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60章 餞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60章 餞宴字體大小: A+
     

    “娶我,好嗎?”款款之意,在這短短數月的等待之中,如今二字,卻飽載相思之苦!“無論你身在何方,無論邊疆宮域,只要我身爲你妻,如此便也足以。但祈我與你,生得同牀,死得同穴,如此,畫扇之願,便也足以了呀!……”

    凌風但笑不語,一手撫上那容顏悽泣,萬般憐惜呵。“畫扇,你之願,也是我之願呀,……”凌風頓住了,道:“可是,你當知道,邊廷之兇險,金戈鐵馬,那可是死人堆中找活路,刀槍叢裏尋生機的生活啊,我不知道,我能否安然歸來,只是,……我凌風此生,縱即是死,我也放當給你一個歸宿,這是我應該做的,……”

    “凌郎!……”偎依在那胸膛之上,那熟悉的心跳,此刻卻牴觸上她心中的那抹脈脈青弦,言語之中,有着難以見得的悲愴,“我真不想,你遠去邊關,我也不明白,爲什麼你要違背自己的意願,再次摻入這朝廷中去?”

    “興亡之事,匹夫有責,何況我,……還是皇家之人!”凌風避開了畫扇的這話,他知道,他要說他答應了凌羽,爲報答他救下畫扇而遠赴邊關,那樣的話,畫扇肯定是生不如死,既然如此,那麼,就讓他騙她一次好了。

    “我想聽真話,……”誰知,畫扇卻是緊盡相逼,絲毫也不讓凌風有半絲退讓的機會,只是在凌風苦無言語之下,畫扇卻冷冷的,退了數步,怔怔的望着凌風,嘴邊噙着一抹笑,足以傾倒衆生的笑,只是這笑,卻還帶着幾分淒寒,隱隱的淚光,有着幽怨,“我不癡,也不愚,你即便是不說,我也猜得到的了,不是嗎?……”

    笑,如此悽美的笑,看在凌風的眼中,卻是揪着心般的痛,痛入了骨髓。“畫扇……”只是呵,奈何相見徒不知,“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我……”

    “明白你,……”畫扇緩緩的回了頭,聲音卻是顫抖着,“你又豈曾明白於我呢?呵呵,凌風,我希望的你,是一個從內心而自由的人,我不希望你爲了我,把自己束縛從一隻籠中之鳥,我曾是親眼的,看到皇宮之中的那般醜惡,皇帝,皇子,梅妃,甚至……”她無奈的一笑,“甚至,那個爲了你盡心盡力的凌羽!|”搖了搖頭,她轉過身,道:“你到底知是不知如果我的死,能讓你自由的話,那我也上甘願的呀!”

    “我不想這樣啊!……”凌風搖着頭,冷靜了下來,“畫扇,我們好不容易纔能重逢,再過不久,我們也即將分別,我不希望我們在這個時候,爲了過去的事,而發生爭執,我既然決定了,任何事也別想叫我改變。”

    “等我吧,等我回來,我們立刻拜堂!”凌風也是轉過身,背對着畫扇,對上那冷冷秋月,“我不想虧欠任何人的,特別是虧欠凌羽的,你別做傻事,我會回來的,這一仗,爲了你,爲了我,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輸……”

    回步,轉身,緣只一望,卻再無半分留戀,或者是不如不見,免教生死作別怨。他毅然轉身而去,循着冷冷秋月,瑟瑟秋風,那襲青衫,始終蕭條,漸行漸遠,消失在了這處竹院之地。

    清悽,罩滿心間。畫扇聽着那腳步聲遠去,直至無聲了,她才緩緩回過身,望着那方翠竹之地,何見我郎?

    ………

    一夜,清秋之意,會有百樓珍瓊,不罷不休。卻見此處何地,方人天上,卻是人間,除卻帝王家,尚還有何?但見瓊漿露美,百官文武,這御園之內,片刻之間,居也鼎沸人聲。

    但見此刻,絲竹聲方歇落,正坐龍庭之上,卻見皇帝喜笑顏開,對着側下正座卻一直無言的凌風開了口,“三皇弟,朕自聽四弟說起你要回朝堂日起,便一直心喜至今呀。今日,你我兄弟幾人,總算歡聚,也不枉父皇當時,那麼執着一念的,要你回來了呀,!”皇帝嘆了一口氣,對着煌煌蒼穹,便是道:“父皇如果能看到這一幕,那該多好呀,不過,即便看不到,想必父皇的在天之靈,也能感到欣慰了。”

