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98章 一線生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98章 一線生機字體大小: A+
     

    在清河城逗留不到半日,車隊再度匆匆起程,只是隨行護衛改爲均由禁衛軍擔負,王明泰的三千親兵則就此返回北疆。

    就這麼走了一日一夜,待到第二天時,趙茗便有些絕望了。無論她與楚錚怎麼爲趙敏輸入內力,趙敏氣『色』還是漸漸開始衰敗,而依這馬車的行程,至少還需十日纔可回到上京城,趙敏能否支撐到那時,誰都不敢斷言。

    楚錚策馬來到馬車前,道:“啓稟殿下,小臣楚錚求見。”昨晚葉扶風偷偷告訴楚錚,皇上得知北疆大捷後,已經爲大長公主追加封號,並尊稱爲皇姑母殿下,與皇太后並列,朝中大臣見到大長公主也稱之爲殿下。楚錚倒覺得也不錯,叫殿下比大長公主順口多了。

    過了一會兒,馬車內才傳來趙茗聲音:“進來吧。”

    楚錚上了馬車,見過趙茗,直言相道:“小臣有一事不解,還請殿下解『惑』。若早日回到了上京城,長公主可有救治希望?”

    趙茗茫然說道:“本宮並無把握,但至少還有一線生機。”

    “既是如此,”楚錚道,“小臣有個提議,至少可提前數日回上京城。”

    趙茗精神一振:“是何辦法,快快說來。”

    楚錚俯首道:“小臣見方纔經過之地有一片竹林,不由想到竹質輕盈,製作起來亦較爲簡便,正可用來做一軟轎。這馬車行駛實在不便,小臣與幾個屬下輕功均不弱,不如索『性』用轎擡長公主回京。”

    趙茗頗爲意動,這一路雖說是沿官道而來,可縱然是官道大多路段亦是坑坑窪窪,馬車行駛在上面顛簸不堪,趙敏又一直昏『迷』不醒,根本無法加快行程,楚錚這辦法細想之下確實可行。

    “就依你所言行事,車隊停下休整,楚錚,你快去準備。”

    楚錚走後,趙茗想了想,對身旁蘇巧彤道:“蘇姑娘,本宮與楚將軍稍後先行一步,你隨車隊一同回京。”

    蘇巧彤應了聲是,只聽趙茗又道:“這一路來行程匆匆,隨隊的又是京城禁衛軍,各地郡府恐怕都已猜測紛紛,本宮準你以敏兒的名義就宿沿途行宮,並代爲接受當地官員覲見,安撫民心。”

    蘇巧彤似有些惶恐:“民女不敢。”

    趙茗一哂:“本宮既是準你如此,又有何顧忌的,敏兒的儀仗及信物你均可使用,接見官員時你只需戴上面紗就是了……本宮讓扶風也留下,有她助你,應可瞞過那些官員。”趙茗聽葉扶風和葉摘星報,這一路蘇巧彤服侍趙敏較嫡親姐妹猶勝三分,可說無微不至,原有對她的惡感已經消去許多,何況敏兒是當朝長公主,突發昏『迷』之事若傳了出去,定會引來諸多流言蜚語,居心叵測者定會引申至皇室失德,因此決不可大意。蘇巧彤文采譽滿京城,假扮敏兒應可勝任。

    蘇巧彤見無可推託,也不再矯情,爽快應下了。

    楚錚過來稟報,說竹轎已經做好。趙茗前去一看,只見丈餘長的轎子由綠『色』新竹製作而成,中間放置一張簡制竹椅,鋪着幾層被褥,上方用宮廷布幔遮罩,既可遮陽又可防雨。見楚錚辦事這般利落,趙茗心中亦是甚是滿意。卻不知自己是一時糊塗了,竹子通常生長於南方,北方極爲罕見,即便在上京城內除了皇宮個也只有寥寥數處纔有。京城楚府內雖亦有種植,但僅是做觀賞用,自然不可隨意砍伐,眼見再過幾月便是盛夏了,蘇巧彤掛念前世的涼蓆,對竹椅竹具亦頗爲懷念,見沁園宮有片竹林長勢喜人,便讓馮遠率人將之砍了大半,準備運回京城用。楚錚見了,想起前世對湖南鄉間旅遊時所見的竹轎,因此才向趙茗提出此建議。

    檢查了下所需必備之物,趙茗與楚錚等人換上百姓服飾,徐老太醫亦一同隨行。鷹堂兩侍衛常鵬與李任一前一後擡起竹轎,就此上路。途經之處,禁衛軍均背對官道,無一膽敢回頭,趙茗已下嚴令,如有妄議長公主者,殺無赦,禁衛軍長年駐守京城,深知何種情形切不可越矩,個個裝聾作啞當作不知。

    常鵬與李任運息於足,穩步疾奔,不到兩個時辰便走出五十餘里。楚錚見他二人已是汗流浹背,便勒馬停下,自己與另一鷹堂侍衛劉海上前替換。

    楚錚握住轎前竹杆,正欲上肩,只聽背後衆人一聲驚呼,葉摘星的嗓音尤爲刺耳:“殿下不可,還是小婢讓來吧。”

    楚錚回頭一看,只見竟是趙茗站在轎後,不由張口結舌:“殿下,這……這使不得吧?”

