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83章 乘勢而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83章 乘勢而來字體大小: A+
     

    楚錚痛苦的模樣倒有一半是裝是出來的,可見趙敏與蘇巧彤如此關切,一時也不了臺,加上身體亦確實尚未恢復,不知不覺又沉沉睡去。

    待到再次醒來,帳內已是一片昏暗。楚錚呻吟了一聲,即刻燭火挑亮,耳邊傳來趙敏關切的聲音:“你醒了?”

    楚錚壓低了嗓音:“扶我起來吧。”

    左右兩邊各伸來一隻玉手,將他扶着坐起。楚錚閉着眼睛,心裏暗樂,能讓這兩女子體貼服侍,除非自己再次受重傷,否則想都別想,還是趁此機會享受吧。

    左首那人取過一塊溫熱的毛巾,小心地在楚錚臉上擦拭着,只是手法有些生澀。想必這應該是趙敏了,畢竟蘇巧彤兒時也曾當過丫環,理應挺會侍候人的,當然,這要在她心甘情願的情況下。

    一股異香突然傳來,楚錚本來還想享受一番溫柔,沒想到自己肚子卻很不爭氣地咕嚕響了幾聲,只好睜開眼來。只見蘇巧彤端着一個盤子,上面有一碗清粥和幾份精緻的小菜,都是楚錚愛吃的,不由嚥了幾記口水。

    “快吃吧。”蘇巧彤微笑着說道,只不過這笑意有點冷,“要不要喂呀?”

    趙敏沒有聽出蘇巧彤語中暗藏的譏諷之意,伸過手來道:“我來吧。”

    蘇巧彤眼睜睜看着趙敏將盤子接過,端起碗來先試了試粥的熱度,爾後着一口一口喂着楚錚,神情專注之極,似天地間只有這楚小五一般。

    真是個心地單純的女子啊。蘇巧彤心中感嘆,竟有些憐惜了。楚錚對她有一分好。她至少還以七分相對,這與時代並無關係。趙敏就是這樣性情的一個女子。蘇巧彤自問自己是決計做不到的。

    有蘇巧彤在一旁,楚錚也覺得有些不自在。問道:“我睡這兩天有什麼事嗎?”

    趙敏答道:“沒什麼大事……對了,高君令當晚就已經逃了,隨他一齊出逃地共有二十三人,其中一十四人戰死。其餘人等此時應該快到黃河邊了。”

    楚錚看了蘇巧彤一眼,蘇巧彤明白他是想問有沒有派人通知西秦鷹堂,輕輕點了點頭,道:“柔然聯軍大部已退回塞外,只剩下圖穆爾等兩萬大軍協助我軍看守西秦民夫及戰俘。還有。王老侯爺與幾位大人已經起程。前往最近地武朔城。臨時前老侯爺吩咐,你若醒了也到武朔城會合。”

    趙敏卻道:“不急。稍後再讓徐老太醫爲你診斷一下。等傷好了再走亦不遲。”

    楚錚苦笑道:“敏兒,至少你應該早些到武朔城去。”

    趙敏知楚錚說的在理。卻仍辯道:“無妨。我與老侯爺商議過了,請他老人家暫且代我安撫當地世族百姓,老侯爺亦並無異議。”

    楚錚知道外公是不想趙敏在他身邊指手劃腳,但爲了這三城七鎮地長治久安,由趙敏出面代表皇帝對投誠官員士紳賞賜更爲合適,此時此刻還是將皇室與世家之爭暫且拋開吧。

    “鄧世方及禁衛軍是否還在此地?”楚錚問道。

    趙敏笑道:“當然了,這些是你的親軍。怎敢隨意離開。若不然。本……我也饒不了他們。”

    楚錚對蘇巧彤道:“巧彤,稍後煩勞你派人告知鄧世方。命他及所部整點行裝,隨時起程。”

    蘇巧彤點了點頭。趙敏一急,正要開口。楚錚握住她手,道:“敏兒,我這點傷確無大礙。三城七鎮得來不易,此時最爲關鍵,任何一事隨意處置都可能埋下禍根。敏兒,國事無大小分,均需謹慎而行。”

    趙敏心裏贊同,嘴裏卻道:“聽你這番話,倒似國之賢臣一般,可你所說話兒與平日所做之事爲何甚少相符呢?”

