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38章 官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38章 官匪字體大小: A+
     

    “——你們要想走,萬萬不能!”一句決然,怔住了所有的人。卻見畫扇,眼中卻含淚,隱隱幽幽,移過身姿,做勢扶風態,只道了一句,“嬤嬤,難道,您當真就如此的狠心麼?”

    嬤嬤撇批撇嘴角,哼了一聲,道:“就因爲你是嬤嬤一手帶大的,我纔不會讓你這麼輕易的從我手中溜走。”她望着畫扇,眼中,盡是精明與計算,卻僞裝一付和善的笑,似在勸阻,意在畫扇回心轉意,“我說女兒啊,你還是聽嬤嬤一句勸,與這書生斷了聯繫的趕緊,再者,你若爲了這書生,而和嬤嬤撕破了臉皮,那雙方,也都不好過,你以後的日子,也還成着呢!”言下之意,若非畫扇再無價值,她是不可能讓畫扇和他遠走的。

    嬤嬤再望了一眼凌風,眼中此刻,盡是鄙夷,料她所想,竭盡凌風之力,也不可能喝令她將畫扇乖乖放走,“除非,他是天皇老子!……”嬤嬤囂張的道,嘴角的那撇諷刺的笑,卻更加的深了。

    天皇老子!

    畫扇一凜,趕忙道:“那如果,如果他真的……”

    “——畫扇!”凌風似乎,知道畫扇接下來的話是什麼,生生的制止了她。他知道,畫扇想說他曾是皇家之子,如今雖離,但血脈依稀還在。只是畫扇不明白,那管血脈,正是他所不想承認的。但是,就算承認,也該從他口中出。

    凌風也是一笑,卻在堂上拉開了一張椅子,與那‘嫣紅院’的嬤嬤相對而坐。但卻只是相坐對望,並無他言。但見凌風,卻似沒事人一樣,端起桌上茶壺,便是自斟了一杯,淺啜一口,卻思量久久。

    “如果……”凌風頓了頓,看着對面的嬤嬤,卻止住了話。

    “如果什麼?”嬤嬤冷冷的笑,輕蔑之至的,道:“如果我不讓你們如願,你還敢燒了我這‘嫣紅樓’不成?”嬤嬤的語氣之中,雖無挑明,但卻也明擺,諒他一個書生,還能怎樣?

    “如果真能呢?……”凌風以一種前所未有過的口吻,冷冷令道。這感覺,在旁邊的畫扇看來,卻隱隱有着某種君臨天下的氣勢,堂下之人,之得唯遵,不得抗衡!這就是原本的他麼?畫扇想着。但畢竟,他身上,流着的,還是皇家的骨血,即使,他不想承認,但這卻是他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嬤嬤,卻在此刻,也似乎是被凌風的這種氣勢給震懾了住,竟呆滯了許久,平日裏那一張花巧的嘴,此刻,卻似封上了冰一樣,挪也不開來。如此一陣,嬤嬤終於從這震懾中回過神來,卻還是不改初衷,道:“普天之下,豈能讓你這般強取豪奪!”似是自豪,嬤嬤笑了笑,“別以爲老孃是個軟腳蟹,在這官府之內,我可也是有靠山的!”

    凌風不語,但卻低着頭,一字一句道:“你以爲這樣就能喝住我凌風嗎?”他緩緩擡頭,道:“今日,你就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你也得答應,否則,你這‘嫣紅院’就等着變成一堆廢墟吧!”

    “你威脅老孃?”嬤嬤拍案而起。

    卻在此時,大堂之上一直緊閉着的大門,被人生生用腳踹了開來。頓時,鐵甲兵重,分站兩行,卻將此時冷清的‘嫣紅院’大堂,給分站了個滿。饒是畫扇,還是嬤嬤,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刻,給喝在了當處。只是嬤嬤也是歷經歡場多年,什麼場面,也能平復而下,過後,便又立刻恢復了神色。

    此時,分站兩派的兵甲中間,自門外,兩頂八擡大轎,平而穩的落在了‘嫣紅院’的門口,自其中一頂下來的,卻是那個曾在湖庭之中,爲博畫扇一笑而一擲千金的紈絝子弟——邢良是也!

