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95章 起程返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95章 起程返京字體大小: A+
     

    銀針方刺入眉心肌膚,趙敏頓時渾身一顫。徐老太道:“五公子,掌心貼於長公主百合穴,以四成功力輸入內息。”

    楚錚當下依徐老太醫之言,將內息從趙敏百合穴輸入。徐老太醫拈動銀針,越刺越深,趙敏顫抖亦愈發加劇,突然衝脈三處大穴所扎的銀針竟離體飛出。徐老太醫似早有準備,右手以攬月之勢,將三枝銀針盡控於掌心,如蜻蜓點水一般將銀針重扎回原先穴位,整個過程圓轉如意,毫無澀滯之感。

    另幾路經脈亦不時有銀針飛出,徐老太醫只是伸手一扣一紮,無論認穴精度還是銀針入穴深淺均是絲毫不差。楚錚看得分明,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傳說中的金針刺穴啊,先前還以爲他武功不在大內四聖衛之下,如今看來還是將這老頭低估了。

    當硃紅頂的銀針過半沒入眉心,趙敏漸漸平靜下來,雙目周圍殘留的淡青色也慢慢消失。徐老太醫長長鬆了口氣,對楚錚道:“五公子收手吧,長公主體內氣息已近平穩,但之後如何還得由大長公主出手。”

    楚錚起身向徐老太醫長施一禮:“多謝老太醫。”

    徐老太醫一笑:“老朽有何可謝的,說來還是五公子之功居首。若非你推斷出長公主氣息走向,老朽又怎敢下針。”

    “如非老太醫刺穴之術這般高明,晚輩再怎麼推斷亦是無用。”楚錚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晚輩即刻派人回京,請大長公主火速趕來北疆。”

    徐老太醫卻搖了搖頭:“京城距北疆快馬亦需七天七夜,大長公主武功再高,連着數天晝夜疾馳還不如快馬。而長公主終究可支撐多久老朽心中亦無定數。不如派人回京城之時,我等亦乘坐馬車起程,在途中與大長公主會合。”

    楚錚看了似沉睡着的趙敏一眼,不無憂慮地說道:“長公主這般情形,不知能否承受顛簸之苦。”

    徐老太醫道:“長公主所刺銀針除眉心那根外,其餘稍後便可取下,乘座馬車應無大礙。”

    楚錚斷然道:“既是如此,我等今日便起程。”

    楚錚命葉扶風和葉摘星去準備回程所需之事,並召來許唯義等人,命其速請外公王老侯爺等各位文武大臣至此。隨後回到所住別院。將趙敏情形與蘇巧彤和武媚娘說了,並讓蘇巧彤整理行裝隨行一同回京。

    “就這麼回去了?”蘇巧彤問道,“那你父親交待的北疆諸事怎麼辦?”

    楚錚道:“就都交於成奉之吧,他畢竟是當朝吏部尚書,背後又有家父支持,誰都不敢輕視於他。至於安撫西秦殘餘世家由他出面亦更爲妥當。其餘封賞之事終究還是要上呈朝廷後纔可定論,家父人在京城。對北疆之事只可通過戰報瞭解,有我在更易助他老人家定奪。”

    蘇巧彤亦覺有理,便不再有異議。

    武媚娘坐在一旁悶悶不樂,心想楚錚這一回京不知何時才能相見。見她這般神情,楚錚亦心感歉疚,等蘇巧彤出去了,走到她身邊,柔聲道:“媚娘,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相信我,在不久的將來,你我還會再見。”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武媚娘喃喃念數遍,心神全被這兩句打動了,忽擡頭道:“是蘇丫頭寫的詩嗎?”

    楚錚頓感面目無光:“怎會是她寫地,我就算再不成器,也不至於用她的詩句對你表白心意。”

    武媚娘楚錚外表隨和,內心確是甚有傲氣,便不再生疑,靠在楚錚胸口笑道:“媚娘真沒想到你竟是文武雙全,隨口兩句就比蘇丫頭這位京城才女的詩強多了。”

    楚錚汗顏,想了想道:“媚娘。我離開後北疆有些事還需你相助。”

    “何事啊?”武媚娘懶懶問道。

    楚錚凝神聽了片刻,確定屋外四下無人,低聲道:“魔門以門主刑無舫爲首數百人寄居於灰鬍兒駐地。你抽空代我去安撫一下,讓他們暫且留在那裏,一年之後我再安排他們離開。”

    “什麼?刑門主也在北疆?”武媚娘嚇了一跳,離開楚錚胸膛,看着他道,“你膽子也大了。”

    楚錚輕笑一聲:“我膽子何曾小過。”

    “那倒也是。”武媚娘想起楚錚所作所爲,不得不承認。

    “至於柔然諸部,你若遇何難事可請教我外公,我會將陸鳴留在北疆,還有那位成奉之成大人,你也儘可信。”

    “成奉之?”武媚娘冷笑一聲,對此人她可說決無好感,“連我儲妃娘娘之事也不用瞞他嗎?”

