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9章 瓔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9章 瓔珞字體大小: A+
     

    大街之上,匆忙行色間,一記馬嘯聲揚,來人皆讓開一道,任那馬兒疆踢疾去。卻不料,那馬兒幾步高揚,十步之內,卻停了下來。只見端坐馬上之人,盈盈笑意,所望之人,卻是未寒,那縱馬之人,非是洛塵,又是何人!

    “你?”未寒蹙眉,未解他此舉何意,問:“你想做什麼?”

    洛塵輕的一笑,望着這一夜大雨過後,清新的大街,吸了一氣,輕鬆道:“漫漫程途,未知姑……呃,未知位寒公子,介意在下相送一程麼?”

    未寒輕笑,全然不見了適才在他府中的那斯怒火,道:“洛公子,你我不過萍水一逢,自此而後,風過無痕,何必多此一舉呢?”

    洛塵聞言,卻蹬蹄而下馬,站在未寒的身邊,一步逼近,凝視着她,“你很特別!”

    “哦?”未寒望着他,眼中卻是冷漠着的,問:“而後呢,我想,應該有下話吧!?”

    洛塵一笑,讚賞道:“你很聰明,”他湊近她,鼻息與鼻息之間,近乎相碰觸。此時,看在別人眼中,他與未寒皆是男兒之身,如此親密的舉動,在路人的眼中,卻多了幾絲詭異與不正常。“我想,我是喜歡你!……”

    未寒瞥了瞥嘴,忽而清魅一笑,一個足以令洛塵屏息的笑,道:“公子怕是此情無果了,在下並不喜歡你這類手無縛雞之力的人。”

    “手無……”洛塵驀地一怔,隨即明瞭,一笑,原來她是記着他剛纔被她緊拽胸膛,卻毫無還手之事。邪魅的一笑,道:“那怎樣?纔是姑娘所喜的?”他一隻手環過未寒的頸後,指間一挑,將她頭頂髮帶捋去,一頭青絲豁然直下,傾泄開來。

    “你……”未寒一乍,他突如其來的此舉,令她不知該當如何,驀然出手,那洛塵卻不再似先前一般任她左右,卻是伸手一扣,反在未寒手腕處,用力三分,生將未寒反扣在掌中,笑着道:“未知這樣,可合姑娘心意?”

    “放手!”未寒驀一抽手,卻苦奈被緊緊栓住,全然動不得。瞪上洛塵此刻笑意盈盈的臉,她只恨不得將他一掌撕碎,哪還容許他在此放肆。

    洛塵卻不再戲弄於她,乖乖將手放開,卻見未寒,也不與他計較,只是返身一越,躍過馬背,疾馳而去。或許此刻在她心中所想的,是將她女兒嬌態緊緊收好,不讓外人窺得半分,畢竟,她是‘未寒莊’的少莊主。

    寒風乍起,飄起洛塵衣袂紛飛,瞬間絕塵,翩翩公子。他凝脣一笑,細道:“未寒莊!”驀是一笑,他嘴角旁的意味,就更是深刻了。“你逃不掉的!”說罷,負手而去,漫步街巷之中,所朝之方,竟與未寒同路,心中隱隱盤算,“未寒莊!……”

    …………………………………………………………………………………………………

    卻見此時近午,家家掩戶。街巷錯落之處,有一處綠瓦紅牆地,坐落在此處街巷的最深之處,見門前兩座銅獅守鎮,朱門漆金,‘未寒莊’三大字正書其匾,浩浩長勢。

    卻見莊內,宅院內水榭歌臺,畫棟雕樑;樓閣重重,迴廊道道,可謂氣象非凡。宅院前後分爲四進,連接這四進院落的,是兩邊的抄手遊廊。每進之間左右兩扇垂花門,梅蘭竹菊,鬆楓荷合,各具形態,斷斷沒有一個重樣。單此氣勢,便見其莊之財力,在此處可謂獨其一二者。

    卻見來回僕役丫環穿梭不絕,俱是輕手輕腳,似恐驚擾了主人的午間小憩。想也是,大戶人家,法度森嚴,單從僕從的這些表現上就可見一斑。誰敢多行一步路,多說半句話?

    孰料此般靜謐,卻在北院致落之處,隱隱嘈雜聲洋溢而出,打破了這副昂然之像。

    “小姐,你不能這樣做,您要走了,老夫人怎麼辦?”原這聲音之源,卻是從未寒身邊那丫鬟青絲所來。卻見此刻北院廂房之內,華服凌亂,錯落一屋,青絲丫鬟在旁,忙不跌地件件拾起,轉身去,卻又被未寒奪過手中,拾打行囊,看樣,是想遠出!

    “青絲,奶奶就交給你了!”未寒取過青絲手中的一件衣服,道:“我想,我留在這裏也沒什麼意義,我自己去江南散散心,這段時間,老夫人的起居方面,莊內的一切大小事務,你也好生打理着。”

    青絲見勸之無果,一氣之下,卻將手中衣物拋在地上,言道:“小姐,你不能因爲……因爲!”她驟然不知如何開口,思想了許久,終於開口,“你總不能因爲那畫扇不肯回來,你就這樣自暴自棄吧,?”

