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9章 畫中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9章 畫中人字體大小: A+
     

    夜風凜凜,華燈初上,此時,卻是京華客最是留戀之時,傾國傾城!一縷雪漬,污過華靴,緩緩散讓開來,卻教凌羽意興闌珊之地,那處高閣樓。

    “四皇子,就是那處高樓中的女子!”領頭的黑衣人指着那閣樓道。

    凌羽點點頭,卻對他身後等人道:“此處嘈雜,不可露我襟身,盡喚是四爺便可!”衆人應下,凌羽對那帶路的黑衣人道:“那你可曾見過我三哥的那幅畫?”

    “屬下曾經,瞥過一眼。”黑衣人吶吶道。

    “那好,畫來!”凌羽笑着說。

    “啊?”黑衣人這下卻是呆在當處,想不明凌羽究竟意欲何爲,卻道:“屬下武粗出身,這舞文弄墨之事,未曾沾身,恐怕不能完成皇,……不能完成四爺您交代的事!”

    “這樣啊!”凌羽卻費思量了起來,“也是,那我也就不爲難你了,你帶着你的同僚們回皇凌去吧,小心看好我三哥便是!”黑衣人如蒙大赦,隨即謝恩退去。

    一絲風吹起,凌風緊了盡衣襟,望向那處高閣,卻無限的好奇。卻在此刻,高閣上那扇緊閉着的窗,“吱呀”的被打了開來,驟現一女子,映入眼斂。

    “是她嗎?”凌羽驟然大喜,卻見那女子一臉愁容,斜倚窗臺邊上,眼光卻不知往何處流連去,偶然一聲輕咳,卻被素娟遮去,更顯其嬌。“怪不得三哥會對她念念不忘,倒也是個絕色!”凌羽自道。

    風乍起,斂眼迷離,遮了雙眼,卻顯恍惚。

    但見窗桓之上,那女子的病容矯色,在身側薄紗翩起一瞬,遮去了那傾城容顏,更是令人爲之遐想。

    “妙啊!”凌羽一拍手道,隨即吩咐身後隨從,“即取筆墨!”

    一展畫,點傾城,再度成輝,落落畫中人,——畫扇!

    …………

    閣樓之中,暖香依舊,人卻寥落。丫鬟在旁添香,陣真檀香繚繞,紫閣之內,增色不少,一如春暖。卻見此刻鉿扇又望着窗外一再不言,皆都不敢開聲,只怕再度惹她淚落。

    門,“呀”的一聲被打開來,卻是小玉,手端藥碗,未待走近畫扇,卻又停下。小玉望着在旁噘着嘴的戚兒,朝她使了使眼色,輕動脣齒,卻不敢開聲,以脣易形,問道:“小姐怎麼樣?”

    卻見戚兒聳了聳肩,也是未敢開聲打破這一派靜謐,無數橫道:“還是這樣,不言不語!”

    “你們兩個做什麼呢?”窗臺邊上,那女子一聲嬌懶聲起,卻是無力着的,話音起了又落,幾聲咳又從她的脣齒間溢出,卻無轉身之意,只指着前方皚皚雪景,徑自道:“冬天快過了,春也將近。”驀然,畫扇卻又垂下了首,幽幽自憐道:“只是人何在?情何堪?”

    “小姐。”小玉不禁擔憂道:“你的病日益嚴重,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還是好好振作,別想太多了。”畢竟小玉比戚兒年長几歲,並未像戚兒此刻一般束手無策,只得幹坐一旁。

    一抹笑,卻從那傾城容顏處緩緩散開,身後寒梅悽悽,身前白雪皚皚,映上病體三分姿態,無邊淒涼。卻聽畫扇言:“我這個病,非是藥石所能奏效的。”

    “小姐,他不值得……”小玉帶淚道,滿是憐惜,“他不值得你這樣爲他。進了青樓這麼多年,難道小姐你還看不透嗎,歡場無真愛。”

    淚,幽幽而下,伴着畫扇一句呢噥,隨風而去,“歡場無真愛,當真歡場無真愛啊!”言畢,依依轉身,回到暖閣之內,卻是泣泣成聲,哽咽在喉。

    “小姐,你點藥吧,再這樣下去,你身體吃不消的!”說話的,卻是戚兒。見得如此動人之景,即便如她,也不禁潸然淚下,又不知何語才能安慰此刻,只得端起藥碗,湊近畫扇身前。

    卻在此刻,暖閣之中的門,再度被打開,冷風送來的,卻是這“嫣紅”院內的嬤嬤。卻見這嬤嬤一臉喜色,搖曳着身子走近畫扇身前,道:“我的乖女兒,今日身子好些了麼?可還有哪不舒服的,儘管告知嬤嬤我啊!”

    “不知嬤嬤到此有何事呢?”畫扇也不婉轉,她素知此刻華燈初掌,正是人客最爲鼎盛的一刻,若如重要之事,她又怎捨得放棄滿堂賓客,跑到此處來向她噓寒問暖的呢。

    嬤嬤乾笑了兩聲,笑容僵在當場,卻又轉瞬消融去,道:“女兒啊,今日來了一個人客,可是其他的姑娘都不要,就專點你畫扇的牌子,你如果身子好了些,就代嬤嬤去迎接迎接,也別叫嬤嬤我在人客面前爲難呀!”

