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身妖嬈 » 第5章 花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身妖嬈 - 第5章 花魁字體大小: A+
     

    夜風帶雪,穿襟透袖。

    剪竹窗下,一幽幽倩影來回走動,卻見檀香繚繞,牽引書香夢!

    畫扇偶卻停歇,望了望窗外夜色茫茫,本該有的清淨,卻苦奈此處煙花,作樂聲囂隱傳入耳,伴着簌簌飄雪煩卻心頭。

    “小姐,您的墨研好了!”小玉朝着呆凝而住的畫扇道。在旁的戚兒,早不經夜場喧鬧,伏在桌上早早睡了,卻因小玉這一聲叫喚而驚醒了一下,望向四周依舊沒什麼動靜,便又伏首埋在桌邊。畫扇見到戚兒如此模樣,感嘆她小小年紀之餘,也不免有些許憐惜的,道:“戚兒,你和小玉先下去休息吧,這裏不用你們伺候了!”

    待小玉與戚兒退下,畫扇才緩緩走到書桌前,執起筆,手卻滯在半空,久久,一滴墨凝住筆端,漸漸滑落,滴在紙上開始渲染開來,透着紙背,蜿蜒着幾處棱角,悽清無比。門外,一身風雪罩衫,推門而進,打破了此刻悽清,卻驚落那枝筆,落在紙上,水墨交匯漫散開來。

    “是你?”畫扇瞅着闖進來的凌風道,有那麼些許的竊喜,也有那麼些許的意外。隨即,畫扇似有想到了什麼,問:“肯出十萬兩資我一夜的人,也是你?”

    “你道還有誰?”凌風反問,卻走到桌子旁邊徑自坐下,頓了許久,他才緩緩拿出那幅惟恐被雪融溼而一直藏在懷中的畫,道:“我給你送畫來的!”

    “畫?”畫扇不解,“什麼畫?”

    凌風將畫卷打開,橫在畫扇面前,道:“你不是叫我幫你描一幅丹青嗎?我給你送來了!”畫扇看着那畫,依舊的風雪飄飄,依舊的高樓暖閣,依舊的薄紗翩袂,卻唯一不同的,是那本來描繪未清的臉面,此刻卻註上了她的眉目,她的容顏。

    “你知道我是誰?”畫扇不喜反悲,望着凌風,眼中是無限悲意。

    “我知道。”凌風收起畫,直言不諱,“青樓中的姑娘!”但見畫扇偏過頭,凌風又問:“那你可知道我是誰?”

    “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畫扇回過頭,轉了轉神色,凝笑,“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恩客!”紅燭曳曳,暖閣生香,檀香卷畫屏,低低吟道着,心動!

    凌風無言,盯着畫扇久久,只道:“我喜歡你,很是喜歡,你在高閣之上,衣鬢皆飛,那一眼,從沒有過的心動!”

    “公子……”

    “凌風,”凌打斷了她的話,“我的名字是凌風。”

    畫扇一笑,道:“凌公子,歡場作戲,何必認真。”說罷,畫扇盯着他手中的那幅畫,“公子一畫千金,畫扇小小一個青樓女子,又怎買得起公子妙筆丹青呢?”

    “你在逃避什麼?”凌風卻問,看着畫扇蒼白的容顏,凌風不解,“你怕我?還是……”凌風一笑,卻是悽苦的,道:“我也沒想到,你竟然是青樓女子,我原以爲,你至少……”他望向她,“是個書香門弟。”

    此言出,畫扇卻幽幽淚落,“公子擡愛了,你說得沒錯,畫扇只是個青樓女子,一個下賤女子,並不值得公子如此花費功夫!”

    “爲何會淪落青樓的?”他問,換來的,卻是畫扇搖着頭的說,“不知道,好小的時候就在的了,我也不清楚。”

    “隨我走吧!”凌風盯着她,“我說過我喜歡你,你就不必再呆在這種地方了!”

    “你替我贖身嗎?”畫扇反問,“我可是這裏的頭牌花魁,你賣一輩子的畫,恐怕也贖不了我身。”

    “如若能呢?”凌風且道,“你知道我何許人也?”他攤開那幅畫,將印章處移至畫扇眼前,道:“我說能就能。”

    畫扇笑了,譏諷的笑了,望着他,“你和那些來這裏尋歡作樂的紈絝子弟有何不同?不過也是圖一時之快罷了!”

    “是嗎?”

    畫扇將他的畫拿在手上,朝着那畫章處看了又看,笑,“皇子,多榮貴的身份,說喜歡我,還說要替我贖身,我小小一個青樓女子,怎能消受得起呢?”

    “那你說我如何做,你才消受得起?”

