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101章 天意難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101章 天意難違字體大小: A+
     

    茗思來想去,始終難以定奪,忽站起身來取過一枚銅中喃喃說道:“敏兒,姑姑實難決斷,你的生死就讓上天來定吧,銅錢落地,正面爲生,反則爲死。”

    說完,趙茗曲指一彈,叮的一聲輕響,銅錢急旋着飛向空中。趙茗這一彈的力量略嫌過大,銅錢在密室屋頂一撞,急速下墜,在青石板上彈了兩下,落在玉足邊。趙茗低頭一看,只見“大漢通寶”四字在燈火下幽幽閃着青光。

    “正面……”

    趙茗將銅錢撿起,仍有些猶豫,暗想敏兒是一至情至性之人,若連半分情感亦無,那活着與行屍走肉又有何異……

    趙茗將銅錢緊捏在手心:“敏兒,方纔銅錢撞到了屋頂,未必就是老天爺之意,容姑姑再擲一次,就以此次爲定奪,決不再次更改。”

    銅錢再次彈向空中,只是這次趙茗指力稍輕,並向前彈去。銅錢落地後連彈十餘下,在石板上旋轉良久才停了下來。趙茗走近一看,竟仍是“大漢通寶”四字!

    “天意啊。”

    趙茗長嘆一聲,向密室外走去。

    楚錚和徐老太醫在外面已經等了大半天了,仍不見趙茗出來。楚錚憂心趙敏,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對徐老太醫道:“老太醫,大長公主能找到醫治敏兒之法麼?”

    徐老太醫正閉目養神,聞言微微睜開雙眼,輕聲道:“五公子不必過於擔心,長公主之傷並非外因所致,只與其所修心法有關,既是如此。似這等情形葉門內定有相關記載,亦應有救治之法,否則這麼容易便走火入魔,葉門也不會傳承百多年了。”

    楚錚聽徐老太醫說得有理,稍稍放下心來。這一放下心,頓感飢腸轆轆,這纔想起從昨晚半夜到現今快正午了,還沒吃過一點東西,便對一旁葉摘星道:“那個……煩勞葉司薄去御膳房多弄些吃的,對了。久聞閔大家的幾個菜式不錯,就請閔老掌勺吧。”

    徐老太醫聽了笑道:“老閔也已年過六十了,多年未曾掌勺,五公子恐怕難以如願。”

    “不會吧。”楚錚奇道,“晚輩赴北疆之前在鳳鳴宮用餐,還是閔大家親自掌廚。”

    徐老太醫都懶得回答了,鳳鳴宮那是什麼地方。那是前琳妃娘娘,現皇太后所居之處。太后宴請,讓老閔掌勺他敢不答應?

    楚錚剛說完便知道自己出醜了,乾笑兩聲,忽見葉摘星仍杵在那裏動也不動:“咦,你怎還未去?”

    葉摘星給了他一白眼:“殿下命小婢在此照看長公主,不可擅離。”若隨便弄些吃的倒也罷了,可要求閔大家下廚,就憑自己?不給閔老頭揮勺打出來不可。

    “長公主有我與徐老太醫照料。還有可擔心的。”楚錚揮揮手,“快去。”

    葉摘星生硬地答道:“恕小婢難以從命。”

    楚錚有點怒了,不就是戲弄過你兩次嘛,小丫頭還真記仇了。當下便對徐老太醫道:“老太醫,聽聞公主出嫁,隨身還有不少陪嫁宮女?”

    徐老太醫已是老成而精,一聽便猜到楚錚是何意,笑吟吟地答道:“那是自然,尋常公主出嫁亦至少有一十八位宮女相隨。長公主身份更爲尊崇,理應多上一倍。”

    楚錚指指葉摘星:“這丫頭想必也在其內了?”

    徐老太醫拈鬚一想,點點頭:“扶風與摘星自幼服侍長公主,理應亦在其內。”

    “那就好。”楚錚對着葉摘星嗞牙咧嘴,“等這丫頭過了門。定叫她天天爲本公子捶背捏腳。”

    “是麼?”

    背後忽有人說道。楚錚一聽竟是趙茗地聲音,忙不迭回身俯首:“回殿下,小臣只是與葉司薄說笑罷了。”

    趙茗淡淡說道:“你將敏兒都能扔出牆外。這等小事自然也做得出來。”

    楚錚正待辯解,可擡頭一看又愣住了,只見趙茗依舊滿面塵土,較方纔額頭鬢角下又多了許多汗痕,看起來更是狼狽。不過吸取前次教訓,楚錚眼觀鼻鼻觀心,什麼都不說了。

    徐老太醫與葉摘星也看到了,只是摘星身爲宮女,不敢妄自出聲,只得低下頭去。而老太醫修養過人,處變不驚,只當未見,拱手道:“殿下,可曾找着長公主救治之法?”

