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94章 在此一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94章 在此一舉字體大小: A+
     

    鳴剛走,許唯義便來向楚錚稟報,王老侯爺等人在客了。

    王老侯爺與樊兆彥等得知武林義軍有多人衝擊長公主所住府衙,不敢怠慢率親兵匆匆趕來。待到了此地,聽了禁衛軍稟報方知長公主已是昏迷不醒。王老侯爺當即下令將在場所有武林中人拿下,項千帆等人亦知此番闖了大禍,責令朱通等人不得反抗束手就縛。幸得王老侯爺與項千帆多年相識,亦並未折辱羣豪,只是命禁衛軍將衆人押至武朔城大牢暫行看押。

    郭懷與成奉之等人隨後亦分別趕到,與王老侯爺欲一同拜見長公主,卻被葉扶風與葉摘星擋駕,道徐老太醫與楚將軍正爲長公主療傷,不可驚擾。衆人只好回到客廳等候,卻不料從上午一直等到黃昏,仍不見有何動靜,已知事態嚴重,愈加不安。

    楚錚走進客廳,王老侯爺當即問道:“錚兒,長公主傷勢如何?”

    楚錚也不隱瞞,將實情全盤道來。聽趙敏已是危在旦夕,衆人心中均爲之一沉,王老侯爺看了郭懷一眼,道:“郭大人,你看此事應如何是好?”趙敏若有何不測,朝中大長公主和皇上只會相信郭懷一人之言,因此王老侯爺第一個便問向郭懷。

    郭懷亦將先前之事暫且拋開,命楚錚將徐老太醫請來,問道:“老太醫,長公主當真已是無藥可治?”

    徐老太醫老態盡顯,嗓音亦有些嘶啞,答道:“老朽只可保長公主兩日內性命無憂,再往後老朽亦無能無力。”

    郭懷見他這般神情,不忍再苛責。對王老侯爺拱手道:“老侯爺,下官以爲,還是及早將快馬此事稟報朝廷爲好。”

    “末將以爲不妥,”楚錚扶着徐老太醫坐下,擡頭說道,“此事一旦傳回京城,定會引得朝中上下動盪不安,末將今晚再與徐老太醫商議商議,看看是否還有其它良策。何時上報朝廷還是等明日再定奪吧。”

    郭懷譏道:“楚錚,真未想到你也精通醫術?”

    “精通不敢當。”楚錚淡淡說道。“末將盡力而爲就是了。”

    王老侯爺自然偏向自己外孫,何況以大長公主那暴躁性情,得知此惡訊不知會鬧出何事來,能拖一天是一天吧,便說道:“就依錚兒所言。兆彥,從你部抽調三千北疆軍,在府衙四周加強警戒。另,封閉城門,若無你我兩人同籤手喻,任何人不可出城,違者格殺勿論。”

    樊兆彥起身道:“遵命。”

    郭懷心知肚明,封城之事多半是針對自己,憤然起身:“既是如此,郭某告辭了。”

    王老侯爺哼了一聲,道:“不送。”

    郭懷走後。王老侯爺對楚錚叮囑了一番,也帶着衆人離去。

    廳內只剩楚錚與徐老太醫二人。徐老太醫道:“五公子,方纔聽你言下之意,長公主病情尚有轉機?”

    楚錚苦笑道:“晚輩確是有一想法。但尚未理出頭緒,也不知能否管用,唉,死馬權當活馬醫了。”

    說完方覺不妥,這不是將趙敏比做死馬了。楚錚赫然說道:“晚輩失言,老太醫莫怪。”

    徐老太醫不以爲忤,呵呵一笑:“醫學之道永無止境,老朽亦只不過是初窺其徑罷了,許多時候就是死馬權當活馬醫,成敗聽天由命。或許因老天爺賞了老朽幾分薄面。救活之人比治死的多了那麼幾個,到頭來混得一當世名醫之稱,有時想想真是慚愧啊。”

    聽他說得風趣。楚錚亦是一笑,見外邊天色已黑,便勸徐老太醫先去歇息一會。徐老太醫年事已高,忙了一天早感心神疲憊,也不再堅持,隨葉扶風離開了。

    陸鳴辦事的確快速穩當。楚錚回到自己院中,武媚娘已經到了,正坐在那裏與蘇巧彤兩人大眼瞪小眼。

    見楚錚回來了,武媚娘喜笑顏開,撲到楚錚身邊挽住他胳膊,膩聲細語,神態親密之極。蘇巧彤看在眼裏,惱在心頭,對楚錚道:“她怎麼來了,你嫌這裏還不夠亂麼?”

