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46章 皇陵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46章 皇陵請字體大小: A+
     

    “你知道自己正在下一局輸定了的棋嗎?”

    揹着朝廷,揹着臣子,龍牀之上,一句若有似無的惋惜,眼睜睜的淚,流了下來。似乎是悲撼之聲,有所靈動,那空洞洞的雙眼微微瞟過之處,輕紗揚起,他看到了匍匐在他腳下的文武朝臣!

    他們,山呼着萬歲;他們俯首稱臣;他們,……都在等着朕歸天!無奈,與不捨,纏繞着這付將死的軀殼,“風兒……”迷迷濛濛之中,龍牀之上,再一聲嘆息洋溢而出,動驚全場上之人。

    “你知道自己正在下一局輸定了的棋嗎?”皇帝再一次對自己這麼說着,空洞洞的眼神之中,除了期待,還是期待。在此刻,他頻臨黃泉,他不再是萬人之上的君,他只想當一個膝下儒奉全的父,一個父親,父親而已呀!……

    “父皇……”這一刻,有一雙手,一聲溫順,搭上了他掌間的蒼白,皇帝微睜着老眼望去,一道熟悉的身影,恍如隔世了的般,坐在了他的牀沿邊上,“父皇,,兒臣來了!……”

    “我兒……”皇帝的脣齒,無聲的開闔着,“……你,……你終於來了?……父皇,父皇,等得,好苦哇!……”只是這一瞬,也只是一瞬之間而已,皇帝的眼前,再無他人,包括牀下匍匐着的文武百官,也包括那個握着他蒼白的手的那熟悉的溫熱,因爲,似乎又再回復空洞與冰冷。

    不錯,冰冷,恍如幽冥般的冰冷。

    遠遠之處,有一座廟宇,異常雄偉壯觀的廟宇,乍看之下,似曾相識!只是,離離風,吹勁草,而當夜正黑。在這座熟悉的廟宇之外,皇帝那蒼白,卻直對廟宇。

    眼前,非是殿堂,不是朝庭,而是……皇陵!曾經,那處載滿恩怨的皇陵,他的先祖啊,是否此刻,也安息在裏面,也在裏面,等着他的安息。皇帝無聲的笑了,他知道,他是離死不遠的了,纔會在此刻,產生了這般幻像。

    只是將死之心,他最最牽念的,不是自己的兒子,凌風麼?爲何,卻將他帶到了此處。離離風聲,似在耳畔,更疾更勁。

    緣何?他又迴心到此地來呢?

    但只見悽悽風中,那一抹孤寒,絕世而獨立着,緩緩朝他轉過身來,卻見七孔之中,皆帶血淚,幽幽帶魅的笑,淒寒的,衝他道:“父皇,你來了?……”

    夢,乍醒,汗溼夾背。

    寒風泣泣之中,皇帝的老眼之中,盡是恐慌,“風兒……”夢憶尤在,皇帝卻驚魂未定。回望身旁,牀,依舊是他的龍牀,殿,依舊是他的寢殿。只是,還有誰在,此刻身旁,他倍感孤零,一朝天子,竟致如斯!

    這時,天剛曉亮,他才堪堪憶起,他們去找凌風,也有一日了吧,怎的還不見還啊?方想至此,便聽殿外有人通傳“太子覲見”!

    只是眼神殷盼之間,卻未曾見到那魂牽夢繞之人,於此,皇帝卻對着太子,揮動着那蒼白的手,道:“不用說了,下去吧!……”夢寐,依舊着,皇帝的眼眸之中,緩緩一滴淚溢出!

    ……

    情緣的斷與續,似乎,在這一念之見,早已不堪,不堪那一一細認,還不如化作飛灰,早去,早了……

    這一日,卻起獵獵狂風,皇陵之陌,陌上蕭條,依稀有一人影,緩緩徘徊不去,但又每每臨風而望,似有所羈。只是在這羈絆的背後,陌上之人,一聲婉嘆,卻是轉身而下。

    但見陌上人,轉身進入叢叢碑林中去,又是一聲惋惜,徘徊在這片葬在土下的千古寂寂。卻見被其撇在身後的,是皇家的御林之軍。但見御林軍之前,卻迎風正站着一人,——非是凌羽,又是何人?

