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52章 花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52章 花落字體大小: A+
     

    “人說鳩酒一落,穿腸一痛,便不知不覺了!……”飲落一杯,鳩酒無情,她展開了那傾城的絕色,此刻絕邑,堪比天人,竟是如夢也是如幻般的,她問道:“就不知,是真,還是假?……”

    飲落這一杯酒的時候,畫扇如此一般的問着,只是這話中的分量,卻足足讓凌羽,沉默了許久許久!“凌羽,如若我死後,你能答應我一件事麼?”

    “說……”凌羽生硬的道:“能辦到的,我儘量幫你辦到!”

    畫扇聽完,卻是咯咯直笑,凌語不知她含糊不清的話語裏究竟還說了些什麼,只依稀聽到,她說:“生願同牀死同穴”之類的話。而後,卻又醉言醉語之間,聽她喝歌而唱,“飲啊飲,飲乾這杯酒,你是劉家阿斗魂重遊,魂重遊……”

    “別,別,別,別故地,叫你樂不思蜀,死呀死呀,在中洲!快啊快啊快啊,快快換大斗,一醉方得,方得萬事休,萬事休……”

    歌聲,蔓延在這片黃葉飛舞的季節裏,雖然,此刻非是那秋到葉飄零之季,但她的生命,已然到了一種及至的顛峯,所以,她也該謝了!

    一地的白紗,似乎,也依戀上這一地黃葉的枯澀,迤儷着,如花綻放着的瑰麗,流淌心田,更添愁緒。一隻掌,輕輕的,滿載愧意,撫上畫扇那已然安靜着,一似沉睡了的顏。撂過額邊的一縷青絲,流連不去,……

    “對不起……”凌羽無有他話,回饒在脣邊的,卻始終只能有這麼一句,也是他此生之中,說得最真的一句,“希望來世,我所欠的,能一併還清,你……就好走吧!……”話說着,哽咽着,他彎下身,抱起那頹廢容顏。

    素白的手,沒有了一點支撐的根本,就如此的,鬆敞在凌羽的身後,半屈半綣的指間,似有不甘,似有解脫,還……似有眷戀。

    葉,落了一地,飛了滿天。風中,帶着有瑟瑟的味道,穿過畫扇的發間,也穿過凌羽的發間。畫扇在他的懷中,似乎,從未有過的安詳與寧靜,多年的紙醉金迷一聲色犬馬後的寂寥與落寞,早教她忘卻了昔日真我,直到此刻,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不是死在了凌風的懷中,那處她一直以爲是她的歸屬人的懷中,而是死在這個,親手將她送下森羅的人的懷中!

    凌羽,倘若此生得以重來,但願,天不老,得願指間安慰,償還你一生漂泊,得願此生所老,撫平你眉間所蹙。……

    黃葉一地,步步皆殤。踏過成末,皆成飛灰!

    直到,宮門之處,那一道人影的渙散,一騎紅塵答答而至,正面迎來。但見那馬上之人,神情之間的匆促,隱有擔憂,。望見遠遠而來的凌羽,馬上之人釋然的一笑,縱身而下,飛也奔似的,跑到了凌羽的身旁。

    只是,在那距離有十步之遙的地方,他卻停了下來。怔忡的,眼中飽含不信。“凌羽……”他怔怔的喚着。

    但只見凌羽,似是沒有見着凌風一樣,還是空洞着的,懷抱着畫扇,朝着天子殿中去。“四弟?……”凌風叫住了凌羽,“畫扇她?……”

    凌羽回了頭,望了凌風一眼,凜冽的一笑,一如他平常的那般,“她沒事,……”凌風見到凌羽此樣,心中的忐忑更是不安,“你怎麼了?……”

    “你終於來了呀!”凌羽感慨道:“可是,你終究還是沒能見她最後一面!”

    最後一面,凌風大驚,“你說什麼?”他攔在陵羽的身前,欲伸手前去,接過他懷中的畫扇,卻被凌羽冷冷的別過了身。此樣,卻叫凌風大吃了一驚,在凌風的印象當中,凌羽還從未如此的對過他。

    他垂下了頭,望着那一如熟睡了一般的畫扇,冷冷吼出聲來,“告訴我,她怎麼了?”

    “死了……”凌羽實言相告,眼神中,盡是空洞的,嘴邊,卻帶着一股笑,莫名的笑,只是這笑1,卻比那哭,還要來得更加的難看。

    “你騙我……”凌風聞言,臉色爲之一變,卻也怔忡在當處,伸出手,對着凌羽道:“把她交給我……”

    凌羽悽慘的臉色,顯得蒼白,道:“不,不能交給你……”

    “她是我的女人……”凌風大喝。

    “她是我的嫂嫂……”凌羽則是以更大的聲音,覆蓋去了凌風的恐嚇。“天該笑,我們兄弟倆,也有如此針鋒相對的一日。”

    “你害死的她?”

    “不錯!”

    “爲什麼……”凌風一把拽起了他的胸襟,擡拳而下,一拳重打在凌羽的臉面之上,一道血色縱橫,便如此的,一點點的,從嘴角邊處,慢慢淌染而下。

    “你要怪,就該怪父皇,他也該清楚,……”凌羽道。只是,這話還未說完,凌風便幽是一拳重落,這一下,卻見抱着畫扇的凌羽,給生生的打退了數步,跌坐在地。就連在懷中的畫扇,也未能倖免的,拋落在地!