    “嬤嬤……”畫扇開口,“今日我這身子,您又不是沒瞧見,勉強出閣迎客,恐怕到時候惹怒了客人,反倒砸了“嫣紅院”的招牌不是?”畫扇笑了笑,道:“這嫣紅院中沒有我,不還有流蘇妹妹麼?她可也是這裏數一數二的頭牌啊!”

    “哎喲,流蘇那斯哪能比得上畫扇你呀……”嬤嬤聽到畫扇此言,即刻一臉愁容,便是央求道:“就算嬤嬤求你了,你就勉強出去露個面,也算應承了便是,不要叫嬤嬤我難做啊!”

    “嬤嬤,這就是你的不是了!”在旁的小玉卻是忍不住氣的吼了出來,一臉忿忿,“你難道沒看到小姐現在病得連路都走不動了嗎,你還指望日後小姐爲您賺錢不?還是想要她現在就累死給你看?”

    話碩的嚴重,卻在嬤嬤聽來,恰到好處。說錢動容,單憑畫扇這張臉,日後錢財又何愁不滾滾來,思量了一陣,嬤嬤咬了咬牙,道:“也罷,今日我就放掉那幾錠黃金不賺,女兒呀,你就只管安心把身子養好就是了!”說罷,又寒暄了幾句,無非是多多注意身子之類之話,便又下了樓,回到堂中招待人客去了。

    “嘻嘻……”戚兒見嬤嬤如此便走了,不免一陣好笑,道:“小玉姐姐,你真厲害,嬤嬤這麼兇的人,居然被你一句話給治得服服帖帖。”

    小玉擡了擡下愕,道:“我說的,難道不對嗎,是她自己急功近利,纔想要小姐現在出去接客!”

    兩人一來一回,臉色卻是緩和了不少。只是畫扇,卻始終也笑不出來。

    “小姐,藥快涼了,你先喝吧!”注意到畫扇的失色,小玉停下了與戚兒的嬉笑,將藥碗端近畫扇的面前。畫扇擡首凝視了她好一陣,終於接過那碗藥,一口飲下。

    藥的苦澀,教她皺緊了眉頭,戚兒將捉上蜜棗端近,“小姐,蜜棗在這!”畫扇卻將它推開,道:“無非就是苦,蜜棗再甜,能甜入心裏麼?”

    此時,嬤嬤又急呼呼地跑上閣樓,這次,手中卻多了一樣東西,——畫軸!

    “嬤嬤,怎麼了?”畫扇問。

    但見嬤嬤粗喘了幾下氣,平了平胸脯,才道:“女兒呀,這可怪不得嬤嬤了,那位人客死活要點你出去,他還說,讓我給你看樣東西,你看後,就肯定會心甘情願地出去迎接!”說罷,她將畫軸交給畫扇,自己卻坐在一旁,平復着自己一路跑來的粗喘。

    畫扇怔怔地望着那畫軸,好熟悉的感覺,卻帶着酸澀,正一點一點地從心裏渙散開來。

    卸帶,展畫,隱隱容顏,正一點,一點地,擴展在她的眼前處。

    ——是她!

    “是他!”畫扇道,卻幽幽淚下,久久凝望,幽幽道:“嬤嬤,我去……”一句從容,卻剩嗚咽殘泣。

    是她,是他!

    兩人一來一回,臉色卻是緩和了不少。只是畫扇,卻始終也笑不出來。

    “小姐,藥快涼了,你先喝吧!”注意到畫扇的失色,小玉停下了與戚兒的嬉笑,將藥碗端近畫扇的面前。畫扇擡首凝視了她好一陣,終於接過那碗藥,一口飲下。

    藥的苦澀,教她皺緊了眉頭,戚兒將捉上蜜棗端近,“小姐,蜜棗在這!”畫扇卻將它推開,道:“無非就是苦,蜜棗再甜,能甜入心裏麼?”

    此時,嬤嬤又急呼呼地跑上閣樓,這次,手中卻多了一樣東西,——畫軸!

    “嬤嬤,怎麼了?”畫扇問。

    但見嬤嬤粗喘了幾下氣,平了平胸脯,才道:“女兒呀,這可怪不得嬤嬤了,那位人客死活要點你出去,他還說,讓我給你看樣東西,你看後,就肯定會心甘情願地出去迎接!”說罷,她將畫軸交給畫扇,自己卻坐在一旁,平復着自己一路跑來的粗喘。

    畫扇怔怔地望着那畫軸,好熟悉的感覺,卻帶着酸澀,正一點一點地從心裏渙散開來。

    卸帶,展畫,隱隱容顏,正一點,一點地,擴展在她的眼前處。

    ——是她!

    “是他!”畫扇道,卻幽幽淚下,久久凝望,幽幽道:“嬤嬤,我去……”一句從容,卻剩嗚咽殘泣。

    是她,是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