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93章 功虧一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93章 功虧一簣字體大小: A+
     

    徐老太醫趕到時,趙敏已是氣若游絲。

    徐老太醫見狀心驚不已,忙坐到榻前,探手三指搭於趙敏手腕處,暗運內息從其脈門而入,不由微微一震,臉『色』愈加難看起來。

    過了許久,徐老太醫慢慢站起身來,面目陰沉搖了搖頭。

    楚錚仍存僥倖之心,問道:“老太醫,長公主怎樣?”

    “如無意外……”徐老太醫看着楚錚,緩緩道,“五公子,今日可派人回京報喪了。”

    “什麼?”楚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太醫,長公主不過是內力反噬,怎會到如此地步?”

    “內力反噬?狗屁!”徐老太醫突然暴怒,“五公子,說起來你亦是略通醫術,可曾見過如此紊『亂』的脈象嗎?聽姓許的小子說,長公主還是與人打鬥之後才暈厥倒地的,老朽曾反覆交待,長公主內息運行異常,不可輕易動用真氣,你怎還放任她與人交手?

    楚錚心中亦是悔恨不迭,面對徐老太醫責問無言以對。蘇巧彤『插』口道:“老太醫,現不是追究之時,長公主難道真的無『藥』可醫了?”

    “長公主並非外邪入侵,『藥』石對她根本無效。”徐老太醫稍稍冷靜了些,“她體內傷勢與葉門心法有關,老朽亦是無能爲力,除非大長公主十二時辰內能趕到北疆,或許尚有一絲希望,否則便是回天乏術了。”

    “葉門心法,葉門心法……”楚錚嘴裏叨着,忽轉身對葉扶風和葉摘星道,“你二人不也是葉門子弟嗎,何不將所學心法口述於老太醫,以便救治長公主。”

    葉扶風和葉摘星相互看了眼,猶豫不決。楚錚怒道:“長公主已是命在旦夕,哪還來那麼多顧忌,你二人放心,心法只說於老太醫一人聽,我在外等候就是了。”

    葉扶風躬身道:“楚將軍,並非小婢不願,而是我姐妹所學大都師從御膳房胡總管,如影隨形這等奇功大長公主傳授於長公主和琪郡主二人,小婢姐妹一無所知。”

    楚錚愣住了,事到如今葉扶風應不會虛言,這可如何是好。

    “那葉門的入門功夫你們應該有所涉獵吧?”楚錚問道。

    葉扶風和葉摘星點了點頭。楚錚道:“我在屋外等候,你二人將所知的全講於老太醫,可有借鑑之處由老太醫定奪。放心,此事日後我會向大長公主稟明,絕不會怪罪到你二人身上。”

    “只能如此了。”徐老太醫道,“兩位請放心,老朽可在此立誓,定將今日之事帶入墳中,絕不會向他人透『露』半字。”

    葉扶風與葉摘星俯首道:“小婢不敢。”

    楚錚與蘇巧彤站在屋外園林內。楚錚心神難安,來回踱步轉着圈,蘇巧彤見他這般模樣,柔聲安慰道:“敏妹妹吉人自有天相,你不必過於擔心了。”

    楚錚嘆了聲道:“我怎能不擔心。說句實在話吧,這一世我最對不起的就是敏兒了,從認識到現在,還沒幾次對她說過真心話,總是虛言以對,雖說很多是因不得已,可終究心中有愧,見她現在這般模樣,我真……”

    見蘇巧彤漸漸低下頭去,楚錚這纔想起在她面前說這些似有些不大合適。心中更是煩燥,真他媽的,誰說後宮多是件幸福之事,說這話的人若在面前,老子非把他牙打光不可。

    葉扶風從屋內走出,道:“楚將軍,徐老太醫有請。”

    “老太醫,怎樣,她二人所說可有用處?”

    “葉司言與葉司善師從胡有林總管的霸王拳,完全與葉門武功背道而馳,雖還練了些葉門的輕身功夫,但……”徐老太醫搖了搖頭。

    楚錚心中失望,正感彷徨之際,忽想起一事來,當即說道,“老太醫請稍候,晚輩回屋一趟。”說完也不走房門,直接從窗戶躍出,向自己所住小院狂奔而去。

    徐老太醫頓時愕然。

    蘇巧彤讓葉扶風爲徐老太醫倒上茶水,徐老太醫端起還未喝到嘴裏,楚錚已從窗外飛入屋內,手持兩本暗黃『色』的絹冊,道:“老太醫,這二本祕籍應與葉門心法頗有相通之處,請老太醫過目。”

    “竟有這等事?”徐老太醫一聽,將茶盞隨手一擱,從楚錚手中接過絹冊。葉扶風與葉摘星亦是神『色』有異,不時向這邊看來。

    “飛天七擊?這不是太平展家絕學嗎,怎會在你手中?”徐老太醫道。

    楚錚無暇細說,將底下那本抽出,翻至最後幾頁:“老太醫請看,上面記載,太平展家乃葉門分支,飛天七擊便是由如影隨形的入門心法演化而得。”

    徐老太醫聞言心中一凜,接過細細地看了一遍,又翻開那本飛天七擊心法部分,逐字斟酌,神『色』不時變幻,忽『迷』惘,忽沉思,忽若有所悟。

    “五公子,將老朽『藥』箱內銀針取來。”

    楚錚忙打開『藥』箱取出一個小包,解開一看,只見數十根長短不一的銀針有序排放着。楚錚恭恭敬敬地遞給徐老太醫,徐老太醫搖了搖頭合上絹冊,走到趙敏榻前再度爲她把脈良久,忽道:“五公子,你所習的可是西域佛門的龍象伏魔功?”