    然而,那邢良一下轎,卻又繞到另一頂轎子邊上,居然,居然卻是親自躬身,爲其掀開了轎簾,究竟是何許人也,竟勞煩這位國舅之子親自爲其掀簾,可見其身份,非同一般。然而,從那頂八擡轎中,走出來的人,卻令凌風大吃了一驚。

    “凌,……羽!”是驚,是愕,何以,凌羽會再度出現在此刻,還是,選擇了,在這個時候而來。這不禁令凌風煞費思量。但且不管凌羽是爲何來,凌風表面之上,卻不似心中那般波濤洶涌,依舊一派平冷寧靜。

    凌羽。卻在那邢良的身後,進了大堂之中,卻在堂中定了定,目鎖之處,竟是——凌風!

    笑,一抹輕笑,不含任何情感的笑,洋溢在了凌羽的脣邊上,“又見了……”伴着那抹笑,一樣的輕道。

    “來來來,……”在旁的邢良,卻抵不住這般沉寂,朝着嬤嬤和畫扇開口道:“我來介紹,這位是最近纔回京的四皇子,……”

    “四皇子!……”除了畫扇早知道他的身份,那嬤嬤在初聽這一稱謂的時間,不禁大吸了一口氣,“你說,……他,他是天子之子!……”

    “那是!”邢良自得道。

    然而在旁一直不說話的凌風,此刻看着凌羽與那邢良,卻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打的什麼主義,當年,是他們的母妃毒死了皇后娘娘,自然也是這邢良的親姑母,如今,他卻甘願與凌羽斯混一處,可見其浪蕩形骸,不言自明瞭。只是令凌風不明白的,卻是凌羽。

    就算這邢良誒心沒肺,以凌羽之睿智,絕不可能與之仇人一道,大拿是如今,卻真的站在了一道,這點,令凌風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凌羽——他想幹什麼?

    兩人,就如此的,對立而站着,誰也沒有多說一句話。早在當年,兩人隔若天涯,卻渴望那個咫尺;如今,兩人相望咫尺,卻遠如天涯。只能徒嗟物是人非罷了!

    死一般的沉寂,任誰也經受不住,然而,最先開口的,卻是這裏的東家嬤嬤先開了聲,“邢公子啊,今日恐怕是費您白跑這一趟了,‘嫣紅院’今日不做生意。”

    “哦?”邢良卻揚了揚眉,打趣道:“今天是什麼大日子啊,難得你‘嫣紅院’的嬤嬤,放着白花花的銀子不賺。”

    “哼……”嬤嬤冷哼了一聲,道:“我這‘嫣紅院’啊,就怕要開不下去了,……”

    “這是怎麼說?”邢良忙忙問。

    “這頭牌花魁都想贖身從良了,我還賺什麼?”

    聞言,這邢良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在場衆人,臉色都是凝重的,只有他,這突兀的笑聲,着實令人反感,不想,他卻道:“嬤嬤可真是先知啊,就連我今日想來替畫扇姑娘贖身的事都知道,不愧是老角色啊!……”

    嬤嬤聞言,卻又是一愣,“你……,你也要,要替她贖身?”嬤嬤指着畫扇,卻眼見邢良,早是吩咐人,擡了幾大箱子進來,驚愣在當場。邢良繞着那幾個箱子走了半圈,停在了一口箱子邊上,道:“若不是凌兄指點……”他指着凌羽,“我還真想不到,把畫扇姑娘給贖回家,獨自享有!”說罷,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看他樣子,可想而知,他此刻的心情如何的了。他打開了其中一口箱子,光燦燦的奪目,頓時耀滿了整個屋子。

    “這裏是黃金萬兩,”邢良道:“本公子今日對畫扇姑娘,那是志在必得。”

    志在必得,嘴角的笑,也充分洋溢了他此刻的感想。

    然而嬤嬤,卻又犯難了,他是當朝國舅之子,可是她得罪不起人人物啊!但又轉念一想,有人相爭,她又何愁不得大撈一筆,卻又揚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她指着凌風,道:“我說邢公子啊,今日您怕是登錯了門,造錯了訪了!早在您之前,就有人要替我家畫扇贖身了呢!”

    “啊?”邢良一聽,頓時瞠大了眼,不禁怒罵道:“哪個龜孫子,膽敢搶在本公子前頭?”

    “喏,就是他!……”嬤嬤指着凌風。正當邢良欲走近凌風跟前時,畫扇卻開口了,“邢公子的好意,畫扇心領,也感激不盡,但是,畫扇真正鍾心的人,卻是眼前的這位凌公子,邢公子您請回吧!”