    卻見一襲薄衫落地,置在當處,胴.體映着幽魅燭光,活色生香。

    “要我……”

    第5章花魁

    夜風帶雪,穿襟透袖。

    剪竹窗下,一幽幽倩影來回走動,卻見檀香繚繞,牽引書香夢!

    畫扇偶卻停歇,望了望窗外夜色茫茫,本該有的清淨,卻苦奈此處煙花,作樂聲囂隱傳入耳,伴着簌簌飄雪煩卻心頭。

    “小姐,您的墨研好了!”小玉朝着呆凝而住的畫扇道。在旁的戚兒,早不經夜場喧鬧,伏在桌上早早睡了,卻因小玉這一聲叫喚而驚醒了一下,望向四周依舊沒什麼動靜,便又伏首埋在桌邊。畫扇見到戚兒如此模樣,感嘆她小小年紀之餘,也不免有些許憐惜的,道:“戚兒,你和小玉先下去休息吧,這裏不用你們伺候了!”

    待小玉與戚兒退下,畫扇才緩緩走到書桌前,執起筆,手卻滯在半空,久久,一滴墨凝住筆端,漸漸滑落,滴在紙上開始渲染開來,透着紙背,蜿蜒着幾處棱角,悽清無比。門外,一身風雪罩衫,推門而進,打破了此刻悽清,卻驚落那枝筆,落在紙上,水墨交匯漫散開來。

    “是你?”畫扇瞅着闖進來的凌風道,有那麼些許的竊喜,也有那麼些許的意外。隨即,畫扇似有想到了什麼,問:“肯出十萬兩資我一夜的人,也是你?”

    “你道還有誰?”凌風反問,卻走到桌子旁邊徑自坐下,頓了許久,他才緩緩拿出那幅惟恐被雪融溼而一直藏在懷中的畫,道:“我給你送畫來的!”

    “畫?”畫扇不解,“什麼畫?”

    凌風將畫卷打開,橫在畫扇面前,道:“你不是叫我幫你描一幅丹青嗎?我給你送來了!”畫扇看着那畫,依舊的風雪飄飄,依舊的高樓暖閣,依舊的薄紗翩袂,卻唯一不同的,是那本來描繪未清的臉面,此刻卻註上了她的眉目,她的容顏。

    “你知道我是誰?”畫扇不喜反悲,望着凌風,眼中是無限悲意。

    “我知道。”凌風收起畫,直言不諱,“青樓中的姑娘!”但見畫扇偏過頭,凌風又問:“那你可知道我是誰?”

    “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畫扇回過頭,轉了轉神色,凝笑,“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恩客!”紅燭曳曳,暖閣生香,檀香卷畫屏,低低吟道着,心動!

    凌風無言,盯着畫扇久久,只道:“我喜歡你,很是喜歡,你在高閣之上,衣鬢皆飛,那一眼,從沒有過的心動!”

    “公子……”

    “凌風,”凌打斷了她的話,“我的名字是凌風。”

    畫扇一笑,道:“凌公子,歡場作戲,何必認真。”說罷,畫扇盯着他手中的那幅畫,“公子一畫千金,畫扇小小一個青樓女子,又怎買得起公子妙筆丹青呢?”

    “你在逃避什麼?”凌風卻問,看着畫扇蒼白的容顏,凌風不解,“你怕我?還是……”凌風一笑,卻是悽苦的,道:“我也沒想到,你竟然是青樓女子,我原以爲,你至少……”他望向她,“是個書香門弟。”

    此言出,畫扇卻幽幽淚落,“公子擡愛了,你說得沒錯,畫扇只是個青樓女子,一個下賤女子,並不值得公子如此花費功夫!”

    “爲何會淪落青樓的?”他問,換來的,卻是畫扇搖着頭的說,“不知道,好小的時候就在的了,我也不清楚。”

    “隨我走吧!”凌風盯着她,“我說過我喜歡你,你就不必再呆在這種地方了!”

    “你替我贖身嗎?”畫扇反問,“我可是這裏的頭牌花魁,你賣一輩子的畫,恐怕也贖不了我身。”

    “如若能呢?”凌風且道,“你知道我何許人也?”他攤開那幅畫,將印章處移至畫扇眼前,道:“我說能就能。”

    畫扇笑了,譏諷的笑了,望着他,“你和那些來這裏尋歡作樂的紈絝子弟有何不同?不過也是圖一時之快罷了!”

    “是嗎?”

    畫扇將他的畫拿在手上,朝着那畫章處看了又看,笑,“皇子,多榮貴的身份,說喜歡我,還說要替我贖身,我小小一個青樓女子,怎能消受得起呢?”

    “那你說我如何做,你才消受得起?”

    卻見一襲薄衫落地,置在當處,胴.體映着幽魅燭光,活色生香。

    “要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