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43章 無語相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43章 無語相對字體大小: A+
     

    楚夫人聽楚名棠言中之意,喜道:“夫君准許了?”

    楚名棠不答,一手不由自主地輕拍着椅背,心中仍很是猶豫。夫人所說的確在理,長公主若嫁到楚家確實是一大隱患,而且讓岳父出面亦是可行。他老人家對楚家與皇室聯姻向來不滿,此番在北疆見了巧彤,便對這女子甚爲滿意,越俎代庖管起錚兒的婚事來了。只需夫人稍稍透『露』願與成府結親之意,岳父定不遺餘力相助,可是……

    “巧彤爲錚兒正室,”楚名棠緩緩說道,“爲夫終感不妥,難道京城百官府上就沒有合適的女子了?”

    “有倒是有,”楚夫人沒好氣地說道,“方令白的幼女倒與錚兒年紀相仿,夫君你可願意?”

    楚名棠立即搖頭,那還不如長公主呢,他可不願自己有什麼把柄落到方令信手裏。

    “除開方家,還有呢?”

    “妾身的幾個妹妹亦生有女兒,還有明遠,他家三丫頭與錚兒打小就相識的,可錚兒不樂意啊。”

    楚夫人有幾分惱怒:“也不知這孩子腦瓜子是怎麼想的。前年就與他說起過這事,他卻在妾身面前指天發誓,今生絕不娶表姐表妹,又講了一大通道理,還說什麼如若『逼』他,他就出家當道士去。”

    “胡鬧!”楚名棠道,“此事爲夫怎麼未曾聽說過?夫人,你也太寵錚兒了,媒妁之事向來由父母作主,哪由得了他了?”

    楚夫人訕訕然,小聲辯道:“妾身只是事後覺得,錚兒有些話還是有點道理的。如他曾言三代之內的親戚聯姻,通常容易生下癡呆兒。妾身三妹就嫁於孃家表兄,兩人所生的長子是有點不對勁,都已年過二十了,還如七八歲的孩童一般,三妹一提起這孩子就心酸不已。類似之事在京城中還有那麼幾件,因此妾身亦就不去動這番心思了。”

    楚名棠凝思片刻,微微點頭,是有那麼點道理。京城官宦人家中若有誰家生了癡呆兒,就算再祕而不宣,時間久了總會流傳開來,如今想來其中表親聯姻確實不少。

    “唉,”楚夫人忽愁眉苦臉地嘆了口氣,“如今就算沒這等顧忌,妾身也看不上那幾個姨侄女了。整日與輕如和巧彤在一起,妾身的眼光也變高了,細想下來,京城沒哪家的女兒及得上她二人的……”

    這倒也是。楚名棠也想不出有哪家女兒能與蘇柳二女相提並論的,郭懷之女也不過只是溫柔賢惠,知書達禮,可這兩點僅柳輕如就勝出她不止一籌。

    楚夫人哀聲嘆氣了一會兒,也說道:“其實不只妾身,夫君,錚兒亦是眼高於頂,看看他身邊幾個女子,輕如與巧彤文采譽滿京城,媚兒與長公主據說武功亦屬當世罕有,且個個天姿國『色』,尤其是這個媚兒,若是生逢其時,恐怕又是一禍國殃民的妲已。錚兒與這些女子耳鬢廝磨慣了,哪還看得上尋常女子。”

    楚名棠聽不慣了:“子女雖是自家的好,但夫人你也不能這麼誇錚兒。”

    “妾身只是據實而言,”楚夫人白了他一眼,“何況自從巧彤參與了鷹堂之事後,除非她消失於世,否則就已註定是我楚家的人。夫君,妾身所言是否有理?”

    楚名棠不得不點頭承認。楚夫人又道:“當初成奉之僅是吏部侍郎,巧彤爲錚兒妾室無可厚非,可他如今已是吏部尚書,最近又榮登樞密院,爲當朝六重臣之一,若巧彤仍爲妾室,日後成奉之在朝中百官面前恐怕難以擡頭了。夫君既是重用於他,定不願看到有此情形發生吧?”

    楚名棠用力拈着頷下長鬚,突然有些後悔,當初實不該耳根子太軟,由着夫人與錚兒胡鬧,如今卻成了作繭自縛。

    “夫君,”楚夫人自己也退讓一步,“不管如何,此番我等藉着巧彤之名,先推託了錚兒與長公主這門親事再說。”

    楚名棠斟酌良久,說道:“也罷,此事就煩勞夫人『操』心了。不過請岳父大人出面,還是等到柔然衆可汗離京之後再定。還有,只是先定下這門親事,世上哪有姐姐還未出閣幼弟就成婚的道理?”

