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7章 不相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7章 不相陪字體大小: A+
     

    “公子哪位”一句問,自畫扇口中冷冷溢出,藉着堂前燈火明媚,畫扇清楚地看清了這個人的容貌,道是不着渾色,翩翩公子,也毫不過份,玉樹臨風處,只見倜儻,未顯風流。

    嬤嬤在旁,暗觀顏色,見兩人各自清高之意,適時地,出來打圓場。一臉笑意曲迎,對着畫扇道:“這位是宰相府的大公子,是今晚邢公子的坐上賓。”

    “哦!”畫扇挑了挑眉,“原來如此。公子好雅緻啊!”

    那男子,望着畫扇,卻是一笑,“煙花之地,濁氣過重,何談雅緻,本來就不抱什麼好心情來這,是被硬拉前來的!”

    畫扇一笑,卻是諷刺的,擺明了說:來到這種地方,還裝什麼清高。

    然而,那男子洞察之銳,又怎會看不出畫扇此刻嘲諷呢,卻見他道:“不過,這‘嫣紅院’倒是讓我大開了眼界,特別是你這位傳說中的花魁姑娘,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哪!”

    “公子特地來此說這一番話給畫扇聽麼?”畫扇笑着問,眼神中,卻絲毫沒有臉上顯露出來的半點笑意,反之遺留下的,卻是一晚的勞頓與悲傷情緒,而這些,全都落在了這個男子的眼底。

    “我叫洛塵!”那男子微微道。這時,自他身後,卻又走來一人,卻是熏熏醉態,手裏還拿着一壺酒,就連走路,也是扶欄靠牆。直到走近,畫扇纔看清了他,就是嬤嬤口中說的那個幸公子,這裏的常客。

    只見他,一見到畫扇,便直呵呵的笑個不停,指着畫扇道:“你,跑哪去了,害本……本公子白等了你一晚上,該罰……該罰!”說罷,便拉起畫扇的手,將手中的酒壺湊近畫扇,作勢往下灌。

    “邢良公子,你醉了……”畫扇推開那邢良,望着他的模樣,卻是一臉的不悅。

    “沒事,我好得很,……,我沒醉…………”他說着,便又作勢上前去,這次,卻被身後人一拉,他有些許怒氣的朝後望去,卻見是那洛塵,他才轉笑道:“洛兄,怎麼樣,我介紹你來的不錯吧,這花魁,可是全京城獨一無二的!”一口的酒氣,隨着話薰揚而出,就連那洛塵,也不得不扇了扇,道:“不過邢兄,你在這也玩了一夜了,我們該回去了。”

    “誒……”那邢良一把推開洛塵,道:“這畫扇姑娘纔回來,我們就走,那空等的一夜,不白等了!”

    “……”洛塵正待說什麼,畫扇卻開口了,道:“邢公子,畫扇今日累了,想先歇息,就恕我不陪了!”說罷,轉身便走,也不理那邢良此刻的表情。

    藉着酒醉,那邢良衝着畫扇遠去的身影喊:“我爹是當朝國舅,……我來找樂子,你還不肯,你裝……裝什麼清高!”

    在旁的洛塵,看着邢良此刻的小人嘴臉,卻也顯露出鄙夷的神色,只有一旁的嬤嬤,還在拍着邢良的胸脯,盡說着好話。但也趁着形良此刻酒醉,洛塵命下人將邢良送回國舅府,一場如是鬧劇的鬧劇,也到此收場。

    撐起傘,踏着雨,洛塵緩緩步上街道之上。遙望漫天煙雨迷濛,黎明已到,頓時更添幾分清寒。

    蕭索長街,幾無一人,無度的落雨之聲,敲打在雨傘之上,噼裏啪啦的,卻顯得此刻,無比的靜謐。洛塵閉着眼,吸了一口冷空氣,似乎,很是享受,也很是喜歡這樣的雨天。

    遠遠,卻見煙雨濛濛之盡,卻站有一人,站在雨中,任雨囂嘶,她卻似無覺般的,麻木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卻是未寒!

    在未寒的身邊,還有那青絲,卻是打着傘,一步也不敢走近未寒。望着未寒的眼中,盡是哀愁。她知道,她家小姐此刻心中,滿是愁苦,然而,跟了她這麼多年,她也瞭解了,她此刻需要清醒清醒一下。

    在她苦苦撐着這個意志尋找了這麼多之後,猛然發現一切只是徒勞,這個信仰,瞬間破滅,她確實該讓自己清醒了!

    “啊……”未寒衝着天,居然,居然竟是一聲嚎叫聲出,沖天怒喊:“老天,爲什麼你是如此的不公平,你早該告訴我的,我就不用這麼辛苦的找了這麼多年,她不想回家,你早該讓我知道的,現在算什麼?我又算什麼?奶奶怎麼辦,死去的姨母和我那也遭株連的滿門又該怎麼辦,你告訴我,告訴我啊!”

    雨,滂沱依舊,滴滴在心,泛開了一層比冰雪還要寒冷的寒,凍結着她。

    “天若有情,天亦老……”一道聲音,在雨中打破了她的哭泣,映入眼簾,那男子,——洛塵,正如絕塵般,步近她的跟前,爲她遮去那雨。道:“姑娘,還須善待自己纔是啊!”

    “姑娘,……”未寒意外的擡起了頭,這麼多年來,第一個這樣叫她的人,卻是一個陌生的男子。她忘了,她此刻披頭散髮,不再是往日那個翩翩公子,而是一個淋在雨中的女子。

    淚,再度落下。

    未寒從未像此刻一般軟弱,她竟一把撲往這個男子的胸懷之中,任她心中愁苦,一舉隨着淚哭喊而出。

    “姑,姑娘!”洛塵卻顯得尷尬,迎也不是,推也不是,只得望向在旁怔忪的青絲,道:“你家小姐!……”

    卻見青絲,只蹙眉不語,食指放在脣邊,做了個“噓”的動作,再無下話。

    “我……”洛塵無言,望着懷中這個着男裝的女子,卻突現出一股憐憫之心。他緩緩伸出手,輕輕地撥開了那一絲粘貼在她臉上的青絲,無比溫柔。頃刻間,未寒依舊放聲哭着,他卻被自己這一溫柔舉動給嚇住了。

    垂首看,竟也覺,懷中的這女子,竟也是如斯的美麗。

    恍若夢中人!

    蕭蕭煙雨,依舊漫散滿街。

    一滴雨及落大地,散成細流,融聚在長川之內,朝東流。卻見此刻蕭索長街之上,再有何人?只剩那無度蕭瑟,貫滿天地之間,卻問此時斯人宛在,良人何去?

    俱無蹤影!

    “我……”洛塵無言,望着懷中這個着男裝的女子,卻突現出一股憐憫之心。他緩緩伸出手,輕輕地撥開了那一絲粘貼在她臉上的青絲,無比溫柔。頃刻間,未寒依舊放聲哭着,他卻被自己這一溫柔舉動給嚇住了。

    垂首看,竟也覺,懷中的這女子,竟也是如斯的美麗。

    恍若夢中人!

    蕭蕭煙雨,依舊漫散滿街。

    一滴雨及落大地,散成細流,融聚在長川之內,朝東流。卻見此刻蕭索長街之上,再有何人?只剩那無度蕭瑟,貫滿天地之間,卻問此時斯人宛在,良人何去?

    俱無蹤影!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