣真檀香繚繞,紫閣之內,增色不少,一如春暖。卻見此刻鉿扇又望着窗外一再不言,皆都不敢開聲,只怕再度惹她淚落。

    門,“呀”的一聲被打開來,卻是小玉,手端藥碗,未待走近畫扇,卻又停下。小玉望着在旁噘着嘴的戚兒,朝她使了使眼色,輕動脣齒,卻不敢開聲,以脣易形,問道:“小姐怎麼樣?”

    卻見戚兒聳了聳肩,也是未敢開聲打破這一派靜謐,無數橫道:“還是這樣,不言不語!”

    “你們兩個做什麼呢?”窗臺邊上,那女子一聲嬌懶聲起,卻是無力着的,話音起了又落,幾聲咳又從她的脣齒間溢出,卻無轉身之意,只指着前方皚皚雪景,徑自道:“冬天快過了,春也將近。”驀然,畫扇卻又垂下了首,幽幽自憐道:“只是人何在?情何堪?”

    “小姐。”小玉不禁擔憂道:“你的病日益嚴重,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還是好好振作,別想太多了。”畢竟小玉比戚兒年長几歲,並未像戚兒此刻一般束手無策,只得幹坐一旁。

    一抹笑,卻從那傾城容顏處緩緩散開,身後寒梅悽悽,身前白雪皚皚,映上病體三分姿態,無邊淒涼。卻聽畫扇言:“我這個病,非是藥石所能奏效的。”

    “小姐,他不值得……”小玉帶淚道,滿是憐惜,“他不值得你這樣爲他。進了青樓這麼多年,難道小姐你還看不透嗎,歡場無真愛。”

    淚,幽幽而下,伴着畫扇一句呢噥,隨風而去,“歡場無真愛,當真歡場無真愛啊!”言畢,依依轉身,回到暖閣之內,卻是泣泣成聲,哽咽在喉。

    “小姐,你點藥吧,再這樣下去,你身體吃不消的!”說話的,卻是戚兒。見得如此動人之景,即便如她,也不禁潸然淚下,又不知何語才能安慰此刻,只得端起藥碗,湊近畫扇身前。

    卻在此刻,暖閣之中的門,再度被打開,冷風送來的,卻是這“嫣紅”院內的嬤嬤。卻見這嬤嬤一臉喜色,搖曳着身子走近畫扇身前,道:“我的乖女兒,今日身子好些了麼?可還有哪不舒服的,儘管告知嬤嬤我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