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3章 舉手之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3章 舉手之勞字體大小: A+
     

    楚錚沒有再與周豫多說什麼,只是稍事安慰幾句,便讓他回去陪伴妻子。

    周豫走入屋內,只見妻子鄭意臉帶淚痕,已是沉沉睡去。周豫看着這張熟悉之極的俏麗面龐,怔然許久,最終長嘆一聲,走上前去將她抱起,輕輕放於榻上,自己卻回到了書案旁,席地而坐,手託着額頭,心下一片茫然……

    “篤、篤……”

    幾記並不算響的敲門聲將周豫驚醒,這才發覺自己不知何時也睡着了。看了看窗外,天色已是大亮,周豫趕緊起身開門,只見昨夜跟在楚公子身邊侍衛站在門外,周豫拱手道:“這位大人……”

    “不敢當先生大人之稱,小人名叫張岐,先生直呼小人之名就是了。”

    “這怎使得……”

    張岐打斷道:“這是公子的吩咐。”

    周豫覺察到眼前此人對自己並無好感,不過這幾年的世情冷暖已將他年少時的孤傲之氣磨去大半,當下也不惱,只是淡淡地說道:“既是楚公子吩咐,周某自當從命。”

    “周先生,這邊請。”

    兩人來到院中,張岐指指正在打座的楚仲,對周豫說道:“公子考慮到先生安危,特將他留下做先生護衛,平日裏先生喚他阿仲便可。若有旁人問起其來歷,就說是先生此次外出訪友途中所遇的路邊乞丐,見其可憐才將其收爲奴僕。周先生,阿仲可是天下一流高手,至少安陽府裏沒有一人是其十招之敵,可見公子對先生的看重。”

    周仲點了點頭,這纔想起問道:“楚公子已……走了?”

    “公子還有要事。早就離開了。”張岐道。“至於黃寬宏屍身以及那小廝。公子也已一併帶走。還請先生放心。”

    周豫心中雪亮。黃寬宏地屍體倒也罷了。那小廝黃阿福就是懸在自己頭頂地一柄利劍。何時落下就看楚公子是否對自己滿意了。想到此周豫有些不滿。自己既已立誓。就絕無違背之理。楚公子也未免太過小心謹慎了。

    張岐見周豫沉默不語。大致猜到他是爲何。不由冷笑一聲。道:“周先生若無別地事。小人就此告辭。”

    周豫不禁問道:“張侍衛是要回盧縣麼?”

    張岐搖了搖頭:“小人就住在城裏地四方客棧。周先生。那黃寬宏畢竟是汝西名仕。數日不歸其家人必定向衙門報案。公子有命。命小人這幾日留心汝西縣衙地動靜。視情形而謀後動。另。小人住在客棧。先生只當不知。有何事可讓阿仲來找小人。切莫親自登門。”

    周豫微感奇怪:“這是爲何?”

    張岐不煩煩地說道:“公子就是這般吩咐的,還有,這段時日先生也不可去盧縣煩擾公子,若當真有何急事,由小人前去稟報……”

    見周豫滿面迷惑,張口欲言,張岐擺了擺手:“先生不必多問,其中原因公子日後自會向先生道明。”

    盧縣城外三裏,安陽府所有七品以上官員、駐軍大營正副參將均等在官道兩旁。恭候平原郡司馬楚軒楚大人的到來。

    往年可沒這般熱鬧。安陽知府劉海心裏嘀咕着,至少軍中不會有人來,自己嘛也就帶那麼幾個府衙地官員,加上隨從和李興這邊也不過三四十人,哪象今日,都快有上百人了。

    “劉大人。”楚錚忽然開口道。

    “下官在。”劉海忙拱手道,“楚將軍有何吩咐?”

    “本公子記得……是去年吧,安陽府給京城上了份摺子,說熊耳山盜賊橫生。請朝中相助,此事之後如何了?”

    “這個……”

    劉海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那夥熊耳山賊是前年年底興起的,不過一兩百人,雖然來無蹤去無影難以抓捕,但也算不上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如果不是安陽府境內有位驚不得擾不得楚老夫人在,這等丟人現眼之事劉海根本就不會向上稟報。

    誰知奏摺送上去之後,除了召來吏部和刑部兩份斥責文書外,朝中並無任何舉措。可說來也怪。沒過多久那夥山賊居然銷聲匿跡了。劉海雖有些迷惑,但對自己轄境太平無事自然是喜聞樂見。漸漸便將此事拋到腦後了。

    此時聽楚錚問起,劉海不禁有些慌亂,畢竟他在此事上可以說是毫無作爲且不知情,只得現編現說:“回楚將軍,自從熊耳山內出現這夥山賊後,我安陽府在向京城稟報同時,與安陽大營駐軍聯手進山圍剿,前後共四次,賊匪望風而逃,這半年來我安陽府已恢復太平,再無山賊出沒。”

    “嗯,圍剿四次,”楚錚忽又問道,“那麼斬殺幾人?擒獲幾人?”

    劉海額頭冷汗刷地下來了,這可不能胡亂開口了,平亂戡匪事無鉅細都是一一登記在案的:“楚將軍,下官雖執掌一府,但畢竟是一文官,圍剿山賊是由我安陽府總捕和一干捕快衙役與安陽大營兩千兵馬一同行事……對了,賈將軍方纔不是還在此嗎,楚將軍,要不由他來稟報?”

