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39章 浪子回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39章 浪子回頭字體大小: A+
     

    三哥?”

    楚原搖了搖腦袋,感覺有些暈沉沉的,隱隱約約記得方纔自己正想起身,不知爲何突然眼前一黑,接着便似摔倒了。

    楚原扭扭脖子,嗞牙咧嘴了一會兒,見楚錚蹲在自己身旁,沒好氣地哼哼了一聲:“叫什麼叫,還不拉哥哥我起來?”

    楚錚笑道將他扶起,道:“三哥去了趟北疆,怎麼就變得弱不禁風了?”

    武媚娘在一旁輕笑道:“三公子或許是跪得久了,體內氣血不暢所致。”

    楚原看了武媚娘一眼,見此女姿色平庸,頓時沒了興趣,對楚錚翻了個白眼:“你哪找來這丫環,怎麼這般不懂規矩?”

    楚錚笑道:“這位可不是小弟身邊的丫環,她叫陸媚,乃家師在南齊所收的弟子,小弟還要稱一聲師姐……對了,前次回平原城,師姐與巧彤可說形影不離,三哥應見過的。”

    楚原想了想,依稀記得當時蘇巧彤身邊的確有一女子陪伴,可自己卻一點印象亦無,大概當時只關注那位蘇姑娘了。

    不過這名字怎麼聽來似有些熟悉……

    “陸媚?”楚原奇道,“莫非她就是那位柔然族聖女?”

    “正是,”楚錚道,“沒想到三哥亦知師姐之名。”

    當然知道了。楚原悶聲不響,在回京的路上外公王老侯爺就說過此事,訓斥自己的時候還經常帶上一句“你連小五的丫環都不如”,怎能不記憶深刻。

    “不對。”楚原忽道,“吳先生來我平原楚府至少已經十餘年了。這位姑娘拜師時纔多大?”

    楚錚笑得很開心:“三哥。師姐已經二十有七了。不過莫說是你,就連父親也看走眼了。”

    “二十七?”楚原奇道,仔細打量了武媚娘一番,覺得說此女不滿二十亦可。二十有七也有點象。不由撓了撓頭,“既是都已二十七了,怎麼還做少女裝束?”

    “三哥……”楚錚忙叫道。這丫頭也是可隨意得罪地?何況他二人還要在北疆共事,媚娘若真懷恨在心。稍施些小手段老三就得脫層皮。

    見武媚娘面若寒冰,楚原也覺得自己問得有些唐突了。乾笑數聲,將一旁的食盒拎了過來。打開蓋子看了下。頓時兩眼放光:“……呀呀呀。居然還有這等好東西。”

    看着那隻一頭鮑魚。楚原饞涎欲滴。拔出插在食盒地筷子就準備大塊朵頤。楚錚一個巴掌將他筷子拍開:“在祖宗靈位前吃吃喝喝。世上哪有你這種不肖子孫。”

    楚原想想也是,起身向列祖列宗地靈牌做了揖。小心翼翼地捧着食盒出了祠堂。見拐角處還放着兩壇貢酒,楚原更是喜笑顏開:“行。小五。哥哥我領你這份情。”

    “小弟受不起。”楚錚哼了一聲,從袖中取出把銀刀。

    楚原不由抱緊了食盒。眼神有些警惕:“幹嘛?”

    “一人一半。”楚錚邊挽袖子邊道。

    “休想!”楚原斷然道拒絕。

    楚錚怒了:“今日父親在府中宴客。小弟好不容易纔從廚房搶了這隻鮑魚,若非顧着兄弟之情,你連這味都聞不到。”

    楚原毫不相讓:“哥哥我這一路餐風宿露。好不容易到了京城,又被父親罰跪在此。從正午跪到現在滴米未沾,你眼中若真有我這個三哥。

    就別與我搶。”

    “這與兄弟之情無關,”楚錚睜眼說瞎話,“何況小弟今晚亦還未用飯。三哥你就不知體恤?”

    兩兄弟在這邊爭執不下。武媚娘在一旁看得直好笑,只是心中有些不明白,楚錚分明是想勸解楚原。爲何爲這點小事做意氣之爭?

    楚原第一次體會到自己這兄弟非但武功了得,連嘴皮子上地功夫也是非同小可。漸漸理屈詞窮,不由惱羞成怒,對着食盒呸呸了數口。往楚錚一推,惡聲道:“還你!”