    “是他?”邢良唾棄般的道,眼中盡是鄙夷,“是這個窮酸賣畫的?”不禁一笑,輕蔑着的道:“就憑他這破書生樣,也敢跟我搶女人!”他望向凌羽,道:“凌兄,你說,他是不是自取其辱啊!”說罷,又是一陣狂笑,依舊的讓人反感。

    在旁的嬤嬤,此刻卻是自得不已,這邢良來得可真是時候,只要凌風與畫扇贖身不成,還怕賺不到錢,像邢良這類紈絝子弟,還怕炸不出多少銀子來嗎?

    然而,凌羽此刻,卻說出了一句,令在場所有人都咋舌的話!“三哥,好久不見啊!”

    “三哥……”

    “三……三,三……”

    ……怔凝着,如寒霜結凍,覆蓋了冰層般,邢良與嬤嬤,都愕在了當處。

    “本想你我兄弟今生再無會面之日了,沒想到這麼快,又會在這裏見面,真是血親聯繫,不得不令人感慨啊!”

    “好說!……”凌風一笑,對上凌羽,“我也想不到,會在這裏見着你!不會是衝着我來的吧?”

    “皇兄說哪裏話!”凌羽打原道:“你我怎麼說也是兄弟,何必弄得針鋒相對的陣勢呢?”說罷,他轉向邢良,卻問,:“邢公子,你說是也不啊?”

    “……是……是,是的!”邢良早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曾讓他欺侮在當街的人,竟也是當年失去了音訓的皇子,眼前凌羽口中的“三哥”!而且這次皇帝病危,特地召回了流落在外的兩個皇子,自然是想加封受爵,而他雖然是朝堂之後,可與皇子之身份一比,自然難以比之,得罪了凌風的下場,他也可想而知,此刻,他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邢,邢公子!……”嬤嬤何等人物,變臉之快,誰也比之不及,才見她如此喚道,卻又換上了一堆笑臉,轉向凌風,“凌公子,哦,應該是皇子!妾身早先不識泰山,說話多有得罪,還望皇子不要見怪,您要替畫扇贖身,早說嘛,老身豈有強留之理!”

    這等阿諛奉承,凌風聽來,卻是哭笑不得,早先的萬般輕蔑,此刻卻如此說話,變臉止快,堪稱一絕。然而凌風,卻不去理會於她,卻是轉向凌羽,他的皇弟。“四弟,但不知你今日,來此何爲啊?”

    凌羽一笑,卻道:“自然是爲你我兄弟敘舊而來的啊!”他瞥了一眼那‘嫣紅院’的嬤嬤,道:“聽你們的話中,她剛纔是有意爲難兄長你了!”冷冷一哼,凌羽怒道:“堂堂皇子,她也敢辱,怕是活得不耐煩了吧!”說罷,他一喝身後,兵士待命,他道:“給我把這‘嫣紅院’給拆了……”

    “住手……”凌風一喝,“四弟,你衝着我來的,大可直說,何必拿旁人開刀!”

    凌羽一聽,擰着眉,卻顯得不悅,道:“皇兄,爲弟替你出了這一口惡氣,難道你還怪罪於我嗎?”

    “那你又何必這等陣勢?”凌風道:“你我不同道,自然不相謀,你何苦強求?”

    凌羽卻笑了,道:“你以爲我這次來,是爲了讓你回頭麼?哼,你也太小看我凌羽了吧,沒有你,照樣不阻我前行之路!”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毀……”凌羽再無說話,只靜靜的望着凌風,兄弟當如此,也算是一種及至了。忽而,他大喝了一聲,“把畫扇給我抓回去!”

    “啊?……”邢良卻驚了,“凌兄,你,你不是說,幫我把畫扇贖回府的麼?現在是強搶!”

    “那又怎樣?”凌羽問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賓,莫非王臣,我是堂堂的皇子,我要一個支女,難道還有人敢阻麼?”

    “可是……”

    “少羅嗦!”凌羽沉喝,望着邢良,凌羽凜冽道,卻指着凌風,“你把他給殺了,我就把畫扇給你!”

    轟!

    腦中頓時,如雷擊一般,邢良吶吶的,顫着抖,指向凌風,“殺,……殺了他!”

    這就是他的目的,得不到,就毀了,免得來日多生枝節。“果然是成大事之人,心腸果然夠狠!”凌風卻是讚許的道。

    “哪裏!”凌羽依舊平和,帶着笑的回答。反身望向邢良,卻又變了一個臉色,冷道:“你敢,還是不敢!”

    “他,他是……是皇子啊!”

    “有事我承擔!……”凌羽反道:“不然,我就殺了你的畫扇!”眼角一使,他手下的士兵,卻不知何時,竟將畫扇架在了一旁,“凌風,救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