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02章 宮中巧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02章 宮中巧遇字體大小: A+
     

    好這種不自在只是一閃而過,趙茗看着楚錚,忽道:敏兒說,你曾許諾從北疆回來就娶她過門,可有此事?”

    楚錚聽在耳裏,看着趙敏的臉龐,心中一痛,道:“正是,若長公主此時就醒來,小臣願即刻履行此諾。”

    趙茗沉默半響,道:“不管敏兒變得如何,你都願履行此諾,娶她爲妻?”

    楚錚只覺趙茗這話問得莫名其妙,道:“那是自然,就算她武功全失,或者全無行動之力,小臣亦會娶她,一生善待於她。”楚錚前世耳濡目染,雖然不怎麼看言情劇,但對其中一些狗血臺詞還是有記憶的,此時不由自主地說了出來,竟感覺自然之極,毫無不適。

    趙茗卻是第一次聽得這般直白深情的言辭,不禁動容,輕嘆道:“楚錚,你爲何偏偏是楚家子弟?”

    楚錚知她言下之意,苦笑道:“殿下,小臣若非楚家子弟,亦未必能與敏兒相識了。”

    “說的也是。”趙茗點點頭,嘆了聲道,“本宮有時真羨慕你們楚家,從楚問天起,到武帝年間平定董程之亂的楚梓瀾,再到你父楚名棠,而你小小年紀,便已有青出於藍而甚於藍之勢,可謂英材輩出。相比之下,我皇家差之遠矣……難道當真是天興你們楚家?”

    楚錚嚇了一跳,忙接口道:“是天興大趙啊,殿下,我們楚家可決不敢當。”

    “可事實就是如此啊。一味否認亦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趙茗意興闌珊地說道。

    楚錚心裏暗暗嘀咕,老姑婆今天怎麼這般古怪?

    卻不知趙茗此時地心情無比低落,曾經一直引以爲傲的師門竟是如此不堪。難怪寇、江、姬三家雖各爲其主,但彼此之間仍視爲世交。時常互有拜訪,唯獨與葉門老死不相往來。本以爲是葉門素來以冷傲著稱之故,原來是其根本就是不屑與之爲伍……

    趙茗擡頭看了看楚錚,忽嘿嘿一笑。笑聲中盡是自嘲之意。虧自己以前還對這少年要打要殺的,卻不想算起來彼此還是出自同門,真是諷刺之極。

    楚錚卻被趙茗笑得毛骨悚然,差點奪門而出,強自鎮定道:“殿下爲何發笑?”

    趙茗亦覺失態,正想搪塞過去,忽見楚錚兩腳平行,腳尖微扣。正是魔門天羅步地起步姿勢。竟是隨時準備逃跑,不由哼了聲道:“本宮不過隨意一笑,至於怕成這樣麼?”

    楚錚見被趙茗看破,訕訕然收回雙腳:“小臣只是坐的時候久了。腳有些發麻了。”

    “睜眼說瞎話,也不想想,本宮若想殺你……”趙茗突然一指點向楚錚咽喉,“你逃得了嗎?”

    楚錚大驚。他本是坐在榻前,閃躲不便,若後仰讓過趙茗指尖,其後招根本無法抵擋,當下向左側一撲,在地上打了個滾,還未站起趙茗又已到了身前,左掌擊向他面前。楚錚忌憚她地如影隨形,心知若硬接此掌。這老姑婆便如附骨之再難甩開,便半跪着以擒拿之勢扣向其腕脈

    趙茗手腕一抖,楚錚的爪子便落到空處,反手巴掌扇向他面門:“變聰明瞭?”

    楚錚剛想閃開。眼睛餘光忽見趙茗裙角搖曳,玉足不知何時已無聲無息地到了自己脅下。耳邊只聽趙茗略帶得意地笑道:“還是差了些啊……”

    趙茗的笑聲忽嘎然而止,只覺這一腳似踢中無物,楚錚捱了這下身子如柳絮般飄起,在空中竟成大鵬展翅之狀,正是太平展家飛天七擊的身法。趙茗又驚又怒,縱身向前對楚錚連出數記狠招。楚錚在空中閃躲騰挪,雖然狼狽不堪,身子卻始終未墜地,反而藉着自己地掌力飄到了寢宮門口。伸手一搭門框,如大馬猴一般攀在上面,道:“殿下息怒。殿下已說過不再爲展家之事怪罪小臣了。君無戲……不不不,大長公主亦無戲言哪。”

    趙茗緩緩收招,板着臉道:“下來吧。”

    楚錚順着門框滑了下來,仍一副小心戒備的模樣。

    趙茗沒好氣地說道:“不必這般如臨大敵,本宮既是叫你下來,便不會再出手。”楚錚既是退至門口,以他的武功若一心想逃,自己再想將他擒下幾無可能,方纔那句“你逃得了嗎”已成空話,趙茗自重身份,且胸口那股悶氣借方才那番打鬥已消去許多,

    出手。

    楚錚腹中仍暗自哼哼,那可未必,方纔是誰出手偷襲着?

