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99章 前朝密室(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99章 前朝密室(上)字體大小: A+
     

    發現三千字實在不能寫完成一個完整情節,今天零點多,明天中午再更一章)

    趙茗知本門祖師葉雨臨終前曾留下一卷絹冊,以紫檀木匣封存,置於密室內,並留有遺訓:日後葉門弟子若有走火入魔無可救治,且該弟子必須爲本代單傳弟子,方可由門主酌情打開此匣。

    到了這一代,趙茗雖然收了兩個侄女趙敏和趙琪爲徒,但趙琪和楚錚軒之事令她怒不可遏,決意將趙琪終生幽禁於宮中。正因如此,趙茗心裏默默自我安慰,敏兒已可算本代單傳弟子了,自己觀看祖師婆婆遺卷並不違背祖訓。

    雖然這番話有些自欺欺人,但趙茗已是顧不得了,手持燭臺,在牆壁上摸索了片刻,戟指輕輕按下。只見牆壁微微震動,一道暗門緩緩打開,露出一狹窄通道。趙茗順着通道走了不過數十步,一片嶙峋石壁陡然出現。石壁正中是一凸突出在外的圓盤,足有三尺見方,上面鏽跡斑斑,竟是用生鐵所鑄。

    圓盤兩邊各有一小塊中空,似把手一般,趙茗將燭臺放到一邊,握住圓盤兩側,凝神運息片刻,以九成功力將那圓盤緩緩向右轉動。

    不料剛轉至一半,趙茗便覺得胸口氣血翻涌,眼前直冒金星,丹田內似空蕩蕩的,根本無力可繼,心知不好,趕緊鬆開雙手向後一躍。只見那圓盤瞬間回覆原位,耳邊只聽得“鐺”的一巨響,直震得通道頂部灰塵與細石齊下。趙茗一時間無力運功護身,被砸得生疼,不由尖叫一聲。抱頭向外逃去。

    出了通道,趙茗驚魂未定,拍了拍衣衫塵土,坐到一旁軟墊上,好不容易纔平靜下來,盤起雙腿閉目調息。氣息運行數週天,趙茗方知自己過於心急了,卻不想這十餘日來從京城至清河郡,又從清河郡返回京城,這一路都是全力疾馳。功力自然有較大損耗。

    調息了近半個時辰,趙茗才睜開雙眼,不由滿面愁容。自己雖然沒有受何內傷,但想恢復元氣至少是數日以後的事了,但那密室的機關不知是由何人設計,並無其它巧妙之處,就是對開啓之人的功力要求極高。石壁地暗門是兩塊重達數千斤的巨石,雖有機關控制,也決非尋常宗師級高手所能打開的。可偏偏這等關鍵之時自己功力大損,敏兒傷勢又不容耽擱,這該如何是好?

    請四聖衛來相助?趙茗不禁搖了搖頭。連奇等人畢竟身體殘缺,武功均屬劍走偏鋒,講究的是快捷迅猛,內力決非他們所長。何況那通道狹窄,只可容兩人並肩站立。趙茗深知這四人底細,無一可擔此重任。

    至於徐老太醫更別提了,此老已年近八旬,到了這等年紀。講究的是對武學的領悟而非身手如何了。拳怕少壯這話亦還是有一道理的,若讓老太醫與楚錚交手以生死分高下,不出百招老頭子就得想法如何逃命了……

    楚錚?趙茗托腮愣了半天,想來想去似乎只有這小子最爲合適了。上京城內的高手除四聖衛與徐老太醫外,只有三大世家的幾位老供奉了。且不論這些老供奉有多老,請他們與楚錚出手又有何區別了?再說楚錚的龍象伏魔功乃天下第一等硬碰硬地功夫,單以內力而論,自己也不過較他略勝一籌而已。

    何況對楚王兩家來說,這間祕室並非是祕密。當年楚問天和王長鬆投效太祖,其居心甚是可疑。攻下洛陽城後,這兩人曾數次潛入太平宮內,均被祖師婆婆擊退。其中一次便是在這通道入口處。祖師婆婆因此邀他二人至城外決戰,並堂堂正正將其擊敗,只是因太祖求情,且當時天下未定,祖師婆婆只好逼他二人立下毒誓,不得將自身武功傳於後人,亦不可外傳,並命葉門歷代弟子對兩家嚴加監控。沒想到楚家到了這一代出了楚錚這麼個怪物,天生任督二脈相通,陰差陽錯又拜師在血影堂門下,還習得佛門的龍象伏魔功,一身武功直追其先祖楚問天盛年。

    看來爲了敏兒,也只有找楚錚這小子相助了,便命門外宮女召楚錚覲見。

    楚錚走了進來,正待施禮,趙茗道:“不必了,你隨本宮來。”

    楚錚只好又直起身子,看了趙茗一眼不由愕然:“殿下,您這是怎麼了?”

