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24章 母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24章 母親字體大小: A+
     

    風離離,夜悽迷。

    他來到此處,閣樓的前面,偶望了一眼,卻沒有再流連。反過身,卻朝皇城內走去。

    月下,一道身影踏上每家每戶的屋檐之上。清輝渙散之處,卻不再見到那一斯蹤影,隱匿在漆黑的夜當中。

    卻見此刻,閣樓之上,那扇窗,‘咿呀’的一聲,緩緩打了開來。一方白紗,透過漆黑的夜,映着人間百色。眼光流連,卻是閣樓底下,那處角落,曾經醉倒一處,的那處角落。

    ……

    自古,皇城之內幽怨多,護城河內,流不出的多少醜事,遠遠比那滔滔之水,更多了去。就連這宮牆之月,遠比在外,似乎,也是黯淡了不少。

    此刻,一道身影,瞞過衆人之眼,隱躍在城牆之上,卻來到一處人煙稀疏之地,——冷宮!

    自古冷宮,無不清冷,故而此地把守,自也不如皇城之內,其他宮闈的戒備森嚴。

    凌風站在宮牆之角,迎望夜色悽迷,眼中,卻隱隱有着淚水在依稀漂泊着。嘴中,吶吶道:“……”卻誰也聽不見他在說着什麼,只有他自己清楚,在說着:“皇城,久違了!……”語中,盡是無聲的滄桑。

    悄無聲息的,凌風從屋頂躍下,足點大地,卻怔在當處。

    冷宮,依舊清悽,然在他此刻的眼中,卻深藏着滾燙的淚水。每每,心中潛藏着的舊夢,全然不是那真實,唯一的安慰,就是跟自己說,此地,還有自己心碎的原由。

    她喚——母親!

    凌風笑了,輕輕推門而進,那斯冷清,這派蕭條。

    宮內,沒有掌燈,門一打開,無邊的冷風魚貫而入,豐滿青袍,更顯其落寞。依照着兒時的記憶,他緩緩而步,取出袖內火摺子,點卻宮燈。卻不想,燈乍亮,將這冷宮之內的蕭條更添了一份悲涼,空闊的悲涼。

    “母妃……”凌風輕聲喚着,空闊的冷宮,風一吹進,刺骨的冷,身後颼颼之聲,發毛的寒冷,卻始終沒有人聲來應。“母妃……”他再喚了一聲。“風兒來了……”

    “風兒來了……”說這話時,他卻又淚下。男兒有淚不輕流,在今夜,他卻連連不止。

    “風兒來了……”一句微弱的聲息,從內宮之中,緩緩響起,詭如幽魅,令人發寒。

    “母妃……”凌風擡步,奔了進內宮之中。卻見內宮之中,也無掌燈,比起宮外,陰寒了不止數倍之高。他聳着毛骨,依着感覺,摸索着這漆黑的內宮,輕聲問:“母妃,你在哪?”

    “嘿嘿……”一句笑聲起,卻從凌風身後,一個朝前撲,用力之甚,竟令凌風趔趄在地。他擡起首,望着黑暗之中的那個身影,莫名的悽惶,顫着聲音,道:“母妃,是你嗎?”

    “嘿嘿,……”又是一聲笑起,“風兒……”那女子,輕輕的蹲下了身,披散的發,幾絲零落散在眼前,楚楚之態,不禁令人生憐。

    “母妃,風兒來看你了……”

    “你是風兒?”那女子輕輕問。她端起手,撫上凌風的臉,只道:“風兒,風兒……”

    相近咫尺,凌風望清楚了這女子的容顏,披散的發下,一道凜冽的縱橫,依舊清晰在目,從眉心處,向左邊一直蜿蜒着,直到下巴,雖不再似往日般鮮血淋漓,看在凌風眼中,依舊的痛。

    他伸出手,意欲,撫摸上他的母妃,那張破爛不堪的臉,卻在此時,興是反應,那女子竟一把將凌風往後推去,連連後退,極似一隻受驚的羚羊,嗷嗷驚叫。“不要,不要,……”女子的眼眸,緩緩擡起,映上窗外月光透進,有着莫名的清亮,卻滿載驚慌,嘶着聲叫道:“……皇上,不要殺我,不要毀我的容……”