    趙茗走到寢宮唯一的梳裝臺前,打開旁邊小櫃取出一木盒。楚錚雙眼緊盯着,見趙茗始終未曾注意銅鏡裏自己面容,這才鬆了口氣。

    趙茗回到榻前,打開木盒,楚錚看了眼,只見裏面亦是一套鍼灸所用之針,只是與徐老太醫地大不相同,根根長短如一,細看之下,有幾支針身竟成扁平狀,而且均似用黃金打造,真是名副其實的金針了。

    “這是我葉門的迴天針。”趙茗似爲他解釋一般,又問道,“你與徐老太醫救治敏兒時,如何輸入內息?”

    楚錚答道:“由掌心至長公主百合穴,以四成功力而入。”

    趙茗點點頭:“龍象伏魔功仍佛門絕學,你的內力確有靜心養息之功效,敏兒能支撐至今日,你功勞不小。”

    楚錚悵然說道:“可長公主還是未能醒來。”

    但願你以後不會後悔。趙茗長吸了口氣,從盒內取出三枝迴天針,道:“楚錚,你仍以原先之法,向敏兒百合穴內輸入內息。”

    楚錚精神大振:“這回天針能救長公主?”

    趙茗微怒道:“本宮如何吩咐你照做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廢話。”再多廢話說不定本宮就先反悔了。

    楚錚不敢怠慢,忙將掌心貼於趙敏頭頂,運內息緩緩輸入其體內。趙茗將手中三枝金針分別刺於趙敏丹田、右胸與頷下,楚錚見她出手雖不如徐老太醫那般快捷,但一針刺下便離手,認穴之準之精絲毫不遜色。

    不到一頓飯功夫,趙茗將六十四根金針刺遍趙敏五大奇脈,楚錚將刺穴順序看在眼裏,若有所悟。趙茗看了他一眼,也不作聲,起身竟徑直離開了寢宮。

    楚錚不知她何意,又不敢隨意放手,只得不停爲趙敏輸入內息。楚錚這幾日來亦是疲憊不堪,沒過多久便感到氣息急促。幸好趙茗出去了半個時辰便回來了,見楚錚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也不再爲難他了,道:“好了,就到此吧。”

    楚錚撤開手,大口地喘着粗氣,可見趙敏臉上再無青氣纏繞,不由一陣寬心,這番苦總算沒白受。趙茗上前爲自己侄女察看了下體內氣息,暗暗點了點頭,對楚錚道:“餘下之事無需你再相助,回去吧。”

    楚錚沒想到連趙敏能否救治都未得到確認,趙茗就這麼要趕自己走了,道:“殿下,還是讓小臣留下吧,小臣就算只在一旁看着亦可安心些。”

    趙茗咬牙說道:“楚錚,男女有別你亦不知麼?本宮稍後便爲敏兒去針解衣,抱她入迴天鼎內,你也要在一旁看着?”

    楚錚大感尷尬,忙沒話找話道:“殿下方纔不是說迴天鼎已被小臣用去了嗎,怎麼還可用麼?”

    “迴天鼎幾味主藥的確是可遇而不可求,但即便沒有這幾味主藥,敏兒人在鼎中對身體也是大爲有益,本宮在一旁爲她推宮止穴助其體內氣息運行,亦可事半功倍。”

    楚錚猶豫片刻,問道:“殿下,若迴天鼎諸藥齊全,是否便可救長公主。”

    趙茗輕嘆一聲,道:“楚錚,當日若不是你捨身相救,本宮縱然逃脫性命,亦會將此爐迴天鼎用去,此事……與你無關。何況以敏兒的傷勢,迴天鼎只能爲輔,並無太多功效。”

    楚錚沉默良久,俯首道:“殿下,小臣告退。”

    “楚錚!”趙茗叫住他,道,“敏兒之傷縱使醒轉,經脈亦大受損傷,本宮會讓她靜養半年,期間不可輕易喜怒,還是待半年之後你再來此見她吧。”

    “只要長公主能恢復如常,”楚錚道,“莫說半年,三年又有何妨。”

    恢復如常?趙茗心中苦笑,敏兒真能恢復如常,自己就算折損二十年功力亦心甘情願。

    楚錚出了趙茗寢宮,這才發覺天色已經大亮。

    走出太平宮,楚錚見不遠就是姑姑所住的鳳鳴宮,暗想既是經過,若不前去拜見,姑姑日後知道難免會有幾分不快,反正回府亦不急於一時,便轉身向右側走去。

    走了片刻,恰好迎面走來一行人,見楚錚衣衫並非宮內服飾,幾人尖着喉嚨高喊:

    “護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