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15章 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15章 你字體大小: A+
     

    “閒庭前花落,愁雲處月眠……何處故人莊?”淺淺聲吟,自未寒莊處,淡淡盈出。西窗之下,但見未寒人影閒落,卻是來回踱步不止,似有煩愁,卻在心頭。

    青絲未睡,伴着未寒淡淡愁容,垂着首,輕挑起房中太師椅上的披風,爲之披上。卻驕未寒一驚,回首一愕,見是青絲,才鬆了一氣,道:“是你啊?”

    “公子……”青絲喚。

    未寒卻蹙眉,轉過身對青絲正色道:“你今日怎麼了?”

    青絲搖了搖頭,道:“青絲見公子不開心,自然也是不開心!”

    “不,”未寒卻是搖頭,“我指的是,你平日不是喜歡在無人處喚我小姐的麼?怎麼今日卻喚我公子來了?”

    “公子不是決意要當起這未寒莊的主人了麼?青絲自然也不能逾越的。”未寒望着青絲,卻是滿腹狐疑,道:“青絲,你今日是怎麼了?”

    青絲經此一問,卻也眼中隱盈薄霧。“今日公子是去找表小姐了吧。青絲心裏,很是難過!”

    未寒怔了一怔,隨即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是啊,我都忘了,你也是當年從將軍府那場大火中逃出來的!”轉過身,面對窗外寒夜,又見雨勢漸大。兩人感慨之下,卻了無聲息。一陣風,吹開了窗戶,透進冷冷一陣清寒,卻無動於衷,直至,燭臺之上,曳曳燭光被滅而後,思緒長涌!

    “夫人,夫人,……”

    哭聲,喊聲,混雜了手起刀落時的那一聲長呼,血肉翻飛。

    “念在將軍生前曾爲朝庭立下不少宮,陛下特准夫人留其全屍,並允您一個遺願……”傳昭人,望着將軍府中,不復先前的一片繁華,此刻盡是狼籍,也是無奈的搖搖頭,對着將軍夫人道:“夫人,請歸天吧!”

    那位夫人,兩行清淚素過的臉上,乍一眼,悽悽,卻不可方物。“我家將軍呢?”她鎮定地問,臉上的淚,卻明顯的在心中清楚,自己的夫婿,再不可能歸來。

    “皇上懷疑您與西宮娘娘兩人密謀殺死皇后娘娘,早朝時,已當堂賜死了將軍了!”

    那夫人驀的一步偶退,卻堅強無比,強嚥着淚水,望着那傳昭人嘶吼,“四宮娘娘殺死皇后,又與我將軍府何干,竟然連累我一家百餘口……”猩紅的眼中,滿是怒火,卻在此時,盡數發向了這個無辜的傳昭者。

    卻聽這傳昭者無地道:“奴才也是辦旨行事,誰叫您與西宮娘娘是親姐妹,皇上不懷疑您懷疑誰啊?”說罷,手上卻遞來一物。

    那夫人垂首一看,卻無度的大笑起來,幾近瘋狂,道:“白綾,白綾,好他一個皇帝,枉我夫君在沙場爲他出生入死……”笑,摻雜着脣邊緩緩溢出的血,伸出素手,邊接過那方白綾,邊道:“君要臣死,臣哪敢不死,何況我一個弱質女流!”

    那夜,白綾如雪,一圈一圈的纏繞過她素白的頸上,橫過房樑之上,她的美,伴着她的愛,此生遠去。

    唯一,依舊蕩在耳邊的傳昭:念在將軍生前曾爲朝庭立下不少宮,陛下特准夫人留其全屍,並允您一個遺願……

    “願蒼天憐鑑,我願與將軍生同寢,死同穴,只求一把大火,將我全府老小,全埋在一起,埋在一起,埋在一起……”

    絕唳,沖天,伴着瀟瀟寒雨,囂嘶一夜!

    淚,幽幽落在青絲的臉上,哭喊着出,“主母……”未寒爲她拭去臉上的餘溫,安慰道:“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也都逃了出來,現在唯一該做的,就是找到當年失落的小表妹!”

    “那在青樓中的姑娘,便是麼?”

    未寒不語,依舊轉過頭。

    許久,一句語出,“青絲,我們去找她吧!”未寒道,只是眼光,卻依舊默默注視着窗外,雨聲,還復淅瀝!

