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16章 大鬧刑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16章 大鬧刑部字體大小: A+
     

    皇上,明日臣麾下那些禁衛軍就要回京了,”楚錚轉“臣聽說皇上還親自出城相迎?”

    “是啊,禮部上了個奏摺,說我朝曾有此先例,朕想想就準了。”趙應對此事頗爲上心,這畢竟是他首次以當今皇上形象現身於上京城百姓面前,“畢竟這是北疆大捷第一批凱旋迴京之師,何況又是京城禁衛軍,隨你一同箭斃沈從放,千里追殺薛方仲,立下諸多戰功,朕理應親自出城相迎。”

    楚錚知道當時隨自己一起衝入秦軍陣營的是黑騎軍,禁衛軍明明被樊兆彥留在身邊,可這份功勞上卻有他們之名,想必定是舅舅和樊兆彥的手筆了。不過楚錚也未說破,畢竟只是將禁衛軍添加到功勞薄上,並未將黑騎軍抹去,這種順水人情在官場上司空見慣。

    趙應忽想起一事來:“楚錚,朕看奏摺上怎麼是鄧世方代表禁衛軍前來晉見,爲何不是你?”

    楚錚笑道:“臣已回京多日,雖不曾公開拋頭露面,但朝中各位大人早已知曉,若明日再至城外作凱旋迴師狀,只會惹人偷笑,這又何必。”

    趙應道:“此次北疆大捷,你的功勞足可在前三之列,你若不去,這凱旋大典未免有些失色了。”

    楚錚道:“皇上,北疆大捷主要還是北疆大營之功,禁衛軍將士可重重賞賜,但整體不可擺得過高。若此次禁衛軍回京規格太過隆重,日後北疆有功將士赴京就難以處之了。臣以爲,讓鄧世方出面反倒是一穩妥之策。”

    趙應看了楚錚一眼。觀他神情絕非戲言。仔細一想,楚錚所言的確甚有道理,只好說道:“既是你執意不肯。朕也就不勉強了。”

    楚錚拱手道:“謝皇上。”

    這邊寶兒已經吃得肚皮溜圓,在楚府他每日都要睡個午覺,已成了習慣,不知不覺漸漸兩眼腥鬆,沒過多久便伏在趙琪懷內睡着了。趙琪輕撫着寶兒,眼中柔情似水。竟是癡了。

    柳輕如在一旁看着,心中竟有了一絲羨慕。她與楚錚成婚也已兩年了,因爲種種原因至今無子女,以前倒也罷了,自從府裏多了個寶兒,柳輕如心有些亂了,對寶兒是出自肺腑的疼愛,可到了這裏。柳輕如終於感受到,寶兒終究不是自己地孩兒。

    楚錚見各人面前地桌案上都已剩些殘羹冷炙,輕聲道:“皇上,時候已經不早……”

    趙琪聞此言頓時一震。不由自主地摟緊了寶兒,擡起頭來看向趙應:“皇兄……”哀求之意溢於言表。

    趙應兩相爲難。猶豫了會兒道:“楚錚,再坐一會兒吧。自皇妹到了京城,今日朕還是首次與她一同用膳。”

    楚錚嘆了聲道:“皇上,郡主,終究……還是要走的。”

    趙琪輕聲道:“五公子,就讓寶兒與我再多相聚片刻吧。”

    楚錚顯得有些爲難:“郡主,今日若是在此逗留久了,以後臣再想帶寶兒來可就難以開口了。”

    趙琪一聽,頓時驚喜交集,顫聲道:“我……我以後還能見寶兒?”

    柳輕如道:“郡主請寬心,寶兒畢竟是我楚家長孫,太尉大人和老夫人對他極其疼愛。公子此次受皇上囑託帶寶兒來見郡主,兩位老人家是知道的,雖口中未言但亦默許此事,郡主與寶兒定可再次相見。”

    楚錚又道:“來此之前,臣帶寶兒去了鳳鳴宮,太后見了亦是甚爲歡喜,臣打算說服家父,每月中旬將寶兒送入鳳鳴宮中住上數日,若真能如此,屆時皇上請求太后,將寶兒帶來就是了。”

    趙應聽了喜笑顏開:“皇妹,此事包在爲兄身上。”

    “多謝皇兄。”趙琪向楚錚亦是深深頷首,“多謝五公子。”

    趙應打斷道:“皇妹,五公子之稱聽來確實也太過拗口了,聽說你二人當年曾聯手對敵,擒下一南齊武林高手,當時就以姐弟相稱,如今何必這般生分呢?要不隨爲兄直呼其名,要不就仍叫五弟吧。”

