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六部逐鹿中原第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六部逐鹿中原第十二章字體大小: A+
     

    “請周先生過來。”

    楚錚對張岐說道。無論周豫心中多麼悲憤,這小廝黃阿福所說的話想必都聽在耳裏,該面對的遲早要面對,長痛不如短痛。

    張岐扶着周豫走了過來。楚錚道:“周先生,平日裏你與黃寬宏交情如何?”

    “泛泛之交而已。”周豫儘量以平和的語氣說道,“黃寬宏乃汝西縣本地人氏,兒時就拜在家嶽門下,比周某要早得多。此人家境富裕,祖上亦曾在朝中爲官,便有幾分傲氣。隨着家嶽聲譽漸隆,門下弟子日益增多,黃寬宏這點家世已在其中算不得什麼,他亦明白此節,再不敢輕易招惹是非,只是行事仍帶有些紈絝之氣。家嶽辭世後,除了每年他老人家的祭日,周某還從未見黃寬宏來過我周府。”

    “這倒有些奇怪了……”

    楚錚看了黃阿福一眼。黃阿福頓時膽戰心驚,忙道:“小人只是一家奴,對我家主人與周家娘子之事只略知一二……”

    “對了,”黃阿福突然想起一事,“近一兩年來,我家主人時常命小人避開他人耳目,偷偷給周府送些錢財……”

    “一派胡言。”周豫怒不可遏,“我周府何時收過黃家財物?”

    黃阿福急了,對楚錚與張岐說道:“小人發誓所說句句是實,僅今年就有三次,有兩次是在周府外交給小娟姑娘的。”

    “小娟姑娘?”楚錚看向周豫,周豫臉色鐵青,答道:“就是周某府裏的丫環。”

    周豫話音方落。張岐已走到另一邊,一把抓住那丫環地髮髻。那丫環嚇得魂飛魄散,口中直叫道:“夫人,夫人……”

    周豫之妻亦是眼中帶淚。緊緊地抓住那丫環手腕:“小娟……”

    張岐對着周豫之妻作勢擡腳欲踢,口中喝道:“放手!”

    這種場景對楚錚來說太熟悉了,張岐又是一身灰衣,頭頂小帽,活脫脫就是個豪門惡奴。楚錚看不下去了:“張岐,退下。”

    “小娟姑娘是吧,”楚錚對那丫環擺了個笑臉:,“方纔這小廝所言。他有兩次將錢財交於你手中,是否屬實?”

    可惜楚錚方纔審訊黃阿福時冷酷模樣小娟全看在眼裏,這一笑反令她更爲驚懼。雙脣嚅嚅半天也說不出一個字來。直至一旁張岐出言恐嚇,小娟才如受驚小鹿般點了點頭,細聲應了聲:“是。”

    “賤婢!”周豫再也忍不住了,廉者不受嗟來之食,何況他堂堂汝西周豫。一腳飛起正踢中小娟心口。

    “夫君,”周豫之妻撲了過來,護住小娟,泣聲道。“賤妾自知罪無可恕,任由夫君處置。可小娟她還小,衾兒三歲而夭,你我都將小娟當成女兒看待,就放她一條生路吧。”

    周豫聽妻子提及幾年前夭折的愛女,恨恨說道:“衾兒若在天有靈,亦定是以有你這般孃親爲恥。”

    “楚公子。”周豫轉過身來。向楚錚長揖一禮,“家門不幸。請公子准許周某手刃這對淫婦主僕。”

    看着滿面戾氣的周豫,楚錚微微搖頭,正待開口,那丫環小娟如瘋了一般推開周豫之妻,以膝代步來到周豫面前,連連叩頭:“姑爺,請您饒了夫人吧,夫人……夫人她也是不得已啊……”

    周豫怒道:“不守婦道,何來不得已之說。”說罷又要動手,卻被楚錚攔住:“先生何必急躁,且聽她說完。”

    周豫不敢有違楚錚之意,只得在一旁喘着粗氣。

    小娟抽噎了半晌,似不知從何開口。周豫之妻忽輕嘆一聲:“妾身罪有應得,小娟,不必多說了……”

    “怎能不說,”聽周豫之妻的話,小娟反而沒了顧忌,“姑爺,您古道熱腸,樂善好施,汝西縣裏地鄉里鄉親一提及您的名字,沒有一個不交口稱讚的。可天下那麼多窮苦人,您能救得過來嗎?老太爺留下的家產原本就不豐厚,您每月所用的筆墨紙硯又是筆不菲的開銷,哪經得起這般折騰。去年春夏之交,家裏都已揭不開鍋了,夫人只好到外邊店鋪賒了一罈粗麪回來,卻沒想到又被您送給橋北瞎眼的劉阿婆了……”

    “那一晚,是小婢進周府以來第一次捱餓,”小娟嘲弄般的一笑:“之後就變得尋常了。”

    “有……有這等事?”周豫冷汗涔涔,“我怎麼不知曉?”

