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55章 四王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55章 四王爺字體大小: A+
     

    奉,天德承清,盛世太平;於,有德之君,即位天朝。一時之間,莫論朝堂市井,別說天子百姓,一意昇平,與民同樂,大赦天下之舉,嚴令各洲官民,免稅三年。此令方達,各地官民,上至耄耋老者,下至垂髫小兒,莫不感戴皇恩浩蕩,跪拜天朝。

    且不說,一家歡樂,便有一家該愁,但見今日各洲各省,老少官民,皆都一派忘憂消愁之樣,卻又誰能得想,方當長城而後,遠去北漠,正是胡人犯境之時,便也邊關有怨,不時傳有急報而來,卻被有心之人,生阻在外,故而將心疲殆,士氣不振,連連告敗,當有最後一報前來之時,卻是告急界牌將失,即求掾將。

    不想,這一報,千百里傳呈,得到京師之日,卻是普天同慶之時,任其文武百官阻攔不殆,傳報之士,忿忿不已之時,便在城門之外,於一片歌舞昇平之時,破罵天子昏聵,這一片聲音,當真好一似投湖之子,一石竟激,揚起千層浪高。

    這日,這片高揚之聲乍起之時,卻又被有心之人,強制一壓,當即鴉雀一片無聲,朝堂之上,殿堂之下,市井之中,百姓之口,皆都禁言,這一聲邊關急報,恍若過眼雲煙,當即風過隨痕,仿似從未有聞一般。只是沒,諸般事態嚴謹之禁令所達,除其新任天子,任誰,也都能清楚,這山雨欲來之前的寧靜,絕非泛泛!

    有耳之士,心中自明,在這一般龍爭湖鬥爾後,這朝天子,雖爲天子,確認在先皇逝世之時,早經瓜分,這朝之重臣,各有所制,愣是任誰,也絕料想不到,一手掌起這當朝大任者,非是新任皇帝,也非是當年那個一箭定王臣的凌風,卻是那如同弄潮兒一般,席捲而來的四皇子,——凌羽!

    隨之,皇帝即位而後,也不知朝之重臣何等想法,隨即便舉薦,將內閣等一概事物,皆由凌羽處置,新任皇帝,凌霄雖對凌羽心有所芥蒂,但始終皇朝將新,也是多事之秋,再着一朝榮登九五安樂之尊,便不免橫生幾許安逸圖樂之心,當下有人願承此重任,幾番權衡,幾番芥蒂,最終將朝廷一半以上的事物,皆由四皇子凌羽打點,也因由此舉,凌羽順理成章的,當即賜封四王,封地千里,享祿千鍾。

    有此一番折騰,朔想邊關報急之事,從中種種,便可瞧出兩三端倪,非是有人從中作梗,又作何解釋。只消一想,便可知這朝堂之內,能有詞通天之能者,除卻這位四王爺,還有誰人。

    只是連來數日,帝都依舊一派歌舞昇平之象,就連那個連日在城下大罵吾皇之人,也無了蹤影,稍一探聽,都有雜嘴之人小透消息,怕是得罪當朝天子,此刻應是屍拋荒野了。於有此謠傳,當下臣民,對這位新任的皇帝,便失了大半心了。

    然而,任誰多番打聽,多番探聞,都不曾想得到,這當日城下大罵新皇昏庸之人,卻被有人祕密的,遣送往帝都之內,那處除卻皇城,再無其二的府邸之中,——當朝四王爺府。

    …………………………………………………………………………………………………

    一杯香茶,正端在指,輕緩幾下來回,茶杯與茶蓋的碰撞之下,發出了略顯啞瑟之音。此處高堂,一鏡明輝,略顯橢圓形狀,從正堂之上端擺,卻正巧的,照着堂下來客,那微微不安的神情。在那神情的不安之上,甚至於,還有着明顯的幾條傷疤,卻又明顯的經過處理,人客臉上的那幾道傷疤,正逐漸的消了腫,復了原。

    “呼……”端坐正堂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凌羽,一口接一口的吹涼之聲,似乎多舉,卻很意外的,能夠震懾人心。甚至於茶杯與茶蓋相互碰撞的聲音,在此刻這辦嚴謹的氣氛之下,也能給人一種醍醐之覺,絲毫不予怠慢。

    “這幾日的刑楚之涯,想必已經讓你懂得了做人之道,更甚者,讓你懂得了,怎樣做好一個朝廷的官了吧!”開口的是凌羽,語氣,卻具備着一定的威嚴。讓人打從心底忍不住的一讚,不愧當朝一王,舉止,言談,都極具震懾之力,儼然教堂下這個戰慣沙場之人,也從心打的敬畏着這個傳說中的四王爺。

    不料凌羽此話一出,那堂下之人,卻咚的一下,跪拜在了凌羽的跟前,連連叩首,“四王爺的救命之恩,屬下沒齒難忘。”

    儼然,堂下人的這般敬畏,使得凌羽的心中確是快意不少,至少,他很是享受這種受人敬卻又被人畏着的感覺。任你馳聘沙場,戰慣生死,在他凌羽眼中,當是該如此,是君是臣,一眼便明。然而,凌羽卻是變了變臉色,嚴肅了起來,道:“我是刑你之人,你卻來叩謝於我,於情於理,大有不合啊!”

    那堂下跪着的人,一聽凌羽此話,隨即露出的,卻是切齒之意,眼中肅殺之神色,不亞於對敵之時,“天朝帝君,不顧我邊疆百將之生死,我進京數次,皆被阻攔,皇帝若當真有道,就應該接見於我,而不是讓你把我關押,再暗暗的往死中囚!屬下心知肚明,是四王爺用一死囚替換下屬下的一條命,屬下定當知恩圖報,萬死不已!”