    蘇巧彤一聽差點笑出聲來。楚錚撫胸連聲咳嗽,趙敏忙輕拍他背,將水遞過:“好了,算我失言,不說了。”

    楚錚喝了口水,忽問道:“郭大人現在何處?”

    提及此事,趙敏仍覺有氣,強忍心中不滿道:“離此不遠,只是形同軟禁而已。”

    楚錚再度將她手握住,趙敏微微掙扎了下,擔心扯動楚錚傷勢也就由他了。

    “郭大人待我不薄,”楚錚道,“臨行前我理應見下他一面。”

    “還是算了吧。”趙敏小嘴一撇,“連你三哥對你如此惱火,更別說郭大人了,還是等傷好後再去吧。”

    楚錚搖了搖頭,有些話還是由自己對郭懷說比較方便。

    趙敏見無法勸阻,只好先請徐老太醫過來爲楚錚複診。徐老太醫似對楚錚體內氣息運行甚感興趣,不住發問,待到複診離去已是過了三更了。

    第二日楚錚起了大早,趙敏與蘇巧彤這兩天照顧他也是頗爲勞累,此時仍在各自帳內酣睡。楚錚悄悄溜出帳,來到郭懷所住之地,不想卻與傅平不期而遇。

    傅平見是楚錚,不由一愣,拱手道:“五公子可好?”

    對傅平這種身具奇才卻淡泊名利之人楚錚還是很敬重地,長施一禮:“見過傅先生。”

    傅平神情頗有些複雜,長揖還禮,道:“傅某平生自認謀略不弱於人,時至今日方知不過是井底之蛙而已。”

    楚錚苦笑一聲,問道:“大帥在嗎?”

    “在帳內。”傅平意味深長地說道,“大帥想必早已在等候楚將軍了。”

    楚錚道了聲謝,向帳內走去。傅平忽道:“楚將軍,傅某陪你一同去見大帥。”

    楚錚怔了下,隨即一笑:“多謝傅先生。”

    郭懷臉色依舊憔悴,見楚錚來了似毫無驚詫之感,只是淡淡說道:“楚錚,那日原兒來見我還懂得負荊請罪,你就這麼輕身而來了?”

    楚錚站在原地,笑了笑道:“回大帥。末將背上有傷。難以荊前來請罪。況且此舉三哥已經用過了,再用恐有東施效顰之嫌。”

    郭懷目如鷹隼,盯着楚錚:“時至今日,你言語仍帶輕佻,難道真沒有羞愧之心嗎?”

    楚錚雖對郭懷心懷歉疚,但今日過來可以說是與他談判而非請罪,若流露此意只會自陷不利之境,何況楚錚也知無論怎麼解釋,郭懷也不會原諒自己。這是彼此立場所導致,正如此人與父親楚名棠之間的矛盾。或許有時會緩和,但決無化解之道。

    楚錚沉默半晌。緩緩說道:“末將的確愧對於大帥,但……並無悔意,末將只是採取一錯誤之法,去做了一正確之事,而且僥倖功成。”

    “你……”郭懷氣得渾身發抖,大步來到楚錚面前,一把揪住他衣領。“你有膽再說一次!”

    楚錚看着郭懷通紅的雙眼。毫不示弱:“就算再說十次,末將亦是相同之辭。”

    傅平沒想到二人沒說兩句就已成劍拔弩張之勢。忙上前捺住郭懷已緊握腰刀之手:“大帥息怒!”

    楚錚緩緩伸手抓住郭懷手腕,說道:“大帥,論沙場領兵末將自然望塵莫及。但論個人武力……末將自信天下少有敵手。”

    郭懷只覺整條手臂痠麻無力,根本無從抗拒,眼睜睜地看着楚錚將其慢慢地從領口移開。

    傅平怒喝道:“楚將軍,你太過放肆了。”

    楚錚鬆開郭懷之手,身後退了一步,淡淡說道:“末將魯莽,請大帥恕罪。”

    郭懷喘着粗氣,咬牙說道:“我真是瞎了眼了,當初居然會信任你這畜生。”

    “大帥只是忘了一事罷了,”楚錚仍是語意淡然,“末將終究是楚家子弟。”

    聽了楚錚此言,郭懷覺得有些耳熟,看着眼前這少年仍微顯稚嫩臉龐,竟漸漸似化成了楚名棠那略帶嘲弄地面容:

    “郭懷,你既非出生於世家,又怎知世家子弟地心思……”

    郭懷呆立半晌,喃喃說道:“不錯。我真是糊塗了,當年信錯了楚名棠,如今又信錯了你!”

