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39章 動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39章 動怒字體大小: A+
     

    “殺了他!……”一句決絕,冷冷嚴喝,恍如高高在上的皇一般,喝令天下臣子,半點使人違抗不得。冰冷的神色之中,卻也閃爍着同樣的光芒,那叫——肅殺!

    肅殺!對於親生兄長的肅殺!

    這到底,是一對怎樣的兄弟!邢良在旁想着。豆大的寒珠,從額間緩緩流下,順着衣口領邊,緩緩流入胸膛,竟是冰冷着的。然而那識時務的嬤嬤,卻早不知躲到了哪處地方去。整個大堂,除卻害怕,便只肅殺。

    “凌羽,我真的是小看你了!”凌風笑着道。

    “那你就趁着這次的機會,好好的,再重新估量我一次吧!”凌羽冷言罷,,卻又凜冽的笑道:“我的兄長!”說罷,一把刀,光閃閃的,泛着凜冽寒光,無情的落在了邢良的手中。凌羽卻對着凌風,那個他曾經也是最愛着的兄長,道:“我也不想我們兄弟落到今日這種地步,是你逼我的!”說罷,他反手一推,卻將邢良朝着凌風的方向推了去。

    刀,一把刀,一把帶着寒光的刀!如此無情,在邢良的手中,絲毫不受控制的,朝着凌風直指而去。長刀所向之處,卻見凌風也不閃不避,仍只靜待長刀破空而過,朝他而來。

    “凌風,躲開啊……?”一旁被士兵鉗制而住的畫扇,看着凌風此刻的靜如泰山石,不禁提高了膽,朝他大聲叫喊着。

    凌風卻似充耳不聞般,眼神間,卻帶着犀利,無比的犀利,冷銳如鷹眸,直盯着那長刀的尾尖端部。直到,那柄長刀,見勢刺入他的胸膛。卻見他依舊退也不退,只是伸出一手,卻出兩指,輕靈一夾,就此,一切結束在這靜止的空氣當中。

    驀地,凌風將夾着長刀刀尖的手一拽而過,握着長刀的邢良,卻生生被他拽倒在地。“哐啷”一聲銳響,長刀也隨之落地。“就憑他,你覺得有可能殺得了我嗎?”凌風衝着凌羽冷冷的道。

    “果然是個廢物!”凌羽望着摔倒在地上的邢良,冷冷唾棄着。那邢良見自己被如此的使喚,卻又被如此的侮辱,當下又氣又委屈,“居然,居然這樣說我……”邢良起身,道:“我……”

    “你給我退到一旁看戲去吧!”凌羽似乎,不願再多看一眼這個浪蕩的紈絝子弟一眼,他也心知,兩人絕對不是一個檔次的人物,和他在一起,凌羽的眼中,一直只有鄙夷,沒有其他。

    而邢良,卻更是有苦說不出,面對這個脾氣怪異的四皇子,他躲也躲不過,避也避不及,只能任他吩咐,譴來喚去,早知如此,當初就不去招惹他了,現在倒好,摔得個閉青臉腫,還吃力不討好。只是他,依舊掛心着的,卻是,“可是,我的畫扇呢?……”

    “放心,殺了這個絆腳石,她就是你的了!”凌羽無所謂的道,邢良聞言,卻是一笑,只是他沒有看到的是,凌羽在說這話的時候,嘴邊之上,那一抹冷笑,顯得是何其的詭異,只稍一瞬,卻隨即隱去無蹤,望向凌風,凌羽卻噙着幾分戲謔,“你可要招架住哦,皇兄……”卻又是一喝,數幾侍衛兵攔身而出,手中長刀,依舊如是的,光閃閃,耀眼冰寒。

    “皇兄,這幾個,可就不比剛纔那個廢物了,這幾個可是我這幾年精心培養出來的死士,你就好好享受吧!”凌羽指着那幾個侍衛兵如是說道,說罷,卻又回過神來,繼續道:“也讓我這個做弟弟的看看,這麼多年來,我的兄長到底變成了一個什麼樣的人物,是和這個一樣的窩囊廢呢,還是能讓我另眼相看!”望着在旁臉色一時紫一時黑的邢良,凌羽打趣着道。

    侍衛,驀地一顫手中兵器,一陣光寒閃,熠熠生風,呼咻間,長刀驀去,居是以一敵三!望着端坐在一旁的凌羽,凌風心中一怒,反腳一略,操起地上把柄掉落長刀。瞬間迎舞,來去百回。

    任誰,包括畫扇在內,也料是想不到,凌風一聲儒生之樣,看似翩翩風度,卻不料一刀在手,橫過到鋒,所去之勢,竟也如雷電般疾勢,絲毫不似外表般文弱。身後刀刃,泛着一寒,一柄刀偏生力度,竟朝凌風天靈直下,此一勢,若非凌風躲閃及時,只怕當下頭顱,便說一分爲二,也不爲過了!