    凌羽沒有推辭,相反,心中卻是大喜堂下之人的這般言辭。他當知道,擁有軍心,便是擁有了整個朝廷的主力。是他派人百般阻撓邊關急件進京,也是他暗中假傳聖喻,把他給囚進了死牢,也是他在他臨死之前伸一援手,救下了他,……這一切一切,都是他的一手安排。而現在,他故布的這障眼之法,也確實讓他達到了目的,讓這前來傳達邊關將士緊危之人對當今聖上失諸信心,他便能大加收攏。這軍心鞏固於他,自然不在話下了。

    “你敢直言不諱,大罵當朝天子,就衝這一份忠肝義膽,本王救你,也是出於憐才之心啊!”凌羽繼續而臉上的神色,出現了一絲惋惜,不免仰天道:“不耐我朝新主,才即位數月,卻只貪圖享樂,不思圖強,這邊關之事,他是一拖再拖,事久,只怕不利於我朝,也不利於萬民啊……這水深火熱之急,本王確實,也是急如焚心啊,無奈我主荒誕,每每覲見,都被拒之殿外,……唉,只怕曠日持久……!”凌羽搖了搖頭,顯得無奈。

    “只怕曠日持久,邊關軍心不穩,敵軍潰敗我軍,便不再是空談了!”堂下之人,接下了凌羽的那一句無奈之話。這也不得不使凌羽在心中對這個鐵漢產生了一絲佩意,“少下憂國之心,本王甚是欣慰啊!”凌羽頓了一瞬,卻也起身,扶起了那人,“少下,唯今,本王實在不好拿捏主意,加上邊關主將又戰死,再派何人,非得皇上親自下令,只是他如今,卻只記得深宮之內的種種享樂,這邊關之事,該當如何解決,本王還是一籌莫展啊!”

    “難道要等敵軍打進京城,那昏君纔會有所覺悟?”那人怒了,衝口而出的那句昏君,瑣是大逆,但凌羽所要的,就是這種激昂之心。

    “邊關一事,就交給本王來處理吧!”凌羽正色道。

    那人一聽,臉上的憤怒之色隨即降去,取之的,說是涕下潸然也當不爲過,“屬下替邊關那些還在頑抗的將士,謝過四王爺了!”隨之,那人焦急的問:“當不知王爺有何計策,促使皇帝正視邊關之事!”

    此時的話,再不是尊稱皇上,而是不諱的直呼皇帝。這個中轉變,凌羽又怎會聽不出來,這正是他所樂意見到的,故而,他不去打壓這位熱血將士,反而有心縱容。“哪怕是硬闖宮闈,本王也要把他從那後宮之中給拉了出來,即便拼了本往這千鍾之祿,也絕不能再讓邊關之事這樣拖延下去了!”

    凌羽說得激揚,那將士聽得感戴,栽頭一跪,叩地有聲,“屬下再次替邊關將士,謝過四王爺。”他沉默了一下遂又擡頭,“只是如今邊關無大將撐局,朝廷若不派一能夠鎮壓得住人心的人前去主帥,只怕軍心依舊潰敗啊!但不知王爺對此,心中可有合適的出戰人選?”

    凌羽點了點頭,“少下說得極是,這非常時期,前去坐鎮之人,自然也得是非常之人,……”凌羽沉吟了,但見那人,見凌羽如此一說,當下便來了勁,“如此說來,王爺心中,已有合適人選了!”

    “自然……”一句成竹在胸,雖未言明,卻令那人當場心悅誠服。

    而後,凌羽命人祕密備馬,快速將此人送回邊關,一來可讓他趁此心中之勢,將他製造的皇帝的荒淫之事告之邊關之將士,好讓他們對他這個四王爺心存擁戴;這二來,京師也非他久留之地,夜長夢多,他久留京師,只怕時曠日久,他也會瞧出些許端倪出來。

    就在此時,從內閣之中,款款盈盈,走出一女子,乍一看容顏,當真好若芙蕖出水,清憐之態,令人聞之於惜。此女婀娜之色,除卻那畫扇可比,這京師之內,當也無人能匹了,非是那流蘇,當舍其誰。

    也是在當初嫣紅院之時,承蒙凌羽厚愛,幾番歡好而後,凌羽對這個女子,卻是欲捨不得,然而流蘇對凌羽此人,雖說在性格之上,有着莫名的陰晴不定,不過待她之意,卻也無半分輕視,也因此,兩人話無嫌猜,竟也相憐幾分,一番談合,也是情深意重。

    只是流蘇素知,在這王府之內,凌羽絕不可能給她這個青樓之女半點名和份,而她,也有自知之明,從不過分要求,凌羽對她的這番善解人意,更是喜愛得不得了了。

    “王爺這着棋用得當真妙啊!”流蘇盈盈開口,如水美目流轉之間,竟滿情意,讚譽之色,言溢於表。

    凌羽斂去了那般陰狠之色,緩緩牽過流蘇的手,放在自己的脣邊,輕輕一啄,卻是惋惜着道:“真不愧是沙場鐵學啊,在牢中那幾日,他確實是讓我見識到了什麼纔是真正的鐵漢子啊!”凌羽說罷,擡頭問流蘇,“對了,我三哥近來可好?”

    流蘇似乎早料到他會有此一問,道:“聽下人們說,只是焦躁了點,並無其他,每日也依舊是練練字,讀讀書,再不就喝喝酒,也無出那園子半步!”

    凌羽點了點頭,吩咐道:“替我備幾壺酒,我要和我三哥好好一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