    “好好好,都依你。”

    ……

    ……

    正值初夏,清晨卯時還未到,天邊已經泛出了淡淡的魚肚白。

    宣仁殿外,官員們三三倆倆地聚在一處,相互寒暄着,等待着早朝的開始。

    “咦,奇怪,怎麼禮部的官員一個未見?”一官員訝然問道。平日裏即使在殿外,各部官員基本上亦是佔據一塊地盤,可今日西南邊竟是空空如也一個人亦無,着實令他感到奇怪。

    四周安靜下來。御使臺副使田承先對身旁一官員道:“湯侍郎,這位大人是戶部新任官員吧?”

    戶部侍郎湯顯揚笑道:“正是。安裕安大人原是商州郡的司馬,一月前才調任我戶部,現任我戶部主薄,掌管東四郡。”

    田承先哼了一聲:“安大人,你可知今日是何日子?”

    安裕有些拘謹,過了一會兒才道:“回田大人,今日是柔然諸可汗覲見皇上的日子。”

    “你既然知道此件大事,怎麼不想想從東山皇家別院到此地近二十里路,禮部官員若不沿途看着,怎能放下心來?”

    湯顯揚不願自己戶部的同僚被外人恥笑,便扯開話題:“這次柔然諸部可汗來我大趙,可把禮部各位大人忙壞了。”

    “那是他們份內之事。”田承先是方系官員,對楚名南爲首的禮部自然沒好感,“只是此番他們真是太過煩人了,這幾日早朝過後還將所有官員留下,將今日大典的流程走上幾遍……不就是蠻族可汗,至於嘛。”

    湯顯揚笑道:“這可是相國大人與太尉大人的意思,今日大典效仿後漢太宗在紫金殿受降塞外一百一十八名可汗,乃數百年來頭一遭,百官們若不熟悉此流程,出了什麼差錯,丟的可是我大趙的顏面。我戶部亦爲此協同禮部,爲今日早朝每位官員趕製了新官服、配發象牙朝笏,忙得焦頭爛額……”

    “成大人來了。”一旁安裕忽道,聲音微顫。

    衆人齊回首,只見成奉之在吏部左右侍郎的陪同下緩步走來。田承先輕蔑地看了安裕一眼,正待開口譏諷,成奉之已走到近邊,湯顯揚首先抱拳俯首:“下官見過成大人。”一旁安裕等人亦趕緊隨之施禮。

    成奉之沒有停下腳步,只是含笑點示意。田承先擰着脖子,想做一卓爾不羣狀,可當成奉之看向他時,卻沒來由感到一陣心慌,不由自主地低下頭來。

    成奉之目光在他身上一掃而過,嘴角和煦的笑意轉爲一絲冷笑。

    看着成奉之走入宣仁殿左側的偏殿,田承先又羨又妒。那裏以前只有楚名棠和方令信可以入內,如今朝中新設樞密院,便成了幾位重臣商議國事及早朝前的休憩場所。回想起這成奉之一年前還只是一小小侍郎,自己身爲相國大人的親信對其還可隨意喝罵,田承先不由咬牙切齒:

    “這世道,真他媽沒天理了……”

    ………

    ………

    偏殿內空無一人。

    楚名棠和方令信作爲當朝太尉和相國,通常較晚纔到,郭懷這幾日則仍一直稱病不出,看來心結還未解開。而王明遠和方令明仍在南線和西線大營統領的位置上,楚名棠雖無意在今年攻打西秦,可仍命三大營四處設疑兵作佯攻之勢,他二人可能要等到入冬才赴京任職。

    成奉之走到這幾日自己所坐之處,小心翼翼地坐了下來,爾後輕輕往後一靠,閉上了雙眼。二十三年,從大秦來趙國已經整整二十三年了。從少年郎到鬚髮斑白的老者,從一縣衙小吏到如今當朝重臣,境遇之奇恐怕縱觀史書恐怕亦無一人可與自己相比。

    因此,成奉之對楚名棠父子可說是感恩了。在從北疆回京的途中,聽說自己即將榮登樞密院,成奉之對此嗤之以鼻,這簡直是無稽之談嘛。直至傳言越來越多,楚名南對自己敵意越來越濃,成奉之纔有幾分信了,一顆心再也平靜不下來了。

    到了京城,成奉之直奔上京楚府,在楚名棠書房拜伏於地。楚名棠將他扶起,只是說了一句,從今往後,忘了你是秦人吧……

    “成大人,就你一人在啊?”

