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31章 這份聯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31章 這份聯繫字體大小: A+
     

    猩紅的血,倜儻着一地,蒙過衆人的眼,這其當中,所有的恩怨,在凌風跨出門檻的那一步,盡數成箴。

    他是皇家子,或在出生之時,便註定了與衆的不同。此時此刻,骨肉親情,似親非親,眼眸之畔,淡起濛濛霧,一一凌略過自家的兄弟,那一刻,在他的記憶的深處,仍然還是能記得住他母妃一聲聲的喚着他的乳名:“風兒,風兒,風兒……“只是如今,幾度紅塵的展轉碾壓而後,任誰也是支離破碎,何處?何處才能安放他那受傷的靈魂。

    直待,直待,直待……

    直待那一句蕭歇,喚盡人心,舊日恩仇,誰泯恨?直待那一句嘶吼:弒君!

    衛林軍,鐵戩冰寒,衝喝聲聲朝凌風刺來。然而,凌風卻怔在當處,望着蜂涌如潮的御林軍,只是淡淡的笑着。在旁,幫忙抵禦御林軍的,只有凌羽,毅然拔劍而出,抵上軍士的冷冷冰甲。其他的兩風個兄弟,卻只是在一旁,冷眼的望着他,將如何的,死在御林軍的刀下。

    “住手……”一聲蒼老的聲音,自御書房之中響起。

    卻見從書房之中,顫顫巍巍出來的那老者,微微日光,彷彿全部聚集在了他的身上。雖然此刻,他是病入了膏肓,但天生與來的皇者威嚴,與在那高高皇位之上,叱吒風雲數十載的歷練,也給人從一種在心底上的震撼。

    “父皇……”

    “父皇……”自太子凌霄與大皇子凌軒的臉上,此刻呈出的,卻是極其不悅的神色。

    時間,卻在這一刻靜止了,任是誰,都只怔眼望着皇帝,期待他的下一句話。“誰不服?……”他道着。

    過千樹,過千帆,曾爲異客苦斷腸,總是無處話淒涼;人早散,酒早寒,錯過瓊花影琅琅,何處藉故瘋一場?然在此刻凌羽的心中,卻作此想。他瞥向了那高高在上的君,道:“我不服!”他反手一捋,將一侍衛翻身推落在地,反手一執,搶過那把長戩,橫指帝君,冷冷言道。

    “你莫不是想宮變不成?”開口的是太子凌霄。

    凌羽一笑,望着太子,道:“凌霄啊凌霄。我還真是小看你了,宮變……”凌羽仰天一笑,道:“好大一頂帽子,你還真非置我死地不可啊!”此言出,凌霄卻無言,只漲紅了臉,衝向那高高在上的帝君,道:“父皇,他……”

    “住口……”皇帝令道,撐着身子,他下了臺階,來到凌羽的跟前,道:“朕褲腰饒恕你今如的狂妄之舉,別忘了,我這是第二次饒恕你們了!”皇帝的語氣之中,卻指着剛纔在御書房之中,將那件龍袍燒盡的事,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他只要凌羽知恩只威,放下這一身不羈,乖乖俯首而已。

    然而,凌羽之桀驁,又豈是他這垂暮之人所能駕御得了的,但見凌羽反而一譏而笑,問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說,我還得乖怪俯首,任你宰割,也不能有任何怨言了是吧?”凌羽一笑,道:“父皇,你老了,我也是看在我們之間,還有這一點點血親的聯繫,我也才喚你一聲父皇,你在我心中,連一個父字都擔待不起,何談一個皇字呢?你憑什麼命令於我?”

    皇帝無奈的笑了,道:“我知道,我欠你們兩兄弟,很多!”他望着凌羽此刻,一身肝膽仗義,橫戩一過,衆生俯首,卻在隱隱之間,他在凌羽的身上,看到了其他皇子都不具備的一絲威嚴,皇者那種凌霸天下的威嚴。他笑了,問:“羽兒,父皇讓你當皇帝好不?”

    一句話,貌似於玩笑,帶着幾分調侃,幾分戲謔,更有幾分玩味。但,始終不能阻擋着恆古而來的一句民言——君無戲言!

    在場之人,聽聞這一句話而後最震驚的,莫過於太子凌霄了,“父皇……”他居然,居也,吼出了聲來。

    皇帝卻沒有理會於他,只直直的望着凌羽,眼中的意味,絲毫不亞於剛纔的戲謔之聲。凌羽卻笑了,肆無忌憚的笑了,漫天漫地的,穿透宮闈,無有皇室鐘鼓,只有他那狂妄至及的笑聲。長戩,卻再一步逼近了皇帝的眼前,但見凌羽,冷冷言道:“要不是因爲還有這血親的聯繫在,我會立刻,讓你橫屍於我的腳下!不管你是皇帝還是誰……”

    語言,昭示着聲聲仇恨。

    然而在旁的太子凌霄,卻因有凌羽的這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冒犯之語,而鬆了一氣,如此看來,這皇位,就依舊還是他的了!

    “哈哈,哈哈哈……”皇帝卻在此刻笑了,只是垂暮之人,身子又豈能承受如此漫無邊度的笑,一陣咳喘,涌濺出了一口血劍,他一手撫上脣邊的血,依舊在笑着,道:“看來,朕真的是,大限不遠矣啊!·”他望向凌風,道:“風兒,父皇對你的期望,依舊如剛纔那樣,我會等着你回來,答應我所求,心甘情願的,挑起自己所該承受的擔子的!”

    凌風一笑,卻不與皇帝再多說一句,只對着凌羽道:“四弟,你不跟我走也罷,從此以後,母妃就交給你照顧了!”

    “你要走?”凌羽驚愕的道:“我們好不容易纔回來……”

    “我辦完我還辦的事了!”凌風依舊笑着,卻轉過了身,大步走去,“也是該走的時候了。”穿過鎧甲重重,凌羽目送的眼中,除了不甘不甘,還是不甘!

    “啊……”他仰天一嘯,將手中的長戩驀的丟落在地,朝那處天闕處,狂奔而去。

    剩下的,就只有在場的三父子。

    “父皇……”太子凌霄嘗試着開口,忿忿的道:“您剛纔說,說把皇位……給凌羽,是真的嗎?”

    “……?”皇帝試探的眼神,在太子的身上打着轉,問:“怎麼?”

    “我纔是太子啊!”凌霄不滿的道:“凌羽如此狂妄!”

    皇帝一笑,卻不回答他的話,只對着天空,喃喃道:“難道,我這個皇位就帶了刺長了針嗎,誰也不肯來接替我的位!”這話,在凌霄的耳中,卻惹來陣陣反感。

    皇帝,卻更悲哀的,他看着自己的手上,盡是被自己所噴出的血濺了一手,然而此刻,他的太子。唯一關心的,卻是皇位的繼承人是不是他!

    他笑了,無奈的笑了!

    “人老至此,帝王之憾啊!”皇帝沖天喊着。

    “……?”皇帝試探的眼神,在太子的身上打着轉,問:“怎麼?”

    “我纔是太子啊!”凌霄不滿的道:“凌羽如此狂妄!”

    皇帝一笑,卻不回答他的話,只對着天空,喃喃道:“難道,我這個皇位就帶了刺長了針嗎,誰也不肯來接替我的位!”這話,在凌霄的耳中,卻惹來陣陣反感。

    皇帝,卻更悲哀的,他看着自己的手上,盡是被自己所噴出的血濺了一手,然而此刻,他的太子。唯一關心的,卻是皇位的繼承人是不是他!

    他笑了,無奈的笑了!

    “人老至此,帝王之憾啊!”皇帝沖天喊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