    獵獵風,似是更甚,無邊的吹打着此地每一個人的衣角,鼓滿了衣袍,也隨着風獵獵,涌動着。但及此刻,每個人的心,卻好一似,崩得極緊,即將頻臨斷裂的狀態一般,任誰也不敢率先開聲,任此獵獵林風,吹動着。

    但又此刻,同樣的獵獵風,吹入皇家牆,灌滿皇家殿。卻見此刻殿內,人人匍在地上,三跪九叩而後,山呼一句,撼動全朝。

    “萬歲,萬歲,萬萬歲……”只是,這衫呼萬歲的頌歌當中,卻是逼迫着的一絲氣味。只因爲,當朝天子,今有嚴令,一概不朝,只待皇子凌風歸來。此令一下,全朝動容。朝政一日荒廢,天下皆亂,狂又,今日,邊關告急而來。

    卻被皇帝一句決絕,概不受理此奏。於此,一班朝臣,卻又轉向太子.宮。也是,一朝天子無概,所能支撐大局者,就剩下這個一國之儲了。只是,邊關之事,事關重大,卻又是太子所不敢拿捏之事,於是,又由一般朝臣主意,令太子與年邁的皇帝,再一次近談,好讓他下召,一則易主,一則動令天下。

    ……

    盤龍靴,紋絲正明黃,一步一步的,卻帶着些許的猶豫。任誰此刻,也看不到太子的臉色。

    由此,他踏上了這片領域的最高峯,極目遠山,眉心更鎖。只是心中卻在盤桓着當下的心思,直到,身後的一個侍者,手中端來了一碗藥湯,喚醒了此刻正在沉吟之中的太子,他才緩緩地,朝着那處寢宮,一步一步走去。

    一弧小碗,淺淺的呈着那晃盪的藥水,隨着託着托盤的人前進的步伐,一圈一圈的晃動在碗的邊圍之上,撞擊之下,漣漪重重。風,吹倘着而來,此時,藥碗之中的藥水,早不復先前滾燙,現下溫度,卻是剩那一片微涼。

    宮門之前的侍衛,早被他撤了去。此時的殿前,一派蕭條,一如冷宮般靜寂。無聲的充斥,纏繞着人心,在無聲的喘息之下,卻顯得格外的刺耳。

    進到內宮,掀開那珠簾,箇中陰暗的角落,看不清太子的神色,只知道,端在他手中的藥碗,依舊有一回沒一回的晃盪着,散發出陣稱苦澀的藥味。

    “父皇……”太子喚道,他將手中藥碗端放在一邊案几之上,卻坐在了皇帝的牀沿邊上,冷冷的,望着此刻躺在牀上,那個頻臨將死之人,他的父親。“孩兒看您來了……”太子再一次的衝着那緊閉着雙目的老者喚道。

    依照此樣,牀上靜躺着的皇帝,依舊了無聲息,在旁人不知的情況之下,或許,他這樣死去,也許會更好些吧?太子如此想道。

    側目處,隱隱,皇帝那頭上,一圈黃絲纏繞在額上的邊處,那突兀的青筋,稍稍的,有那麼一陣顫動,皇帝的嘴中,卻乾澀的喚了出來,沙啞且無力的,“……風,風兒來了,嗎?……”語氣之中,是殷殷的期盼,看在臺子的眼中,此刻,卻有一絲不忍心打破他臨死前的一點冀望。

    “沒有……”只是,不忍歸不忍,太子始終將事實的無情,活生生的,且冰冷的,敞訴了出來,雖然,這一句話,只有兩個字,但對於此刻的皇帝來說,無異於絕望。

    “呵呵……”苦澀的笑,自皇帝的脣邊溢出,他無力再說話,只空洞着雙眼,訴說着期盼。

    “您絕望了嗎?”太子望着皇帝此刻的空洞,輕聲的問。

    皇帝,卻詫異着太子的這一問,側過首,直望着太子,卻不說話,亦或,無力再說什麼。然而太子,卻毫不掩飾心中的痛苦,道:“兒臣反倒,希望您快些絕望,不要再撐着這一口氣了……”

    詫異,再度從皇帝的眼中浮現,他直直的望着太子,不知道他想說什麼,但也只靜待他接下來,說着什麼。

    “父皇……”果然不負所望,太子再一度的開口了,卻如此刻殿中的陰暗般,太子的聲音,也略顯晦澀。“您不該的啊……”他惋惜着,“您不該爲了凌風一人,搞得整個朝堂荒廢,縱使,您想讓凌風牽念天下人,而回來再見您一面,可是,您忘了,朝堂之下的萬民,全都是您的子臣啊,您真不該如此荒廢於他們,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過往與愧疚之中的……”

    皇帝的眸子當中,在太子的這一番話後,明顯的呈現了波瀾,且不是一子漣漪那般,在他此刻靜默着的口中,身體卻止不住的顫抖着,如海濤叛卷,波瀾壯闊。

    “父皇……”太子的語氣,突然變的悲哀了起來,他那閃亮的眸子當中,卻閃過一絲陰狠,他笑着道:“您也該想到了吧,我今日來,是想做什麼?”他望着皇帝那從顫抖的身軀,此刻竟變得有些許的恐慌,“……沒錯,我是來送您歸天的!”

