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35章 莫望深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35章 莫望深閨字體大小: A+
     

    夜自悄然,只是凌風,除卻那一刻微微轉醒復又睡去之後,就再也不見醒來。然而,這次,卻只是靜靜的,就如此毫無防備的,靜靜的睡去。其間,只有畫扇在旁,默默的爲他換着藥,也默默的聽着他的囈語。

    如此一日,又是一日,畫扇默默守在他的身旁,從未稍待。只是,她也不敢去驚擾凌風半點,或許她也是從他的睡夢之中,那一滴眼淚自眼角劃落時,他的心,也是在傷着的。或許,他也該累了,此刻,卻只是好好的,好好的休息一下。

    卻見此刻,又是闌珊夜。只見東邊之處,皓皓月東昇,盈灌滿紫閣之內的每一處角落。然而一直酣睡之中的凌風,卻在此刻,有了一絲的動靜。“水……”

    駐守在旁的畫扇,守侯兩日,此刻見凌風能有所轉,當下卻慌了手腳。一杯茶道來,早是濺了一大半。端至牀沿邊,畫扇扶起凌風,將水一滴一滴的,滲入早乾脆了的脣邊上。經水一潤,卻也顯紅潤了許多。

    微微輕睜的眼,半清半醒的,望着眼前焦急着的人兒。凌風無力的一笑,一隻手撫上畫扇的顏,乾澀的道:“畫扇,,,……你沒事……太好了!”

    畫扇臉色,卻是無比的沉重,玉指撫上凌風搭在她臉上的手,緊握着,道:“你到底怎麼了?你不是叫我等你,你去解決一切麼?爲什麼回來的時候,卻是這付模樣?一連睡下,就不見醒,你可知道,這樣會嚇壞人的……”她頓了一頓,別過臉去,掩蓋住臉上的那抹悲傷,卻又道:“還有,你就連昏迷着的時候,也在叫我快跑,這是爲什麼?”

    凌風此刻,卻也恢復了一貫的神智,思想在此刻,也依稀理清了許多。他望着畫扇,卻是試探着道:“畫扇,這幾日來,可有什麼重大的事發生沒有?”

    畫扇聞凌風又是此語,不顧自己身子此刻虛弱,卻還問這些莫名其妙的話,不禁想怒,卻又對上凌風的眸,見他神色,卻不像是在開玩笑,只得定了定神思,道:“沒有,這幾日和往日一樣,我還是一直呆在紫閣中,未有出門半步!”

    凌風一聽,才又鬆了口氣,暗想:四弟怕是隻想威脅威脅我而已,應該還不至於對畫扇這等柔弱女流動手!想至此,凌風卻也安下了心。此時畫扇卻問:“你可以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麼?”

    凌風卻沉吟了,他低着頭,只低低吟着,欲語卻還休般,擡起眸,卻指向窗外朗朗明月之處,道:“我們到那去吧?”

    “什麼?”畫扇大愕,朝着凌風所指的方向指去,道:“外面?……”眼眸所望而去,只見窗外碧空帶墨,點點漆黑罩滿長空,偶有稀疏,卻顯孤寂。

    “扶我到窗邊……”凌風撐起一手,搭上畫扇的兼,輕而緩的說道。

    畫扇望着窗外流連夜,轉身對着凌風點點頭,素手扶簪纓,落在窗戶邊上。凌風一聲似有還無的嘆息,卻惹來畫扇側目。“怎麼了?”畫扇問,見凌風在那一聲嘆息之後,便無了下話,畫扇不禁問:“我想,你應該有話要說吧?”

    “恩!”凌風點點頭,卻顯得還是沉吟着,似乎,在斟良着下一句話,該如何開口。繼而,卻轉望想幽幽夜空,渺無頭緒的,道了一句,“好久,沒在這片夜空下站着了!”正當畫扇凝眉之時,凌風又說,“每當夜幕降臨時刻,你房中檀香微起之時,便會伴有陣陣惋惜之聲,那時我就在想,究竟,你是怎樣的一個女子,風塵之中,你尚且還剩幾分光芒,留一絲給自己?”凌風一笑,望向畫扇,道:“你或許不知道,那段時日,每每臨風時刻,屋檐角上,卻早有一抹深切,殷殷脈脈,是何等迫切,只是相見不如不見,也讓人,好生折磨啊!”

    似是,他在感慨着。

    望着他此刻的側龐,畫扇卻是稍稍一愕,每每臨風時刻,原來在她觸所不及的一處角落,他在注視着她。“我……”語到脣邊,卻被生生止了住,一癍薄脣覆蓋而上,溫且柔的,佔有着她此刻的萬款柔情。

    此一吻,訴盡多日來萬般苦澀,纏綿繾綣,久久留戀。任誰,都只餘一瓣心香祈念,望將年年似今朝,與君長相依!……

    直到此吻,似經歷了天長地久般喧耀而後,恢復平靜的那般,凌風緩緩離開了她的脣齒之間。望着畫扇此刻暈紅着的雙頰,凌風一笑,伸出手撫上她的顏,轉身攔手而過,環上畫扇的腰,腳下驀地一蹬,將懷中人兒帶離地面,卻朝着窗外而去。

    半空之中,又是驀地一個迴旋,利落,且漂亮,卻是落在了閣樓之上的那處微微翹起的屋檐上。“呃……”或是動作過大,方到屋檐之上時,凌風卻一聲深沉的閉哼聲傳來,畫扇猛然一驚,卻還忘了他此刻還是有傷在身。“你沒事吧?”畫扇驚慌的問。

    凌風搖了搖頭,道:“無礙……”橫過屋檐頂,兩人屈就而坐,此刻默默,誰都無語。一道清風霏霏而過,揚起兩人,發如雪,凝落夜空之中,“凌郎……”她這樣喚着他。

    然而凌風,卻似曾相識般的,深切凝眸,這一聲,或在他聽來,是多年漂泊無度的歸處,或許,他此生,當有此一喚,便也足夠了。

    倚上凌風的肩,有幾絲溫暖侵入,畫扇娓娓道來,“如果,我們能長久似此般寧靜,那有多好?”閉着眼,她靜享此刻。只是,嘴中卻有惋惜聲出,“唉……”一嘆,而止。

    “如果,我非皇家子,那又該有多好!”凌風似有所感,此刻良宵花月夜,似也諸多感慨般。“畫扇,從此而後,你我恐怕只有浪跡天涯一路了。”畫扇睜開眼,怔怔的望着凌風此刻如雕刻般的側臉。“再此幫你贖身之後,從此就不會有隨身丫鬟隨侍,不會偶紫閣中內檀香繚繞,再或者,布衣粗糠,你,能想象得到麼?”

    畫扇將倚在他肩上的頭,微微擡起,望了他良久,才道:“莫望,深閨!……”

    “什麼?”凌風不解。

    “我說,莫望深閨,不過牢籠,身在其中,縱然鳴叫婉轉,卻也聲聲泣血!”情切切,此刻心中,脈脈青弦,絲絲撩動,卻音滯色苦!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