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33章 兄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33章 兄弟字體大小: A+
     

    步月清宵,露沾滿衣。

    一道蹤影翩然,自宮牆之上緩緩翩落。

    夜,該深了;他也該去看看究竟了。信步而踱,一步一個聲音,卻敲落在他的心裏,深而沉,且重!雲紋靴,輕理腳下泥,應濺而起,點點漬漬,留下的痕,溼了一印。如此悽清夜,曉月冥冥,半幽半暗之間,陣陣詭異之色,穿過遠山處,那片竹,那方屋。

    屍體,一地的屍體,橫七豎八,竟無一活口。

    此地皇陵,卻極其不適時的,橫躺着一地的屍體。不遠之處的一座墓碑之前,映照着如此幽魅的月色,一壺酒高舉過頂,“呀……”的一聲,居然,居然是怒吼而出,澆落頭頂。此時風涼,陣陣席拂,映着蒼白的月色,那肌.膚之上,也暗現點點幽光,折射而至。

    墓碑旁邊,但見凌風已然褪去了一身遮蔽的衣物,此時手中一方布條,“嘶”的一聲,長長撕落,在夜空之中,這聲音恍若鬼魅厲唳,格外的淒涼。然卻見凌風,將撕落的布條;一圈一圈的,盡數望自己身上纏繞着。移至胸前時刻,赫然一道血痕,自心口直落腹部,幸而偏差幾分,否則傷中要害,怕是此刻躺在地上的,便是他了。

    布條一圈纏過,便沾血幾分,幾下纏繞,漸漸淡了。只是溼透了的發,卻散發着陣陣酒香,從空氣之中慢慢渙散開來,逐漸變淡,變淡……身後,卻聞腳步聲響,凌風呆凝了一瞬,轉過頭去,卻生生,怔在了當處!

    “四弟?!……”是怔忪,是驚訝,也是疑惑,爲何,此刻凌羽會折返至此?

    一身絕袂翩揚,凌羽無聲,只暗暗低頭循望着地上橫躺着的那十幾具屍體,淡淡的一笑,望向凌風,淺聲問:“三哥,你沒事吧?”

    凌風望了凌羽許久,卻始終信服於兄弟二字,放心道:“沒有,只是受了點傷!”

    “我看看!……”凌羽搶至凌風身前,撥開了胸膛之前的那幾圈布條,細細的瞅着。卻見胸膛上的那幾圈布條被撥落後,那原本被掩蓋住了的傷口,漸漸的,血跡又顯明瞭,淡淡的,滲出了絲絲血水,順着膛上肌.膚蜿蜒而下。

    “是你嗎?”趁着月色,也趁着此刻凌羽近在咫尺,凌風淡淡聲問。卻見凌羽一愣,隨即一笑,徉裝一愣,笑着道:“什麼是我?”

    凌風望着一地橫躺着的屍體,道:“這些人,是你派來的吧?”

    “何以見得!”話雖說着,凌羽手上卻沒有停下來的跡象,而是順着傷口,將原本的布條,再一圈一圈的,還回原處。還不忘說一句:“幸好傷得不深!”

    “你是想來看看,到底是你的人解決了我,還是想看看是不是我解決掉了你的人?”凌風沒有依着他的話題說下去,卻是依舊凜冽的問着。

    “何必問得這麼清楚呢,我們是兄弟,不是嗎?”凌羽反問,此刻,他卻站起了身,揹着影,站在凌風的面前。折射而下的月光,罩住了他整個人的身姿,此刻眼前,卻顯得無比的高大,卻是凌風,無論如何也無法企及的。

    “呵,……”凌風無奈的笑了出來,“呵呵,哈哈哈……”他隱隱含嗔,眼中一層含暈,幽幽起身,卻顯得疲憊。適才的一場作戰,任他是鐵打鋼造的,也該累了。

    兩人,迎着月,一前一後,就此朝着同一個方向站着。

    “四弟,我一直,一直以爲,你還是以前的那個皇弟!”凌風無奈的道,也是憧憬着,憧憬當年那般無憂無慮。“只是,我未曾想到,爲了權勢,你會連我都下手。我至今還想不透,這是爲什麼,是什麼令你變得這麼……這麼的,喪心病狂!”