    未寒被她這話凝住了,也只一瞬,她笑道:“青絲,你不懂,一種信仰,揹負在身上十幾年,突然坍塌,那種感覺,來得太快,也太讓人招架不住。”她無奈地笑了一下,道:“再者,畫扇的選擇或許是對的,她現在是人人皆知的青樓名妓,若和我相認了,回來之後,她又將以什麼樣的面目面對世人的指指點點,或許,她的選擇是對的。”

    閉上眼,未寒凝了凝神,只是心中所期盼的,此時卻是一片茫然,“或許,我該去散下心,回來時,一切都會好的!”她道。

    “原來你想走啊?”突來的一句,自窗後響起,屋中兩人乍的一驚,回望而去,卻見是那洛塵,倚在窗邊,笑望着屋內兩人。

    “你怎麼進來的!”說話的,卻是未寒與青絲二人,可想,皆都被洛塵的突來給嚇了一跳。再者,‘未寒莊’內雖未能說戒備森嚴,卻也不至無人管轄,他怎能擅自來去?

    “當然是走進來的!”卻見洛塵笑眨着眼,撐臂一躍,卻進了屋內。

    青絲見此人如此無禮,頃刻戒備,擋在未寒身前,道:“你想做什麼?”不料未寒,卻對青絲道:“青絲,你先下去。”

    “小姐?”青絲不解道,“他……”

    “沒事!”未寒明白青絲的顧忌,道:“他不會對我做什麼的,就算做了,這裏是‘未寒莊’你覺得他走得出去嗎?”未寒此言,卻也安了青絲的心,忿忿的望了一眼眼前這個不速之客,道:“最好規矩點!”

    洛塵但笑不語沒,直至青絲走出房後,迎上的,卻是未寒的凜冽!

    “你想怎麼樣?”

    “我說了,”洛塵湊近她道:“我喜歡你!”

    “那又如何?:”

    “自然想娶你……”

    “……”怔忪許久,未寒一句囂嘶,“你瘋了不成——……”

    “……”當下,卻輪到洛塵無語,久久,才問了一句,“何以見得?”

    未寒冷靜了一下,望向洛塵,道:“我們不過萍水相逢……”

    “這個你早說過了……”洛塵打斷她的話,接着道:“但我想說的是,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能給我這麼強烈的感覺,我想,我們可以不當着‘萍水相逢’的過客!你意如何?”同樣的未等未寒說話,洛塵又道:“從來佳人才子,方是絕配,再者,我乃宰相門庭,配你天下第一莊,恐怕不爲過,這樁美事,真乃天作!”

    未寒驀地一笑,道:“……洛公子,我想你是搞渾了,佳人才子,如斯天作,確實是你所求,但請你也尊重我些許,我並不想嫁你,特別是朝庭中人!”

    “或許你現在對我還不熟悉……”洛塵反駁着她的話,走近一步,道:“等到……”

    “咻……”一柄長劍,隱泛寒光,就此橫在洛塵頸邊,卻見握劍的,卻是未寒,一臉隱忍,道:“你別再和我羅嗦,我現在不想和你談這些事……”

    “那就是以後可以嗎?”

    “少廢話……”說話間,未寒下意識地將手中劍朝他的頸邊過了幾許,道:“我現在就想好好的到江南去,最好別煩我,不然,殺了你也不爲過,我不怕你的宰相權威!”

    洛塵讚許的笑了,“不錯,”他望向未寒,“我看上的女人,就該有這般氣勢!”

    “你會後悔的!”未寒緩緩放下手中的劍,“未寒莊未寒,你看不透的!”

    “那邊讓我探索,如何?”他問。

    “恐怕你沒此機會了!”未寒笑了笑,道:“今日後,就不會有時未寒這個人了,……”

    “你想做什麼?”

    “走……”

    “走去哪?”

    “天南地北,江南漠北,我都想去見識見識,”未寒苦苦一笑,道:“小小一個‘未寒莊’困我困得太久了,現在,該是我自由地走一趟的時候了!”

    “幾時回來?”洛塵不再嬉笑,卻是一臉嚴謹。

    “或許一年,或許半載,……”頓了許久,未寒重新道:“或許一世……”她笑了,道:“我不叫時未寒,我叫瓔珞!”她望着他,久久,道:“除了我家人,你是第一個知道!”

    洛塵再不語,他開始不明白了,這個女子,到底是怎麼樣的。

    只見未寒接着道:“你還想娶我不?一個天涯漂泊的女子,如何做得你的妻?”她苦笑了一下,道:“良人如斯,你會遇到一個更好的。”

    “如果……”洛塵試探着開口,“我們來一個約定如何?”

    “……”

    “如果,日後能相見,你能否相依?”

    未寒再次無言,她想不到他會是如此地說。

    “或許,我能相隨……”洛塵再道。

    叮……鈴……

    一聲脆響,馬脖重晃了一下。馬上端坐之人,緊一勒繮繩,馬脖再晃了幾晃,卻又回覆老實。“吭”一記響鼻落下,幾下晃蹄,似在催促。

    此刻‘未寒莊’前,朱門半敞,駐有二人,遠望而去,一男一女。男者翩翩公子,女者,安然獨立。“小姐,真的不需要我相陪嗎?”那女子,青絲,緩緩地開口,望着位寒,眼中依依之戀,只差未道——‘不捨’二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