    “可惜了,這般好身手,竟然肯浪蕩市井!……”凌羽望着堂下奮勇的那身影,惋惜着道:“真是太可惜了,……”

    卻見堂下凌風,雖此刻奮戰,但心中,卻不免擔心起畫扇的安危,他那晚上的話,確實不是在嚇唬他而已,果然說到做到。然而此時的凌羽,再不是他當年那個依偎在他懷中的垂髫小兒了,他料想不到,畫扇在他的手中,下一刻,他還會做出其他的什麼事來。

    於此,凌風雖身對三人,卻也還算遊刃有餘,只是邊戰邊退,欲往畫扇的方向而去,希望,能盡他之力,讓畫扇掙脫他皇弟的鉗制,那樣,他也好放手一博啊!只是精明如凌羽,既然心懷天下,又怎麼會看不出凌風此時心中的這個想法,他朝身旁另外兩個侍衛使了使眼色,道:“你們上……”兩侍衛頃刻應命而上,加入了這場持強欺弱的不公平的打鬥之中。“皇兄,你最好專心點,我的侍衛,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凌風一愕,卻也不禁將原本挪至畫扇旁邊的想法拋至一邊,轉瞬揮刀直上,刀刃相交的聲音,竄遍穿堂,頓時滿堂花火,銳聲不斷。

    但是,本來對手的三人,又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這點,就令凌風稍感吃力,頃刻又增至五個,卻看凌風,越來有越向下風之勢。

    “殺了他,殺了他……殺啊!……”一直退在旁邊看着好戲的邢良,見此刻凌風屈於下風,不禁心情一陣大暢,也高呼了聲爲其五個侍衛助陣着。凌羽望着在旁的邢良,卻又是那抹笑,詭異般的冷笑,似在算計着的冷笑,轉眼,卻不再朝他看,而是朝着堂下看去。

    “嘶”長刀窗過胸膛的聲音,血,順淋而下,滴答在地面之上,順勢蜿蜒着。所有人,都驚訝的了,卻見凌風猛將手中長刀抽離,那名長刀穿胸的侍衛,頃刻間,便已斃命。轉身一旋,依舊的戰場,每個恩的腳底之下,都有着血,踩着那死去的侍衛所流出的血,瞬間,淌了整個大堂。

    “皇兄,接下來可不許你還手了!……”凌羽又是一聲道。

    不許還手,那便只有挨份!但就在凌風見到凌羽的步伐,緩緩踱向畫扇的時候,凌風依言照辦,便將手中的長刀,扔在了地下。但聽凌羽捏着畫扇的下顎,似在欣賞一份禮物般,卻憐惜着的,道:“你也不想你這絕色的美人兒的臉上,留下幾道永世無法洗去的疤痕吧!”

    “你好卑鄙!”畫扇不齒的道。凌羽卻似乎,無心與她爭執,依舊對着凌風道:“我想看看,你這樣還能撐多久!”

    “你到底想怎樣?”

    怒了,凌風怒吼聲出,“好歹,好歹我們是兄弟!難道你連一條生路也不肯放給我嗎?”

    凌羽望着凌風此刻的怒顏,似乎開始呈現了滿意,卻道:“我就是在爲你鋪路,一切,都會如我所想的那般,進行着,我就想看着你在我腳底下束手無策,生不如死的模樣!你憤怒吧,嘶吼吧……”

    羞辱,自凌羽口中,一聲一聲充斥着,在返身避過一刀之時,一拳沉重,卻毫不留情的,落在了他的臉面之上,脣邊,一絲血跡緩緩淌染。

    此時,此刻,他望着自己的兄弟,卻只得無奈,只得束手,人爲刀俎,我爲魚肉,還能如何,還能如何?他反覆吶喊着,卻最終,也是徒留嘶鳴。

    噴!