    “正是。”

    “現已至幾層幾階?”

    楚錚答道:“六層二階。”

    徐老太醫猛然回過頭來,眼中震驚之『色』一閃而過,沉思片刻,道:“煩請五公子以左手食中二指抵長公主頭頂百合『穴』,以兩成功力緩緩輸入內息,不可有片刻間斷。”

    楚錚慎重說道:“晚輩明白。”

    趙敏平躺於榻上,楚錚兩指抵於她百合『穴』,小心翼翼地將內息輸入。徐老太醫取出一十三枝頂端纏有黃絲線的銀針,由趙敏手少陽三焦經着手,首『穴』刺於關衝,末『穴』收於絲竹空,每一針均是慎之又慎,僅這一路經脈就花了近半個時辰。

    見趙敏並無異狀,徐老太醫直起身子,長吁了口氣。一旁蘇巧彤遞來乾淨手巾,徐老太醫接過擦了擦額頭汗珠,不由暗贊此女果然心細,自己那幾個徒弟幾十了年都未曾注意此處細節。

    徐老太醫查看了下趙敏體內氣息,發覺手少陽三焦經內息已近平穩,心中一喜,又取來藍絲纏繞的銀針,刺向趙敏手太陰肺經的首『穴』中府『穴』,下針手法變得快捷許多。

    可待到向奇經八脈下針時,徐老太醫額頭汗珠愈來愈密,不時停下手來翻看展家那兩本祕籍。蘇巧彤趁此機會爲他擦去汗水,徐老太醫恍然不覺,苦思良久才緩緩刺下一針。

    不知不覺間,窗外已是日薄西山。蘇巧彤讓楚家姐妹取來十餘個燭臺,一一點燃。此時徐老太醫已是疲憊不堪,小包內銀針也所剩無幾,徐老太醫看了眼楚錚,只見他臉『色』蒼白,顯然亦是快到了極限,只好強振精神從小包內掂起一根硃紅頂的長針,對準趙敏眉心,作勢欲刺了多次,終究未能下針。

    徐老太醫長嘆一聲,將銀針一丟,道:“五公子,撤回內力吧,長公主至少今明兩日可保無礙。”

    楚錚緩緩截斷內息,只覺得渾身無力,差點癱倒在地。蘇巧彤與楚芳華忙上前將他扶着坐下,楚錚閉目調息片刻,睜開眼道:“老太醫,長公主怎樣了?”

    徐老太醫道:“五公子,方纔最後一針老朽實在無膽,展家祕籍內與葉門心法相關的只有寥寥數段,之後最關鍵之處偏偏語焉不詳了,老朽此針刺下,長公主九成九可能當然香消玉殞。五公子,恕老朽無能了……”

    徐老太醫說到最後已是有些心灰意懶,蘇巧彤忙道:“不管怎樣,老太醫已爲長公主續命數日,楚錚,你與老太醫再商議商議,看看可有他法。”

    楚錚與徐老太醫皆點點頭。楚錚沉默了一會兒,忽道:“老太醫,今日晚輩見長公主與人交手,武功較數月前精進許多,此事雖說罕見但並非毫無可能,可似這般瞬間倒地命垂一線,晚輩還是覺得過於古怪了。”

    徐老太醫看了眼一旁的葉扶風葉摘星,似有些顧忌,可轉念一眼,自己都快是入土的人,還有何可怕的,況且這些武林中老一輩的大都有所知曉,便道:“葉門的來歷確實令人有些不解,西秦寇家、南齊江家和東吳謝家均是武林傳承已久的名門世家,唯有葉門百多年前橫空出世,其掌門葉雨方一出道便震驚武林,我大趙立國後少數人等方知她乃我朝太姐嫡妹,可其師從何門始終無人知曉。早年葉雨曾與魔門寧大先生形影不離,甚至曾有猜測她亦是出魔門,可魔門中三堂三門之主當時都是一方義軍將領,均否認葉雨出自本門,而葉雨的武功與寧大先生大相庭徑,且較寧大先生也不過略遜一籌而已,這般流言也就慢慢平息了。不過老朽觀展家祕籍所載葉門心法,的確另闢奚徑,內功以奇經八脈爲主,與中原各大門派大不相同。”

    最後幾句徐老太醫雖然說得比較含糊,卻已道出自己心中所疑。楚錚聽了沉默不語,良久才道:“老太醫辛苦了,晚輩讓屬下準備些填腹之物來。”說完,施禮告退。

    回到自己別院,楚錚叫過陸鳴,輕聲道;“你去城南一家四方客棧,將陸媚接至府中,注意小心行事,切不可讓人察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