    “喪心病狂!”凌羽回味着凌風的這一句話,仰天一閉,道:“三哥,你能體會信仰崩潰是一種什麼感覺嗎?”等了許久,見凌風再無動靜,凌羽繼續道:“我從小到大,唯一的心願,就是幫我的兄長奪或該有的東西,然後,我們一起重回先前的那般時日!”他也無奈的笑了,道:“可是,我不知道是造化弄人,還是你本就難成大器,你居然變成了這般模樣,連最起碼的尊嚴,你都甘願掃地而去。”

    “所以……”凌羽睜開了久閉着的眼,眼中,此刻卻現猙獰,一字一句道:“我寧可你死在我的手裏,也不要你死在我原本的記憶中,你該是和我一樣的鬥志激昂纔是啊,所以……”凌羽緩緩回過頭,望着凌風,未知何時,他竟將腰間軟間抽取而出,一劍猛蕩疾去,幾下晃盪,若靈蛇般,遊移至凌風胸前,繼續完成着他剛纔未完的話,“你拿命來吧……”

    凌風見凌羽手中劍至,驀然退步,幾下踉蹌,卻是連連後退,然而胸前傷口,卻再禁不住這般肆虐,血跡再度滲透那緊圈着的布條。“兄弟,你當真是我當年的皇弟嗎?”凌風望着凌羽此刻仗劍之姿,豪吼而出,聲音之內,竟是陣陣的不平。

    “當然……”凌羽橫劍直指,凜冽的望着凌風,“變的人,是你,不是我!……”說罷,竟不再留熱火餘地,仗劍再去,偏鋒走落,毫不留情。端的是,越喊聲卻越大,想是忿到了極至。“只要你肯要,我凌羽哪怕是爲你橫頸,我也絕不喊一聲屈,只是你退卻了,你負了我,負了母妃,你不配再做我兄弟,不配,不配,不配!……”一字一句吶喊而出,伴着長劍每每砍落,卻是越嘶吼聲越大,聲徹蒼穹。

    然而凌風卻是一躲再躲,直至被凌羽逼至一處死角處,凌風腳下一略,翻起一柄長刀,竟也雙手緊握,居然將那刀,橫豎直劈而落,全然無了本套。

    心若如止水,何能再成活?

    凌羽此刻,砍落每一劍,卻帶着三分心痛,驟現眼前的,是當年幼年之時,他也曾聲喚出:三哥……三哥……

    “啊……”驀然聲出,凌羽一劍蕩落,正欲結束這一場本就強弱懸殊的鬥爭,卻不料,凌風在此一刻,驀然收刀,也不閃避,竟也橫身直去,血肉之軀生生迎入凌羽那把劍端之末。

    劍,其鋒,纓刃着血肉,翻飛出淡淡血跡,青鋒,卻沒有再直指而去。

    時間,靜止在當下。凌風閉着眼,等待着凌羽的那一劍刺下。然而凌羽卻生生的,下不了手,怔在當處。“爲什麼不還手!”他問。

    “我欠你的,我不想有所拖欠!”

    一脈偏鋒,依舊在凌羽的手中,止住不前。“我會殺了你的!”

    凌風卻是一笑,丟下了手中的那把長刀,卻反手一握,握住了凌羽手中的劍刃。鮮紅的血,再度從他的手上滑落,“我們是兄弟,……”緩緩的,他將劍刃抵在了自己的喉嚨之上,繼續道:“我不信,你會對我下手。”

    “如果會呢?”凌羽睜大了眼,直直望着凌風,此刻猙獰,怕是他也料想不到,他之前萬般狠心的想痛下殺手,此刻卻呆凝在此刻,全然因爲,凌風的那句:我們是兄弟!

    是啊,他們是兄弟,親生的兄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