    見楚錚點了點頭,劉海忙高聲叫道:“賈將軍,楚將軍有請!”

    安陽大營主將賈道正與兩位副將在交待着什麼,聽到劉海在叫他,回頭一看,當即翻身下馬,一路小跑着過來。

    “卑職參見楚將軍。”

    “賈將軍請起,”楚錚道,“方纔與劉大人談起熊耳山匪賊之事,劉大人道你對此事較爲熟悉,說說吧。”

    賈道一聽頓時火冒三丈,狠狠地瞪了劉海一眼,拱手對楚錚道:“楚將軍明鑑,我安陽大營乃西線後備軍,歷來不參與地方之事。去年劉大人來我軍營,說境內有賊匪出沒,請末將派兵相助,末將念在我軍長駐紮安陽府。爲本地百姓安危着想亦不可袖手不理,便上書兵部得到許可後方抽調二千人,由陳副將領軍配合府衙剿匪。卻不想府衙裏的人都是些酒囊飯袋,連那些賊匪老巢在哪都說不清道不明,我軍進山兩次,均空手而歸。毫無建樹。”

    劉海沒想道此人這麼不給自己顏面,臉色脹得通紅,暗想你賈道說的好聽,如果不是楚老夫人就住在山下不遠,安陽大營會出兵纔怪。

    “賈將軍,那夥山賊來無影去無蹤,我府衙捕快衙役平日裏只負責城裏治安,對剿匪戡戰原本就非所長,因此才請大營相助。你那兩千兵馬在山裏轉了近一月。鬧得山裏村民怨聲載道,可連一個匪徒也未曾抓到,歸根結底還是領兵將領無能吧。”

    “放屁……”

    楚錚驀然喝道:“夠了。”

    賈劉二人齊收聲。卻仍如鬥雞一般怒視着對方。

    見此情景楚錚微微搖頭,他們二人真正畏懼地只是自己的身份而已,換做是父親在此,早就嚇得噤若寒蟬,匍匐於地了,便也不與他們過多嗦:“熊耳山匪賊滋生之事,家父與本公子早有耳聞,只是恰逢北疆戰事無暇過問。卻不曾想時至今日還未曾剷除此患,劉大人……”

    劉海心中發苦:“下官在。”

    “據你所言。安陽府已太平了半年多,但你能否確認,那夥賊匪已離開熊耳山,不在你府境內?”

    劉海想了又想,最終還是不敢擔保。

    “很好,”楚錚面色愈加陰沉,“以前之事本公子不想多問,劉大人,明日起各府、縣衙門派人進山搜索賊匪蹤跡。直到找到爲止。找到後不管本公子是在盧縣還是京城,由李興速派人前來稟報。”

    見劉海滿面爲難之色,楚錚冷笑一聲:“若等到我楚家老宅受賊匪騷擾,劉大人,可別怪本公子屆時不講情面了。”

    話都說到如此地步了,劉海無可推脫只得躬身領命。

    “賈將軍,”楚錚又對賈道說道,“這段時日你大營提高警戒,劉大人這邊一旦確認賊匪所在。即刻出兵圍剿。兵部的手續本公子會替你辦。”

    “卑職遵命。”賈道倒是無所謂,一兩百人的山賊還不放在他眼裏。權當用來練兵了。何況若是事成,在相國大人和楚將軍那裏就是大功一件,何樂而不爲?

    楚錚揮揮手,道:“諸縣縣令和大營兩位副將均在此地,你二人先去傳令吧。”

    “是。”

    劉海一路唉聲嘆氣,心中暗想,難怪他人都道如今上京楚府乃是五公子得勢,果然不假,相比楚大公子,五公子飛揚跋扈,實是一難以討好之人。

    楚錚纔不管劉海如何想法,反正那位姓韓的山賊頭領早在先皇大獵時就讓自己一拳擊斃,刑部官員將其連同一百一十個同夥的屍首挫骨揚灰,留在山裏同黨也已被魔門弟子屠殺殆盡,劉海再怎麼去找,到頭來也是白費心機。

    而楚錚真正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今晨他與楚季拋在汝西縣城外二十里地黃寬宏屍首,那屍首只穿着內衣,錢財與隨身飾物一件也無,正是那夥山賊攔路搶劫富紳時的常用手法。有了楚錚這道嚴令在先,汝西縣地捕快衙役發現了黃寬宏的屍首,定會上報安陽府衙。而劉海找不到那夥山賊蹤跡,定要想方設法來搪塞楚錚,這件命案自會由劉海出面安撫黃家,絕不會張揚,這般拖個一年半載,那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

    至於那黃阿福,多一個知情者就多幾分不可測的變數,這小廝已被埋在羣山中某個懸崖峭壁上地山洞裏,洞口還堵着幾塊數百斤地大石,楚錚自己再去那裏難以輕易挖開。如果不出意外,此人屍骨至少百年難見天日,這也給有心調查黃寬宏命案的人多指了一條岐路。而對周豫而言,不過是在他心中埋下一根暗刺,讓其時不時警醒一下,若是真要對付他哪還得用得着什麼暗棋,舉手之勞而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