    太子無情的,接下了剛纔的那句話,“——依照全朝臣子的意願,兒臣,是來送父皇您歸天的!”他卻笑了,道:“您想不到吧,我也想不到。”他搖了搖頭,望着牀上那蒼白的容顏,道:“我想不到,竟是會讓我親手來結束自己的父親的性命,而來送我登上那高高的寶座。”

    他的眸子觸及皇帝的不復恐慌,卻又依復平靜,深沉的眼眸時,太子眼中卻流露着一絲恨意,“您千不該,萬不該,就是想廢去我的儲君之位,只是今日,您行將大去,兒臣,也不予您計較那麼多。”

    太子起了身,離開了那牀沿,走近窗邊,上輕輕爲其推開了一似縫兒。驟時,宮廷外,獵獵風驟然涌進,吹打着此刻站在窗子邊上的太子。“天也不測,一代天子,曾是何其英明,卻也難脫最後命運……萬歲,萬歲………………”太子似在感慨,他轉過身,望着那牀上的老朽,一字一句,清晰道:“萬——萬——歲!”

    萬歲——萬歲——萬,萬,歲……曾其皇帝的悲哀啊!

    皇帝思緒百轉,千回反覆,卻終究淚落。緩緩,一絲溫熱,沿着耳際,劃落在枕邊之上。“……萬,萬,歲!……”他也無奈,思緒反覆奔騰,他也重回當年,意氣風發的年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頭頂皇冠俯瞰蒼生。

    他是高高在上的皇,手握天下,權弒蒼生。正一如,那句山呼,昭示着他的至高無上,與獨一無二。難料他也有今日,曾幾何時,他一直沉浸在那個‘萬歲萬萬歲’的夢裏中,他竟忘了,他也只是一個人。縱自詡天之子,終究老去。

    只是,他悲哀着,他竟然,要見證人世間最爲不忍見的一幕,由自己,那個話說是最爲寵愛的孩子,親手瞭解他在人世間的最後一程。

    “呵呵,呵呵呵……”他無力的笑着,匱乏那帝王之姿,慫恿着那將死的氣息,再一度絕望,“……”呻.吟着,同時,也在不甘着,他不甘,就此而去,他在此世間,不是一直在苦等,苦等着的嗎?

    苦等那最後的一面,哪怕,哪怕——是恨着的,也好!

    “風兒……”皇帝的萬語千言,皆成了這一句思念,無聲的惋嘆,無聲的思念,只是,容不得啊!他也只能在心底,一聲又一聲的說着,風兒,爲父在等着你啊,撐着最後的一口氣在等着你回來,你可知道,你可知道,你可知道啊……

    “他不會回來的!”太子的聲音,打破了他心底的呼喚,“他要是想回來,他早就回來了……”凌霄,一步一步的,走近皇帝的聲邊,握住了皇帝那蒼白且又顫抖着的手。就在剛握上的那一瞬間,凌霄明顯的感覺到,那一絲,從皇帝掌心傳來的後怕。

    “您在怕嗎?”太子問着,他苦笑道:“兒臣也在怕,兒臣也不想親手送您走的,只是……”他又搖頭苦笑,下話不說。“父皇,兒臣希望,您在最後一刻,能安然而去,不抱一絲遺憾,您忘了凌風,好嗎?”

    畢竟,那名老者,也是他的父。太子的心,終非草木。

    別了皇帝那枯瘦的掌,太子緩緩的,再度起身,卻是朝着那碗早已涼卻了的藥湯走去。

    正當此時,風獵獵,更加的嗚嗚成泣,似乎,在爲着這個當朝天子,傳送着悲悼。

    絕望,絕望,絕望……

    無邊的絕望,充斥在皇帝的心頭,他緩緩的閉上了那無神的老眼,等待着命運的無情,死吧,死去吧……

    無謂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