    楚錚被楚原這番超越時代的無賴舉動驚得目瞪口呆,真不知應該誇他急中生智還是罵其狗急跳牆。

    “算了。”楚錚無力地揮了揮手,“長幼有序。小弟理應孝敬三哥。”

    “這可是你說的,”楚原咧着嘴地把食盒抱了回來,“莫要再說哥哥我是以大欺小。”

    楚原風捲殘雲一般先將食盒內的飯菜吃了大半,爾後才端起那盤鮑魚,笑呵呵地說道:“這等美味就該留到後面吃,若上來就吃了,其它菜餚就索然無味了。”

    裝鮑魚地盤子是特製地,底下還有一個小鐵盒,裏面放着木炭用來保溫。楚錚聞着一股濃郁的香氣,不由食指大動,可想想方纔老三雖並未當真往裏面吐口水,但吐沫星子肯定濺了不少,想想還是罷了。

    楚原似乎亦覺得自己有些過分,搬過一罈酒拍去封泥遞給楚錚:“小五,喝酒。”

    楚錚無聲接過,舉壇向楚原示意,一口氣喝了近半,且滴酒未濺。楚原一撇嘴:“你別用激將之法,哥哥我有自知之明,一不與你動手,二與你不拼酒,這兩樣純粹是自找沒趣。”

    楚錚一笑,也不再相迫。

    填飽了肚子,楚原拎着酒罈也喝了起來,不過他並不象楚錚那般牛飲,就這麼慢慢喝着,只是越喝越沉默,越喝越快,到最後他那壇酒幾乎與楚錚的同時見底。

    “啪!”

    楚原將已空的酒罈甩了出去,黑暗中不知碰在什麼堅硬之物上,撞得粉碎。祠堂院外地家將顯然亦聽到了,頓時一陣騷動。

    “小五,”楚原隨手拔了根草莖剔着牙,“哥哥我吃飽喝足了,你有什麼話,就說吧。”

    楚錚不答,對武媚娘使了個眼色。武媚娘會意。微微躬身,也見她有何動作。悄無聲息向後飄去。轉

    入黑暗之中。

    楚原心中一寒,暗想小五身邊果然藏龍臥虎,連一女子都如此了得,僅此一點,大哥就已很難與小五相爭了。

    不一會兒遠處傳來幾聲低沉的號令聲。在外守衛地家將開始撤離。這些家將大都是鷹堂子弟。方纔楚錚與楚原吵鬧聲音頗大,他們早已知是五公子在裏面,可無人敢入內。兩位公子之間地過結豈是自己所能聽聞地?因此武媚娘一出去傳命,爲首之人趕緊將衆家將帶得遠遠地。

    楚原冷冷說道:“怎麼,你有何事不可入他人耳。要將那些下人趕走?”

    楚錚笑道:“似我們這等人。總有些事不可讓他人得知地。”

    楚原似嘲似諷:“譬如……成奉之、蘇巧彤之事?”

    楚錚呵呵一笑:“成尚書怎麼了,三哥所指的是何事?”

    楚原放聲大笑:“小五。你就裝吧。”

    “小弟的確不知。還望三哥解惑。”

    楚錚仍是一臉迷惑地模樣,可眼中寒意愈甚。楚原漸漸笑不出來了,他亦知成奉之與蘇巧彤地身份來歷已不僅僅是楚錚一人之事。而是事關整個楚家,當下不敢再多言,只得重重地哼了一聲了事。

    兩兄弟沉默片刻,楚錚緩緩說道:“小弟今晚地來意。三哥想必也已猜到了。”

    楚原沒好氣地說道:“還不是來看哥哥我的倒黴模樣。”

    楚錚雙眉微揚:“三哥,你這般說法就沒道理了,你我乃嫡親兄弟……”

    楚原打斷道:“你若真把我當哥哥看,在北疆就不會事事都把我矇在鼓裏了。”

    楚錚怒道:“老三,北疆之事都過去好幾月了。我還以爲你多少有些想開了,沒想到卻仍是固執己見,你是豬腦子啊?我若不把你當哥哥。你逃婚到北疆就不會收留你。若不把你當哥哥,就不會絞盡腦汁替你設法在郭帥面前開脫……”

    “閉嘴。”楚原惱羞成怒,“收留我。就是將哥哥我關在帳篷裏關了十日十夜?在郭帥面前開脫,那是……”楚原說不下去了。這件事上小五地確仁盡義至,自己不能眜着良心說瞎話。

    楚錚斜眼看着楚原,三哥性情耿直,把話放在明面上來說反而簡單,若換成大哥,兄弟倆非兜個十七八圈才能講到正題上來。

    “北疆之事,小弟確有對不起三哥之處,”楚錚放緩了語氣,“不過此事可說極爲兇險,小弟至今回想起來仍是冷汗不已。尤其是將大帥軍令篡改之後,小弟就此走上一條不歸路,稍有差池便會身敗名裂,小弟不想三哥也牽扯其中……”

    “說得好聽。”楚原翻了個白眼。

    楚錚輕笑了聲,道:“這不過只是其一。你我做了近二十年的兄弟,三哥的性子小弟甚爲了解,這件事若早告知於三哥,你定不會贊同,即便小弟能夠說服三哥,也絕非數日之功。而此事若想功成,最緊要之處便是隱祕,因此索性從頭至尾未對三哥透露半字。”

    楚原悶聲道:“那你可曾想過,這般做法對得起郭帥嗎?”

