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楚氏春秋 » 第80章 以和爲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楚氏春秋 - 第80章 以和爲貴字體大小: A+
     

    “你心中的不解之處,正是北疆大營取得這場前所未有大勝的主因,亦是日後大趙問鼎中原的根基。”

    蘇巧彤這段話再度在趙敏心中浮現。趙敏不得不承認,這話是有很道理,至少在明面上趙國是北疆戰役獲利最豐的一家,突厥陷入內亂,柔然諸部未成氣候,而大趙百年來一直渴望統一中原的夢想,從此已不再只是奢望。

    但三大世家的勢力也因此更加強盛,趙國所有精銳之師現已都在其掌控之中,趙敏無奈地發現,若不想大趙自陷內亂,皇室除了忍讓再無良策。何況蘇巧彤也說過,勝者無可指責,至少短期內不可指責,眼下與三大世家起衝突最爲不智,否則可能在不明真相的世人看來,皇室就是忌憚功臣,忘恩負義。

    而目前三大世家中最爲關鍵的居然就是面前這個剛滿十八歲的少年,更是自己最深愛之人,趙敏想想就覺得心酸。記得姑姑當初交待過,楚錚以後極可能是楚家下代家主,希望自己將來能以楚家主母身份影響他,逐步將朝中大權重歸皇室,可這般活法還有何樂趣可言……

    不知不覺案前的燭火已燃去近一半了,楚錚輕輕咳嗽一聲,打破了帳中的沉靜。

    楚錚方纔見趙敏咄咄逼人,索性就將其中利害直接跟她挑明瞭,見她此刻似已冷靜下來,語氣也緩和了些,畢竟此時與皇室鬧得太僵有害無益:“長公主,其實當前緊要之事是如何使此戰戰果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追究其中糾葛,不然這一仗就白打了。”

    趙敏不語。楚錚又道:“西秦北疆大軍盡被滅,黃河以北再無可抵抗之師,秦王鄭炯想從別處調集兵馬絕非短期可至,我大趙應趁機將這三城七鎮徹底掌控在手,需知這幾城鎮已屬西秦百餘年,安撫民心、選派官員等諸多要事刻不容緩。雖說幾位尚書大人亦來到北疆,但還需請長公主主持大局。”

    “有王老侯爺在,還……”趙敏不再往下說了,這話說出來更是自損皇室尊嚴。

    楚錚笑了笑,道:“外公他老人家亦是大趙之臣。唯有長公主出面纔可代表大趙皇家對這些新歸附百姓的關愛安撫。此外,還有軍中陣亡將士的撫卹及戰功審覈評定。此事亦不可再拖延了。需知北疆大營將士雖各有隸屬,但在那些下層軍士心中。自己是在爲大趙開拓疆域,抵禦外敵,對他們來說,大趙就是他們的天,是他們爲之效忠朝廷。”

    楚錚拱手道:“長公主,小臣等人地功勞一筆抹過亦無關係,但對那些軍士絕不可忽視。他們纔是大趙真正的根基所在。”

    趙敏依然沉默不語。楚錚知道此戰的內幕對她來說震驚不小。而且自己也確實太令她失望了,還是先讓她靜一下吧。便起身道:“長公主,天色已晚,小臣先行告退了。”

    還是無人迴應。楚錚有些無奈,一時不知是走是留。

    “長公主,小臣告退。”等了一會兒,楚錚再度施禮。雖說趙敏與自己已有媒妁之約,但畢竟人言可畏,一直留在這裏總不是回事。

    “等等!”見楚錚要走,趙敏下意識地將他叫住,卻又不知說些什麼,想了半天才道,“你不是正與華長風將軍在追趕西秦殘軍麼,怎麼突然回來了?”

    剛剛劈頭蓋臉把我訓斥一通,這時倒想了起來。楚錚心裏嘀咕,順口答道:“回長公主,是王老侯爺派人命小臣速回,說是……”

    楚錚突然頓住,外公的原話是快些回來管管你媳婦,這可不能說。

    好在趙敏只是想找些話說,並不關心他到底爲何回來,又道:“那西秦元帥薛方仲現如何了?”

    一提這事楚錚就有些泄氣:“被他跑了。”

    趙敏微驚,問道:“聽說楓林渡之戰秦軍已只剩下三千餘人,怎麼仍被他跑了?”

