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章 一石二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章 一石二鳥字體大小: A+
     

    天色漸近黃昏,咸陽城內的街道上愈發顯得冷清了。自從北疆大軍全軍覆沒的消息得到確認,咸陽城便開始了宵禁,到如今已持續了快三個月了,可仍不見解禁的跡象。

    “再這般下去,可怎麼得了啊。”

    咸陽最大的酒樓“淡水閣”的頂層閣樓上,一個錦衣羅緞的大胖子靠着窗戶,看着空蕩蕩的街道,不由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站在他身旁的是一白衣男子,眉清目秀,只是臉頰上稍稍抹了些脂粉,嘴脣也似用丹紙染過,那衣衫不知用薰香薰過多少遍,滿屋子都瀰漫着一股濃郁的香味。

    聽大胖子在抱怨,那人微微笑道:“朱掌櫃,你這淡水閣這些年來日進斗金,家底豐厚,有何可懼?”聲音婉轉輕柔,卻有幾分尖利。

    “再豐富的家底,也有坐吃山空的時候。”何況酒樓幾近一半的收成孝敬給你了,朱掌櫃猶豫了下,低聲道:“雅總管,宮裏有沒有個準信,這宵禁何時能結束?”

    雅總管輕翹蘭花指,揭開手中茶盞蓋,啜了數口,才慢條斯理的說道:“近期無望。你呀,就死了這條心吧。”

    朱掌櫃大失所望,咕噥着道:“仗再怎麼打,我們平民百姓也要過日子啊。”

    雅總管瞟了他一眼,道:“朱掌櫃,聽你言中之意,似乎對皇上有些不滿啊?”

    朱掌櫃那張胖臉頓時煞白:“不敢不也,小人哪有那麼大膽子。”

    雅易安哼了一聲,離開窗口。走到桌案旁坐了下來。朱掌櫃幾乎寸步不離,滿臉陪笑,從腰間解下一塊玉佩。雙手呈到雅易安面前:“這是他人送給小的玉飾,據玲瓏閣的掌櫃考評,此乃西漢淮南王地貼身之物,有寧心靜神之功效。雅總管在宮中侍奉皇上,定是十分辛勞。小人這份心意,敬請笑納。”

    雅易安暗自好笑,這朱掌櫃平日看起來八面玲瓏,可到了緊要關頭語中卻漏洞百出。侍奉皇上應稱無上榮幸,怎能說辛苦二字,那不是在有意譏諷皇上喜怒無常難以侍候?不過看在此人還算知趣,就饒他一次吧。

    雅易安接過玉佩,把玩片刻,不着痕跡地收入懷中,道:“算了。這邊不用你伺候了,下去看看張公子來了沒有。”

    朱掌櫃連聲應是,退出屋輕輕掩上了門,偷偷抹了把冷汗。到了樓下,只見一年輕公子在與夥計說話,身後跟着五六個健僕。朱掌櫃忙道:“張公子,原來你已到了。快快樓上請。”

    “多日不見,朱掌櫃可是越發富態了。”

    張公子口中開着玩笑。跟着朱掌櫃上了樓,那幾個健僕擡着兩隻大箱子跟在後面。朱掌櫃聽腳下樓梯咯吱咯吱直響,暗暗咋舌,看來這箱子裏定是那黃白之物,乖乖。那得多少錢哪。

    “雅總管。張公子到了。”

    雅易安看着那兩隻箱子,皺了皺眉:“擡上來作甚。就放在樓下的馬車上吧。”

    那張公子揮了揮手,讓幾個僕役隨朱掌櫃下去,爾後笑道:“雅公公不清點一下?”

    雅易安淡淡說道:“張公子,你可是趙國的密臣,咱家放心得很。”

    張公子笑了笑,道:“雅公公說地是,此次黃金五千兩,玉壁二十對,夜明珠兩盒,共八十顆。”

    這張公子便是西秦鷹堂弟子張濤了。經過這段時日他已基本摸清了雅易安的心思,此人自幼父母雙亡,被幾個無良親戚爲了幾兩銀子淨身送入宮中,在漸漸得到秦王信任後,雅易安瘋狂報復,將自己的親人屠了個精光。而他又是太監,此生不可能有子嗣,也就沒什麼牽掛了,對什麼家國大事根本不在乎,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這輩子如何平平安安地享受自己的榮華富貴。

    聽到這數目,雅易安也不由呼吸一頓,忍不住眉開眼笑:“好大地手筆,你們趙國真是富足啊。來來,這邊坐。”

