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6章 留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6章 留客字體大小: A+
     

    “要我……”淺吟一句,畫扇怔凝當處。幽幽素色轉過身來,半露酥肩在外,映上紅燭曳曳,剎時間恍若白玉凝脂,吹彈即破。

    紫閣香暖,暗送檀香,紫煙繚繞之下,幽幽恍恍。風透着戶縫而進,吹滅了一燭焰紅,頓時清蕭,冷罩心扉。凌風,靜坐當處,冷眼凝視着她的一身衣物從厚卸至薄,從有褪盡無。

    雪夜迷離,風更蝕骨,畫扇輕微地抖着微顫的身子,卻不回頭,只餘聲道:“值此良宵花月夜,巫山夜話又幾回。”她緩緩轉過身,道:“今夜,奴家是君之人!”

    不語,只笑。悽悽的笑,卻在凌風的臉上渙散開來。卻作一絲傷害,刻畫在心,現於畫扇的面上,含淚問:“你是嫌棄?”

    凌風不語,起身走近她身旁,搓起她肩上的一絲秀髮,輕湊鼻間,清香入肺,帶着一絲憐惜的,問:“今夜,我是你何人?”

    “恩客!”想也不想的一句,畫扇卻是平靜的道。卻在凌風聽來,越發的諷刺,眼中憐惜之意驟然落去,取之的,是漸漸升起的怒火,強鎮着聲線,問:“就只是你的恩客麼?”

    “不錯!”畫扇尷尬的低下頭,“君願買,妾願賣,僅此而已,事過不留痕,各自不相干。”

    “縱使,”凌風聲歇,無復一聲嘶然,“縱使,我想與你偕老,你也只當恩客?”

    “奴是青樓女子,何關情愛?”

    “好,好得很!”凌風笑起,眼中怒火更愈,驟然起身,攉過藕臂一把將之抱起,轉入紗帳重重之內,脣齒覆上,卻如猛獸一般,絲毫無情。青衫件見卸落,堆放紗帳之邊。金錢換作一夜風流,夜非她所願呵。

    風甫一吹起,揚起紗帳重重。但見錦塌纏綿,藕臂環覆上凌風之背,含眼一閉,期待着那預期中的雲雨同至,淚雨也下。她只是個青樓女子,然他,卻是皇子。註定的不可高攀,唯一的際會,也只是恩客之情,支女之份。

    懷中香軟,本該輕憐,怎奈凌風卻是一任嘶啃,香肩處處,酥胸點點,皆留下無數點印痕,觸目斑斕。驀地一陣靜止,凌風停下了無度的撕咬,卻望着畫扇此刻淚眼婆娑,幽幽之間,他眼中,竟也閃現一絲不忍。

    下一刻,眉心緊蹙一刻,凌風伸出一手撫過她眼角處的淚痕,溼潤了指間,驀地一挺,堅.硬直入花心深處。

    夜繾綣,漫漫,一聲因哦聲起,飄逸過處竟是無處消魂。眼前而至,卻非是畫扇此刻消人身魂的臉面,吟哦聲起一瞬,凌風所見,卻是那處高閣之上,那閣一塵不染的女子,薄紗翩袂一瞬,她所鍾情,此生難解。而非此刻,身下這個緊環着他腰身的人。

    “啊,……”凌風一聲吼,卻是腥紅了眼,霎時抽離了她的體內,怒嘶,道:“你滾,你不配,你只是個支女,人人皆可資之的支女,支女!”隨之,凌風卻是跌撞着的下牀,此生從未有過的失措。利落穿回衣物,望着呆坐在牀沿邊上的畫扇卻是鄙夷着。

    轉身,凌風摔襟而去,卻在雙手覆上門桓一刻,身後女子泣泣開聲,“誰不想清清白白,誰不想將之此生,最美一刻留待自己的丈夫。”她緩緩擡透,止住了淚,卻也嘶吼出聲,“我也想,……”她望着凌風此刻身影,蕭蕭而立,良久無言。

    凌風卻是閉上了眼,吸了一氣,並無轉過身,只是冷冷言道:“你非處子,……”

    “哈哈,”畫扇笑了,帶着淚的笑了,驟只覺心中氣血翻涌,卻在喉嚨之間,生生壓下,萬千哀怨,卻作利笑洋溢而處,“哈哈哈哈……好一個凌風,好一個皇子,我畫扇自知卑賤,玷污不得您萬金之軀,該死,該死!”她擡眸,卻問:“可是,你又何故吹笙弄鳳凰,來撩撥於我,我非處子,是我之過麼?”