    “什麼?”趙茗沒聽明白

    楚錚比劃了幾下,似覺得難以表達,便指指案上擺放的銅鏡。趙茗拿起銅鏡一照,差點把鏡子摔出門外,只見鏡內之人蓬頭垢面,哪還有點大長公主風範,較京城街頭民婦都不如。

    趙茗回頭怒視着楚錚,眼中幾欲噴出火來。楚錚低頭只看着自己腳尖,方纔話一出口他就已後悔不迭,沒事多什麼嘴啊,看在眼裏仍把她當成白衣公主就是了,非要提醒她自己是灰衣老巫婆,這不找死嘛。

    幸好趙茗還記得叫楚錚來是爲何事,強壓下心中怒火:“拿上燭火,跟在本宮身後。”

    楚錚一手拿一燭臺,戰戰兢兢地跟在趙茗身後走進祕道,漸漸地恐懼心被好奇心代替:“殿下,這是往何處去?”

    趙茗頭也不回:“楚太尉沒與你說過麼?”

    “家父未曾提起。”楚錚老老實實回答道。

    “那回去問你父親吧。”

    楚錚閉上嘴巴,衝趙茗背影扮了個惡臉。不說就不說,有啥了不起的。

    “將燭臺放下吧。”不一會兒到了石壁前,趙茗指指那鐵圓盤,“你我各執一邊,以全力由左至右轉動。”

    原來是拉我來當苦力了。楚錚腹中暗誹,手腳卻不敢懈怠,放下燭臺抓住圓盤左邊把手。

    “聽本宮號令……轉!”

    那圓盤仍是絲毫未動,趙茗自己纔出了五分力,卻全遷怒於楚錚:“讓你全力施爲沒聽到麼?若是輕而易舉之事,本宮還叫你來作甚。”

    楚錚剛剛也出七成力,但就算是根鐵棒也能折彎了,不由心生好奇,這什麼地方啊,機關修得也太邪門了,就算師父吳安然到此也只能望而興嘆。當下不再偷懶,一手握把手,另一手環握在自己手腕上,體內氣息全速流轉,竟帶得衣衫獵獵作響。

    趙茗心中暗驚,嘴上卻道:“雖能氣蘊於形,但仍流於體外,楚錚,欲至大成之境,還需多多苦練啊。”

    大長公主評點自己的武功楚錚還是很心服的,道:“殿下所說甚是。”

    兩人再度聯手,趙茗亦不再留有餘力,隨着一聲嬌叱,圓盤開始緩緩轉動。可這通道狹窄,圓盤轉至過半兩人手臂交錯到了一塊,已經難以使力,楚錚面紅耳赤,咬牙說道:“殿下,這不成啊,還是另想辦法吧。”

    趙茗亦是氣息微喘:“少廢話,抓緊了,決不可鬆手。”說完,身形一矮竟從楚錚脅下鑽過。

    楚錚還未得及表示一下驚惶之意,只聽趙茗道:“楚錚,就在此一舉了。”

    楚錚無暇細想,擰身直腰,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雙手一提,喝道:“起!”

    那圓盤終於轉到一百八十度位置,聽得咔噠一聲,趙茗喜道:“成了。”

    石牆內機簧聲響個不停,只見兩塊大石漸漸退後,露出一道僅可由兩人並肩而過地縫隙來。趙茗臉上露出絲笑道:“楚錚,辛苦你了,你……大膽!”

    楚錚正探頭向內張望,被趙茗這一喝嚇了一跳:“小臣不敢。”

    趙茗冷哼一聲:“你,下去吧。”

    見這石室如此隱祕,肯定是個好地方,就此離去楚錚頗有些不情願,忽道:“殿下,小臣曾聽長公主道,殿下所贈那把青龍偃月刀便是從一祕室而得,若非就是此處?”

    趙茗暗惱侄女口風不緊,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既是從北疆回來了,那把青龍偃月刀也該歸還了。”

    “請殿下恕罪。”楚錚俯首道,“那刀……已經毀了。”

    趙茗怒道:“你說什麼?”

    楚錚將賀蘭山之戰簡短道來。趙茗聽了,雖覺得楚錚亦不得已,可仍有些心疼那把青龍偃月刀:“楚錚啊楚錚,你怎麼對本宮所贈之物這般不知珍惜。”

    楚錚亦感歉然:“小臣確是有負殿下心意,還請殿下恕罪。”

    “嗯,算了。”趙茗道,“你亦並非有意,下去吧。回頭將那刀殘骸送來就是了。”

    楚錚看了眼石室,還想再留一會兒,忽感覺有些不對,再回味方纔幾句對話,臉色漸漸發白,低聲道:“是,小臣告退。”

    楚錚面對趙茗低着頭向後退去,只是腳下步子逐漸加快,待出了通道,估計趙茗已看不到自己了,登時轉身狂奔出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