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72章 名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72章 名門字體大小: A+
     

    初冬!

    清晨的風,透着刺骨的冰冷,吹落了昨夜突開的萬樹梨花白。如此蕭條寒冬,大街之上幾不見人,就連平常一貫躲在巷角處的那些叫花子,也不知道此刻躲到哪處角落避寒去了。天邊處,光熠熠漸露魚腹之白,旭日初初冒頭,洋灑梅頭之上,與雪相交,閃爍成輝。

    如此寒冬,也有寥寥數人爲求其生計,而不得不冒早出門擺攤販貨之人。漸漸地,死寂的清晨依稀有了人聲,只是被風雪掩蓋,依舊的蕭條與零落。

    “去,哪來的窮書生,可別要死在這裏纔好啊……”叫囂着,叫賣的攤主伸腳推了推身上蓋滿皚皚白雪的那書生。“呃……”懶懶一聲嚶嚀,書生翻了一個身,無視於身下冰雪侵骨之寒,或許,已經被凍得早無知覺了吧,竟繼續閉眼而稽,酣聲大作。

    “我說,你沒被凍死就別在這擋着我做生意……”小販繼續朝那書生踢了幾下,“……滾開點!”

    終於,耐不過小販的叫囂之聲,一簾好夢不成,那書生懶懶地撐起了身,伴着寒風飄過,一個酒嗝,飄散開來。書生輕笑了幾聲,“好好好,爺到別處睡去……”說罷,便也起身,只是,顯得庸懶。

    “呸……晦頭!”小販不耐而唾,望着書生被風吹過的背影,飄飄風雪,零落衣角之間,與風競蕭條。幾度輾轉流連不去,轉入柳巷胭脂叢地,醉倒在一棟閣樓邊上。就如此地,與世無紛,酣酣而睡。

    這書生,緊閉着的雙眼間,眉心長蹙,風雪覆蓋之下,早叫人看不清了喜怒與哀愁,只剩眉心那處,尤透一絲頹廢與清寒。

    一夢幽幽,凝落素雪似白頭,更在人間,無愁地……

    閣樓之上,窗櫞“呀”的一聲被打開,紛紛白雪漱漱而下。“呀,下雪了!”柳巷之內,一棟閣樓之上,一個綠衣丫頭,對着這突入眼簾的銀裝世界,驚歎了一聲。

    “是嗎?”閣樓之內,一聲嬌嗔聲跌,庸懶如斯,卻未見人。“小玉,別淨顧着偷懶,給我沏杯香茶過來。”嬌聲再度升落,小丫鬟“哦”了一聲,利落跑開。

    扇窗,依舊向外敞開,瑩瑩素雪之色,銀裝素裹,惹得房內佳人不禁移步窗桓邊上,臨風眺望,一顧再顧,流連不止。薄紗在風的席拂之下,隱透着那女子的容顏,竟可傾城。雲鬢如瀑,映在天地一片皆白之下,魂夢之間,竟有與世隔絕之恍惚。

    風,席一而過,隱泛寒,竟入衣襟沁冷。素娟,也隨風飄落,盈盈而下,落處,竟在酣夢幽幽處。“誒……可惜了!”一聲婉嘆,女子轉身入內,薄紗翩揚,隱去傾城。

    是什麼?落在了他的心湖上,打破了一鏡清寒,伴着寒風,陣陣泌心而凍。直到,那素娟的清香撩過那緊蹙的眉間,落定塵埃,驚醒了他的一簾好夢。

    執起素娟,書生一陣怔忡,擡眼望去,素紗翩袂之下,傾城隱透,轉入香閣,容顏一晤,竟只一半,一半……

    “誰,她,是她……”書生一聲大吼,尋到這圍牆的大門之上,猛力地敲。

    “誰呀,一大清早的,我們還沒開門做生意呢……”一個肥胖的婦人,打着哈喃喃道,看到敲門的,竟是一個落魄的書生,不禁一惱,衝聲喊:“你個酸儒,一大清早的,別說你一付窮酸樣,就是有錢來這尋樂子,也得等到晚上掌燈後再來,姑娘們都要歇息呢!”說罷,這胖婦人一啐,竟也毫不客氣地甩上門。