    一口猩紅之色,噴薄而出,覆上原本就被血染紅了的地面,隨之應聲而倒的,是凌風。側臉,覆上並冷如斯的地面,此刻,他的心,如同這個地面般的冰冷,透過血染透了整個世界,他的世界中,除了這曾覆在眼斂之上的紅,還是紅,血漾的紅!

    “住手!”此時,凌羽卻開了口。

    一滴血,緩緩流過眼斂,覆蓋住了那死也不肯閉上的頑強,那眼斂,業已染紅。此刻的眼中,瞳孔之中放射而出的,是那緩緩走近的倒影,雲紋靴一步步朝此處踏來的倒影。闔不上的斂,帶着幾許笑意,與幾許哀愁,“你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凌羽一笑,算是回覆了凌風的話。他蹲下了身,一隻手,覆上他臉上的血跡,冷冷道:“骨血……”他似在感慨着,“當年,我們也是這樣的,看着自己的至親,在我們面前,這樣無力的,流着血……”

    轟!

    一句話,頓如雷鳴,頓時交響在凌風的耳際!

    當年,我們也是這樣的,看着自己的至親,在我們面前,這樣無力的,流着血……“母,……妃!……”凌風,無力的呻.吟着。

    那個夜,淒厲無邊的夜,至今,依稀在目。耳邊,伴着凌羽的聲聲呼喚:“母妃,母妃……三哥,父皇不會處死母妃的,你說啊,你告訴我,說父皇不會這樣對我們的!”那樣的雨,是那樣的冰冷,澆了一夜,他們是兄弟,兄弟,兄弟啊!……

    舊事,在記憶之中,點點滴滴的,燃燒着他此刻的每一根神經。似夢還真,他聽到了當年凌羽的呼喚:“三哥,三哥……”那個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小破孩兒。,此刻,他的口中,卻也一直在對他說着,只是,他無心去探聽究竟。

    “父皇,不要處死母妃,不要啊……”那道記憶中的聲音,那個他此刻口中的,“皇弟……皇弟……”他喃喃的喚着。

    “我在……”凌羽似乎,聽到了此時,凌風那無聲的呼喚,卻低下了頭,俯在他的上邊,親密無間,恍若兩人,一直是最親密着的兄弟一樣。凌風也不知這樣,對着凌羽,喃喃的說着不清楚的話語,然而凌羽,卻也一直靜靜的,靜靜的就這樣俯在當處,傾聽着他的話,直到,凌風說出了最後的一句,“……四弟——不要看,不要看……”

    冷酷如凌羽,竟也有落淚的時候!全然,只因凌風口中的那一句,“……四弟,不要看!”在那深埋着的記憶深處,那個長他數歲,在最痛苦的時候,將他緊緊抱在懷中,也是一直,在對着他說:“四弟,……不要看,不要看!……”

    “不要看!……”凌羽的心中,此刻卻再也禁不住這般的山呼海嘯,顫着聲音,道:“這是我們,不得不看的啊!”他笑了,無奈的笑,只是這笑之中,卻帶着某中纖細而又錐心的痛,不錯,錐心,十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停頓過的感覺!他對着地上的凌風道:“三哥,你知道嗎,我真很怕,那晚上,我真的怕,怕得要命!”

    記憶中的,那夜的雨,是那樣的冰冷,澆在心頭之上,成了心病。

    “你爲什麼不一怒而起,爲什麼,爲什麼啊,任憑別人這樣欺負於你,不吭一聲的,你真的一點鬥志都沒了嗎?”凌羽一聲,一聲的問着,直至最後,他將聲音降到了最冰點,“還是,你死了,連回答我一聲,你都不能做到了。”

    地上的凌風,眼神之內,尤然只剩,那一道冰冷的寒光,如死水般,無半點波瀾。觸目所及,卻不禁讓人突生一陣冰寒,從心底寒起的冷,就仿如,是那死去了的人,暝不上雙眼般的,空洞,冷漠與,哀愁!

    “你生氣啊,你站起來啊!……”凌羽的話,依舊在耳邊拂逆着來回,卻一聲聲的撩撥着那不堪回首,那廂舊夢。

    他沒死,他只是哀!

    但是,哀大,莫過於心死,他只是心死了!死在當年母妃凌遲的那個皇宮內,也死在今日兄弟兩個對決的這個場所裏。貌似,他的一生,都是在見證着骨肉相殘。

    他的父皇,他的母妃,現在,又是他的弟弟,他的親弟弟!就在當年,夢醒的那一刻,他的母妃,那一句撕心裂肺:“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震驚魂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