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42章 天子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42章 天子情字體大小: A+
     

    靜默,凝滯着暗如幽冥般的宮殿。那個遲暮着的老者,朝堂之主,卻驚愕不能言,眼前女子,居然有着此般心懷,當真堪爲豪英。只是,此刻在皇帝的眼中,畫扇此舉,無異於徒勞之舉。他又何嘗不想盡力的,挽回自己兒子的心呢?

    琳琅的夜,任誰也再看不清誰的臉。黑暗之中,皇帝只聽到身前的那個女子,道:“皇上,妾身有一事請求!還請皇上准奏!”

    皇帝終於笑了,道:“你是想收回剛纔的話吧!”

    “不……”畫扇卻提出了一個令皇帝意想不到的請求,“我想見見你那位西宮娘娘!”

    “梅妃!”皇帝猛然一吸氣,“你見她何來!”皇帝該慶幸,此刻殿中並無掌燈,不然,啊此刻眼神之中的悔咎神色,會令他這個當朝天子,無所遁形。“梅妃,梅妃她……”皇帝顫抖着的音色,卻再無下文。反倒是畫扇,替他接了下話,“瘋了是吧!”

    “恩!……”皇帝默認,“這麼多年,朕一直沒有想起,也不願去想起,當年,朕確實,確實錯得離譜了!”

    “畫扇至今,尚有一點不明白!”

    “你不明白什麼?”

    “當年,皇上爲什麼明明下了格殺令,卻又赦免了梅妃娘娘,反之,卻不放過她的九族!”畫扇說這話的時候,心中所往,卻早飛向了當初未寒帶她所去的那處廢墟,心中無限惆悵,雖說,她口中不願與未寒相認彼此,但心中,亦不能忘卻,那段童年的不堪回憶。這一切,只是如此荒誕且可笑的一場宮廷鬥爭而已啊。

    “你爲什麼想知道這麼多!”皇帝大愕,他不想眼前這個煙花的女子,所提之事,卻事事皆皇宮之中所不能提的禁忌,然而在她的口中,卻是如此的這般義正嚴辭。

    畫扇卻在此刻,跪在了皇帝的面前,道:“民女本家,曾經乃是殿前將軍!”

    此一言,對皇帝來說,無異於晴天旱雷,“你說什麼?你是……”畫扇沒有開聲,只徒留皇帝一個人,怔在當處,許久,許久……直到,夜,當真深沉了,皇帝才輕聲道來:“掌燈……”

    宮燈,盞盞清華,零落在殿中每一處,盡放異彩!流光閃爍之中,皇帝那花白的鬍鬚,似乎在凋落着,龍庭之上,他的威嚴,此刻全無,“爲什麼是你,爲什麼就偏偏是你呢?當年,當年朕不是下令誅滅九族了麼?朕……”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臣女能存活至今,已是大逆……”畫扇娓娓道來,語中,卻全然無恨意,“我只是一個小女子,淪落青樓十多載,早無顏面回見泉下父母,此刻,我是‘嫣紅院’中的姑娘,,僅此而已,皇上大可不必當心,臣女不敢做他想!”

    “不……”皇帝卻生生的制止了畫扇的話,“朕當年只是氣瘋了……”畫扇卻只是淡淡的一笑,問皇帝,“陛下,現在說這些,又有何用呢,我族滅門,早過了十多年了,就連舊日門庭,連燕雀也再不度早日庭樑,說什麼,都只是徒勞了。”

    “朕……”皇帝說着話,卻轉過了身,不敢再望畫扇的眸,“你平身吧!”他淡然道。“畫扇,趁着朕現還在有生之年,你想要什麼補償,朕都會一一照辦,這也彌補了當年,對你一家無辜降罪的補償吧!”

    “補償!”畫扇無奈的笑了,望着眼前這個天子,道:“皇上以爲,十多年煙花沉淪,民女就是那種惟利是圖之人麼?”畫扇頓了一頓,卻又想了一想,卻又擡頭,道:“但目前,民女確有一求!”

    “你且說說!”精明如聖者,似乎暗暗揣測到了畫扇接下來的話,會是什麼了,只是他不堪破,任他老眼昏花,他也絕對看得出,眼前女子,決非一般。若是早年,他不下那般荒唐的命令,眼前的這個女子,就不會是人人所賤看的煙花女子了,而是人人皆道的公卿之女了,匹配他皇家兒,也是當得,只是啊,可惜了……

    “放過凌風吧!”畫扇懇切道:“您年之將老,其心也當善,難道您忍心看您行將大去之年,再斷送去自己的親生兒子嗎?難道您想讓當年的悲劇再重演嗎?凌風受不起這般痛苦了啊!”