    楚錚搖了搖頭:“薛方仲用兵當真了得,楓林渡之戰後,他已知就近已無法再渡黃河,便率軍向西而去。翻越賀蘭山途中我軍屢次被其疑兵所迷惑,有一次甚至險些中伏,還好我軍及時發覺,利用人數優勢反客爲主,又殲滅千餘秦軍。但自從進入關西境內,小臣與華將軍很難再追蹤到秦軍行蹤,只能在黃河沿岸廣佈斥侯,防止秦軍突越黃河。後有跡象顯示,薛方仲可能已向西海湖(青海湖)而去,準備從黃河上流繞道回咸陽。若真如此,我軍就再如何奮起直追,恐怕也難追上了。”

    楚錚說的很是平淡,但趙敏卻可以想象統率數萬大軍在草原追敵千里是何等艱辛慘烈,不由說道:“你的事我在上京城就聽說了,一箭射殺西秦北疆大將軍沈從放,他人都道除了當年郭大人斬殺胡蠻單于,論軍功無人再可與你相提並論。”

    楚錚沒有半點喜悅之情,看着趙敏道:“你既已深知此戰內情,就應知我根本無法與郭帥相提並論。”

    兩人不知不覺又恢復了你我相稱。

    “不錯。”趙敏道,“但在你們三大世家操縱之下,尋常人等有誰會知其中真相?”

    楚錚忽然覺得又有爭吵的跡象,便笑道:“那就煩請長公主將小臣從功勞薄上抹去就是了,小臣絕無怨言。”

    趙敏哼了一聲:“說的好聽,射殺沈從放這等大功你當真不要了?”

    “無所謂。”楚錚聳聳肩,見趙敏頗爲怪異的看着自己,這纔想起聳肩是前世老外的常見舉動,後來通過影視才被國人效仿,而這個時代最重禮儀舉止,更別說似他這等世家子弟,看來與蘇巧彤呆久了,前世地一些不良習慣也冒頭了,以後還得時刻注意着。

    “小臣此戰之後便要回京城了,日後恐怕很難再有機會邊疆從軍。”楚錚忙解釋道,“何況小臣年紀小小,都已經是大營參將了,若是再提升何以服衆,這些戰功就算了吧。”

    年紀小小這四字差點讓趙敏笑出聲了,可想了想楚錚說的也有些道理,他如今已是北疆大營地參將,他若回到禁衛軍最多也只能任參將一職,將禁衛軍副統領這等職位交於楚家人,姑姑和皇兄決定不會放心。

    想到此趙敏才又記起楚錚應該比自己還小兩歲地。可自從楚錚到了京城後,在他面前從來沒有姐姐地感覺。自己的喜怒哀樂似均在他操控之中,真是有些奇怪。

    “功勞是免不去的。”趙敏說道“你射殺沈從放這事已經傳遍天下,既然不升職就多賞賜和加封你的爵位吧。對了,你現在是何爵位?”

    楚錚不由低下頭去,輕聲道:“郡男。”

    趙敏詫異道:“什麼,郡男爵,這……怎麼可能?”

    趙國對爵位封賞控制甚嚴,爵位分爲六等。王、公、侯、伯、子、男。這六等當中每等又細分爲三等,其中王、公只屬於皇室宗主。異姓功臣最高也只能爲一等侯,如王老侯爺等人。而楚錚現在還只是小小的郡男,在所有爵位當排倒數第三。還是剛出生時趙王下旨封的。本來每隔幾年逢到什麼喜事應該加封的,可自從父親楚名棠重歸楚家,楚錚就成了被皇室遺忘之人,軍職越升越高,這爵位卻直至現在都未動過。在伯爵子爵遍地走地上京城,楚錚簡直羞於提及。

    不要說楚錚覺得丟人,連趙敏也感到臉上無光,堂堂三品參將居然還是一男爵,至少皇室賞罰欠妥是肯定了。

    見彼此都有些尷尬,楚錚主動解圍,道:“此次被薛方仲逃脫,實乃北疆大捷最大憾事。此人人稱西秦擎天一柱,絕非過譽之辭,若想滅秦,首除薛方仲!小臣與外公等人商議了一計策,還請長公主恩准。”

    趙敏忙道:“是何計策?”