    趙茗不知爲何未說實情:“或許有吧,只是本宮還未想

    徐老太醫微驚:“葉門傳承百年,僅那回天鼎便有起死回生之功效,怎會……”

    “敏兒體內傷勢與我葉門心法有關,迴天鼎亦無能爲力,何況……”趙茗看了楚錚一眼,“最後一爐迴天鼎爲救楚錚已用去了。”

    徐老太醫輕輕啊了一聲,頗感驚異。迴天鼎乃葉門至寶,僅一爐藥材配齊就需數十年,徐老太醫在宮中幾十年裏,還未聽說過葉門動用過迴天鼎,可見對其何等珍視。沒想到竟是爲救楚錚給用掉了,看來大長公主對這少年非一般地看重啊。

    趙茗走至仍似熟睡着的侄女身前,端詳半晌,忽出手如電,兩指一夾將紮在其眉心的銀針撥出體外。趙敏手足頓時連連抽搐,徐老太醫與楚錚亦是大驚失色:“殿下……”

    趙茗對侄女似若未睹,緩緩轉過身來,將銀針舉至眉前,凝視片刻,道:“老太醫果然醫術通神,竟能以一針壓制敏兒內息至今,本宮實是佩服之至。”

    徐老太醫心底一寒,以趙茗的眼力與修爲,自然早已看出自己施針之法完全依趙敏的內息走向而爲之,這等於是將如影隨行的心法偷學了,自是犯了葉門大忌。當時自己並非沒有想到此處,只是醫者仁心,實不忍心見死不救。

    “殿下,老朽……”

    一旁楚錚見趙敏雖已漸漸平靜下來,可眉心之下膚色又漸漸慢慢轉青,忙道:“殿下,你看敏兒……還是將針插回去吧。”

    “本宮心中有數,敏兒暫無大礙。”趙茗看亦不看,轉過身來,道,“楚錚,展家的飛天七擊你已練得很嫺熟吧,對其心法亦領悟透徹了?”

    “這個這個……”楚錚苦笑連連,趙茗都已猜到了,自己還能怎麼說。

    趙茗盯着這一老一少,見他二人都已是額頭微汗,哼了聲道:“也罷,念在你二人一心爲救敏兒的份上,本宮也不再追究了。只是老太醫,有些事情該忘卻就應忘卻,本宮說得可對?”

    徐老太醫鬆了口氣:“殿下說得極是,老朽明白,明白。”

    “至於楚錚你……”趙茗想了想,輕嘆一聲道,“展家已被你誅殺殆盡,飛天七擊已成無主之物,你回頭將祕籍交給本宮就是了。”

    楚錚沒想到趙茗這麼輕易就放過自己,連聲應是,恨不得即刻便把懷中的展家祕籍呈上,不過大長公主既是說稍後了,還是等回去後抄錄一遍再上繳吧。

    “好了。”趙茗將銀針還給徐老太醫,下起了逐客令,““老太醫這一路亦是辛苦了,不過敏兒既是已回到我太平宮,老太醫還是請回吧。楚錚,你也回府去吧,順道替本宮送老太醫。”

    徐老太醫一愣,隨即微微躬身:“遵旨。”

    聽趙茗尚未確定可以救趙敏,楚錚實是放心不下,道:“殿下,小臣可否留下,小臣……至少內力尚可,或許有可效勞之處。”

    趙茗看了楚錚半晌,道:“也罷,你就留下吧。摘星,你送老太醫回府。”

    葉摘星與徐老太醫走後,趙茗吩咐楚錚將趙敏抱起,來到自己寢宮。楚錚見那密道的暗門仍打開着,不由多看了兩眼。

    趙茗也不回頭,道:“楚錚,此間密室日後若少了什麼,本宮唯你是問。”

    楚錚大感不服:“殿下怎可如此,小臣冤枉啊。”

    “沒什麼可冤地。”趙茗道,“大趙武林除本宮外,唯有你的武功方有可能打開那斷龍石,何況太后娘娘最疼愛於你,你又是禁衛軍參將,皇宮內外層層警戒對你來說簡直如同虛設,不找你找誰。”

    楚錚無言以對,索性賭氣道:“殿下既是這般看待小臣,不如調小臣前來守衛太平宮,免得其他高人潛入了密室,小臣坐在家中也遭受無妄之災。”

    “好啊。”趙茗背對着楚錚,嘴角露出分笑意,“你若願效仿四聖衛,本宮倒並無不可。”

    楚錚打了冷戰,再也不胡亂開口了。

    楚錚小心翼翼地將趙敏放於榻上,爲她墊上軟枕,並將疊在一旁的錦被拉開爲趙敏蓋上。這些都是趙茗所用之物,趙茗看在眼裏,頗感到幾分不自在,又不好出聲阻止,不由暗罵自己真是糊塗了,怎麼能讓一男子來自己寢宮。

    趙茗一時間也是忘了,楚錚不僅來過,而且還在這張榻上躺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