    “府裏大小事情您幾時過問過?”小娟冷笑一聲,“小婢在夫人面前抱怨過多次,可夫人總是說姑爺是一家之主,寧願她吃苦,也不能讓姑爺您受累,每次您出門前,夫人想方設法也要爲您懷裏備上幾枚大錢,不讓您在外爲難。後來府裏實在支撐不下去了,夫人只得開始變賣她地首飾。可無論當年的鄭府還是如今的周府,在汝西縣均是聲名遠揚,夫人不願讓人知道周府已到了變賣家產地地步,否則非但姑爺顏面無存,就是夫人自己也覺得對不起逝去的老太爺。去年老太爺祭日,夫人找到了前來拜祭的黃公子,請他出面代售這些首飾,黃公子一口答應了下來……”

    小娟抹把淚,繼續說道:“起初黃公子還十分規矩,漸漸的夫人發現每件首飾換來的錢財較市價高出許多,而姑爺不在汝西縣時,黃公子還時常來府裏叨擾。夫人心中很是不安,但那段時日正是姑爺外出求官地關鍵之際,四處都要開銷,只好隱忍下來。卻沒想到這黃寬宏竟是一人面獸心之徒,趁姑爺去了盧縣,又騙小婢去府外到黃阿福手中取錢。將夫人污辱了。”

    說到此處,小娟已是泣不成聲。周豫雙目赤紅:“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沒人告訴我?”

    “是夫人不讓小婢說的。夫人說,以姑爺地性子。得知了此事定會去黃府與黃寬宏拼個你死我活,不管是何結局,姑爺這一生亦就此毀了。因此夫人打算等姑爺仕途有了定數後再悄然自盡,到地府追隨老太爺,絕不有辱周家門風。”

    事情至此已經基本真相大白,另外幾個細節無需再追究了。楚錚突然想起李興曾經說過,周豫十三歲拜在鄭重門下,十六歲便以一篇《草堂賦》震驚四座。被鄭重稱讚爲門下弟子第一人。正因此事,多數世家出身地同窗開始對周豫心生芥蒂,而周豫出身貧賤。自尊心卻是極強,遇有矛盾從不退縮,每每將事情鬧到鄭重那裏。

    而鄭重對門下弟子之間的意氣之爭向來是秉公處置,殊不知正因他的這種秉公處置,卻引得那些弟子對周豫更爲不滿。待到周豫十九歲那年。鄭重不顧族人地反對,拒絕了多戶人家提親,執意將獨生愛女鄭小婉嫁於周豫。周豫婚後,鄭重門下衆弟子極少再有人與他爭執。而鄭重原本就有意讓周豫繼承其衣鉢,見是這等狀況,還以爲愛婿終於可以服衆,心下十分歡喜。卻不想他故去後,衆弟子除了祭日來祭拜一番,平日裏根本無人再登周府之門,鄭重生前積累的人脈從此蕩然無存。而汝西鄭氏一族亦對周豫夫婦亦視如陌路。

    楚錚暗暗想道。貧賤夫妻百事哀,周豫夫婦落到如此地步。周豫自身固然有錯,但鄭重也難脫其咎。身爲其師,鄭重只教給了周豫學識,卻絲毫沒有教給他爲人處世之道。或許這對師徒原本就是同一類人,同樣的恃才傲物,所以鄭重纔會對周豫這般欣賞,但不同的是,鄭重出身汝西鄭氏,憑其學識自然贏得四方敬仰,而周豫不過是一貧賤子弟,一度還曾賣身爲奴,不管他才華有多高,在多數世家子弟眼中還是瞧不起地,何況他年輕時還如此高傲。

    “周先生,”楚錚看着周豫,說道,“令夫人之事……該如何處置?”

    周豫心中憤怒、悔恨、羞愧諸般情緒交織在一起,聽楚錚這般問起,心頭卻是一片茫然。

    楚錚見周豫不答,嘆了口氣:“本公子天亮之前還需趕回盧縣,時候已不早,再給先生半個時辰,做個決斷吧。我等在屋外等候。”說完,楚錚向屋外走去,口中說道:“楚仲楚季,將那小廝與丫環帶上。”

    到了外邊,楚錚也不進別地屋子,就在院中站着,楚季將那黃阿福和小娟點了穴道丟在一旁。此時正值夏季,周府又靠近湖邊,不一會兒便飛來了一羣羣蚊蟲,張岐有些受不住,不時地揮手驅趕着,忽低聲道:“公子,這周豫會不會將其夫人殺了?”

    楚錚凝神聽了聽,屋內毫無聲息,不由哼了一聲:“天曉得。”

    張岐撓了撓頭,道:“聽那丫環一番話,小人覺得周夫人可說是難得的賢妻,失身之事也怪不得她……”

    楚錚打斷道:”怎麼,你有心保她一命?”

    張岐嘿嘿一笑:“公子明見,小人確有這種心思。”

    “沒用地,”楚錚搖了搖頭,“倘若周豫真要殺她,就算本公子將其救下,她亦定是毫無求生之意,隨時都可能自尋短見。你防備了她一時,還能防備一世?還是順其自然吧。”

    張岐想想覺得公子所言確實在理,不由恨恨說道:“若這等情形下週豫還要殺妻泄憤,此人地人品小人絕對看不上。”

    吳安然這批弟子裏張岐最爲直言快語,楚錚早已習慣了,也不以爲意。回首看了看那間屋子,楚錚心中暗道,若真是如此,周豫,我就將你夫婦二人同穴而葬吧。

    過了許久,屋裏傳來了周夫人的哽咽聲,隨後周豫不知又說了句什麼,周夫人哭泣聲漸響,最後已是放聲痛哭。

    “吱呀”一聲響,周豫拉開房門走出,來到楚錚面前撩袍跪倒:“周某無能,連累妻室受此奇恥大辱,還請望公子能出手相助。周某在此立誓,餘生願一心爲公子與楚家效命,如有違背,天打雷劈,萬刃穿身!”

    楚錚點了點頭,伸手虛扶:“先生請起。”

    (很久沒寫了,找感覺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