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51章 深鎖娥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51章 深鎖娥眉字體大小: A+
     

    “如,朕不允呢?”這一聲堅定與決絕,卻是遠遠的出乎了畫扇的意料之中。“爲什麼?”她如此的問着,卻是大步的,朝着皇帝的榻邊走去,坐落,淡淡的眸,寒光熠熠,直盯和皇帝那始終堅決的神色,道:“那不是一處您已經廢棄了的園子了麼,容我一死,又有何防呢?”

    “不行便是不行,其他地方或有一說,這西宮之地,就是不行!”皇帝的神色,比之先前的決絕,此刻更是不容褻瀆的一般,“那處地方,雖爲廢墟,但朕早有嚴令,不再任許任何人前去相擾,就讓它……”話說至此,皇帝的眼神之中,早有了一層爲人所不見的迷濛之色了。

    這看在畫扇的眼中,卻是極大的不解,“這是爲了什麼?”畫扇揣測着皇帝的神色,“因爲凌風,還是,……因爲梅妃!”

    但見皇帝,在畫扇說到梅妃的那一刻,眉間一抹清揚,卻是不容忽略的。卻是皇帝的這一不經意的舉措,讓畫扇同時也明白了,皇帝對於梅妃,似乎,也還在猶豫着的。是愛,是恨,是厭,卻也是憐。只是這多年的種種,早叫他不能去想,也不容去想了。

    “我明白了!”畫扇忽而如此說道:“如果說,你不是一朝天子的話,那該有多好!”畫扇忽然這點們的道,眼中,也有着一絲憐憫之色,與之望梅妃時候的那種憐憫一樣的,現下,這種神色,卻是對這個將死之人,稱爲皇帝的人所由生。

    皇帝卻大是不解,怔着望着畫扇,“何以如此一說?”而畫扇,只留給了皇帝一記淺淺的笑,便轉身而走,卻只走了兩步,再又停了下來。“若在民間,我當尊喚您一聲公公了,……”她卻靦腆的笑了,透着一絲遺憾,“如無這次禍事橫生,只怕我與凌風,早遠赴天涯,拜堂成親了吧!”搖了搖頭,嘆道:“無所謂了,生無名份,死有此心便得了……”

    這一絲遺憾,卻有着莫名的一種苦澀感在內中渙散着,礙於皇家,她不得高攀,也不想高攀,她繼而向皇帝道:“這一聲公公,我看,也就免了吧!”

    “等等……”皇帝似醍醐般的,喚住了畫扇,凝思許久,他對着畫扇道:“是朕對不起你,十幾年前對不起你一家,現在又再次的對不起你……,……西宮正庭,乃是風兒當年的寢所,就把那賜給你,就當是你的歸魂地吧!”

    畫扇無奈了的,再次笑了笑。“皇上,珍重,我不希望這一局你輸,但同樣的,我也不希望我輸!”說罷,有着些許差強着人意的渙散,畫扇徹底的走出了這座寢殿,不再回頭。但只聽殿外,傳侍者的聲音,且高又銳的,揚聲高起,頓時,這一聲起,整個皇宮只中,衆人皆知。

    “陛下有旨,賜鳩酒一壺,珍釀百壇,送歸西宮正庭!”

    銳利的聲音,在這冰冷的宮牆之內,久久的迴盪着。直到,傳入了一直站在夕陽之下,牆角之上的那個人,纔有了那斜影微微的一顫!

    但見此人,此刻藍寶衣錦,非是凌羽,又是何人。倒是在此刻,他的臉上,卻是寫滿了錯愕,嘴中不可置信的,喃喃道:“竟然,……賜她死在西宮!”凌羽轉了轉身,望着皇帝所住着的那個寢殿,依舊的昏暗如斯,“他是承認了她書皇家媳麼?還是,……愧疚於她,才圓她所願!……”

    一切疑團,在皇宮的城牆之上,隨風而去,無從察起。

    ……

    西宮院落,蕭蕭黃葉飛舞,蜚短流長,稀疏了一地。也不知黃葉漫散了幾多年華,未幾見飄零,滿落塵埃,只有這去了復來,來了復去的蕭瑟,風灌長庭。

    腐壞了的葉,潤入泥中,化作陣陣難言的氣味,伴着酒香陣陣醇厚,依稀有笑語傳來,卻是一年輕的女子聲音,這笑聲,傳出了西宮門,又是何等的漾人心魂啊!只是誰,都不曾爲這笑聲駐足一留,因爲,誰都知道,這笑聲落下之後,在這深宮大院之中,將又會有一條芳魂,未老於此。

    淺蹤一道,似乎,很是熟悉這西宮之中的路徑一般,竟連黃葉覆蓋着的腳下,有幾道橫檻,何時該提腳而跨,竟是一清二楚。這道身影,與之剛纔在城牆之上的那道身影,本同一人。他緩緩的,一步一步的,跨過叢叢枯葉,來到了這女子的身旁。

    俯瞰着,凌羽的眉間,那道長年經風霜累積而來的刻痕,此刻更是深刻。蹙着眉,凌羽望着那個酒醉之中的女子,竟隱有一絲的不忍。“你不該介入這一場鬥爭之中的啊!”他轉身望着西宮門外,心思,早被那飛赴往皇陵報信的人,疾馳至宮牆之外了。

    還曾記,他那一撇微笑,是打從心底而升的呀。“去,快馬加鞭,速趕到皇陵,就說皇上下旨,賜死畫扇……”他還在得意着,他這一着棋下得之妙啊。既能讓凌風回朝,也能讓老皇帝在臨死之前,爲凌風對他的漠不在乎而痛心疾首。

    只是如今,他在看到眼前這個酩酊大醉的女子之時,他的心,卻也無由來的軟了下去,她纔是最無辜的啊!