    趙琪已經看出來了,皇兄是想緩和自己與楚錚地關係,只是方纔自己對楚錚過於冷淡,此時真按皇兄所說而爲未免過於突兀,當下只是含糊應了一聲。

    楚錚暗暗一笑,起身道:“皇上,郡主,那臣就此告退。”

    趙應也站了起來:“也好,朕亦要回去爲明日出城之事做準備,皇妹,來日方長,不必心急。”

    趙琪戀戀不捨地小心將寶兒交給柳輕如抱着,道:“柳妹妹,寶兒……寶兒就煩勞你多多費心了。”

    楚錚走了過來,道:“郡主放心,不管如何,我楚府上下定會善待寶兒,絕不讓他受任何欺凌。”

    趙琪點點頭。孩童不善作僞,今天寶兒與楚錚柳輕如之間甚爲親密,她全看在眼裏,一顆心已是放下了大半。

    孫得山已在冷宮外等候。楚錚與柳輕如上了鳳鳴宮的馬車,看了看依然熟睡的寶兒,楚錚不由一笑:“這小子倒睡得舒坦。”

    柳輕如輕嘆一聲:“寶兒醒來不見了孃親,恐怕又要鬧騰一會兒了。”

    “人之常情,好生哄哄就是了。”楚錚猶豫了下道,“輕如,以後你多教寶兒一些琴棋書畫及……雜學之類,他若喜歡哪樣就擇重傳授,讓他有個寄託,以其楚府長孫的身份,足可一生快樂無憂。”

    柳輕如低着頭,良久才道:“這樣也好。”聲音細若蚊蠅,她心裏也明白,日後只要楚錚掌控楚

    ,以寶兒的身份註定難以在仕途有何成就,不管是皇皆是如此,楚錚所言已是最佳之策了。

    馬車出了皇宮,到了一個三岔路口停了下來。

    楚錚對柳輕如道:“我去趟刑部,你與寶兒先回府吧。”

    柳輕如不由問道:“公子去刑部。莫非是爲了若誠之事?”

    範若誠因楚倩受襲之事被拘押在刑部大牢內。前日楚錚向姑姑求得懿旨,命刑部放人,不想刑部卻上了道奏摺。說什麼此案疑點重重,但範若誠至少難逃其責,不可輕易釋放云云,變相的將懿旨駁了回來。

    楚錚點點頭:“正是。刑部那幫官員自以爲上有方令信,連我姑姑地旨意也竟敢置之不理,哼哼。簡直將姑姑她老人家視同於皇上了。”

    柳輕如噎了下,這話聽來實在是有些……大逆不道。

    “公子,刑部既然執意不肯放人,還另想辦法吧。”柳輕如勸道,“何況已有姑姑懿旨,若誠在牢中應不會太過受苦。”

    楚錚神色凜然,正待開口,可想了片刻。似泄氣一般靠在身後軟墊上:“輕如,不瞞你說,我去刑部是另有用意,當然。能將若誠一併救出那是再好不過。”

    見柳輕如仍一臉迷惑,楚錚道:“昨夜父親將我叫去。談了一番有關我北疆軍功之事。進門就扔給我一份朝廷決議,我看了一眼,原來是爲北疆大營有功將士地請功表,我地大名亦在其中。”

    楚錚模仿着父親的口吻,道:“這次……你的功勞不小啊。爲父調你去北疆,是想讓你好生歷練一番,可沒想到卻折騰出這麼多事來。”

    “我沒辦法只好再次認錯,不想父親又道:這些話爲父已聽煩了,眼下朝廷要對你論功行賞,但不管對我楚家還是朝廷,這都是件頭疼之事。”

    柳輕如有些明白了,楚錚現已官拜三品參將,按此次軍功就算只晉升一級,亦是大營副統領之職,可他畢竟年紀還未滿二十,就算按軍功提職,也難免招人非議。

    “不知此事公公他老人家有何解決之道?”

    楚錚大手一揮,將父親神情模仿得惟妙惟肖:“給你明日一天時間,爲父不想再爲此事煩心。”

    “這就是父親地解決之道,”楚錚嘆了口氣,“老頭子一動嘴,我就要忙斷腿,真是做人難啊,做人兒子更難。”

    柳輕如忍住笑:“公子準備如何處置此事?”

    楚錚扭了扭手腕,手指關節咯咯作響:“所以我今天就要去刑部,鬧他個翻天覆地!”

    “公子是想……將罪折功?”