    “畫扇……”凌風扶之不及,卻被凌羽搶先了一步,依舊橫抱在懷中。

    “放開她!”凌風喝令。

    然而凌羽,卻始終的那副模樣,在凌風所認識的凌羽,他是從未有過如此般的頹廢的。

    “這裏不適合她,我要帶她走!”

    “就算帶,也不應該由你去帶!”凌風生冷餓制止了他。

    凌羽卻是一笑,“你還有未完成的使命啊!”

    “住口!”凌風喝住。

    孰料,凌羽卻是以更嚴厲的語氣喝住了凌風,“該住口的是你!”他無奈的苦笑,“你若是早接受你該接受的使命,她也不會無辜的爲你送命,你只是個懦夫,一個逃兵。該屬於你的事,你只知道一味的逃避,你以爲這樣就行了嗎,不行,誰都不會放過你,包括我。”

    凌羽再次無奈的苦笑了起來,轉身而去,卻是喝着畫扇剛纔借酒當歌的那幾句話,“……別,別,別,別故地,叫你樂不思蜀,死呀死呀,在中洲!快啊快啊快啊,快快換大斗,一醉方得,方得萬事休,萬事休……”

    “叫你樂不思蜀,死呀死呀,在中洲……”

    聲音,在凌風的耳中,遠遠的飄散,“三哥,別讓畫扇白死,把該屬於你的,要回來吧!”凌羽最後的話,卻是這樣說的!

    ……

    如果滄海枯了,還有一滴淚,那也是爲你空等的一千個輪迴。驀然回首中,斬不斷的牽牽絆絆,你所有的驕傲,只能在畫裏飛。

    大漠的落日下,那吹蕭的人是誰?任歲月剝去紅裝,無奈傷痕累累,荒涼的古堡中,誰在反彈着琵琶,這等我來去匆匆,今生的相會。————飛天

    一管蕭,吹遍落日黃昏處。、

    但只見,黃沙遍飛,一抹白衣勝雪,翩翩絕袂,風乍獵,吹揚起白衣若鴻,驚一回首,只在闌珊之處,那荒涼的容顏之上,偶有一絲遺憾,冷卻花容,失色之餘,悽美一笑,便在風雨中,次一笑,一生當足夠矣。

    “你後悔嗎?”那抹白衣勝雪,幽幽的歇下了脣邊玉蕭,對着冷坐牆頭之上的那男子,幽幽道來。

    “人生沒有後悔可言,即便悔,也是不悔!”那男子這樣回答那白衣女子。

    女子似乎,沒有想到,他回是那樣的一答,:“如果,能讓你重來,你還會如此做嗎?背棄你的親人,背棄你的兄長,讓他獨自一個人,去承擔所有的責任……”

    男子冷冷的凝眉,似乎在思量着,但神色之中,卻有着異常的決絕,道:“會,哪怕重來一百次,一千次,我也會這樣做,這是他該去做的!”

    女子聽到他這樣的回答,似乎在笑,笑愚,笑癡,她輕言道:“何苦,何必呢?”

    “是啊,何苦,何必呢?”男子反問,轉過頭處,卻再也不見那女子的白衣勝雪,取之而代的,是黃昏落日下,那抹黃昏勝血。男子的笑意,依舊無限的在臉上擴展着,望着天邊之處,似乎,那纔是歸,道:“畫扇,你呢,你後悔不?你本該有機會,再見他一面的,可是你爲什麼,偏偏也是如此的決絕呢?”

    那男子一笑,道:“其實,誰能比你看得更透呢?”他頓了頓,轉望向宮闕處,“這一賭啊,父皇是一敗塗地了,最大的贏家,還是你啊!我還得感謝你,肯這樣成全於我!他是回來了,真的回來了!……”

    “只是你呢?……”他冰冷的眉間,似乎在悄悄的融化,“你幾時才能回來,我的嫂嫂!”

    迎風去,那抹俊顏在夜色的襲擾之下,漸漸的,無了顏色,只是那風中低語,依舊簌簌,款款而落。

    清寒鉤,漸上西樓,但見月漉煙波之處,深情徘徊之地,那女子的白衣勝雪,此刻依依,似在等待,也似在呼喚,映落城牆之上那男子的眼眸之中,兩人皆是會心的笑。

    “這一局,還是我贏了啊!”清寒夜,一句輕吟,隨着風,傳送着。

    “是的,你贏了!”城牆之上的那男子,也隨着風的傳來,輕吟出如此的一句,似是在應喝,但更像的是,在安慰。

    天人隔絕之處,那抹笑,依舊,迎風招展!

    清寒鉤,漸上西樓,但見月漉煙波之處,深情徘徊之地,那女子的白衣勝雪,此刻依依,似在等待,也似在呼喚,映落城牆之上那男子的眼眸之中,兩人皆是會心的笑。

    “這一局,還是我贏了啊!”清寒夜,一句輕吟,隨着風,傳送着。

    “是的,你贏了!”城牆之上的那男子,也隨着風的傳來,輕吟出如此的一句,似是在應喝,但更像的是,在安慰。

    天人隔絕之處,那抹笑,依舊,迎風招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