    成奉之一聽這聲音,忙不迭站了起來:“五公子來了。”

    楚錚一身戎裝,從側門走了進來。楚名棠深知這兒子的能力,讓他整日窩在府中與一干女子打情罵俏也太過浪費了,便命他協助禁衛軍副統領周寒安負責今日朝堂四周的警戒。

    楚錚往父親的位置上一坐:“成大人,你如今身份不同,不必再對我如此恭敬,否則如何在百官面前樹立威信?”

    成奉之笑道:“這不是沒外人在嘛。”

    楚錚正『色』說道:“沒外人在更應保持常態,是何道理你應明白。”

    成奉之見楚錚不似玩笑,肅容答道:“成某謹記。”

    楚錚點了點頭,又道;“十個丫環和十個小廝我已經挑好了,今日便送到成府。”

    成奉之剛想拱手,想到楚錚方纔的話又放了下來,道:“多謝五公子。”

    成奉之任侍郎時,事事謹慎深居簡出,府裏就十餘個必不可少的丫環門房。搬到尚書府後,連車仗的隨行人員都湊不齊,幸虧楚名棠從楚府調撥了百餘名家將,這纔沒在百官面前丟了顏面。不過成奉之對此並不在意,反而從中受了啓發,將府裏原先那些下人分批遣散,,只留下夫人身邊兩個丫環和自己一貼身書僮,其餘都換成楚府派來的下人,以示自己對楚名棠忠心不二。

    從北疆回來當天深夜,成奉之離開楚府回到自己家中,斟酌了許久,調製了一壺毒酒,將夫人的兩個丫環和自己書僮逐一召至書房強行毒死。這三人都已在府中近十年,所知之事甚多,將其遣散成奉之實在不放心。特別是那書僮當初還參與了伏擊寇大娘之事,爲了向楚府效忠,成奉之雖有些不捨,最終還是親手灌下了那杯毒酒。

    楚名棠得知此事,果然甚爲滿意,嘴上斥責了成奉之幾句,回頭就吩咐楚錚速從鷹堂挑選二十個男女弟子作爲下人送去成府。

    楚錚對成奉之的狠辣亦不得不歎服,自己與其換位處之,絕對下不了這等毒手。不過自己也不想效仿,人還是保留點良心的好。

    忽聽外面一陣熱鬧,過了片刻,方令信走了進來。

    “奉之今日來得這般早,實令本相慚愧。”方令信一眼瞥見楚錚,微微一怔,隨即笑道,“原來楚將軍亦在此地,令尊怎麼還未至?若誤了今日早朝,本相定要重重參他一本。”

    “父親應在途中,稍後便該到了。”楚錚收起翹着的二郎腿,起身上前見過方令信。

    這邊成奉之亦躬身施禮:?“下官見過相國大人。”

    “免禮免禮。”方令信將他扶起,笑道,“奉之,你我同爲朝中重臣,在此偏殿還客套什麼。”

    自從成奉之從北疆回來後,方令信便如對待楚名棠一般直呼其名,今日舉止間更是尤爲親熱。楚錚與成奉之對此均心知肚明,不由暗道,方相國,你這番苦心肯定是白費了。

    “對了,”方令信對成奉之拱手道,“本相忘了恭喜奉之了,王老侯爺昨日收令侄女爲幹孫女,當真可喜可賀啊。”

    “承蒙老侯爺厚愛,亦是巧彤這丫頭的福份。”一提這事,縱使成奉之心機深沉,亦不由喜上眉梢。長久以來的心結終於釋開了,王老侯爺已向他明確說了,先收蘇巧彤爲幹孫女,等今日之事過後,就擇吉日向成府提親了。

    方令信轉過身來,對楚錚道:“還得恭喜楚將軍啊,老侯爺的心思,就是本相這一外人都看明白了。”

    楚錚勉強笑了笑,過了片刻,藉口自己職責在身,就此告退。

    父母終於『插』手自己的婚事了。沿着宮廷小徑走着,楚錚心中沉甸甸的,而且這一次不同尋常,父母都沒有與自己商量一句就已作了定奪,而且請了外公出面,收巧彤爲幹孫女只不過是第一步,看來是容不得自己再有異議。

    站在父母的立場來看,趙敏嫁入楚家的確是一絕大隱患。楚錚亦明白這一點,他都不想想像若有一天趙敏認出武媚娘會是何情形,只好如同將頭埋在沙子裏的鴕鳥一般,能讓趙敏快樂一天是一天。

    然而事情終於到了決斷的時候了。楚錚心裏很清楚,自己雖說是楚家少宗主,但與父母相爭還是如螳臂當車,自不量力,除非自己甘願放棄一切,帶着趙敏……呃,還有輕如、巧彤去山林隱居,可媚娘咋辦?