    楚錚笑道:“夫人果然聰明。”楚錚本來不打算將此事告知柳輕如,免得她爲自己擔心,順便將範若誠救出後再到她面前討個好,可又一想柳輕如心思慎密,而自己又從來不是一個衝動之人,日後她定能看出其中蹊蹺,那反倒不妙了,還是如實相告吧。

    …………

    …………

    楚錚站在刑部大門外打量一番,問身旁張得利:“你確認若誠就被關押在刑部後院內?”

    張得利躬身道:“正是。小人已經打探清楚,刑部後院設有二十餘間牢房,範大人便被關在地字七號水牢內。”

    “你可曾進去探望過?”

    張得利有些惶恐:“小人早就想去探望,可……可少夫人她不準。”

    楚錚不語。柳輕如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外表柔弱,可內心之倔強不輸於範若誠,範若誠從赴任乃至入獄,從未提過與楚家有何關聯,柳輕如得知表弟被刑部拘捕,寧願等到自己從北疆回來,也不肯向公公婆婆求助。楚錚突然想起了樑臨淵,此人也是這麼一副臭脾氣,這,大概就是如今時代儒門子弟與生俱來地一種高傲性格吧。

    “公子,要不要小人上前通報一聲?”張得利小聲問道。

    楚錚回過神來,冷哼一聲:“不必了。”自己本來就是來鬧事的,還講什麼規矩。

    “你也不用入內了,”楚錚吩咐道,“在此等候就是了。”

    張得利忙道:“公子,這可使不得……”

    “張管事,我知你對我楚府忠心耿耿,”楚錚搖了搖頭,“但這忠心也得看時候,你若隨本公子一同進去,若有何事本公子還需分心照顧你,聽本公子之命。在此等候!”

    張得利無奈。只好應是。

    刑部門外的侍衛們早已注意到這邊,只是看楚錚衣飾華麗才一時未敢上前詢問,此時見這貴公子孤身一人走來。爲首那侍衛忙迎上前問道:“這位公子不知有何貴幹?”

    楚錚兩眼向天,神態傲慢之極:“今日你們刑部何人當值?”

    幾人相互看了眼,爲首侍衛小心翼翼地答道:“這段時日都是喻右侍郎當值。”

    “嗯,是喻世保啊。”楚錚記得似乎見過此人,但何時何地實在記不清了,也懶得去想。“好,本公子就找他了。”

    說完,楚錚便向內闖去。那些侍衛攔在門口,爲首那人強擠出絲笑容:“不知公子高姓大名,小人也好進去稟報一聲。”

    楚錚斜眼看了看他,突然反手一個巴掌:“本公子大名你也配問?”

    爲首那侍衛被扇得如陀螺一般,原地轉了三四圈才一屁股坐到地上,待到清醒過來。只見自己幾個下屬也已被打得東倒西歪躺了一地,不由咬了咬牙,勉強爬了起來,拔刀出鞘

    錚:“站住!”

    楚錚轉過身來。面對明晃晃地腰刀冷冷說道:“好刀,只可惜人不如刀。”

    那人強自鎮定。厲聲喝道:“此地乃大趙刑部,任你是何家子弟,均不得在此放肆。”

    楚錚擡頭看了看大門上方高懸地牌匾,上面“刑部”二字龍飛鳳舞,搖了搖頭:“刑部地確是刑部,但還是我大趙地刑部嗎?都快成方家的私牢了。”

    那侍衛首領一聽頓時怒喝道:“大膽!”一刀向楚錚砍去。楚錚不躲不閃,眼看刀就要即身,忽伸手一託,竟硬生生以肉掌將腰刀託在半空之中。

    那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愣愣地看着楚錚,連變招都忘了。楚錚仍是一臉冷峻:“這刀,你不配。”

    其實楚錚亦是取巧,託刀那手只是以五指捏住刀身,掌心微凹,刀鋒根本就沒有碰到皮肉,不過此舉說來簡單,卻對眼力指勁要求極高,稍有不慎這隻手就別想要了。也只有對眼前這人楚錚纔敢如此託大,若他武功再高個幾成,這一舉動就純屬自殘了。

    楚錚見那人只是發愣,對自己花了些心思纔想起的古龍式裝酷話語毫無反應,頓時有種扮俏給瞎子看的感覺,很是無趣,便手腕一抖,那人只覺一股大力沿自己手臂而上,不由自主被震出數丈開外,腰刀也被奪了過去。