    “等等,我……”書生舉手一撐,將合上的門推開了一道縫,另一手拿着素娟,話尚未說,胖婦人一句“少羅嗦!”便將門重重關上,門後,幾句咒罵,再無聲響。

    “……我是來還那位姑娘絲巾的!”書生,怔忡在當下,喃喃而道,回到那處閣樓邊上,原本敞開着的扇窗,不知何時,竟也關上了。

    微雪如冰,盈盈款款,覆在手中的那方絲巾之上,消融,俱涅,冷冷皆成香!

    “流連傷寂寞,我念尤煩鄙……呵!”書生自嘲一笑,連連搖頭,自我解惑。身後,一陣騷動之聲,那書生眉心驟然一凜,一聲嚴喝,“出來。”

    自轉巷之中,幾下利落,頓出數幾個黑衣蒙面之人。

    “膽子不小呀,竟一直跟蹤着我。”書生負手而立,竟也威嚴。

    黑衣人聞言,利落一跪,言道:“主上有命……”

    “住了!”書生又一聲喝,生生止住了黑衣人接下去的話,“都給我滾。”冰冷一句,比雪還冷,跪在地上的數幾黑衣人面面相覷,一聲應命,退去無蹤。

    “哼!”一聲冷哼,自書生鼻間而出,回首望向那高閣之上,一聲惋嘆,將手裏絲巾收入懷中,轉身離去。

    茫茫雪地之上,但見書生身影漸遠,冰雪幾聲漱漱落下的聲音,紛揚起一片迷離,劃過眼際。再回首,書生何在?只剩飛雪蕭瑟,一片蒼茫之下,天地無邊。

    這時,圍牆的側邊上,一扇不讓人注目的小木門,“咿呀”一聲被打開來,走出來的,正是那個在閣樓之上的綠衣丫鬟,在這處閣樓之下,來回蹣跚,四下尋找那方落下的絲巾,“咦,姑娘明明說掉落在此處的呀,怎的不見了蹤影呢?”幾下尋找,仍不見蹤。卻見此時閣樓之上,剛纔那女子嬌聲再起,“小玉,怎麼樣,找到了沒?”聲才落,閣樓上那扇關上的窗,再度被打開,那女子,依舊站立在窗邊上,臨風而立。

    “姑娘,還是找不到啊,會不會被風吹走了?”被叫做小玉的丫鬟朝着上面那女子說,嘆了一氣,那女子言道:“罷了,說不定真的被風給吹了去,不管了,你先進來吧!”

    “是!”應了一聲,丫鬟束了束身,將飄落在身上的雪掃落,再度關上門,回到了那院子之中。

    ……

    院落處,一枝枯敗的梨樹,被皚皚白雪裝點得如沐春風般,滿樹晶瑩。

    一個丫鬟,噘着嘴,從華院中走出,滿心不願地將手上一盆子水倒去。卻也說巧不巧,水倒落在地上,噴濺起無數水花,剛好濺在了剛從院外拾巾無果而回的小玉繡鞋上。

    “我說,你沒長眼呀?”小玉破聲罵,那倒水的丫鬟,擡眼望是小玉,一陣唯諾,卻支不出半言,只好怔在當地,見她此狀,小玉使了一個白眼,嘀咕着,“真是的,一大早碰上了你這麼個晦氣……”

    “打狗也得看主人,你一個丫鬟侍女,還想怎麼樣呀!”一句嬌嗔,從繡房中傳來,便見從房中繡簾後走來一女子,身段窈窕,可稱方物。素顏照面,直對上小玉,適才的不滿,此時煙消雲散,只得對着那女子低着頭喚道:“流蘇姑娘。”

    流蘇,這位女子鳳眼微微一轉,眼光定在了剛纔那個倒水的丫鬟身上,“真是的,叫你做點小事也做不好,被人斥了也不曉得支一下聲。”轉身對着小玉一笑,支開了話題道:“一大清早的,你是替你家畫扇姑娘辦什麼差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