    “呃……”畫扇嚶嚀了一聲,帶着酒氣的,懶懶睜着眼,望卻眼前俯瞰着她的凌羽,剎那的恍惚,畫扇疑卻了,“凌羽?……”她不可置信的喚。

    “……”一瞬間,凌羽卻不知該當任何的,來面對這個可憐的女子,“三哥……”

    “凌風,……”畫扇頓時一振,“……他來了嗎?”酥鬆的眼,望着凌羽身後的空空如許,心中一頹,“沒來嗎?”

    “三哥就快來了!……”凌羽繞過畫扇,來到她對面,與之相對而坐。“只是……”

    “要我死,是嗎?”畫扇卻很釋懷的,朝着凌羽一笑,“我知道,一直一直,我都知道着,你處心積慮的,不就是爲了如此嗎?殺了邢良,也不過是爲了不讓凌風走!……”畫扇再度爲自己斟了一杯酒,緩送脣邊,卻在脣邊停了下來,靜默着,對凌羽道:“於一個兄弟來說,你做的,夠多了!”

    然而,凌羽卻痛苦的,搖着頭,“遠遠不夠,遠遠不及他爲我做的……”凌羽鎮定了一瞬,隨即又恢復平常的一貫神色,對着腮紅的畫扇,道:“既然你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在做的,今日又讓你也牽涉在內,你該恨我吧!”

    “恨……”畫扇吶吶的道着,眼睛卻一直饒着手中那碧玉杯,轉個不停,“你我都是可憐人,有什麼可恨的!”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你應該最恨的是我……”凌羽反駁,。孰料,畫扇卻是滿不在乎了的,“所以你是最可憐的,你是世上最可憐着的人,沒有人站在你那邊,你一直都是孤軍作戰,你三哥不與你爲謀,你父親不與你爲親,就連自己的生母,也瘋了,等同拋棄。這個世界啊,是公平的,你的缺憾,遠遠多於你自己的所求!……”

    凌羽怔怔的望着畫扇,不知她此刻,究竟是真醉還是假醉,一番話竟是如此赤|裸|裸的,敞在了他的面前,且針針見血,每每刺中他的痛處,痛得他連喘息,都在顫抖着。

    畫扇望着凌羽,卻似打趣了的一般,暈紅着臉,天真,且帶着三分爛漫的,對着凌羽道:“你是不是現在在想,我要是不死的話,該有多好,你就能好好的,對着我大哭一頓,因爲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人能如此的瞭解過你!”

    凌羽微微的一愣,他沒想到這個女子,在臨死前,竟還能如此打趣揶揄他,只是,他也不反對,或許,她確實是說到了他的心底去了。“你說得對,從小到大,都從沒人能和你一樣的,如此赤|裸|裸的剖析出我心底的最深之處,你是第一個!”

    話說着,畫扇竟有些許的得意,舉着杯,又一杯飲落,“這宮裏的酒啊,就是不一樣!”畫扇忽而的,又止住了笑,呆滯在當處,竟帶着幾許哭腔,“其實,你和姨娘一樣,都是這皇宮之內的可憐人,都是被人所拋棄的,只是她很聰明,選擇了遺忘,所以,她現在不像你這麼痛苦,每日的處心積慮,斡旋於朝野!”

    “你的姨娘?……”凌羽蹙眉,不解道:“你在說的什麼?誰,是你的姨娘?……”

    畫扇卻笑着搖着頭,道:“不重要了啊,我都不是往日的我了,誰是我姨娘,還有什麼關係呢?再說了,若非她,我今日,也不必在這裏,再一次的無辜受罪了!”

    凌羽眉間的嵌痕,似乎因爲畫扇的這一番醉言,陷得更深了。他尋思着,在這皇宮之內和他一樣可憐的,除了他的至親,還有其誰?……

    至親……

    凌羽驀地一震,望着畫扇,久久的,說不出話來。

    “我明白了,……”凌羽終究不遠願去戳破畫扇不肯說的餘下來的話,只是他,心中早也明瞭,他只能對着畫扇說,“……對不起!”

    畫扇,卻在不經意之間,一直喃着他的這句對不起,來了去,去了來……直到,這桌上的酒,都被喝立刻個光,畫扇才又回頭,望了凌羽一眼,道:“小表哥,我要走了!……”她眼中有着淚,“你要好自珍重!……”

    小表哥!

    不出他所料,凌羽一隻手覆上畫扇的眉心之間,緩緩的,將畫扇攬入自己的懷中,竟啜泣着聲,道:“對不起,對不起,……”當年,是他母親害了她一家,現在是他,害了她!……

    畫扇笑了,推開了凌羽,道:“你是個狠心的人,我知道,我在你的計劃之中,我依舊得死,對不對!……”凌羽無言,怔在了當處,只任眼中掙扎的神色,無邊的渙散在畫扇的面前。

    笑,再度的笑,帶着淚的笑,畫扇執起了桌子邊上,那一壺迄今爲止都還爲開封的酒壺,“人說鳩酒一落,穿腸一痛,便不知不覺了!……”她笑着,將酒,緩緩,湊近脣邊——

    飲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