    “朕只想彌補他啊!”皇帝切切道,卻忽又轉笑,擺着手道:“你不懂,你確實不懂,也意義不會懂,這就是生在皇家的身不由己啊。任他再怎麼反抗,這始終是他的使命,多年前,朕曾負於凌風,朕此刻,像你所說,年將大去,朕不想再有所遺憾了,而這一切,也是他的生母,一心想,一心念的啊!”

    “您是說,——梅妃?”

    皇帝點了點頭,道:“你道是爲何,她處心積慮的,非要處死當年的皇后可,無非是爲權,是爲利!”皇帝一笑,搖着頭,道:“朕的這個後宮啊,誰不這麼想,然而梅妃,她的野心更大,她要的是她的孩兒將來也能榮登九五!”說到這裏,皇帝的臉上,卻莫名的,出現了些許讚許之色,揚了揚那道北眉,道:“然而,凌風那孩子,當年也才十五六歲,確實,不負他母親所望,確實是人中龍鳳啊!”

    “然而,卻是朕,甚至想親手扼殺自己的孩兒,也因由此,風兒纔會這麼恨我的這個父親!”皇帝思量着當年,他曾下令,讓凌風與凌羽兩兄弟,親眼看着自己的母親被凌遲的那一刻,凌風是鎮定着的,那時候他就該清醒。“只是如今,錯已鑄成,且又這麼多年了,朕覺得,該是時候,了斷這一切,償還屬於他的東西了!”

    “皇上……”畫扇打斷了皇帝的話,“可否告知我,當年您既然已經下令要處死梅妃,卻爲何,她仍能苟活至今?”畫扇望着那蒼老,似乎想在他的眼中搜索出什麼來。“還是您,不捨與她多年的夫妻情分,所以,份外開恩!”

    皇帝驀然一怔,此事,“此事……此事啊!”他的眼中,此時卻盡是惶恐,沒想到他堂堂天子,竟也會有如此驚慌的一刻,就一如,酣酣睡夢之中,一場綿長的噩夢,卻永久不醒般的感覺,“爲什麼朕想不到呢?”皇帝喃喃的道。

    “想不到什麼?”畫扇不解皇帝此刻說的,到底是何意。

    “爲什麼朕會想不到,那是他的心機呢?”皇帝瞠大了的瞳孔,此刻無措的道:“原來皇兒的心機,竟是這樣的,……”

    “誰?”

    “太子,……”皇帝道:“當年是他遞防給了朕一份奏摺!一份讓朕心中一快的奏摺,也是因爲這份奏摺,讓朕饒過了梅妃!”皇帝無力的笑,問畫扇,“你可知,那奏摺上所講的,是何內容麼?”

    畫扇搖了搖頭,皇帝嘿嘿的笑了,此刻,在他的臉上,卻早分不清這笑,到底是笑還是在悲了,唯一能看得出的,是眼中的那抹疲憊。“奏摺上,只有八個字:骨肉離分,生不如死!”皇帝笑着,卻帶着咳,終於明瞭的一般,“朕是太寵溺太子了,纔會培養出那樣一個孩子的心性!”

    皇帝趴在了書桌之上,靜了許久,卻又道:“這也怪不得他,他的母后,也是那樣眼睜睜的,死在他的眼前!”皇帝突然迷惘了,望着畫扇,道:“這到底,誰是誰非呢?你告訴朕,這麼多年的積怨,到頭來,誰對誰錯啊!??……”

    畫扇卻也在此刻,靜默了。她心知,這場較量之中,沒有贏家,只有輸家,皇帝輸了,他的皇兒,也每一個都輸了,太子輸了皇帝的愛,凌風和凌羽輸了父子的情,梅妃輸了自己,而她,畫扇的一家,則是莫名的陪葬品,這場無聲鬥爭之中的陪葬犧牲品罷了。

    朝堂,這就是朝堂。皇宮,這就是皇宮。處處勾心鬥角,處處機關算盡,最終呢,這裏成了一座最困縛人心的牢籠。

    “你能陪朕,到處走走麼?”皇帝驟然,對畫扇說着。畫扇雖不明瞭他想做什麼,但卻還是點了點頭。

    畫扇悄然走上前起,素手扶起那蒼老的臂,她以外的發現,這個年暮之人,居然,——幾是在抖着的。她望着皇帝的側臉,依舊的深沉,讓人看不出他此刻又在想着些什麼,只是畫扇單憑他此刻發抖的身子骨,看得出,陳年往日,也讓這個當年讓人恨了透的父親,受盡了心靈上的折磨,畢竟,———畢竟,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名叫父親!