    “這是遲早的事。”楚錚無奈地說道,“先皇對郭帥有知遇之恩,他也一心爲皇室效忠,而我楚家……嘿嘿,兩者之間根本就是路不同,父親與郭帥幾十年情同手足,最後仍以割袍斷義告終。不過細想下來,小弟地確有些愧對郭帥,他平日待我親如子侄,在禁衛軍這幾年,小弟得其指點亦是受益良多……”

    楚原冷笑道:“大帥對你何止親如子侄,聽說他原本有意將穎兒許配給你,後因父親和孃親極力反對,才……”

    “絕無此事!”楚錚一驚,騰地站了起來,“哪來地謠言?”

    “不是謠言,”楚原一副淡然的神情,“是父親與大帥在你出征北疆誓師大會上,聯袂晉見大長公主時所說的,幾個太監宮女親耳所聞,不過你隨後便率師起程,自然不知此事。”

    聽楚原說出有鼻子有眼,楚錚亦有幾分信了,可這事也太過胡鬧了。

    “三哥,”楚錚忽覺得有些不對勁,“你不會因此而怪我吧?那小弟也冤了。”

    “你胡說些什麼。”楚原矢口否認,“哥哥我哪有此意。”

    楚錚盯着楚原,見他目光閃爍,頓時滿臉鄙夷:“你就裝吧,嘿嘿,平日裏一直聽旁人道楚三豪爽仗義,今日小弟才知三哥居然也是這般小心眼。”

    楚原心裏也清楚。此事與楚錚根本毫無干系。真要怪也只能怪大帥一時異想天開,只是一想起這事自己總有幾分不舒服,但聽楚錚言語這般刻薄。

    臉上也掛不住了,惱羞成怒:“你若再言,哥哥我可就翻臉了。”

    見楚原真急了。楚錚亦有幾分顧忌。便不再語帶刺,想了想道:“三哥。是何人告知你此事地。此人恐怕用心叵測啊。”

    “還用你說,哥哥我又不是傻子”楚原悻悻說道,“那個工部小吏費盡心思來巴結我。正巧那段時日我在京城也太過無聊,有人請吃請喝請玩也就沒推託,夜夜笙歌了大半月,這廝在萬花樓借酒裝瘋。將這事說了出來,當場就被哥哥我暴打一頓。其後之事更是昭然若揭,這廝怎麼說也是個四品官員,被我打成那副慘狀,居然無人追究。我借你地手下打探了一番,原來此人雖是工部盧尚書一手提拔的官員,卻早已拜在了方家門下……他奶奶地。方令信這老王八蛋一天到晚老是琢磨着如何搬弄是非。就不能消停消停?”

    楚錚笑道:“看在二姐的份上,三哥還是留點口德吧。”自己三兄弟沒一個是等閒之輩,這老三平日裏雖似大大咧咧。卻亦是聰明人,早已看出那個工部官

    敢來挑撥自家兄弟之情,方令信定是知曉此事。且反對。

    楚原想了想覺得也是,若說方令信是老王八蛋。二姐嫁給了他兒子,自己這做弟弟地也沒什麼光彩。便恨恨道:“那就喚他老不死吧。”

    “方令信這般做法不是第一次了,也絕不會是最後一次。”楚錚慢條斯理地說道,“站在方家地立場來說,他當然不願看到我楚家愈漸強盛,這麼做無可厚非。而在朝堂之上。有父親大人在,方令信奈何他老人家不得。只好把主意打到我們小一輩頭上。三哥,或許你也聽說了,大哥在南線有些舉動,其中就是方家在推波助瀾,幸虧父親覺察得早,將方中誠調至西線爲官……不過近期這小子就要回京了,他奶奶地,父債子還,奈何不了方令信,難道還對付不了他方中誠?”