    楚錚苦着臉道:“這個……媚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你的媚惑衆生,他又怎可能認得你是何人。”

    武媚娘沒好氣地說道:“從古至今,當奸細能當至吏部尚書也只有他一人了,楚公子你可真是個好人哪。”

    楚錚乾笑一聲,忽臉色微變,扶着武媚娘坐直了,返身回到自己椅子上。

    蘇巧彤走了進來,看看二人此時嚴襟正坐,可楚錚胸前衣衫卻是有些起皺,心知這兩人趁自己不在沒幹好事,白了楚錚一眼,道:“王老侯爺已經到了,你快去吧。”

    王老侯爺和幾位尚書大人及樊兆彥等一干北疆大營主將均已趕到。三大世家平日雖不將皇室放在眼中,可趙敏若在北疆香消玉殞,那可是件天大的麻煩事,朝廷上下究竟有何變故任何人都難以預料,誰都不願此事當真發生。

    因此衆人聽楚錚道長公主已暫無險情,無不暗鬆了口氣。王老侯爺當即命人找來地圖,與樊兆彥王明泰商議了下,對楚錚道:“錚兒,依馬車日夜兼程來看,你與大長公主在清河郡會合較爲合適。清河郡乃河北重鎮,商戶雲集,且城內建有太祖昔日行宮,採購藥材與住行均較爲方便。”

    一旁成奉之猶豫了下道:“老侯爺,福安王王府就在清河郡城內,據下官所知,太祖行宮現已被福安王佔據,幾任清河郡太守都曾將此事稟報過先皇,先皇念現福安王乃自家堂弟,兒時又在清河郡居住過一段時日,與其頗爲交好,因此一直未曾追究。”

    王老侯爺不耐煩地說道:“這有何難,就以老夫鎮北侯府印,命福安王騰出來就是了。”

    王明泰道:“伯父,此事事關福安王,還是小侄親自跑一趟吧。”

    王老侯爺斜了他一眼,道:“你若去了,在外人看來,當真是我鎮北侯府仗勢欺人了。”

    楚錚笑道:“舅舅前去確實不妥,不如讓孩兒麾下禁衛軍出面吧,這幫免崽子欺負外官與蕃王最爲拿手。”

    王老侯爺也笑了起來:“如此甚好。錚兒,你就讓鄧世方持外公印信即刻先行起程。禁衛軍此番功勞也不小,不過事出意外,等回京再爲其表彰吧。”

    諸事安排妥當,楚錚借整理行裝之名告退,命陸鳴請成奉之到自己院內。成奉之不敢怠慢,即刻便到了,見蘇巧彤正與一青衣女子正竊竊私語,而這青衣女子看來又甚爲陌生,不由有些奇怪。

    “成某拜見五公子。”

    “成大人來了,請坐。”楚錚道。

    “謝五公子。”

    “成大人,本公子爲你引見一人。”楚錚道,“這位便是現柔然族聖女,姓陸,單名一媚字,乃我楚家婢女。本公子回京之後,有關柔然諸部之事你二人多多商議。”

    武媚娘頗不情願地站身起來:“小婢拜見成大人。”

    “陸姑娘免禮。”成奉之忙道,又說了幾句恭維話,這並非矯情,以一漢人之女在蠻族內被尊稱爲聖女決非輕易之事,成奉之倒是由衷稱讚。

    楚錚介紹過武媚娘,又道:“除柔然諸部之事外,還有幾事成大人需謹記。”

    成奉之微微躬身:“五公子請講。”

    “華長風華將軍這幾日便該回來了,對此人成大人需大力拉攏,並觀其心意,及時報於京城楚府。另,本公子已留下書信一封,其麾下洪文錦部暫由大人掌控,決不可納入北疆大營任何整編序列。此外,巧彤稍後稍後亦有份錦囊給大人,裏面是三城七鎮內西秦殘餘世家分佈詳情,對這些人等謹慎善待,視情提拔……”

    楚錚將事情交待完畢後,語重心長地說道:“成大人,你現已是朝中吏部尚書,數人之下,萬人之上,再謹小慎微已不足取。本公子走後,楚家就由你與禮部楚尚書爲主,即便在本公子外公面前,該據理力爭的就要爭,切不可輕易退讓。如此,纔不枉家父與本公子一片苦心。”

    成奉之肅然起身:“成某謹記。”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