    武媚娘一聽不樂意了,在她看來蘇巧彤與自己完全是一路貨色,一個西秦奸細,一個則是殺害儲君兇手,只不過楚錚替她遮掩地較好罷了,她還真當自己是名門世家的大小姐了。

    只是武媚娘出身天魅門,深知世間男人心態,若當着楚錚的面與其爭吵,只會惹得他厭煩,百害而無一利。當下上下打量了蘇巧彤一番,湊到楚錚耳邊說道:“巧彤一直在你身邊,怎麼還是處子之身哪,嘻嘻,今晚要不要媚娘出手相助呀?”

    蘇巧彤見狀更是惱怒,在她眼裏武媚娘就是一標準人妻,雖說武媚娘在宮中三年仍爲楚錚守貞,但楚錚很有這種惡趣味地傾向,必須根除絕不能縱容,否則以後日子沒法過了。

    若在往日,楚錚定會藉機與兩女調笑一番,可現在實無心情,道:“媚娘,別鬧了,今日找你來是爲一事。”

    武媚娘奇道:“什麼大事啊這麼緊急,敏公主還在府內你就把我叫來了?”

    楚錚看了陸鳴一眼,對他口風之緊暗暗讚許,從懷中掏出一頁絹紙,道:“媚娘,你看一下這段武功心法,可有特異之處?”

    武媚娘接過,看了數句不由咦了一聲,隨即又搖了搖頭。反覆看了數遍,武媚娘神情肅然,再無半點嬉笑之意:“楚錚,這段心法從何而來的,怎麼與我所修|

    楚錚大鬆了口氣。他曾聽師父吳安然說過,天魅門內皆爲女子,因此其武功獨樹一幟,與魔門其餘幾門宗派大不相同,葉門歷代弟子亦均爲女子,“如影隨形”若當真源出魔門,其武功心法或許會與天魅門有共通之處。如今看來果不其然。

    “真的很相似嗎?”楚錚問道。

    “氣走經脈

    同,”武媚娘道,“但幾處關鍵之處與‘媚惑衆生’可細想之下又覺得不無道理。正因如此,媚娘才覺不可思議。”

    “來來來,與我細說一番。”楚錚拉着武媚娘走到案前,又對蘇巧彤道,“巧彤,讓芳華姐妹多做些吃的,我都快餓死了。順便再給徐老太醫送些去。”

    蘇巧彤見楚錚將武媚娘找來是爲趙敏之事,心氣稍平,轉身出屋。

    “什麼,敏公主走火入魔?”聽楚錚將緣由道來,武媚娘睜大眼睛,“你要我來救她?”

    楚錚嘆了口氣:“怎麼,你不願麼?”

    武媚娘撅起小嘴:“當然不願。世上能看出我是昔日儲妃娘娘的。只有她和她姑姑二人,何況當初我幾次差點死在長公主手下。”

    楚錚道:“那是大長公主所爲,敏兒又未曾加害於你,你若心有恨意,歸根結底應恨我纔是,是我將你送入宮中的。”

    武媚娘委屈地哼了一聲,擰過臉去,心裏卻在盤算着,看來當真不救趙敏恐怕未必可行了。現在再改口說那段心法與己無關爲時已晚,說不定楚錚會恨自己一輩子,可若是救趙敏……唉,算了。反正就算趙敏死了,她姑姑還在,自己也進不了楚家門,再說了,他父親楚名棠如此精明,想瞞過此人又談何容易。嗯,就應了他吧,但亦不可太過輕易了,定要他牢記自己這番情誼纔是。

    這邊楚錚已是好話說盡,直至武媚娘覺得差不多了。才勉強點了點頭。

    可將那段心法又仔細看了一遍,武媚娘還是有些難以置信:“這當真是葉門如影隨行地心法?”

    “別說是你,之前我亦不敢相信。”楚錚想了想。道,“媚娘,你隨我來。”

    兩人藉着夜色,來到趙敏房內。葉扶風和葉摘星雖在門外守護,可楚錚與武媚娘武功幾乎均可邁入天下武林前十之列,竟是毫無察覺。

    趙敏遍體插着銀針,雙目緊閉。武媚娘見她這般模樣,亦有些憐憫,搭脈察看了下趙敏體內內息,不由點了點頭,與自己同修媚惑衆生兩位師姐臨死前的狀況頗爲相像。只是這兩位師姐均撐不三日便香消玉殞,趙敏能例外嗎?