    凌風沒有答語,卻只是微微的,淡淡一笑。卻聽側下百官,隨即應聲而喝,“陛下至仁至孝,真乃天下之福,蒼生之福,……”語罷,卻聽山呼聲重,飄進了凌風的耳內,他厭煩的,看向了坐在他對面的凌羽。

    卻見凌羽,似是很習慣這樣的趨炎附勢,凌風時下,大感無奈。相比於此時的這皇宮宴席,凌風反倒更喜歡與那戰場將士一般,狂酒當歌,也不必像現在這樣忍受這朝庭獨有的腐爛氣息。

    酒過三巡,凌風大感無趣,卻在凌羽的陪同之下,暫告失陪。

    ……

    御林邊,楊柳岸旁,曉風殘月。

    秋瑟瑟,入夜之間,有泛着幾絲微寒。但是,此刻的御園池中,卻隱隱有着水聲濺起只聲,循着宮燈明媚,清晰可見。這御池的邊上,凌風此刻,正半蹲着身,一個勁的朝自己的臉上瓢潑着水,試圖洗清自己身上所沾染的那絲官場的氣息。

    如此來回,約莫刻鐘,隨同凌風一起抽身出來的凌羽,卻是看不下去了,興趣缺缺的,庸懶出聲,“別洗了,再洗就脫了一層皮了。”

    “我還真希望把這層皮給脫了下來,”凌風忍不住咒罵,“真見了鬼,滿朝文武,竟然個個都變得這樣的趨炎附勢,真讓人見了噁心!”

    站在一邊的凌羽,卻始終帶着笑,打趣着道:“我倒也不見得,最起碼,國舅的那張臉色,臭得比茅坑裏的石頭還臭,這讓人看了,還真是大快人心啊!”

    “凌羽,我現在才暗暗的慶幸自己,不是在這皇宮之中長大的,要是如此,我還真不如死了算了,頂個皇子的稱號,令人作嘔!”凌風依舊埋怨着,站在一旁的凌羽,卻似有顧盼的,望着御花園的方向,眼中的那抹期盼,似乎,在等待着什麼事的降臨一樣。

    “你在看什麼?”凌風終於發現了凌羽的異樣,開口循問。

    “三哥,”凌羽卻沒有正面回答他的話,“你我兄弟,迄今也沒什麼時間好好說一番話,我們好好聊一下吧!”凌羽頓了一頓,“我知道,把你拉入這官場之內,實非你所願,我……”

    “什麼都別說了……”凌風卻推遲了,“我們之間在這樣的問題之上,也是糾纏了好久一段時間,至今我什麼也想開了,我只希望凱旋歸來的那天,我能和畫扇,好好的謝謝你,之前我也有過誤會你的地方,希望你介懷,……”

    “你我兄弟,何必說這些呢?”凌羽倚着一方假山,斜着身,嘆了一口氣,“在怎麼說,我也有着不是的地方,就像皇上剛纔說的話一樣,我們能歡聚一堂,這點,是父皇當初最想見的,不是麼?”

    如此一番話,或在平常人家裏聽到,凌風會不以爲意,只是,如今這番話,卻是出自凌羽的口,他不禁就費加思量了。曾經如何的憎恨,心間的那股恨,是如何的蝕人苦痛,他是懂的,只是如今,凌羽的一切,轉變得似乎,過於異常了。

    似乎,注意到凌風打量他的目光,凌羽悠然一笑,問道:“怎麼,這樣看着我?你我兄弟雖然有着十幾年的相隔,但也還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初相見的時刻,你也沒這樣失神過啊!”

    “四弟……”凌風開了口,“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他在沉吟着,沉吟着接下來的話,該如何說出口,纔會得當。

    誰知凌羽又是一笑,伸出一手,搭上凌羽的肩,“你我是兄弟,兄弟之間,還有什麼事好隱瞞,又有什麼好說不該說的憂慮呢?”

    凌風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他看着凌羽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依舊的沉吟,只是這次的沉吟,卻也只是片刻。他開口道:“我一直都想不明白,當初的你,是如何信誓旦旦的,要把自己的不快與這些年所受的苦,加諸在太子……皇帝的身上,只是如今,……”他望着凌羽,“你的轉變之快,快到令我咋舌,你究竟,究竟是怎麼了,父皇一去,你就整個人,跟變了一個人似的,你能告訴三哥,你究竟在想什麼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