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7章 五絕狂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7章 五絕狂生字體大小: A+
     

    “……熊耳山之名最早見於《尚書禹貢》:導洛自熊耳,故而得名熊耳山。楚公子請看,遠處這座山峯相傳東漢陳子昭兵敗藏身於此,後重新召集三百農夫重新起兵,最終成爲東漢開國雲臺二十八宿之

    周豫騎在驢上,一步三搖,邊走邊爲楚錚介紹着。熊耳山地處商洛,而商洛自古以來就是中原腹地,這裏幾乎一山一水都與歷代名人有着關聯,周豫時而引經據典,時而說些鄉村野史,即便楚錚亦是聽得津津有味,暗想此人胸中果然有真材實學。

    走了約半個時辰,一行人出了山谷。火雲駒陡然停下,前蹄一彈長嘶一聲,只見前方旌旗飄飄,近百人在遠處等候。見了楚錚一行,頓時有十餘名官員策馬飛弛而來,這時代的官員還未墮落到手無縛雞之力的地步,每人的騎術都還算有板有眼。楚錚見狀不由苦笑一聲,今晚又不得安生了。

    到了近前,衆官員下馬,爲首一個白白胖胖的五品官員率衆官員齊俯首:“下官安陽知府劉海,及所轄六縣知縣,參見楚將

    唯有一滿臉絡腮鬍子的將領向楚錚行以軍中之禮:“卑職安陽大營將軍賈道叩見楚將

    “各位大人,劉將軍,快快請起。”

    楚錚與衆官員見過。寒暄片刻,楚錚臉色一沉,對知府劉海身後一人道:“李興。本公子來盧縣是爲家事,何必驚動各位大人。”

    這李興乃上京楚府管事李誠的堂弟,爲照顧楚老夫人。楚名棠便讓吏部任命他爲盧縣縣令。楚錚此次來熊耳山,也只有李興一人知曉,可如今這般大張旗鼓,實非楚錚所喜。

    聽楚錚語意不善,李興神情尷尬,不知說什麼是好。劉海忙道:“楚將軍,此事怪不得李知縣。每年此時我安陽府官員均齊聚盧縣,拜奠楚老先生。今晨李知縣偷偷出城,幸得平縣張知縣發覺,我等這才一同跟來。還請楚公子莫怪。”劉海地話半真半假,不過以楚錚的身份,且不說是當朝太尉之子,僅北疆大營參將一職就比劉海這五品知府高出一大截,容不得他有半點怠慢。

    楚錚亦知這等事無法較真,只好道:“劉大人言重了。”

    劉海見楚錚無意追究,放下心來,這纔看見周豫赫然站在楚錚身後,不禁訝然道:“周豫?你怎在此?”

    “草民見過劉大人。”周豫上前施禮,“草民原本前往陳縣訪友。卻不想那人已外出遠遊,無奈悵然而歸,半路遇上楚……楚將軍。”

    楚錚問道:“劉大人與周先生相識?”

    劉海不愧久經官場,很快恢復平靜,道:“回楚將軍。這周豫號無咎先生,乃我安陽府聞名天下的才子,琴、棋、書、畫和詩文無一不精,正因如此,世人另稱他爲五絕狂生。下官多次邀無咎先生出任府中幕僚。均被他婉言謝絕。令下官着實扼腕不已。”

    一聽“五絕狂生”,楚錚突然想起來了。兩年前柳輕如和楚倩不知何處尋得一本詩集,對裏面地詩文大加讚賞。那時正值楚柳兩人新婚不久好得蜜裏調油之際,楚錚對四姐整天打擾自己的兩人世界很是不耐煩,見那本詩集署名五絕狂生,便出言譏諷道這世上自號“狂”字之人,通常皆爲自命清高且憤世嫉俗之人,寫出來的詩也大都是些自憐自艾、懷才不遇的牢騷文章。卻不想此番話不但得罪了楚倩,連柳輕如也頗爲不滿,楚錚這纔想起輕如其實骨子裏亦是一文藝小資的女子,忙說了許多討巧之話,才哄得她轉怒爲喜。

    沒想到今日竟見着這位五絕狂生了。可楚錚有些奇怪,這一路走來只見此人儒雅風流,卻不顯絲毫狂傲之氣,這是何故?