    張濤坐了下來,道:“比起幾十萬大軍的軍費來,這不過是些小意思。趙秦兩國分庭抗禮百多餘年,我大趙根本不敢奢望滅秦二字。此番雖有些不仁不義,但取了大秦北疆那幾個城鎮已是心滿意足,這仗我大趙滿朝文武誰都願再打下去。可是以薛方仲爲首的大秦軍方仍是不依不饒,只想着如何報仇雪恨。我家太尉大人對此深感不安,因此派小人來大秦,希望雅公公能從中游說,免了這場刀兵之禍。”

    雅易安連連點頭:“張公子之言深合咱家之意,兩國之間還是和爲貴的好。”

    張濤喝口茶,道:“因此我大趙的意思,就是希望秦王能罷免薛方仲,不要再從中添亂了。”

    “此事頗爲棘手啊。”雅易安道,“張公子有所不知,宮內那位最爲皇上寵愛的應貴妃原先曾是薛方仲府上的丫環,一直在皇上面前爲薛方仲說情。”

    張濤慢吞吞地說道:“張某今日前來,亦是爲了這位應貴妃。”

    雅易安眼神陡然變得銳利,口中卻笑道:“怎麼,你們還想攀附於她不成?”

    張濤搖了搖頭:“張某決非此意。雅公公,你可知這應解語是何來歷?”

    “薛府的丫環啊,”雅易安有些茫然,可漸漸覺得有些不對味了,“難道另有隱祕?”

    “若說張某與此女自幼相識,雅公公可否相信?”

    雅易安頓時挺直了身子:“此話當真?”

    “張某絕不敢妄言。”張濤道暗暗嘆了口氣,解語,你既然已心有異志,就怪不得曹大先生心狠了,“此女十三歲進入薛府,可在此之前,卻是我大趙精心培訓的密諜。”

    雅易安有些懷疑,道:“既是如此,張公子爲何將此事告知咱家?”

    張濤苦笑道:“應解語自從得到秦王寵幸,漸漸開始不聽號令,只想安安穩穩地當她的貴妃。此女對我大趙已是無用,日後甚至可能有害了。”

    雅易安點了點頭,忽然笑道:“如此說來,華陽街那家姜記肉鋪地掌櫃,亦是你們的人了?”

    張濤心中暗凜,此人雖然貪婪,心思卻極爲敏捷,絕非等閒之輩,幸虧曹大先生早已想到了此處:“正是,不過姜掌櫃昨日便已出城,那家肉鋪已換了主人。”

    雅易安試探着說道:“那位新掌櫃也是你們的人?”

    “正是,”張濤坦然承認,“不過此人乃是一棄子,根本不知張某結交雅公公之事。但在他手中,有姜掌櫃留下的寫給應解語的書信與信物。”

    “好好好。”雅易安興奮地直搓手,應解語,你也有今天,“回宮內,咱家就做安排,替你們除了這心腹之患。”

    張濤卻道:“雅公公,張某以爲,此事不應由公公出面。”

    雅易安一怔,可細細想來,張濤此言甚是有理。皇上早知自己與應解語不和,自己出面反而可能適得其反,何況皇上性情喜怒難測,薛巧芸背叛大秦那麼久了,皇上仍對她念念不忘,應解語如今深得寵幸,若是自己將這女子整死了,日後若是皇上又想起她的好來,對自己大爲利。

    “那……張公子有何良策?”

    張濤道:“據張某所知,薛方仲對秦王忠心耿耿,若他得知了此事……”

    雅易安一拍桌案:“妙計。”薛方仲向來認爲女色是禍水,對皇上寵愛的女子從沒有好感,以前薛巧芸如是,如今地應解語亦是如此。雖說他也知應解語常在皇上身邊時常替他說情,對這女子已是甚有改觀,但若是得知應解語乃是趙國奸細,薛方仲定會傾盡全力勸皇上將應解語除去。

    而此事妙就妙在是從一趙國奸細處查出,在外人看來真假還不得而知,但以薛方仲的性情,定是寧可信其有地。而應解語爲自保,自然不會再在皇上面前保全薛方仲,且定會設法反擊。

    一想到這二人也會鬥得你死我活,雅易安便樂不可支。

    張濤趁熱打鐵:“但此事難就難在如何讓薛方仲知曉,雅公公又不牽涉其中……”

    “這就不用張公子操心了,”雅易安擺擺手,栽贓嫁禍本來就是他的拿手好戲,“咱家自有辦法,而且可令薛方仲即便有心遮掩亦不可得。”

    張濤拱手道:“雅公公高明。”

    雅易安看了他一眼,兩人不約而同嘿嘿笑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