    凌風不語。

    “我也本是清純無瑕,這種歡場作笑,送舊迎新的日子,豈又由得我呀?”隱泣,暗埋在襟間,她抱泣身旁錦被,繾綣在旁。

    卻望凌風,冷眼一望,再無言語,道:“恕我唐突,當作沒發生過吧!”開門,陡處!扇門被開出一刻,寒風驟然帶雪疾進,落在他青衫上,消溶去,隱隱泌入寒襟,冷心肺,冷了情。

    風,夜侵入她得暖閣之中,依依渙散開來,透骨冰涼。

    緩緩起身,眉間依稀帶淚,卻見眸光落在桌邊那幅畫卷之人。“爲什麼,爲什麼?”喃喃地道,畫扇將畫軸拾起,打開來看。卻見畫中人依舊眉目含嗔,傾國傾城。只是越是如此,此刻在她眼中,就越是悲哀。

    “啊!……”一句嘶喊,傳出房外,尖銳且凌厲,滿載怨恨。聲嘶未歇,卻又聽得房中爐火“砰”的一聲響了又落,暗了又明。

    卻見此刻爐火之上,腥紅的火舌,正一點一點,迅速地侵蝕着那張畫卷,那個畫中有她的人,點點成灰,不復傾城。

    “不……”頃刻之間,畫扇卻又瞠大了雙眼,卻似瘋了的一般,推翻那烤暖小爐,爐灰散了一地,紛紛揚起,嗆入鼻息之間,族咳不止。“不能燒,不能燒啊……”畫扇哭喊着,卻無奈火舌吞噬畫卷之快,早成了一搓爐灰,哪還剩一丁半點面目留還與她。

    雙手捧起地上的那挫黑灰,畫扇頓時癱坐在地,嗚嗚啜泣了起來。

    聲,不止,遠遠傳。

    房中驟熄了爐火,頓時陰冷,陣陣冰寒頓時侵入她的四肢五骸,冷透!

    第二日,全城遍傳,殷紅院第一頭牌姑娘,竟被棄入蔽履。且又經此一夜,或許是風寒所致,畫扇竟一病不起,再不外出。

    ……

    風,夜侵入她得暖閣之中,依依渙散開來,透骨冰涼。

    緩緩起身,眉間依稀帶淚,卻見眸光落在桌邊那幅畫卷之人。“爲什麼,爲什麼?”喃喃地道,畫扇將畫軸拾起,打開來看。卻見畫中人依舊眉目含嗔,傾國傾城。只是越是如此,此刻在她眼中,就越是悲哀。

    “啊!……”一句嘶喊,傳出房外,尖銳且凌厲,滿載怨恨。聲嘶未歇,卻又聽得房中爐火“砰”的一聲響了又落,暗了又明。

    卻見此刻爐火之上,腥紅的火舌,正一點一點,迅速地侵蝕着那張畫卷,那個畫中有她的人,點點成灰,不復傾城。

    “不……”頃刻之間,畫扇卻又瞠大了雙眼,卻似瘋了的一般,推翻那烤暖小爐,爐灰散了一地,紛紛揚起,嗆入鼻息之間,族咳不止。“不能燒,不能燒啊……”畫扇哭喊着,卻無奈火舌吞噬畫卷之快,早成了一搓爐灰,哪還剩一丁半點面目留還與她。

    雙手捧起地上的那挫黑灰,畫扇頓時癱坐在地,嗚嗚啜泣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