    武媚娘將心中擔憂與楚錚說了。楚錚無奈道:“盡力而爲吧。最緊要的是如何設法穩住敏兒體內氣息,再通稟大長公主請她前來相救。”

    武媚娘將趙敏體內奇經八脈內息運行察看許久,才與楚錚翻窗而出回到住處。

    蘇巧彤已將飯菜準備好了,見兩人同出同歸,倒也沒說什麼,反而漸漸對武媚娘笑語相向。武媚娘同樣笑語嫣然,心中卻暗凜,蘇丫頭果然不好對付。

    楚錚與武媚娘匆匆扒了幾口飯菜,便又坐到案前商討如何救治趙敏。武媚娘既然答應出手相救,索性將“媚惑衆生”地心法一句不漏全說於楚錚聽了,兩人對照着那張絹紙所寫,逐字逐句斟酌,不知不覺已是窗外破曉。

    “媚娘,你覺得這股內息應是走陰維脈還是陽維脈?”

    武媚娘想了想道:“媚娘亦捉摸不透。按媚惑衆生心法是往陰維脈而去直至督脈,如影隨形或許是走陽維脈吧?展家所記載的葉門心法實是太少了。”

    楚錚思索了半天,嘆了口氣道:“最關鍵的就是此處了,也許是由陽維脈至衝脈,也許是陰維脈至任脈,另兩種亦不無可能,真是天知道了……不過,如影隨行注重的是借他人之力爲我所用,記得有次我與敏兒較藝,大長公主曾說過一句什麼來着,任他泰山壓頂,我自弱柳隨風……”

    楚錚突然摒指疾點自己陽維脈三處大穴,閉上雙眼,運內息直衝任脈。武媚娘大驚失色,忙出指封住楚錚任督二脈兩處要穴,楚錚無奈睜開眼睛,道:“媚娘,你是作甚?”

    武媚娘罵道:“你作死啊,這等氣息運行也可匆忙而試的?巧彤快來,你家郎君存心想要你守寡了。”

    蘇巧彤雖然聽不懂二人所談論之事,卻一直坐在一旁,困得實在受不住了才閉目小憩會兒。武媚娘一叫,蘇巧彤便醒了,迷迷糊糊問道:“何事啊?”

    待武媚娘將其中利害解釋了一番,蘇巧彤再也不困了,怒容滿面與武媚娘一同對楚錚口誅筆伐,楚錚直被訓斥得啞口無言,只得起身道:“兩位稍事休息,我去見徐老太醫了。”

    方纔武媚娘出手雖快,但仍快不過楚錚體內氣息運行,心中已有了大致推斷。見了徐老太醫,楚錚將與武媚娘探討詳情與他一一道來,不過自然不提有他人相助,只道自己一人苦思而得。

    徐老太醫越聽越奇,楚錚所言簡直匪夷所思,可細想一番又覺得甚合葉門武功特性,不由暗想這少年悟性之高當真駭人聽聞,只從短短百餘字便可推斷到如此地步,大長公主若是聽了恐怕定是坐立難安了。

    “聽五公子方纔所言,老朽有些明白了。”徐老太醫站起身來,“走,你我這就去長公主處。”

    到了趙敏房內,徐老太醫將趙敏十二經脈的銀針盡數拔下,在二十四個經穴奇穴上補上一針,最後取出那枝硃紅頂的長針,徐老太醫捏在手中不住拈動,仍是有些猶豫。

    徐老太醫看了看楚錚,道:“五公子,先皇駕崩,老朽身爲御前醫侍,若不是琳妃娘娘開口,或許今日還在天牢之內。今日這一針老朽仍只有五成把握,況且這五成亦不過暫保長公主平安。萬一長公主不測,老朽自是罪無可恕,只是家人無辜,還望五公子從中周旋。”

    楚錚斷然道:“老太醫,診治之法是晚輩所推斷而得,不管長公主如何,如有罪名晚輩與老太醫一同承擔。”

    “多謝五公子。”

    徐老太醫說完,舉針對着趙敏眉心重重紮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