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37章 君 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37章 君 妾字體大小: A+
     

    “凌郎!……”千呼萬喚,皆在夢中,只是誰料,卻還有今日一般姻緣,兩兩相知,依偎若此,此生於她言,便已足矣。

    清幽顏色,月漸西斜去,只是清寒鉤,此時此刻良辰之致,竟也流連。但見月下,呢噥低語,盡訴衷腸,也未知人語何時,竟悄然淡去。但只見清寒如鉤,翩然一道身影縱橫,伴蕩回西窗之內。

    微微落地之時,凌風望着懷中輕攬着的女子,點點月光輕輝,照得容顏如雪,目光驟及一可娥,畫扇腮邊一熱,垂下了頭,卻還忘了,她此刻還依偎在凌風的懷中,此刻嬌羞,全然給兩人之間,更增了幾分兒女深情之態。

    “但願年年如今日……”畫扇在他的懷中,如此說道,低語,訴着,畫扇離開了凌風的懷,蓮步輕移,卻來到了紗簾的旁邊。寒風破戶,輕揚入屋,壓低了來勢,卻撩撥起了一室春宵。莫望深閨,此刻盈盈。

    素手拂過輕紗,環在了畫扇那如柳腰枝之上,妙步迴旋着,自顧流連,笑意,盎然!自此而後,畫扇卻停了下來,旋身自顧,眼眸之內,幽幽春水盪漾,輕憐道:“願此年年如今日,但譴笑意無限愁。再且爲君陳三願:一願郎千歲;二願妾長健;三願如同樑上燕,歲歲,長相見!”

    許久,凌風呆滯無言。卻見眼前人兒,輕紗薄過,幽幽容顏,一如,初相見時刻,那個落雪之日,閣樓之上,那驚鴻一瞥,傾城之態,自此之後,再難相忘。然而,她所言,卻觸動了他心底之上,那根埋得最深的青弦。“明日起,我們就走!”凌風決然道:“但願從此後,如你所願,歲歲長相見。”

    如誓如言,沉喝在心,銘定在心。

    凌風緩緩踏步朝前,卻是挽過畫扇的手,一拉一拽,將那薄紗纏繞周身的女子,拉入了自己的懷中。“但願年年如今宵!”薄脣輕湊近畫善的耳邊,撩撥着的鼻息,呼吸陣陣消着魂魂兒,他的,也是她的!……

    青絲,順着手指靈動,一絲一絲飛揚着。穿過黑髮的手,滿帶溫柔,捧起那張如玉的臉,此咫尺,近得,連呼吸都能細數得清。

    樓中燈火,不知幾時竟被風吹滅了去。紫閣之內,一絲清風灌入,吹揚起那薄紗似雪,卻見此刻夜正魅,情正酣,交纏人兒,正繾綣!……

    ……

    一夜風流,盡苦春宵。

    此刻銅鏡之前,一襲長紗迤儷在後,緊隨而上,是畫扇那妙曼的玲瓏身軀,蓮步款移,映在銅鏡之內,此一顰此一笑,堪爲絕色。拖動身後迤儷在地的長紗,及腰的長髮被輕輕一撩,便往身後落去,幾絲輕揚,竟也飄逸。

    她輕輕走到端坐於銅鏡之前的凌風身旁,望着銅鏡中,那昨夜良人,畫扇幽幽一笑,輕揚着的嘴邊,倒有幾絲溫馨。

    大掌撫上畫扇的手,輕輕一拉,將畫扇拉至自己身側,凌風卻望向那銅鏡。但只見,驚中金玉良人,宛如天成,堪稱絕配!

    “來,我幫你束髮!”畫扇輕道,繞至凌風身後,素手執起他的發,輕巧靈動,動作之熟悉,便恍若兩人是結髮多年的夫婦般,相敬如賓。

    淺笑着,凌風照着銅鏡望着身後那爲他挽繫着青絲的女子,凌風也只淺淺的,淡淡一笑。溫柔道:“夫妻結髮,也當是如此吧?”

    聞言,畫扇脣邊的那抹笑,就更加的深刻了。道:“是爲女子,哪個不把心上的人兒盼的,是爲女子,自然也是以結髮爲終生,當以爲樂!”畫扇執起妝臺之上,一支白玉簪,輕輕款戴而下,便將凌風身後長髮輕悄挑起,尤剩一絲,卻落在胸膛之前,渙散徜徉着。畫扇繼續道着,“以後,恐怕每日就會是如此之樣,妾爲君挽發……”

    凌風滿足的一笑,反手握住了畫扇的手,對上她的眸,道:“君爲妻點眉!……”凌風順着畫扇的話道。畫扇魅的一笑,紅着臉,卻低下了頭,嬌嗔道:“就怕你,日後會嫌煩了……”

    凌風一笑,卻拉畫扇坐下,自己則執起梳子,徑自爲畫扇梳理着青絲,“此爲人生一大樂事,凌風又怎麼會嫌煩呢?”青絲幾度順理,卻見凌風將手中梳子放下,返身過妝臺,欲執起妝臺上的那盒胭脂,卻不料,手剛及近胭脂盒之時,卻被畫扇一阻。

    “怎麼了?”凌風不解問。

    畫扇搖了搖頭,眼中,盡是釋然,對着凌風道:“往日裏,我身在歡場之中,不得不塗脂抹粉,強顏歡笑。但是從今日開始,我不再是這‘嫣紅院’中的花魁姑娘,我只是你凌風的妻子,我不再需要這些附炎的東西。”望着這紫閣之中的一景一物,畫扇的心,卻是從未有過的舒坦,感嘆道:“多少年了啊,我一直在等着,能有一個真正的良人子,將我接出這火坑之中。”她笑了,“幸而蒼天憐鑑於我,還是讓我等到了!”

