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80章 不會讓人再欺負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80章 不會讓人再欺負你字體大小: A+
     

    但見此時,乾草之後偶一陣騷動,一書生,卻是凌風,緩緩從草垛後走出,手中,卻還提有一罈子酒。走近少年身旁好一陣打量,久久,笑道:“凌羽,幾年不見,長大了呀!”

    被叫凌羽的那少年,垂頭緩笑,望着凌風此時模樣,一身襤褸,卻又笑不出來,道:“幾年不見,三哥變了!”他轉身,言語不再輕漫,“我聽父皇布在你身邊的侍衛說,你在市井賣畫?可有此事?”

    然,凌風卻是忽視了此時凌羽語中的嘆息,徑自搖頭苦笑,道:“漂泊雖清苦,卻樂得自在!”他頓了好久,才道:“總比在皇牆之內,當一個傀儡的日子來得好。”

    此語出,凌羽緘默。

    凌風卻又道,只是嘲諷意味頗多,“父皇這幾年連你也支往江南,美其名曰讓你在那多學學治理之道,實際上不也是爲了順利安排凌霄坐上太子的寶座而無人反對而已。”

    凌羽欲啓脣說些什麼,卻又再次選擇緘默。或是他心中也是明白,凌風此話,說出了他心中一直不敢說出的話。“父皇很想你!”沉默了許久,凌羽話鋒一轉,卻是說出了這麼一句,卻又頓默了一陣,看着凌風毫無反應的表情許久,才又說:這次我被這麼急着召回京,也是因爲如此。“

    “他怎麼了?”凌風冰冷地問,卻無絲毫兒子對父親該有的關心。

    “聽宮中御醫說,病了很久了,能治早治了,現在。”他嘲諷地一笑,“病入膏肓了,就突然想起,把所有的兒子都聚回身邊,或許想好好享天倫之樂吧!”

    “他不是沒有我這個兒子了麼?”凌風反問,卻說:“母妃呢?還好嗎?”

    提起母妃兩字,凌羽卻無了一前的笑臉,迎復而上,卻是淡淡的傷神,“在冷宮中瘋了,誰也不認識了!”

    凌風一笑,眼中,映着瑩光,卻隱隱有淚,對上凌羽卻笑道:“不管那麼多了,我們兩兄弟難得一聚,好好喝個痛快吧!”

    “那回宮之事呢?”凌羽問。卻被凌風截住,道:“今日我們兄弟重聚,不談那些不開心的事,只求酩酊,不問朝堂,你意可好?”

    凌羽怔了一怔,他望向這位自己久違的兄長,臉上煥發的,是自己所不曾熟悉的滄桑之態,較之當年的溫溫君子,今日的他,卻像一個浪子,沒有了皇宮高牆中,那種攝人的森森寒氣,興許,也因爲他是他的胞弟,親胞弟!

    凌羽不再緘默,卻是舉起酒罈子,大喝一聲,“好,!”兩人壯飲風雲,將之多年不見的古求親情,此刻全化在了酒中,飲入腹中。

    凌風浪蕩江湖,已是多年,每日與酒爲伴,早是千杯不醉。卻在這一日,凌羽的突來之訪,滿載傷心事,酒入愁腸更添愁,這一日,凌風竟然喝了個酩酊,醉得不醒人事,倒在身後乾草跺上,呼睡不起。

    倒是凌羽,卻一如先前般寧靜,半點不顯醉態。

    此刻蕭條,他四周觀望,不禁看了自己的兄長一眼,眼內滿是憐惜,悽悽道:“堂堂西宮皇子,卻怎叫你受如此之多的苦。”語中哽咽,凌羽欲再說些什麼,卻聽得凌風醉言之中,喃喃囈語,卻是含糊不清。

    只是朦朧之中,凌風卻喃喃不斷,這惹得凌羽卻是頗爲好奇,心道:“這麼多兄長怎的多瞭如此多的牽掛,連睡夢中也不得安寧?”於是,他走近凌風身前,低低垂首,將耳側在凌風的脣邊,靜靜聆聽。

    “……”

    “……”

    “你說什麼,大聲點。”凌羽對着大醉的凌風道。

    “畫…扇!”