    ……

    紅樓今夜,也是不眠。只是樓外笙歌樂舞終夜不盡,閣中卻輾轉反惻始終未歇。畫扇無意,闌珊而起。

    卻見房中無燈掌起,寥落輕紗拂過香肩,一記嫣紅色胎痕,淡落在處。

    “小玉……”畫扇輕聲叫喚,卻始終不見人來,估計是窗外風雨聲大,小玉睡熟了去吧,畫扇心想着。無奈起身,挑起屏上一件衣裳,隨便搭在肩上,卻朝窗戶走去,將那列開的一絲縫兒,給嚴嚴關死。

    朦朧一眼,瞥在閣樓之下的那處角落,一道淡然身影,那薄逸青衫,在雨中,盡是渙然。

    是他,那書生,眼中悽楚,與之眼神交匯之處,他喚:“畫扇……”

    她喚:“凌郎!”

    雨淋過他的發,順勢從他臉部蜿蜒而下,輪廓分明,在如斯夜中,宛如刀刻般深明,歷歷在目!

    “凌郎!……”她淚道,欲轉身下了閣樓,卻又望去。但見雨街之上漫漫煙雨繚繞,哪還有斯人在。只是一夢,只是一魘!

    她哭了,望着漫漫長雨街,她悽悽涼涼的,哭了!她不明白,爲何,過盡千帆,卻獨獨,忘不了這張臉,總是如此的魂牽夢繞,始終不滅。

    ◆тt kān◆C O

    “我不該妄想……”她悽楚道。

    卻在此刻,窗下,依稀有人聲近,輕輕的,喚了一聲:

    “畫扇……”

    不是夢,畫扇緩緩擡首,望向閣樓下的街角之處,一把油傘撐起的弧度,遮去了她的視線。

    “是你嗎?”她不安的問,生怕的是,下一刻,又是如夢魘般,迷離又去,徒留一圈漣漪,伴蕩心湖。

    街上那人,卻不再似夢,卻見那把油傘緩緩擡起,映出的容顏。“畫扇……”那人輕喚。

    未寒!

    “是你!”她頹廢了的道。

    “是我!”未寒應道。

    “夜已深了,你來此做甚?”

    “找你……”

    身後的青絲,亦是撐傘而至,擡首仰望閣樓之上那女子,道:“可以跟我們去一個地方嗎?”

    “什麼地方?”畫扇問。眼中,卻被無度的失落而罩,沒有半點生氣。

    “一個或許你認識的地方!”未寒爲怕畫扇不肯,卻又接着道:“只希望你跟我走這一次,下一次,如非姑娘自願,未寒絕不會再出現在姑娘的面前一步!”

    “爲什麼?”畫扇不解問,“就非得是我?”

    “因爲就是你,沒別的原因!”未寒答。

    “那好!”畫扇道:“我跟你走一躺!”

    -------

    卻在此刻,窗下,依稀有人聲近,輕輕的,喚了一聲:

    “畫扇……”

    不是夢,畫扇緩緩擡首,望向閣樓下的街角之處,一把油傘撐起的弧度,遮去了她的視線。

    “是你嗎?”她不安的問,生怕的是,下一刻,又是如夢魘般,迷離又去,徒留一圈漣漪,伴蕩心湖。

    街上那人,卻不再似夢,卻見那把油傘緩緩擡起,映出的容顏。“畫扇……”那人輕喚。

    未寒!

    “是你!”她頹廢了的道。

    “是我!”未寒應道。

    “夜已深了,你來此做甚?”

    “找你……”

    身後的青絲,亦是撐傘而至,擡首仰望閣樓之上那女子,道:“可以跟我們去一個地方嗎?”

    “什麼地方?”畫扇問。眼中,卻被無度的失落而罩,沒有半點生氣。

    “一個或許你認識的地方!”未寒爲怕畫扇不肯,卻又接着道:“只希望你跟我走這一次,下一次,如非姑娘自願,未寒絕不會再出現在姑娘的面前一步!”

    “爲什麼?”畫扇不解問,“就非得是我?”

    “因爲就是你,沒別的原因!”未寒答。

    “那好!”畫扇道:“我跟你走一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