    無論是誰,終會有一段沉埋心中之事,只是如今再度揭起,縱即畫扇,也難免感慨萬分。

    這一切,落在凌風的眼中,卻敲打在心裏,迴盪起一圈圈漣漪,盪漾不停。最終隨着心思伴揚着,化作一絲憐惜,握着她的手,湊至脣邊,似在承諾,也似在對自己說:“此生,我凌風,定不負你!……”

    定不負你!

    一句承諾,儘管海誓山盟,儘管海枯石爛,但唯此刻,便是永恆!斯苑良人,所求所盼,不正爲此?

    “當與君同,絕不相負!”

    ……

    今日嫣紅,拒不接客!

    但見此刻堂內,嬤嬤大擺陣勢,卻全然因爲一個人,也是這裏的頭牌花魁姑娘,一心從良。想這嬤嬤,如此多年來,單憑畫扇之顏色,便賺鼓了腰包,此刻畫扇正當年華,她又豈肯讓畫扇,跟着那賣畫的窮書生一起遠走呢?

    “我說女兒呀,嬤嬤這些年來,也待你不錯了,接不接客,全憑你的心情好壞決定,如今,你卻甘願與這渾小子一同走去,難道往日你我母女的情誼,在你心中,也就值這點分量麼?”嬤嬤搖曳着手中的錦黃帕,每字都暗諷着旁邊的凌風。

    “嬤嬤,……”畫扇聽得嬤嬤搬出這麼多年的照顧,着實的,她自己也知道嬤嬤待她,已是仁至義盡。故而原本想說的話,此刻卻全咽在嘴中,怎麼也說不出來,“我,,……”

    “嬤嬤,……”不料此刻,凌風卻開口了,“你又何苦多番爲難呢?昔日你照顧畫善有恩,但畫扇,也着實爲你賺了不少了吧,誰都有想脫離這種地方的一天,誰又想在此待至終老,等到晚景時分,孤老淒涼呢?”

    “哼……”嬤嬤冷冷一哼,卻轉向畫扇,道:“女兒啊,嬤嬤不是阻止你自己爲自己贖身,可是你看!……”她指向凌風,“說他吧,能手出十萬資你一夜,但畢竟一身窮酸,能爲你手擲千金的人,那是多了去,你何苦和他出去外面經風受苦呢?在這‘嫣紅院’中,嬤嬤包管你,那是如衆星拱月似的,要什麼有什麼!”

    “可是獨獨沒有我要的那樣!……”畫扇獨步上前,鎮定的道。

    嬤嬤一怔,卻是不解,“你要的什麼?”

    “自由……”畫扇笑了笑,“嬤嬤,您一生都在歡場,您也該知道,是妓都想從良,您就好心,讓我贖了這個身吧!”

    嬤嬤望着畫扇,冷冷一笑,道:“你說的在情在理,可是,女兒呀,你別忘了嬤嬤我開這‘嫣紅院’就是想來賺錢的,你是這裏的頭牌姑娘,你一走,誰來撐這個場啊?”嬤嬤又笑了,似在掌控般的道:“女兒啊,怎麼說,嬤嬤也是當年在火海之中,命人把你給救了出來,你才能存活至今,如果沒有嬤嬤我,哪來你的今日,還妄想着和這個窮書生遠走高飛,別忘了,你的賣身契,還在我的手中。”

    “嬤嬤……”畫扇卻哭了,嬤嬤的話,讓她無從駁起,“您的再生之恩,畫扇永世難忘,只是……”

    “什麼都別再說了,我不會答應的!”嬤嬤指着大堂中緊閉着的那扇門,道:“外面多少王公子弟,求你一笑都求不得,現如今,你跟了這窮書生走,有多少人會妒忌在心,你們從此後,能有好日子過嗎?”

    “這是我和她的事,何勞你費心呢?”這時,凌風終於開口了,“你救了畫扇,撫養了她,確實有功有恩於你,但這麼多年來,她賣的是笑,單憑這點,你於她的情誼,就扯平了,至於,你一直不肯讓畫扇與我離開,無非就是圖的一個錢嗎?要多少,你開個價吧!”

    “哼哼……”嬤嬤起身,打量了凌風幾下,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深藏不露呢,還是真的如表面這般窮酸,但畫扇一天是我這‘嫣紅院’裏的姑娘,她就得遵守老孃的規矩!要錢,老孃有的是,只是你們出多少,都抵不過畫扇在我這堂上一坐,那自然就財源廣進!”

    “所以,你們要想走,萬萬不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