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44章 君不見(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44章 君不見(一)字體大小: A+
     

    這一次交談,太子卻留在了皇帝的寢宮之中良久。直到太子出了宮門,天已微微亮,等候在殿外的所有人,早已歸去,只剩下宮門之處,那守護者。太子望着微微亮的天色,久久凝望,許久,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定般的,竟朝着此個皇宮之中,那處甚是冷清的地方,踏步而去。

    西宮院落,依舊寒風蕭瑟,無邊落葉紛紛,沓然一地。此地,自凌羽回宮之後,每日的必來之地。只是令人費解的是,他從不讓人來清理此地,任是讓它無邊葉飄零,淹膝而過。

    此時寒風,略顯幾分悽楚,飄掃過那漫膝黃葉,紛紛揚揚而起,飛了滿天,落了滿地。

    “花開花落飄滿地,此時寒風催人唳!……”就在太子的步伐,剛進得這西宮牆院之內,在正院之處,卻幽幽的,有這麼一句話響起,飄入太子凌霄的耳中!

    是凌羽!

    太子驀地一怔,停了一下,卻又繼續朝西宮院內走去。望着院內,那側做黴臺,渙渙幾分庸懶之人。似乎,就是在等着他的到來。“凌……四弟……”太子終究還是如此喚出。

    凌羽側坐黴臺,手中,卻擦拭着自己的隨身寶劍,緩緩擡眉,但見太子一瞬,卻是凜冽一笑,眼中,有着盼望許久的期待,道:“你來了啊?……”望將太子身後,無帶一兵一將,無有一隨一從,卻在凌羽看來,卻大吃了一驚,暗諷道:“太子今天好雅緻,才一大早的,就肯大駕光臨我這西宮寒舍,難得,難得啊!”

    “你知道我要來?”太子輕輕挑眉,但看凌羽架勢,他又自笑一聲,暗笑自己這一句話白問多餘了。單看凌羽,這架勢與這腔調,便早是知明知了的了。“那麼,不用我多說什麼,你也應該我這次,是爲何而來的吧?”

    “當然!……”凌羽邪魅一笑,舉着自己手中的寶劍,如至寶般觀看,眼中盡是憐惜。道:“一切,都在我的掌料之中,不失一分,不差一毫!”說着,凌羽暗暗的笑了起來,竟然起身,對着太子道:“這點,你該有料到的吧!”

    “沒有!”太子如實道。但凌風聞他此言,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凌霄啊凌霄,枉你坐擁東宮太子之位十多年,就連最簡單的幃滔運算你都不懂!”凌羽又是嘿的一笑,道:“也是,除去了我兄長的這個敵手,大皇兄那笨蛋,又怎會懂得爭權奪利這等事呢,久而久之,連你也給這華麗的皇宮給養傻了!”

    “皇弟……”太子似乎被觸怒了一般,朝狂笑不止的凌羽,猛的就是一聲喝出。而後,卻又發覺自己稍有失態,便又攏了攏聲,道:“我今日到這西宮來,無非就是想在父皇死前,遵守他的遺願,來讓你去請凌風回來,見父皇最後一面,也讓他老人家,走得安心!”

    “他終於要死了嗎?”凌羽冷冷問,語氣中,沒有了剛纔的那般肆虐,也沒有了剛纔那般嘲諷,是淡淡的愁悶之感。就連他自己,也被自己此刻的這種感覺給嚇了一跳。他不是,一直,一直都在等着他死的這一刻嗎,怎麼這一刻,他真的要死了,自己心中,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呢?難道十幾年來的苦和恨,卻終究抵不過血緣二字麼?撇撇嘴,凌羽拒絕去想,望向對面的凌霄此刻的驚愕,凌羽道:“你覺得我會去?”

    “……”太子凌霄,望着此刻凌羽的張狂,卻覺得無奈,道:“這是父皇的意思,,……”卻不料,太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凌羽玻了過去,“這麼說,是想要以聖旨壓我!”

    “不……”太子制止道:“若是以聖旨壓你,我今日就不會站在這裏和你好好的談了!”太子沉吟了一刻,道:“這一刻,你拿我當兄弟,好嗎?也拿父皇當父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大家都別計較,……”

    “老頭子的意思?”凌羽毫不客氣的問。

    太子驟聽凌羽此言,不禁一怔,當真,他是如此的狂妄麼?他不禁懷疑,卻朝他點了點頭。然而凌羽,在見太子點有的剎那時,卻又笑了,道:“還真是人之將死啊,這和他以前的行事作風,可是完全的不一樣啊!一場病,還真讓他想起了骨肉人倫這東西來了……”

    “皇弟……”太子終究忍不住了起來,擡望天色,竟也大白,“時侯不早了,你個該起身往皇陵去了!”