    楚錚皺了皺眉:“大帥未免太過執着於個人喜惡了。末將斗膽問一句,自家父任當朝太尉以來,我大趙國力是增強還是衰落?百姓民生是改善還是愈加貧困?而此次北疆之戰,我大趙將西秦精銳盡數殲滅,令東西突厥折捐過半倉惶西走,並且拿下西秦黃河以北三城七鎮,而大帥對我大趙歷來忠心耿耿,敢問此戰對我大趙是利,還是弊?”

    郭懷陰沉着臉不作聲。

    楚錚繼續說道:“末將方纔便已承認,論私,末將的確愧對大帥,論公,就算此戰再度重來,末將還是這般作爲。無他,皆因此次機遇實屬千載難逢,我大趙與西秦終需一戰,西秦這十幾萬北疆大軍可謂百戰雄師,我北疆大營若堂堂正正與之交戰,多半是兩敗俱傷。此番我北疆大營折損不足兩萬便取得如此輝煌戰果,至少……末將無愧於大趙。”

    郭懷冷冷說道:“那你背信棄義,勾結異族,對得起中原百姓嗎?”

    “如果大帥所說地中原百姓還包括西秦,恕末將不敢芶同。”楚錚道,“敵國百姓拿起了兵刃,就是我等在沙場上不死不休的敵軍,唯有似這三城六鎮般成爲我大趙領土,其百姓方可受我大趙庇護。”

    見郭懷又似開口喝罵,楚錚搶先說道:“大帥若是另有看法,末將不想再爭論了,爭下去三天三夜也未必會有結果。其實末將此次前來,主要是想請示大帥,在大帥心中北疆之戰應如何收場?”

    “你們三大世家早已顛倒黑白,並已昭告天下,還來問本帥做什麼?”郭懷沉聲道,“不過你回去稟告王老侯爺,我郭懷不會承認你等所炮製軍功。”

    郭懷如此回答原本就在楚錚意料之中,不禁搖了搖頭:“大帥所言實爲不智。並非我三大世家如何,而是由朝廷昭告天下北疆大捷,大帥拒不受此功勳,讓朝廷如何處之,皇上如何處之?”

    郭懷默然。

    “況且……”楚錚森然道,“大帥可曾想過此舉後果麼?”

    郭懷哼了一聲:“你們三大世家有何手段儘管使來,我郭懷斷然不懼。”

    楚錚緩緩說道:“敢問大帥,依我大趙軍律,孟統領與邱亦生將軍等人臨陣抗命,不知該當何罪?”

    “你敢!”郭懷怒目圓睜,喝道。

    “大帥理應明白,這決非敢與不敢之事,而是值與不值。”楚錚搖了搖頭,“言已至此,末將只想再奉勸一句,如今北疆大勢已定,即便有短暫內亂並非不可承受,若是大帥一意孤行,流血之事難以避免。末將雖不願此事發生,但屆時恐怕亦是無力阻止。”

    帳內一陣沉寂。一旁沉默許久地傅平忽嘆了口氣,開口道:“楚將軍暫且請回,傅某有事與大帥商議。”

    楚錚也不多言,只說了句末將告退便轉身出帳。

    傅平對郭懷苦笑道:“大帥,三大世家挾此戰大勝之餘威,王老侯爺又親至北疆,已不可力敵。楚錚方纔所言決非恐嚇,三大世家完全有能力做到,這已並非陰謀,而是純粹一陽謀,即便我等抱有玉石俱焚之心,恐怕也難以傷其根本。”

    郭懷道:“既是如此,爲何不將我等斬草除根?如此一來,朝中便是他們三大世家的天下了。”

    傅平道:“據傅某猜測,三大世家暗中亦有紛爭,如若不然,楚太尉也不會始終力保大帥兵部尚書之位了。如今之計,傅某勸大帥還是暫且退讓,以保全孟統領和亦生爲重。”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