    出了殿,畫扇隨着皇帝所想去的地方,隨他轉悠。卻雖說是轉悠,卻步如攀爬的一般緩慢。也不知是皇帝心情低落,而故意放緩了腳步,還是年邁之因,竟連走路,也如同蟻爬般速度。

    身後,無數的宮燈耀眼,卻也如同他兩人此刻般速度,一步不離的,跟在了身後。閃耀着的宮燈,照在畫扇的心中,此刻,卻徒升起一股悲憐之態。這裏,便是凌風的出生之地麼?金碧輝煌,卻處處生冷,給人的感覺,觸手所及之處,皆是冰涼,也難怪,他會如此仇恨這處地方,寧可浪蕩市井,醉死街頭,也不肯回來了。原來這處地方,真的令人,如此的窒息與冰涼。

    畫扇反望身旁的這個老者,顫顫巍巍如他,是一朝天子,是一個不稱職的父親。可是,如今畫扇卻也與他近在咫尺的,攙扶着他,可是此刻,他的內心,是可也當如畫扇心中所感受到的那般,也對這座寬大的皇宮,有某種窒息之感,還是,他已經——沒知覺了!

    因爲,他是天子,也是臣民們心中的神,所以,他就註定了的,孤獨!

    “在想什麼呢?”皇帝見畫扇良久不說話,卻率先開口問她。

    畫扇先是愣了一愣,側首而過,望着眼前這個年暮老人,心中陡然竄起無限悲憐,她輕輕的一笑,答道:“民女在想,皇上您住在這麼大的皇宮之內,會孤獨嗎?”

    皇帝緩慢的腳步,卻陡的停了一下,繼而,卻用一種探索的眼光打量着畫扇,隨即又隱去無蹤。他復言道:“朕,怎麼會孤獨呢?”他仰望蒼穹之上,萬點星高,恍如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神一般,全無了適才那種顫顫巍巍的感覺,道:“朕是高高在上的皇,朕擁有天下,擁有權利,擁有萬人景仰的敬畏,也擁有人所不及的後宮三千,你說這般高高在上,朕還會孤獨嗎?”說罷,皇帝與畫扇依舊信步閒庭,朝前做去。

    只是畫扇,再沒有問下去。她從皇帝那雙老眼之中,看到了自豪,看到了桀驁,看到了他口中所擁有的一切,權利,江山,敬仰與美人,或許,他的一生在平民的眼中,確實如他所說的一般,高高在上,擁有一切,他還有什麼可孤獨的了。

    只是畫扇所見,他的眼眸之中,卻活生生的,給她傳達了那樣的話:高處,不勝寒!

    “皇上……”畫扇指着蒼穹之上,那處高牆所不能隔斷的蒼穹,畫扇若有所指的,指向了北邊的那處蒼鬥之上。但見七星相連,好不氣魄,只是周邊卻光星稀疏,顯得孤獨。“您就好比這蒼穹北斗,如此的高高在上,可是,相連者,終究只有那稀疏的七個星,旁邊的其他,終究只是陪稱,下一刻,物換星移,只有北斗依然,周遭,卻不能再。皇上,您確定您擁有了嗎?”

    “相連者,始終七星!”皇帝喃喃道:“你在暗示朕,相連者,必定骨肉嗎?”

    “皇上難道不是看透了這個道理嗎?”畫扇反問,“不然,您也不會讓凌風和凌羽回來,這不正是您天子之情,骨肉之情在呼喚着您嗎?”畫扇又是一笑,“您當如北斗星燦,卻始終孤獨,縱即您擁有天下,始終,在人生的最後一刻,使您記掛在心的,依舊是骨肉,不對嗎?”

    皇帝,低低的笑了,笑得有些許的無奈。道:“你看得滿真的!”

    如此緩步緩移,兩人也未識路而行,卻見走到了此處宮廷冷落處,皇帝才驀然一驚,回望身後,除卻身後宮娥手中,宮燈閃爍之外,卻現無限淒涼。“朕這是走到了哪裏啊!”稍一擡首,卻見那宮門之上,兩個大字,斜掛在上,卻也因年久失修,上面“冷宮”兩大字,早失去了漆彩,零零星星!

    “冷宮……”皇帝心中,驀地一震,低低叫出。

    畫扇,也隨之擡首望去,冷宮二字,清冷無比。

    一聲淒厲,驀地傳出,驚嚇了這位天子,這位老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