    “皇陵!……”凌羽細細的挑動自己手中的長劍,看似漫不經心,卻是蓄勢已久,“那你得先過我一招再說!”語罷,但見長劍破空而出,且看劍鋒疾去之勢,狠且利,直朝太子指去。

    “你做什麼?”太子始料不及凌羽竟然會拔刀相向,然而此刻,他身後,卻也無帶有一兵一卒,饒只能連連後退,閃躲不及。“凌羽,你還想殺了我不成?”凌霄朝着劍端的那一末的人怒喝一聲。卻也猛然腳下生風,一蹬而起,躍過凌羽頂上,落在了凌羽剛纔所站的地方。

    此刻,兩人依舊對立而站,一如他們的立場,只是兩人所站的地方,卻是對換着了。換成了凌羽在外,凌霄在內。但見凌羽,魅的一笑,道:“接下來,還看你躲不躲得過!”說罷,凌羽再度疾風而去,長劍所指,依舊是,——太子凌霄!

    幾步踉蹌,凌霄卻也站穩了腳步,但卻礙於凌羽手中青鋒,拳腳始終抵擋不過。一陣黃葉略起,洋灑漫天之際,那柄長劍,終將在黃葉落盡的那一刻,抵上了太子的咽喉。

    “試問天下誰人,敢仗劍一去,直指你這個當朝儲君的咽喉呢!”凌羽自負的道:“我凌羽敢!……”說罷,笑,再度張狂着,隨着漫天黃葉的飄舞,凌羽卻也收劍,徑自踏步而去。

    風,再揚起的一瞬,凌羽緩步從凌霄的身前走過那一刻,看在凌霄的眼中,竟也有那麼些許的屈辱,堂堂天朝半駕金鑾,何曾,此辱有過?

    風停,葉落!凌羽的聲音卻從太子的身後響起,“想不想一起去看看,這麼些年,凌風是怎麼過的?”凌羽,此刻,卻沒有那麼多的鋒芒,朝着怔立在當處的凌霄如此說道。

    “凌風……”此刻,略過太子心頭處的,卻是凌羽那柄長劍,長劍上的溫度,刺骨的寒!

    ……

    清晨的太陽稍稍出頭,照耀了滿山的晨霧,恍惚之間,便有天人之覺。然而只是日初出冒頭,這山上的一切,便開始了鬧騰的景象。不遠處竹林,卻聞一陣騷動,卻過一陣,緩緩走出的,卻是兩個男子,兩個長得很好看的男子,眉宇之間,有幾分神似的男子。

    然而,在兩人走出竹林片刻而後,一隊皇室之軍,卻也緊隨其後,跟着這兩個男子朝着此處皇陵而來。

    兩人,卻走到了竹林處,便停了下來。回望山後皇陵萬丈連綿之地,凌霄饒爲太子,卻也未曾身到此地,現下,身在當中,不禁略有感慨,問着前面帶路的人,道:“沒想到我皇家陵寢,居然,也能這般雄偉壯觀!”

    凌羽卻是一笑,道:“這其後的寂寥有悲悽,怕是你怎麼也看不到的了!”正當太子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凌羽卻朝前走去,再不搭他一句。直到,走出了這出竹林,來到一處小道之上,凌羽纔回了頭,對凌霄道:“把你身後那羣人留下,‘無人居’內,可不容閒雜人等打擾!”

    太子沉吟了一陣,卻也隨之,轉身喝令身後將士不得前進後,便隨着凌羽來到此處!

    “‘無人居’!”太子擡望着那間竹屋,其匾之上,那寥寥三個草字。但見字跡之間的幾分狂熬,卻是太子這等深鎖中宮之人,所未具備的東西。望着此處風景之致,遠有竹風飄香,近有小屋精緻,神怡之下,太子脫口而出,“能在此地安生,倒也是一所不錯的去處啊!”

    殊不知,凌羽聽了此話後,卻是鄙夷般的一笑,道:“估計你要是進到了裏面後,就不會有這般想法了!”說罷,凌羽也徑自朝竹屋之內走去。但見門開之後,一陣酒香頓時渙散開來,然而太子,卻也當真被這屋內的一切,生生的給怔在了當地。

    “這……”相對於凌羽的鎮定,凌霄此刻的神色,卻明顯的大吃一驚。

    但也見此時竹屋之內,依舊的草垛一堆,再無他物。有的,也只是凌風喝空了的酒瓶,潦潦倒倒,散了一地,乍一數去,少說有十來瓶,這不禁讓在場的兩人咋舌,他究竟,是喝了多少酒啊?

    腳一踏上,推開了散落在地的酒瓶,幾下旋轉,也不再動。只是,在這草垛背後,卻見不到了他們想見的那人。“跑哪去了?……”凌羽納悶的道,環望四下,這間竹屋也不過巴掌大,一眼便能掃盡,卻絲毫沒有了凌風的蹤影!

    “他會不會走了?……”太子定定的問着,然而話雖說着,他的心,卻未能從此處回過神來。望着這屋內的蕭條,凌霄不禁疑問:這十幾年來,凌風卻是在這裏度過的嗎?

    若是他,能否?他不禁自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