    楚錚捶了捶腦袋,別傻了,縱然自己放棄世間一切榮華富貴,趙敏她願意嗎?如果不是這丫頭一心將振興皇室作爲已任,自己與她之間能這麼磕磕絆絆嗎?

    “啊…………”楚錚仰天低吼了一聲,神哪,就是把老子送到這世界來的那個,能不能現身一下,告訴老子該怎麼辦??

    “哼!”

    耳邊忽傳來一聲冷哼。楚錚定神一看,神並沒有現身,趙茗倒是站在了不遠處。

    王老侯爺返京後,有關他要爲楚錚蘇巧彤做媒之事已傳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自然也已傳到了宮內。照理來說楚錚見了當世最懼怕之人,應該驚慌失措纔是,可不知爲什麼,楚錚心中竟無一絲慌『亂』,就這麼坦坦然看着她。

    趙茗也覺奇怪,難道這小子修身養氣已達到一新境界?不由將內息氣蘊成形,微微外泄,一股殺氣頓時瀰漫四周,小徑旁邊的花叢裏,幾隻蜜蜂蝶兒似感受到了危機,一振翅飛得無影無蹤。

    楚錚卻絲毫不爲所動,仍平靜地看着趙茗。或許,是他自知罪有應得?

    見慣了這少年在自己面前畏首畏尾的憊怠模樣,今日忽變得神情自若,趙茗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眼中的殺機亦不由自主地漸漸散去。

    突然間趙茗一陣心酸,自己費盡心思撮合敏兒與這少年的婚事,可到頭來仍是一場空,雖然有足夠的理由可以把他打至半殘,但那又如何?敏兒已經『性』情大變,想起那本筆記上記載的祖師婆婆的所作所爲,自己就不寒而慄。那已是毫無人『性』可言。這少年縱有萬般不是,也不該遭受昔日寧大先生那般遭遇……

    或許,自己不該讓敏兒修練那門害人心法的……

    趙茗突然轉身,瞬間飄然遠去。

    楚錚『摸』不着頭腦了,趙茗轉身那一剎那,眼中閃過的那抹哀傷他看清清楚楚。正因爲看得清楚,楚錚纔不明白,這到底怎麼了?

    “楚將軍,楚將軍……”

    楚錚茫然回頭,只見馮遠跑了上氣不接下氣:“將軍,真讓屬下一陣好找,原來在這……快走快走,那幫柔然可汗已經進宮門了。”

    楚錚如夢初醒,趕緊與馮遠一同來到宣仁殿外。

    只見圖穆爾等柔然諸部可汗都已快大熱天了仍穿着皮裘,手捧貢禮,神情肅穆,跟在了許庭曉和樑臨淵身後,伴着鐘樂聲一步一停,緩緩向大殿走去。每走數十丈,沿途佇立着的太監高『吟』起晦澀難懂的慶禮辭語,楚錚能聽明白的還不到一成。

    方令信與楚名棠峨冠博帶,一左一右站在宣仁殿外。到了跟前,許庭曉和樑臨淵分別向二人施禮,爾後退到兩旁,身穿大紅袍的司禮太監躬身俯首,高捧着聖旨來到方令信面前。方令信接過聖旨,以一種奇異的韻調高聲誦讀。這回楚錚聽明白了近五六成,大體意思通俗點講就是你們這些蠻族很識時務,投效我大趙是你們最好的出路,只要你們以後安分守己肯定會有好日子過云云。

    可這些自己都只能聽懂一半,圖穆爾能懂兩成已是不錯了,至於另外那些可汗簡直是如聞天書,這有何意義?

    歸根結底,今日這場大典還是大趙自己給自己看的。

    楚錚聳了聳望,沒心思再呆下去了,對馮遠交待了幾句後,自己來到了附近一座假山上的涼亭內。從這裏可以看到宣仁殿門外的全景,在此警戒的幾個禁衛軍都認得楚錚是何人,見他來了不敢相擾,悄悄地全退到了亭外。

    楚錚在圍欄邊坐了下來,一手託着下巴,望着宣仁殿若有所思。

    不知過了多久,大內總管連奇那尖利的嗓音又響起:“宣————柔然諸部可汗覲見!”

    過了一會兒,遠遠地傳來了圖穆爾的聲音:“赤勒部圖穆爾、庫提部那日鬆汗、敕連部阿木爾汗、伏羅部蘇麻汗,及柔然三十八部可汗,拜見大可汗……”

    大可汗?楚錚忽然笑了,搖了搖頭。在另一個時空,有個叫李世民的人,異族對他的尊稱那可是“天可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