    楚錚將暗中設法放走高君令,使其回咸陽向秦王稟報此次戰事詳情地事說了一遍,只是隱去了貴妃應解語之事。

    趙敏聽了心底發寒,這等毒辣計謀也只有那種權臣才能想得出來,眼前這少年真是越來越象他地父親楚太尉了。

    “既是如此,本宮也無異議。”趙敏對此無話可說。

    也不知是葉扶風還是葉摘星在帳門道:“啓稟長公主。”

    趙敏心情欠佳,聞言高聲道:“何事?”

    “王老侯爺命人傳來前方捷報,西秦北疆最後一座孤城平遠已被我北疆大營攻克,至此西秦黃河以北盡爲我大趙領土。”

    雖然此事早在意料之中,楚錚仍向趙敏拱手道:“恭喜長公主。”

    趙敏臻首輕點:“確實是件喜事。北疆戰事至此應算結束了吧?”

    “正是。”楚錚道,“長公主,這三城七鎮現仍由軍隊管轄,且臣以爲明日就應讓成大人及吏部三十六名官員起程了,趕往這幾城鎮,查清戶籍,熟悉民生,並迅速組織鄉民搶種糧食。如今已是春耕農忙時節,因戰事之故已經耽擱了不少日子,且損壞地良田定不在少數,現能多種一分,秋後就多一分保障,朝廷亦可減輕一分壓力。”

    趙敏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你也懂耕田之事,太尉大人還教導你這些?”

    楚錚沒好氣地說道:“家父少年時在熊耳山上打獵爲生,對民生之事自然瞭然於胸,我平日在他身邊耳濡目染,知道些這有何奇怪地。”楚錚又在扯謊了,楚名棠政事繁忙,很少能靜下心來教導楚錚,這也正是楚名棠百思不解之處,自己兒子如此出色,到底誰教的?

    趙敏卻並未懷疑:“那本宮應該做些什麼?”

    楚錚不假思索答道:“督促北疆大營各部助吏部官員迅速穩定當地秩序,對有異動者從嚴從重處置。而後巡視各城鎮,接見當地士紳,以當朝長公主之名安撫,這些人安定了,這一城鎮基本就可掌控在手。對於普通百姓,將欲取之,必固與之,只需宣佈免除這三城七鎮兩年以上地賦稅,民心自會安定下來。”

    “就這些麼?”趙敏語中微帶失望。

    楚錚笑了起來:“能做好這些已是足夠了,巡視城鎮與接見當地士紳時應說什麼做什麼,你想好沒有?”

    趙敏想了想道:“本宮會吩咐他們只要安分守已,定不會爲難他們,若願爲我大趙效力話,亦可酌情考慮。”

    楚錚搖頭道:“這般說辭太過普通了,說與不說並無太大差別。應從中原四國同爲大漢臣民說起,先緩解他們恐懼之意,再牢扣是秦軍先對我軍不利,我軍只是無奈反擊……”

    趙敏忍不住哼了一聲:“他們會信嗎?”

    “信與不信並不重要,何況他們又未在沙場親眼目睹,重要的是以此表示我大趙並非存心入侵,這是一姿態,你可別小視了,比你方纔所言暗藏威嚇強多了,至少可減輕他們心中戒意。而後再邀請其中德高望重之人出仕,最高可至一地副職,即便其中無人響應,也還請長公主屈尊,請這些人等說說他們希望我大趙如何治理該地。至於什麼要其安分守已這類話根本不必講,由他們去……”

    “你說什麼?”趙敏睜圓了雙眼,“怎可如此放任自流,若其中有人心存叛亂該如何?”

    楚錚輕笑道:“長公主放心,先前北疆大營所頒佈的諸般戒令決非擺設,若有人心懷不軌,從重懲處就是了。”

    趙敏還是不解:“這般做法定會引得那些士紳心生不滿,豈非更是不利?”

    “每處置一批人,就命吏部官員將當地士紳再召集起來,再重複一遍你所說的話。”

    楚錚很想拍拍趙敏小腦瓜:“記住,言語要和善,懲處必嚴厲,並輔以名利誘之。如此反覆個幾次,心有異志者也除了,這三城七鎮也就差不多可掌控在手了。”

    趙敏覺得似懂了,但細想之下還是有些糊塗,忽走到案邊取過硯臺滴水磨墨。

    楚錚頓時感覺不妙,私下教教她還以,留下白紙黑字存心是給自己找麻煩。正想第三次提醒天色已晚,趙敏已將紙筆擺到了他面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