    楚錚將刀掂了幾下,忽一揚手,腰刀疾射而出。只聽喀嚓嚓數聲響,刑部牌匾裂成十餘塊紛紛落地,而那腰刀近半沒入牆內,刀柄兀自顫抖不休。

    這幾個侍衛個個面如土色,爲首那人躺在地上,忽拼盡全力叫道:“來人哪,造反了!”勝重生吳廣再世了。

    楚錚啼笑皆非,不再理會此人,向大門內走去。

    剛踏入庭院,裏面忽啦啦涌出百餘侍衛。楚錚看了看並沒有強弩利弓,完全放心了,看來上京城內太平已久,除皇宮外,一些重要所在的防範都有些外緊內鬆了。

    “喻世保何在?叫他出來見本公子。”喻世保是方令白任刑尚書後從地方調入的,也不過是個三品官員,楚錚自己亦是三品武將,這話說得理直氣壯。

    那些侍衛屏氣凝神,沒有拔刀地也慢慢抽出腰刀,刑部至少幾十年沒人敢擅闖了,眼前雖只有一人,但天曉得外面會不會有大批伏兵。

    楚錚見無人應答自己,哼了一聲道:“方令白不在京,鍾朝和喻世保真是愈發大膽了。”

    聽這少年竟直呼尚書大人和左右侍郎之名,侍衛們面面相覷。楚錚卻不等他們反應過來,搶先出手了,喻世保不出現也倒好,反正自己是來鬧事不是來攀交情地。

    楚錚一拳一個,轉眼間打倒七八人,侍衛們這才如夢初醒,揮刀撲上前來。這些侍衛大都是刑部捕快,彼此之間基本沒有多少配合可言,別說是北疆軍,就算與禁衛軍相比也遠遠不如。楚錚原本所習魔門天羅步已是天下有數的詭異身法,他又從太平展家得到葉門地入門心法,而且爲了救治趙敏,楚錚與武媚娘相互印證,對葉門武功的領悟遠遠超出趙茗想象。此時遊走在亂軍叢中,雖不如趙茗進退似鬼魅,卻也滑如泥鰍,刑部侍衛中雖有幾個武功還算不錯,但無人可阻攔楚錚片刻。

    不過人多也有人多的優勢,負責刑部守衛的侍衛及軍士也有五六百人,源源不斷地從各處涌向前院。楚錚空手對敵,雖沒有傷到,可衣衫上也被利刃劃了好幾道口子,楚錚感覺這樣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身子忽一扭一閃,幾個侍衛手中長刀頓時砍了個空,直向自己人而去。

    對面兩人嚇了一跳,忙用盾牌將來刀擋下,剛想開罵,楚錚不知何時到了他二人身側,伸手便將兩面盾牌奪過,笑道:“借用片刻,稍後奉還。”說完兩肘一張,將這兩人擊飛。

    有了這兩面盾牌,楚錚如虎添翼,身子急速旋轉,兩塊盾牌似兩面移動木牆,緊緊護住全身,衆侍衛稍一靠近便被撞開。

    楚錚腳下毫不停頓,不一會兒便闖入了刑部大堂,裏面那些官員多半是些文弱書生,幾曾見過這等情形,驚慌失措紛紛作鳥獸散。楚錚瞥見一人身着絳紅色官袍亦在閃躲,心知他便是喻世保了,佯裝躲閃,腳後跟一撩,身後桌案乍然飛起向喻世保砸去。

    楚錚回頭正想看看有沒有砸中,忽感寒氣及身,一隻手掌悄無聲息地印向他腰際。楚錚心中一凜,不假思索手肘一沉,正對上那人掌心。

    偷襲那人本以爲這一掌十拿九穩,沒想到楚錚分心之餘變招還是如此迅捷,於是索性將畢生功力運於掌心,狠狠擊向楚錚,心中暗想這少年武功再了得,內力也無法與自己數十年功力相抗。

    兩人掌肘相交,楚錚輕哼一聲,身子騰空而起,似被那人一掌擊飛。一旁衆侍衛齊聲喝彩,大有出了口怨氣的感覺。可那人卻驚疑不定,方纔自己蘊於掌心地內勁至多隻有一成擊實,其餘皆無處着力大都落空,倒似自己費盡全力將這少年推開了一般。

    楚錚在空中翻了個筋斗落地。有幾個侍衛以爲有便宜可佔,忙揮刀撲上前去,楚錚手中盾牌一振,幾個侍衛紛紛慘叫跌了出去。

    方纔楚錚一直以盾牌護身,偷襲那人直至此時纔看清楚他面目,不由一驚,高聲喝道:

    “都住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