    “摘星,退下。”喝退葉摘星,趙茗臉上幾天首次『露』出一絲笑意,對楚錚道:“本宮又不是什麼那般弱不禁風的金枝玉葉,何況又是爲了敏兒。楚錚,你武功以內力見長,本宮今日考較一下你的輕功究竟如何。休要磨蹭了,快些起程吧。”

    楚錚與蘇巧彤一樣,對這世界什麼尊卑並不放在眼裏,見趙茗如此,心中反而第一次對她生出幾分敬意,道:“尊旨。”

    楚錚知自己武功與趙茗相比還是有相當差距,當下也不餘力發足狂奔,趙茗白衣飄飄,跟在他身後卻似閒庭信步,神態從容。竹轎在他兩人『操』控下,又平又穩,絲毫不見有何晃動,而一旁衆人卻要快馬加鞭才勉強跟上,除徐老太醫外,均是又驚又佩。

    不知不覺已是天『色』昏暗,徐老太醫道:“殿下,楚將軍,還是歇息一下吧,兩位輕功卓絕,可這馬兒有些受不了。”

    趙茗與楚錚聞言停了下來。只見楚錚頭頂冒出絲絲霧氣,趙茗卻面『色』如常,似這半日的疾奔對她毫無影響。

    趙茗心憂自己侄女,吩咐衆人用過乾糧後便再起程。徐老太醫勸道:“殿下,欲速則不達。夜間行路,除殿下和楚將軍外,這幾個年輕人恐怕都難以清晰視物,兇險頗多,如有意外,對長公主大爲不利。何況據老朽估算,這大半天已是跑了三百餘里,比乘坐馬車快了好幾倍,若明日仍由殿下和楚將軍舉轎,不如今晚在此養精蓄銳,明日一早再起程。依此行速,至多四日便可至京城,請殿下明鑑。”

    趙茗想了想,覺得還是由自己和楚錚來擡敏兒放心些,只要楚錚能撐得下來,白天跑個六七百里應無問題。便詢問楚錚感覺如何,楚錚起身將龍象六式使了一遍,虎虎生風毫無澀滯之感,趙茗見他仍強壯如牛,不由寬心了許多。

    楚芳華四姐妹從樹林內撿來枯枝生起篝火,徐老太醫爲趙敏金針度『穴』完畢,對楚錚道:“方纔觀楚將軍輕功身法,老朽眼拙,怎麼似魔門的天羅步?”

    趙茗此時心情頗佳,聽徐老太醫這般問道,不由一笑:“老太醫好眼力,只是還不知吧,楚錚之師便是魔秀士吳安然,似他這般以龍象伏魔功行魔門天羅步,古往今來亦算第一人了。”

    楚錚苦笑道:“殿下是稱讚還是在譏諷小臣,小臣都有些糊塗了。”

    “本宮只是據實而言。”趙茗道,“你身居佛門二門之長,將來成就的確不可限量,本宮只是期望你能用在正途,切勿墮入歪門邪道。”

    “是,大長公主之言,小臣謹記於心。”

    楚錚偷偷看了趙茗一眼,只見她神『色』凜然,方纔所說似完全出於真心。不由感到奇怪。楚錚知趙茗爲人雖孤僻冷傲,但還算光明正大,當年被自己姑姑試言揭穿身份,明明可以不理會,可她卻坦然承認。不過據自己和武媚娘推斷,葉門武功源自魔門幾乎已可確認,可觀趙茗神情又似並非作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二天天矇矇亮,衆人便起程了。趙茗與楚錚均出身富貴,何曾做過轎伕之事,可經過昨日大半天兩人已經『摸』索出其中門道,彼此配合默契了許多,若不是爲照顧馬匹,日行千里恐怕很有可能。

    一路無話,第三天天尚未全黑便已到了京城外數十里處。爲掩人耳目,楚錚從一農戶家中留下幾枚大錢,偷了輛牛車,只是沒有順手牽牛,而由兩匹馬兒拉着車趁着夜『色』進了城。

    到了太平宮,安置好趙敏,趙茗讓徐老太醫和楚錚等稍事歇息,自己來到寢宮內密室的一面石牆前,默默唸道:“祖師婆婆在上,葉門七代弟子趙茗不孝,爲單傳弟子趙敏之生死,唯有再進此密室,請祖師婆婆見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