    楚原精神大振:“正是。小五,到時可別忘了叫上哥哥我。”

    楚錚啞然失笑:“三哥,你還是先想想如何應對眼下這一關吧。”

    楚原頓時不吭聲了。他也知道父親這次真地震怒了,更令楚原心驚膽顫的是自己逃出京城前,曾藉着酒興撒瘋強闖踏青園,想再見寧小仙一面,卻不想被楚芳華姐妹打了出來。楚原如今想來簡直後悔莫及,父親與孃親都是何等精明,恐怕早已經察覺其中有異,否則小仙也不會被遣回平原城。

    叔嫂有私情,父親若不顧父子之情追究地話……楚原看了看燭光搖曳中地楚氏祠堂,不由打了個寒戰,暗想裏面就要多個牌位了。

    見楚原突然色變,楚錚隱約猜到他是爲何,心中暗笑,便給他吃顆定心丸:“三哥不必過於擔心,據小弟所知,父親並未打算嚴懲於你。”

    楚原搖了搖頭,道;“小五,哥哥我那些破事你都是知道地,父親能輕饒了我纔怪呢。”

    “三哥且聽小弟道來,你與……”

    一陣細微的輕風掠過,武媚娘轉了回來,站到了楚原身後,楚原卻懵懂不覺,楚錚不禁有些頭疼,雖說這件破事武媚娘是最早知曉地幾人之一,可有她在此,當真不大好開口,想了一會兒才含含糊糊說道:“三哥,你與……她只是有心,並無越規之舉,父親定不會挑明此事,即便執行家法亦不會以此事之名,只要三哥你擺出誠心悔過地模樣,父親木杖自會高高舉起,不輕不重地落下,當然一番皮肉之苦還是免不了地。”

    “這麼容易?”楚原有些懷疑。

    “父親面冷心慈,何況畢竟血濃於水,三哥儘可放心。”楚錚道,“再者,這段時日我楚家看似風光無限,實則卻是四下暗流涌動,父親身邊急需可用並可信任之人……”

    “小五,你在說些什麼?”楚原打斷道,“想我楚家乃三大世家之首,無論在朝在野都根基深厚,怎會如此?”

    楚錚緩緩說道:“之所以如此,其根本原因恰恰來自我楚家自身。”

    楚原有些迷惑,撓了撓頭,道:“小五,給三哥說說其中道理吧。”

    “三哥有所不知,父親以一旁系子弟,一躍爲我楚家宗主,族內心存不服者大有人在……”

    楚錚將這幾年楚天放在暗中相助壓制楚氏族人地一一講來,最後道:“今年堂爺爺七十大壽,分散各地楚氏族人首腦將齊聚京城,父親爲此謀劃已久,屆時會有些小風波,你我身爲人子,理應爲他老人家分憂。”

    楚原一時間心亂如麻,這些事情以前均聞所未聞,不由暗想自家三兄弟中,小五就不用說了,大哥雖說有些心術不正,但他用了不到兩年就將平原郡掌控在手,足可見其才,難怪他有心與小五一爭。

    楚原突然冷汗淋漓。相比之下,自己這些年幾乎完全虛度,在南線大營整日一衆軍官飲酒作樂,甚至與當今皇帝在青樓爭風吃醋,到了京城沒幫上父親半點忙,事卻惹了一大堆……

    恨鐵不成鋼,楚原終於明白了父親平日爲何總用那種眼神看自己了。

    …………

    …………

    楚原突然起身,走到祠堂內再度跪下。

    楚錚不明所以,叫道:“三哥?”

    “哥哥我想通了”楚原頭也不回道,“小五你不必再說了,回去吧。”

    楚錚一躍而入:“三哥想通了當真可喜可賀,不過還有一事切需謹記。”

    “何事?”

    “明日父親至此,你絕不再有絲毫觸怒父親他老人家之處,尤其是與穎姐成親這事上……”

    “什麼?”楚原叫了起來,“這門親事還能成?”

    楚錚笑了起來:“老三,你也太小瞧父親了,他老人家決意要做地事,有哪件無功而返的?至於郭帥,他根本無力阻止。”

    聽了這番話,楚原卻愁容更甚,楚錚不快,道:“三哥,無論相貌人品,穎姐在京城都是屈指可數地,配你難道還差了?”

    “沒說她有何不好,”楚原垂頭喪氣地說道,“可訂親之日她都已到我們楚府了,可哥哥我卻跑了,你叫我哪還有臉再見她。”

    “說得也是,”楚錚想了想忽笑道,“不過這番道理對父親講沒用,再者,你二人地婚事滿京城都傳遍了,除了你楚三少,京城裏還有哪家地公子敢娶穎姐。若三哥你覺得對不起她,成婚之後好好善待她就是了。”

    “好了,”楚錚拍拍楚原肩膀,“小弟就不打擾三哥就在此思過,告辭了。”

    “滾!”



    上一頁 ←    → 下一頁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