    凌羽起身,卻是凝着這一個陌生的名字,繞有意味,“畫扇?”轉身走出竹屋,凌羽朝着遠處竹林處,驀地一聲哨響吹起。片刻而已,那數幾個平日跟在凌風身後的黑衣人立即復出,來到凌羽身前,跪道:“見過四皇子!”

    “嗯!”凌羽點點頭,卻是儼然正色,道:“三皇子平日裏都在做什麼?”

    黑衣人料到凌羽有此一問,照實答道:“皇子平日就在街邊賣畫,偶有興致大起之時,就醉倒街邊,一睡天明。”

    “那,他最近可有結識什麼新朋友,再或,是女的?”

    “女的?”黑衣人一怔,擡起頭驀一對上凌羽的眼光,又垂首,道:“皇子近日倒是畫過一幅畫,送給了一個青樓女子,名叫畫扇!”

    “畫扇……青樓女子?”這倒是大大出乎了凌羽所料之中,怔了一下,復而又道:“帶我到那女子那去看看。”說罷踏步而出,沒有幾步,卻又轉過身,對着那幾個黑衣人道:“當年父皇給每個皇子身邊都安排了近身侍衛,你們的職責就是好好守着你們的主子,你看看我三哥現在住的是什麼樣,穿的又是什麼樣,你們不覺得失職麼?”

    此言出,那幾個黑衣人應聲而跪,“屬下知罪。”卻又擡首,道:“是三皇子不讓我等插手,否則他便會發狂!”

    “……”凌風無言,卻望了那竹屋門大開,門內那酣酣作睡之人,心中一時百感交集,許久,他才道:“既然如此,起來吧。”轉過身,繞有意味道:“現在就帶我到那畫扇的居所處去。”他倒想看看,區區一個青樓女子,卻怎的值得凌風爲他如此癡念。

    第8章舊事

    夜,無邊的漆黑,淒厲的雨,囂嘶着整個潑墨般的夜,打落在皇城之上微微斜起的獸角突厥之處,偶一聲雷聲轟動,照打得一切更爲淒厲。

    漆紅的城牆,層層禁錮,偶一聲女人聲嘶起,在這個夜中,宛如絕嘯,卻伴着依稀孩童聲響,充斥在整個陰森的皇城之內。

    “母妃,母妃……”孩童的叫囂聲,點點渙散在夜雨之中。卻見數幾內侍拖着一披散着發的女子,穿過雨林,迤儷了一道漂亮的水痕,末了,還原本色,了無痕跡。卻見這女子,披散的發下,絕美的容色此刻卻無比的猙獰,伴着身後聲聲孩童的叫喚聲,那女子的容色,更是陰寒到了極點。

    “父皇,不要處死母妃,不要啊……”

    “四弟,四弟……”另一個男孩兒,約莫十來歲佐,拉住那一直衝着內侍所去的方向的男孩兒,緊盡抱在懷中。興許是長了幾歲,那男孩只一味的叮嚀着他的弟弟,道:“不要看,不要看……”

    “你是皇帝,爲何,卻如此之歹毒啊?”女子在雨中,驀地一聲淒厲聲起,仰天長嘯。“凌風凌羽也是你的骨肉,你眼睜睜地下令讓他們的母親死在他們的面前,你不配爲人父,不配爲人君。”

    “少羅嗦……”內侍一掌刮過女子的容顏,道:“梅妃娘娘,臨死前最好給咱家安分些,這樣還能少受點苦。”

    女子卻半點不聞他的話,卻是擡首道:“我要見皇帝,我要見那禽獸……”雨打在她烏黑的發上,此刻蒼白如鬼,卻瞥見了那兩個男孩被押至身前時,女子慌了,“帶他們走,千刀萬剮的沒有怨言,他們還是孩子,還是孩子啊!”衝着茫茫天闕,天之彌搞之處,女子卻是言與天子聽的,“萬歲,他們還小,一切的孽都是我這個做母親的造的,放過他們,放過他們啊,虎毒不傷子,不傷子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