    “你是皇上,皇上啊……爲什麼,就不能寬宏大量……”

    “風兒……”女子驟然定驚,叫喚:“羽兒……”她張着雙手放在眼前,瞠大了雙眼叫道:“我的孩子呢?皇上……”她瞪上凌風,卻不再似剛纔那般驚慌,取之的,是瘋狂的叫喊:“皇上,我的孩子呢?你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啊……他們也是你的骨肉,虎毒不食子,不食子啊——”她晃着凌風的雙肩,雙眼中,卻已然是淚,順着臉上的那道縱橫,滴在凌風的手背之上,滾燙餘溫,“把我的兒子還給我……還給我啊!”

    “母妃,我就是風兒……”凌風抓住那女子的手,放在自己冰涼的臉上,安撫道。

    “你不是……”卻不料女子一把推開了凌風的安撫,斤毫微嘶着嗓子道:“你又想騙我,你把我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了下來,還叫風兒和羽兒在旁邊看,你是魔鬼,你是魔鬼,你只想要我母子三人死……”

    舊夢,依舊縈繞,凌風卻也嘶了聲吼出,“母妃,過去了,我來接你走的,好嗎?”

    “走……”那女子怔了下來,定定的看着凌風,道:“你說,……走?……走??!”

    “不錯,走,離開這裏,天涯海角,我們再也不要回來這裏,帶上四弟,一起走,好嗎?”凌風一步步走近那女子,手,依繼的緩緩覆上她的容顏,那道凜冽的縱橫。這次,她不再反抗,只定定的望着凌風,癡癡的問:“……你真的,真的是我的風兒嗎?”蔥蔥玉指,帶着幾絲污穢,覆上凌風覆在她臉上的手,緊緊抓住,“你要帶我離開這裏?,是真的嗎?”

    “不錯,走……”凌風順勢把手滑落,輕輕將這此刻鎮定無比的女子,擁入懷中,“把皇宮的一切都忘了,我們走,哪都能去……好嗎?”

    咯咯的笑,從他懷中的那女子的嘴中溢出,她驀然推開凌風,旋身幾轉,笑,好不快活的笑。翩翩衣物盪漾在漆黑之中,彷彿,暗見當年風華,竟也絕代。

    “哈哈,哈哈哈哈……”她止住了旋身之轉,玉指橫在齶下,笑,絕代風華的笑,對着凌風道:“我是梅妃,堂堂的梅妃,後宮正二品的梅妃娘娘,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爲什麼要走,我的兒子都要當皇帝了,我就是太后娘娘了,你告訴我,我爲什麼要走!”她走近凌風,“當年秋圍射獵,皇上說了,誰贏了,誰就當太子,我的風兒好爭氣,他贏了,贏了所有的皇子,你說,我的風兒都要當皇帝了,我爲什麼要走!”

    “太子,……”凌風怔怔的道:“我都放下了,您爲何還是放不下……”

    然而梅妃,似乎沒有聽進他的話,依舊笑着,道:“而且,皇后那賤人,也死了,我是皇后,我爲什麼要走……我是皇后,皇后……”

    夜長,夜黑,夜悽悽!她住了聲,怔忡在處。

    夢風,夢雨,夢霏霏!她潸然地,淚在當處。

    “母妃……”凌風輕聲喚,打破了這般靜寂。走近梅妃,卻見她也在淚,安靜的落淚,喃喃道:“是我害了我的孩子,但,我不甘心,爲什麼我什麼都不如那個賤人,我的東西她要搶,就連我的風兒的太子之位,阿也要搶給她兒子。皇帝……”她笑了,淒涼的笑,“皇帝的情愛,就只如此……”

    “一夜夫妻白日恩……”她埋首在膝間,咽聲哭道:“他連半點夫妻情份都沒有,這就是天子的情和愛……都是假的!我埋沒了自己的青春,埋沒自己的美貌,得到的,是他的決絕!”

    笑着,她晃晃悠悠的,起身,轉入塌內,“我該睡了……我累了!……”

    “我該睡了……我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