    周豫聽了劉海之言,似有些不大自在,道:“劉大人過獎了,那什麼狂生乃是早些年幾個友人戲稱,至於五絕二字更不敢當。”

    劉海口中嘖嘖,對身後衆官員道:“諸位來看,數月不見,這位無咎先生可謂性情大變啊。”

    周豫神情更顯尷尬。楚錚見此情形微微皺眉,李興看在眼裏,心知小主人心中已是不快,暗罵劉海不長眼,難怪當了兩地十年的知府,便輕咳一聲道:“劉大人,此地偏僻荒涼不宜久留,我等還是早些回縣城吧。”

    劉海頓時醒悟,不管周豫以前如何,可他現跟在楚公子身邊,就不是自己所能取笑的,忙道:“李知縣說的是,楚將軍請。”

    傍晚時分,楚錚一行來到盧縣縣城。李興早已將自己宅院騰出並打掃乾淨,衆官員將楚錚送至宅院門前,劉海道:“今晚下官已在酒樓設下酒宴,爲將軍接風,此乃是我安陽府諸位同僚地一片心意,還望楚將軍切勿推辭。”

    楚錚亦知這種場面上的事在所難免,也不再客套,拱手道:“劉大人費心了。在下稍事歇息,隨後便到。”

    安陽府衆官員走後,楚錚對周豫說道:“今日得遇周先生,實乃三生有幸,他日有緣再見。”

    楚錚說完,不等周豫答話,便隨李興走進院內。周豫愣了半晌,擡頭看了看已經昏暗的天色,長嘆一聲,牽着毛驢離去。

    當晚地酒宴乏善可陳,楚錚原本就心情不佳,對每一敬酒之人都淺嘗輒止,剛過兩更時分,便起身告辭。

    回到府內,李興爲楚錚端來熱水。他雖已是一縣父母官,但仍將自己視爲楚府家臣,對小主人自當親自侍候。

    忽聽屋外有人道:“公子,小人楚季求見。”

    楚錚拭乾臉上的水珠,將毛巾遞給李興,隨口道:“進來吧。”

    楚季走了進來,躬身道:“啓稟公子,那位周豫周先生已經連夜出城了,楚仲與侍衛張岐正暗中跟隨於他。”

    楚錚沉吟片刻,問道:“他出城時所穿的是何服飾?”

    楚季答道:“公子與李大人進屋後,此人便找了個僻靜之處,將先前所穿的綢子白衫脫了換了件粗麻長袍,而後纔出城。”

    楚錚啞然一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在山谷內周豫說他訪友而歸,可身上所穿的白衫竟是片塵不染。盧縣至陳縣至少數百里地,難道這周豫所穿的並非凡間衣物?分明是故意在等自己。

    “知道了。”楚錚對楚季道,“下去吧。”

    楚季走後,楚錚問道:“李興,你對周豫此人可有了解?”

    李興小心翼翼地說道:“略知一二。”

    楚錚有些不滿:“你任盧縣知縣也有兩年了,這周豫在安陽府既是有如此名聲,你怎會僅略知一二?無需顧忌,將所知之事盡數道來。”

    李興應了聲是,道:“據小人所知,周豫自幼家境貧寒,兒時被父母賣至一陳姓官宦人家,這戶人家之子拜在原安陽府大儒鄭重門下,周豫便作爲其伴讀書僮。卻不想這官宦之子不成器,倒是周豫天資聰慧,深得鄭重之喜。後來這陳姓官員因涉及朝中某件重案被判斬首,陳家家眷依律理應發配邊疆。鄭重憐惜周豫之才,就出錢將他買了下來,對外稱是自已買的書僮,其實是將周豫收爲義子。幾年之後周豫便脫了奴籍,鄭重臨終前還將女兒許配給他,所以安陽人都道若沒有鄭重,就沒有周豫。周豫亦不負鄭重期望,憑其才學漸漸聲名鵲起,只是他曾爲犯官奴僕,因此無法出仕爲官,真是可惜了。”

    “那……周豫自己可有爲官之意?”楚錚問道。

    李興道:“回公子,據小人平日觀察,這周豫看似狂放不羈,但內心卻甚有學成文武藝,貨於帝王家之意。”

    如果李興所言不假,今日周豫這番舉動便在情理之中了……楚錚心裏想着,看了李興一眼,笑道:“看來你這兩年知縣沒有白當,學問大有長進啊,說話都文縐縐了。不過你怎知道得如此清楚?”

    李興赫然道:“小人……小人只是敬仰此人胸中才學,平日時常向他請教。楚錚哦了一聲:“聽你所言,似與這周豫交情不錯啊?”

    李興道:“此人五絕狂生之名,數年前便已傳至京城,四小姐還曾命小人向他索要過幾本詩集。因此小人與這周豫頗爲相熟。”

    原來如此。楚錚忽臉色一沉:“那本公子來盧縣之事,是否亦是你告知周豫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